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二十八章 局势严峻,左右为难

第九百二十八章 局势严峻,左右为难

        “是的。其实刚才老夫曾提及一二,只不过楚剑主未必留意罢了!”凌暮阳长长吸了一口气,道:“老夫这世人行走江湖,虽然身经数万战,杀人无算,但,不管是任何事情,老夫都是……问心无愧!”

        “只是这一节心境,不是老夫自傲自夸,放眼整个九重天,少有人及,就算是宁天涯、布留情,风月两人在这一节上,也未必及得上老夫。”凌暮阳微笑着,沉声说道。

        “原来如此,凌老胸襟如海,雅量高致。”楚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郑重的道:“由衷感谢,佩服!”

        “不谢。”楚阳说得郑重,凌暮阳的回答也很郑重。

        因为他知道,楚阳已经了解了什么,或者说,从自己这一句话之中,参悟到了什么。

        “凌老此次前来的目的,应该是为了天魔吧?”楚阳沉吟了一下,索性直接开门见山的点出了主题。

        这一次凌暮阳过来,当然是为了寻求合作。

        但,这句话彼此却都不好开口,首先开口的,气势上不免要稍落下风,失去主动。而且这个话题也太沉重了一些,谁先说出来,都感觉不合适。

        看到凌暮阳的为难,楚阳干脆就将之挑明。迟早都是要说的,迟说不如早说,被动不如行动。

        果然,这句话才一说出来,凌暮阳的身体猛然的定了一下。

        一边的凌寒雪,和七位凌家高手,呼吸也都是陡然间沉重了起来。

        “天魔……”凌暮阳原本圆融的脸色变得异常的沉重,长长叹息。

        一时间似乎连空气也尽都凝滞了起来。

        “这片天地……已经变了。”凌暮阳良久之后才深深叹息一声:“已经分不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了……”

        楚阳道:“哦?凌老之言大出晚辈意料,请前辈解说一二。”

        “哎,昨夜老夫起身沿着中都之北游走,路遇两位执法者高手……”凌暮阳沉沉说着:“这两人,原本与老夫相识,而且彼此交情还相当不错,属于执法者之中执法堂的人……”

        楚阳并没有说话,心中却是在猜测:路遇?恐怕是专门去找的吧?否则,那有可能那么巧就遇到两个执法者高手而且还是交情不错的老相识……“大伙闲聊几句之后,那两人直截了当的劝我,背离九大家族,与执法者一起,统御天下,他们愿意为我,乃至整个凌家作担保。”凌暮阳苦笑着,摇摇头:“老夫只说了一句话:法尊,是不是天魔?”

        凌暮阳说到这里,声调变得很奇怪,似乎很悲哀,很无奈,也很……惆怅。

        楚阳深吸了一口气,道:“他们怎么说?”

        凌暮阳顿了顿,苦笑:“怎么说?不如说是怎么做的,那两人即时勃然发怒,只说一句,你们九大家族才是天魔!就此悍然出手……欲要将老夫留下在那里……”

        “说来那两人之实力比我相差尚有一段距离,一番苦战之余,他们已经出动了全力,兀自奈何不得老夫,老夫原本尚因为他们只不过是被法尊鼓惑,并非真正为虎作伥之辈,便打算脱身而去,一走了之,却不想那两人突然转换手法,身上腾腾的冒起来黑气,竟是一股邪恶至极的力量,老夫可以断定,那就是……天魔气!那股气息虽然非是很强,却与当日晴空转黑、以及在石咆哮身上遗留的天魔伤患本质无异。”

        凌暮阳说完这段话,连连的喘了好几口粗气。可见他心中的震撼。

        “我想凌老十分的震撼吧?……原本只有法尊与天魔两人,但现在,连普通的九重天之人,也有许多已经魔化?”楚阳凝目思索,沉声说道。

        “不错!而且,魔化的速度与范围还是相当之快的!”凌暮阳忧心忡忡:“自法尊发出召集令到如今,一共才几天功夫?那两人的修为就只不过是六品至尊而已……连他们都已经魔化了,那么如今被魔化的执法者,又该有多少呢?”

        “那一战如何?”楚阳道。

        “老夫迫于无奈,将之击毙!”凌暮阳的情绪明显很低沉。被逼杀死自己的至交好友,这种滋味可不好受。

        但,那两人已经成为雏魔,不杀不行……楚阳深深叹了口气:“九大家族,没有尝试将法尊是天魔的消息传出去么?”

        凌暮阳苦笑:“你说呢?敢么?”

        楚阳道:“你们是害怕,一旦说出去,就是与天下所有执法者为敌?”

