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三十四章 云动!

第九百三十四章 云动!

        所有人尽都是一脸羞愧地听着萧晨雨如同嚎哭一般的说话,所有人的脸上都充满了不自在。

        事实正是如此。

        “终于,有些事情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却在这时候,说,咱们的父辈还都在……于是,大家都感觉,似乎已经疏远了的关系突然间又亲近了起来……”

        萧晨雨猛地抬头,满脸是泪,嘶声裂肺地咆哮道:“可是,死去的人又如何能活回来?厉春波被我亲手逼死!被我亲手逼死!我……我还是人么?!!”

        此刻的萧晨雨形同疯狂。

        他整个人几乎崩溃了。

        众兄弟呆呆的站着,竟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劝慰。

        的确如此,事实如此。

        一直以来,人世间的亲情似乎都只是依凭长辈的关系来维持,随着长辈的老去,故去,起初几年还互通有无,交换消息,慢慢的改成数年一次,数十年一见,再到后来已是数百年也不见一面,数千年后更已是矛盾重重,至于一万年后……终成仇敌。

        不共戴天,不能共存一世。

        然而,最最奇怪的,却还是在这等时候得知了,彼此的父辈居然还都健在,似乎在这一瞬间,曾经的交情纽带又回来了,各自都感到了各自的可亲……但这其间已经发生的不可挽回的事情,又该怎么面对?已经造成的牺牲,如何弥补?!

        在这个当下,任何劝慰、任何开解都无济于事,只能增加萧晨雨额外的负担。

        当那些将彼此团结在一起的老一辈亲情故去,在随着年岁增长,赤子之心渐去,利欲熏心不断滋长之下,彼此做出对不住彼此的事情,实在是一件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大家都有过,谁能劝谁?

        “曾经痛心之事,还是放到未来去回味吧!眼下之计,就只有彻底覆灭法尊与天魔,这等魔祸未消,还有何资格说其他的事情。”凌暮阳冷冷说道。

        众人一头。

        但。在得知父亲可能尚健在消息的狂喜过去之后,大家也尽都觉得心事重重。就像是做了错事,即将面对大人责问的小孩子,一个个尽都是忐忑不安起来。

        “萧晨雨固然是做了错事,难道你们就没有错处吗?他尚知痛心疾首,你们又如何呢?”凌暮阳冷冷道:“夜沉沉,覆灭厉家,绝杀春波,整盘计划几乎都是你在背后操纵,推动,莫非你就全无责任?还有当年君叔叔一家的事情,夜沉沉,诸葛苍穹,陈迎风……你们难道就不觉得惭愧吗?他日真若见到了父辈们,我倒要看看,你们要怎么解释!能把你们的所作所为解说圆满!”

        凌暮阳这番话可谓说得毫不客气,句句揭众人的伤疤,狠辣已极。

        但夜沉沉等人都是脸上一阵阵抽搐,却无人出声反驳。面面相觑,只余一声长叹。

        这些事,都是事实,怎么反驳?

        又过了半晌,终于有人开口了,一声冷笑起,陈迎风阴声说道:“这件事情,于我等而言的确是一大遗憾,不过,这种难受也不止我们有吧?九劫剑主他们一干人,难道就不难受吗?”

        “他们难受什么?你把话说清楚!”凌暮阳的眉毛已经要立起来,他还真想不明白,九劫那边会有什么难受的。

        “嘿嘿……历代九劫,都是需要消灭前代九劫后人所建立的九大家族才算完成功业,若是我们的父辈没有死,至今仍与域外天魔奋战,那么,以前的历代九劫当然也大有可能都没有死……他们若然都还健在,那他们之间难道就没有不共戴天之仇?后一代的九劫正是毁灭前一代九劫后裔的最大凶手,十万年以降,莫不如是!”

        “断子绝孙,绝人后嗣,这可是势不两立,不共戴天的大仇啊。无论是现在九劫剑主,还有以前的历代九劫兄弟,他们上去的时候,想必也不会很好受吧?”陈迎风嘿嘿冷笑。

        “放屁!混账!”凌暮阳勃然大怒:“我们现在说的是我们的事,你扯上人家的事做什么?莫非人家难受了,你的难受就能减轻不成?混账东西!你这是什么狗屁心态?你还能不能更无耻了,损人不利己的玩意!什么玩意!”

        陈迎风面红耳赤道:“我这不是分析,就事论事嘛……”

        “分析你个鸟头!”凌暮阳怒不可遏:“你刚才也说,后一代的九劫正是覆灭前代九劫的元凶,要说这些难受,难道我们的父辈们就不曾承受吗?他们岂不也是先杀了以前的九劫后人,灭了人家家族之后才上去的?你这个混蛋根本就是诅咒自己的父亲?是不是?你就是这么就事论事的,是不是?!”

