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二十九章 没有办法【补12】

第九百二十九章 没有办法【补12】

        凌暮阳须髯皆张,突然间老泪纵横,嘶声道:“这些……这些执法者,都是铁骨铮铮的好汉子啊!他们已经为人间正义付出了一生的岁月啊!就算是壮士难免刀头死,将军迟早阵前亡;却也不应该是背着耻辱的名头,将一生英名,一世豪情,都葬送在天魔氤氲魔氛里!”

        凌暮阳仰天大吼:“法尊!法尊!你这个该死的败类,怎么就下得了手?你怎么就干得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

        所有人都是黯然垂首。

        在凛冽的寒风中,就只听到凌暮阳声音嘶哑的、悲痛到了极点的疯狂大骂一声:“法尊!东方霸道!我**!!我操你祖宗!!!”

        所有人心头一阵由衷的震动。

        这一刻,听着这等粗鲁到了极点的破口大骂,非但没有半点鄙夷,竟然都有一种垂泪的冲动。

        凌暮阳这一生刚正不阿,问心无愧,就连斥责人的时候也很少。看到不顺眼的,直接就杀了……何曾如此污言秽语的骂过人?

        更不要说辱及对方母亲的这样丝毫不顾风度的疯狂大骂。

        但现在,法尊的丧心病狂,却让这位英雄一世的老人,实在忍不住的爆发出了粗口!

        “凌老这次可是骂错人了,法尊不是那东方霸道,东方家的祖宗十八代可是遭了无妄之灾。”楚阳静静地道。

        “嗯?”凌暮阳霍然转头:“剑主这话什么意思?”

        “往昔的东方霸道早已经死了!”楚阳深深吸了一口气:“现在以东方霸道面目和名字活着的,其实是另一个人……”

        楚阳嘲讽的笑了一声:“说来这一位……可是数万年前,举世公认的英雄人物来着。”

        “谁?”凌暮阳大喝一声:“英雄人物?这样的杂种!算什么英雄?!他到底是谁?如何配承担这‘英雄’两字!?”

        “第五惆怅!”楚阳道破玄机,随即又发出一声不知道是嘲讽还是惋惜的冷笑,道:“曾经的……九劫之一,也是曾经颠覆天下的……九劫智囊!不知道这个人够不够资格承担‘英雄’两字?!”

        咔嚓!

        凌暮阳身下的椅子被他坐得粉碎!

        突如其来的震惊,让此刻的凌暮阳真正有些不知所措了;体内的元力根本无法控制的倾泻而出,祸及座椅。

        凌暮阳整个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却如恍然未觉一般,两眼暗淡失神,喃喃道:“竟然是他?这怎么可能?竟然是他?这怎么可能……”

        一边,凌寒雪一把捂住了嘴,睁大了眼。

        外面的七位凌家高手也尽都是瞠目结舌,一脸的不敢相信。

        楚阳知道他们在震惊什么,自己当日知道这层秘密的时候,震惊程度也未必好上多少。

        法尊东方霸道骨子里其实是曾经的九劫之一,九劫智囊——第五惆怅!

        这一点当然令人震惊莫名;但真正让凌家人这么震惊或者不敢相信的却是另有其事:既然第五惆怅还活着,那么,凌家的那位九劫前辈……是不是?

        果然……凌暮阳突然间老泪纵横,颤巍巍的问道:“既然如此……既然如此……那么,家父他老人家……是否……是否也……”

        此刻的凌暮阳现在已经完全将法尊的事情抛到了一边。

        历代九劫基本都是神秘失踪,这本不是什么秘密。

        所有九劫兄弟,几乎都在大陆一统之后就会消失人间,不知去向;多少年过去,大家也死了心。就认为是死了……除了舞绝城这唯一的例外。

        曾经也不是没有九大家族的人找上过舞绝城,询问其有关自家九劫始祖的事情,可是,换来得通常都是一场杀戮,一场极其血腥、极其暴怒的杀戮,久而久之,再无任何家族势力、组织询问这个禁忌的话题。

        然而今朝,竟又多了另一个未死的九劫中人——第五惆怅。

        有一有二,未必不能有三有四……一时间,凌暮阳所有思想,都集中在这里:九劫既然有人仍自幸存!那么,我父亲……楚阳沉声说道:“凌老,你的父亲……包括你们九大家族的……那几位九劫前辈,现在都很可能还健在!虽然他们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但……目前的确还有很大机会健在,却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不用怀疑!”

        凌暮阳就只是听到‘都很可能还健在’这几个字,就是脑袋中只感觉‘轰’的一声,什么都听不到了,楚阳后面说的什么,他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只是眼泪刷刷刷的落了下来。

        父亲,您竟还健在?!