        “诚然!”凌暮阳说道:“执法者跟随法尊已历万多年,他们选择相信法尊,还是选择相信我们?这个选择的结果,任何人也想得到!”

        楚阳冷笑:“但你们不说……结果是不是一样要与天下所有的执法者为敌呢?”

        凌暮阳闻言愣住。

        “你们说了,法尊不外会借机打击九大家族;说你们勾结天魔,已沦为天魔傀儡什么的——这是一定的。但你们不说,难道法尊就不会利用这个理由来大肆宣扬么?你们的不动作,是否可以理解成,你们很心虚,你们默认了呢?!”

        楚阳的话,让凌暮阳彻底的愣住了。

        是啊,不管他们做与不做,又或者是如何做,法尊都会全力的推动这件事啊。在这件事上,各大家族,竟然已经走错了第一步吗?

        愣了一会,凌老爷子才苦涩的说道:“老夫等人以为……成为天魔,毕竟是难以启齿的事情……法尊怎么也要有所遮掩吧?只要他不首先将事态扩大,我们反而可以利用这样的机会……毕竟此事牵扯的关系太大了……”

        “荒谬的论调……”楚阳无语至极:“法尊现在已经的天魔传人,又怎么会怕事态扩大?不说别的,这已经是成王败寇最后一战,他既然已经选择入魔,注定与世不容,还会顾忌什么?”

        凌暮阳脸色如铁:“那现在又该如何是好呢?”

        楚阳摇摇头:“等等看吧……我的兄弟们已经去处理这件事情。务必要让所有的人全部都知道,法尊就是天魔。如此一来,或许还可能让一些执法者提高警惕,不被其蛊惑魔化,成为我们这边的力量……若是按照你们想的,一切都秘而不宣,那么,法尊就可以从容的将所有执法者,都变成天魔雏魔,甚至最终不再局限于执法者,可以是天下所有武者,又或者是天下所有人!”

        “那才是真正的完蛋了。”

        “你们九劫这边已经开始行动了么?那还好……还好……”凌暮阳一大滴冷汗从额头上滴落,转头看看周围,的确是已经没有高层至尊的感觉,心中稍稍安心。

        与所有九重天人一样,九大家族虽然一直都在与九劫剑主为敌,恨不得马上干掉一干九劫兄弟而后快,但,若是因为某些事情与九劫站在同一阵营的话,那么,对九劫的信心,那是满满的毫不怀疑。

        因为九劫本身已经象征着无敌,象征着天意,象征着不可战胜!

        纵然这九劫年龄比他们要小着太多太多,也是一样。

        “千万不要过分乐观。纵然现在作出补救……但,根据你之前所说的情报,我估计,执法者方面的高层力量,现在应该已经彻底沦陷了。法尊又怎么会放过他们这批最强的帮手呢?”楚阳沉沉叹息一声:“这次大战之后,九重天现有的高阶至尊,恐怕……百不存一!”

        “整个九重天的元气,势必将全部丧失殆尽!”

        “你是说……这次一战,将是整个天下武者与执法者的一次巨大碰撞?”凌暮阳怀着万一的希望说道:“这……还不至于吧……执法者之中虽然也有败类,甚至不在少数,但总体上却还是正义者居多的……”

        “被魔化之人,还能谈到正义吗……”楚阳嗤之以鼻。

        凌暮阳沉默好久,脸上表情越来越是难过,怆然道:“只是可惜了那些个好汉子……他们之中有许多人为九重天贡献了一生,一生正义,铁面无私,造福人间,庇护苍生……难道他们最终的结局,竟然是要带着耻辱,挂着天魔傀儡、走狗的名头入土么?那太可悲了!”

        楚阳沉默良久良久,沉声道:“凌老说的没有错,事实上,我现在最大的顾忌也正式在这里……我们不怕杀人,但……若是杀这些人,心中委实不好受,一如凌老所说,问心有愧如何能发挥自身的最强实力。”

        “这些人,毕竟是传统意义上所说的……好人!”

        “但若是不杀,他们现在已经沦为魔种,势必会将这天下搞得天翻地覆,贻害无穷……甚至,我们不杀他们,却会死在他们手里。这件事,当真是左右为难。”

        凌暮阳黯然长叹,低下头去,突然抓起酒杯,一饮而尽,接着又倒满,又饮尽,再倒满……他低垂的头上,那银亮的白发也似乎在瞬间黯淡了下来,似乎在这一刻,又生生地老了几百岁。

        “砰!”

        凌暮阳一掌拍在桌上,整张酒桌“哗啦”一声,彻底粉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