        刹那间,周遭几道目光都透着不善的看来。

        陈迎风这几句话,却实在是犯了众怒。

        大家的老子都是这样上去的,你丫的这么说来,诅咒你自己爹也就罢了,却还连带着诅咒我爹??找死吗?

        “恩,其实我不是这个意思……”陈迎风刹那间完全的慌了,连连摇手,点头哈腰,脸上汗都出来了:“各位老大……我真不是那个意思……就事论事而已……真的……”

        “还就事论事?那拜托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夜沉沉质问道:“你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东西,你丫那损人不利己的脾气到底什么时候能改改?打小就这德行,一味的幸灾乐祸,自己难受也不让别人好过,从来不知道长长记性……”

        “这货就是欠收拾!”

        “就是!揍他!”

        一个个老家伙摩拳擦掌的围拢过来,陈迎风情知不对,怪叫一声,就要逃走,却被凌暮阳兜头一拳打在脸上,顿时满脸桃花开,刹那间大家一拥而上……砰砰!噗!噗噗噗~~~真下手啊!

        虽然不是痛下杀手,却也是下了死手,往死里打,只要留口气就成!

        久违的围殴!

        …………在中都城以北,大约千里之外的某条大路上,一老一少正悠悠然而来。

        老的是一个看起来很有几分潇洒出尘味道的老文士,就是老文士,看其走在路上一摇三摆的样子,肯定就是个饱读诗书,酸酸到骨的人。至于小的那个却是一名明珠美玉一般的绝色少女,一路走来,回头率百分之三千。

        “这此天鼎大会想必会很热闹……不过法尊必然另有算计,他这个人野心大得很。”

        “是呀师父。”

        “我想,这次天鼎盛会提前必然是法尊与天魔搞得鬼,内中只怕大有玄机……”

        “是呀师父。”

        “老夫对那捞什子大会很有点兴趣。”

        “真的呀师父。”

        “看这样子,这次的规模肯定要比往年盛大的多,只是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貌似也太多了一点,怕另有变故吧。”

        “是呀师父……可是咱们快些走行不行?”

        “不行,老夫讨厌看到你大哥,能晚见一会是一会,晚见片刻就片刻,总之,就是晚见好过早见,要是能不见才是最理想的。”

        “师傅你咋这样呢了?我大哥咋了?我大哥可比师傅你英俊的多了,有胆有识,侠骨柔肠、剑胆琴心,仁人志士……”

        “咳咳,打住……那边又有不开眼的来了……徒儿,你练练手,练练毒,那才是正经。”

        “真没劲,都没什么高手,算什么练手,浪费人家的好药……”

        正说着,那边已经有人腰挎佩剑,雄赳赳气昂昂的过来,一脸的风流自赏:“这位小娘子……在下有礼了……”

        这当然是某个不开眼想要泡妞的二货,看到一老一少就这么在路上行走着,老的弱不禁风,小的如弱柳扶风,怎么看也没有多少武力啊……自己今天真是祖坟上冒了青烟了,居然这么好运遇到了这么一个角色的小美人儿,还没人保护,看那一路风尘仆仆的款,居然没被人早劫,实在太幸运了……要说这人观察力真是不错,连二人长途跋涉,一路走来都观察出来了,却没有想深一层,如斯美人,远道而来,怎么可能没人打主意,如果能动得了,又怎么会轮到他呢!

        这家伙想必更没有想到的事,今天绝不是祖坟上冒青烟,貌似是祖坟上冒了黑烟,希望他已有子嗣或者还有叔伯兄弟不至于断了一家的香烟前程,因为他泡妞居然泡到了天毒大小姐头上,还好得了吗?!

        “你这家伙给我利利索索的滚!赶紧滚蛋,有多远滚多远!本小姐不想跟你浪费时间!”急切的要见到自己大哥的楚乐儿要求师父加快速度却不被准许,自然是憋了一肚子火气,见到这家伙居然前来调戏自己,更加气不打一处来,不过楚乐儿非是嗜杀之人,只是出言申斥。

        “哟呵~~~小娘子脾气挺大的,我喜欢……”那人涎着脸就要伸手摸向楚乐儿的俏脸。

        下一刻!

        “啊!~~~”那只手才只伸出一半,已经从手指尖开始发了黑,随即手指变成了犹如墨汁一般的颜色,且一路迅速的往上蔓延……楚乐儿眼中杀气腾腾:“不滚是吧!那就去鬼门关吧,黄泉不送!”

        ……东南,楚家。

        孟超然自从到了楚家,基本就是成了杨若兰的座上宾。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