        凌暮阳悲从心来,时至今日,已经超过一万多年没有见过父亲的孩子,一直坚强倔强的活着,直到自己也变成了始祖,还成了天下嘱目的绝顶高手,世人膜拜的传说。

        但,此刻一旦听到父亲的消息,却仍是忍不住心头激荡;在这一瞬间,他再不是什么万年老祖,就只是一个渴望父爱的孩子,如此而已。

        凌暮阳越想控制自己的情绪,眼泪却流得越多,到后来干脆不加以控制了,任由这压抑了超过万年的感情尽情地释放出来,白发白须,却是嚎啕大哭,涕泪横流。

        被他真情感染,楚阳也忍不住鼻头一酸,只好转过头去,控制自己心情。这种绝处逢生的真情流露……谁能不动容?

        一边的凌寒雪,更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楚剑主,我父亲他老人家……现在哪里?”良久之后,凌暮阳止住了泪水,鼻音浓重的问道。

        “他……现在在域外,与天魔决战,这也是我说他可能还健在的理由,历代九劫莫不如是。”楚阳深深道:“不过……若是自身实力不够,我奉劝你……千万不要去找,一来,修为不够到不了那里,就算能以某种特殊手段勉强到了那里,也只有被天魔宰杀的份,连面都是见不到,岂不是冤枉。”

        “现在域外,与天魔决战吗!?”凌暮阳喃喃的念着,眼中神光越来越盛,突然长啸一声:“屠尽天魔!父亲大人威武!”

        霍然转头,看着楚阳:“我相信剑主大人有关此事绝不会骗我!如此说来,九重天这一战,我们许胜不许败!”楚阳安然点头:“不错,正是许胜不许败。”

        “既然如此,我们需要如何合作,就请剑主大人示下吧。”凌暮阳凛冽的说道。

        楚阳叹了口气,道:“事已至此,我们现在…惟有…要如此如此……”

        楚阳一边说,凌暮阳一边点头。

        两人说话声音很小,凌寒雪等人有碍于两人身份,绝对不敢偷听,只见到一个说一个点头,两人配合无间,天衣无缝……“至于是否有家族别有二心……”凌暮阳期期艾艾的说了这么一句。不是他多想,而是,这种情况绝对有!一定有!

        没有任何的怀疑……

        楚阳翻了翻眼皮,嘴角似笑非笑,一股阴沉的杀意,却是陡然升了起来。

        一边的凌寒雪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

        这个九劫剑主释放杀意的时候……比那些万年的老杀手还要浓厚…………良久良久之后,彼此事宜均已敲定,凌暮阳提出告辞,走到门口,突然顿住了离去的脚步,道:“那么……有关于家父等人的事情,我是否可以……”

        楚阳道:“可以跟他们说。大战之前,我们也需要提升自身士气。”

        凌暮阳面容欢欣的点了点头,随即又犹豫的说道:“既然法尊就是曾经的九劫智囊第五惆怅……那么,现在的第五家族……”

        楚阳慎重的道:“据我对第五轻柔的了解……第五轻柔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应该不会做出来那种违背本心、贻羞万年的事情。不过,凡事,还是要多加小心,小心无大错。”凌暮阳点点头:“既然如此,老夫就告辞了;立即转回去,将这个好消息,跟大家分说明白。”

        楚阳说道:“好!”

        双方拱手作别,在凌暮阳走出十丈之外的时候,突然停步转身,沉声道:“楚剑主,今日之事,多谢了!”

        ……凌暮阳已经走了,但楚阳的心情沉重,却没有任何纾解。

        他现在想的,正是那些一生正直无私,为九重天付出一切的执法者。如今,那些人在毫无防备之下,尽都中了法尊暗算,成为天魔雏魔。

        这些人,该当如何?

        杀之?不忍。不杀,为祸无穷。

        楚阳心乱如麻,难以下决断。

        思绪恍惚之中,楚阳突然想起了当初万药大典的药谷,不由长长叹息。

        喃喃的道:“终生不辞劳心苦,一世悬壶做药神;宁将此身幽谷度,换的九重天下春。

        数次补天谁知难,功勋盖世莫曾闻;君今辞去不瞑目,从此谁怜天下人?

        若是好人皆厄运,从此谁敢做好人!……”

        楚阳抬起头,看着面前虚空,喃喃重复道:“若是好人无好报,从此谁敢做好人?……这些执法者……一生英名,却成了雏魔……不得不杀之,难道就真的好人无好报么?”

        “难道真的非杀不可么?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楚阳皱眉苦思,良久,愁眉不展。

        已经成为雏魔,就已经被魔化;有什么办法解除?

        九劫空间里,剑灵一声长叹:“没有办法!”

        楚阳默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