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三十八章 救命啊!

第九百三十八章 救命啊!

        谈昙一念至此,见到天魔已经飞掠到了跟前,立即沉声大喝:“慢着!我有话说!”

        天魔果然依言收手,疑惑道:“哦,你有什么话说?”

        谈昙喘了两口气,调匀了呼吸,说道:“公平起见,你先退后三步!”

        天魔疑惑不解:“这是为何?”

        谈昙怒道:“爱退不退,他么的,跟你说话咋就这么费劲呢?”

        天魔冷哼一声:“我就退后三步,你又能如何?”

        谈昙提气,突然猛地一挺胸膛,向着天魔暴喝一声:“呔!!!”

        声如春雷,震慑四野。

        天魔闻言,莫名地再退一步,说道:“你若是……”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谈昙鼓足了中气,貌似用尽了浑身所有力量,竭斯底里的大吼出声:“救命啊!”

        天魔霎时间一阵愕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诧异万分的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谈昙哪里还管他说什么话?只是一叠连声的叫道:“痒痒昂~~~救命啊~~~痒痒昂~~~救命啊……你再不来我可就挂了……你这该死的……”

        天魔勃然大怒:“原来你是在求救,你居然喊人救命!”

        谈昙怒道:“你这傻缺!居然现在还看不出来我是在求救!碰到打不过的坏人,还不许我喊救命吗?你这什么狗屁逻辑!”

        随即张开大喉咙,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狂嗥:“救命啊,痒痒昂~~~!!!”

        天魔大怒,飞身而上,魔气弥漫,席卷全场。

        谈昙并不退避,纵身相迎,古一鼓等人身随心走,加入战局,与天魔刹那间战成一团。

        谈昙这边众志成城,联手抗敌,此局注定全无胜算,不过齐心合力勉力周旋一段时间却还是可以的,现在也只能期望在众人联手之势被破之前,真的有“救命”的前来救命吧!

        天空中。

        “救命啊……”这一九重天大陆独一无二的嗓音,也正喊出来独一无二的凄惨感觉,向着四面八方千百里高速扩散出去,竟是声震千里…………中都城里。

        就彼此位置而言,顾独行与莫轻舞相隔是最近的。

        在进行宣传、厮杀……还有无时无刻的反偷袭之中,顾独行始终将部分心神放到关注着莫轻舞那边的消息。

        毕竟,那可是未来的大嫂来着。

        尤其是莫轻舞的年纪又这么小,今次还是她的初次大战尝试。

        尽管莫轻舞的修为已臻顶峰,顾独行仍旧是不能完全放心的。

        其实莫轻舞处在东北位置,顾独行则是正北位置。这本就是楚阳的安排,顾独行也不是傻子,他自然清楚楚阳这么做的含义。

        作为九劫兄弟来说,顾独行是楚阳第一个认识的,相处最久,相知也最深,虽然顾独行本就是一干兄弟之中实力最强的一个,但就算顾独行不是最强,在某一种心理认知上,楚阳也是将顾独行放在这里才最为放心。

        这倒也不是说其他兄弟在这就不能完全放心,而是说楚阳心中,有一种先入为主的这种概念,这与感情无关,只与先来后到有关。

        这是人类思维的盲点,没有道理可讲,基本可说是一种潜意识的行为。

        正如现在企业有些领导者,分明有上佳的千里马却不用,在某些最关键的时刻却还是会启用创业当初的老兄弟——虽然明知道这样做未必是正确的,但是,下意识就这样做了……你有脾气吗?

        纵然这样最终误了大事……又能如何?

        (这段不算字数,妈的,兴起了。)听到莫轻舞那边一路顺遂,顾独行自然也就心内放心,而西北面,董无伤也在以一种如虹气势,向着中间部位推进。

        如此,正北、东北、西北三面局势渐趋稳定,顾独行心中总算是稍稍有些放松了。

        一路厮杀到现在,压力可说并不大。

        不光是普通与会人员中并无特别出众的高手,即便执法者方面,也没有什么很出众的高手出现,纵然有几个一般意义上的至尊高手冒出来,也随手搞定,根本不足以影响大局。

        所以,顾独行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看来法尊并不打算在现在这个时候完全的撕破面皮——这倒与楚阳的估算基本一致:法尊将此次行动的目标放在了天鼎盛会,若无巨大变故,不会轻举妄动,因小失大。

        这时候若是发动全面作战,执法者方面固然胜算颇大,但,苦心筹谋的天鼎盛会却必然破局。

        一旦大战爆发,法尊和天魔以后再想如现在这般把所有人聚集起来,绝无任何可能了。

        那样,他们最迫切需要的灵魂之力,也就无处吸收了……起码要多费数百倍甚至数千倍的周折!

        法尊又怎么会看不到这一方面的弊端?

        眼看着这边的舆论已经彻底起来了,顾独行就打算跟莫轻舞会合了:惟有真正会合,才能彻底的放心,再说其他不迟。

        毕竟,现在九大家族也都在全力配合咱们行动,老大要求的目标,也完成得差不多了。

        顾独行一声长啸,这就准备向着莫轻舞那边靠拢过去。这边虽然遭遇了无数次的围攻偷袭,最终却是屁事都没有,顾二爷身上连一道血口子都没能留下,貌似衣服都还是很整洁滴。

        实在是太轻松了一点,这就是修为高的好处了!

        心中,八个人尽都在与楚阳轻松愉快的聊着天。

        “这里貌似真没压力的说,咱是谁啊,嘿嘿……”这样得瑟的,除傲邪云之外不做第二人想。这条龙现在已经接近忘乎所以了:“这回我可是抢了好多的东西。哇哈哈……发财了……”

        这句话不禁让众兄弟集体一阵鄙视:除了傲邪云这个守财奴,貌似真没有其他人还在这时候抢东西的……你说一群低等武者身上能有什么好宝贝,能入得至尊九品高手的法眼?就一般情况下,若是有九品至尊向低等武者说,你有什么什么东西本尊看上了,低等武者绝对会立刻马上送上,还得屁颠屁颠,与有荣焉。

        毕竟低等武者能和九品至尊扯上关系的机会太少了,然而傲邪云的情况,却是九品至尊抢劫低等武者,说出去实在是好说不好听啊!

        不是一般的没品。

        “我真鄙视……”芮不通的声音:“我怎么会与这货在一起,我真想说我不认识他,实在是太丢人了……”

        “他奶奶滴狗大姨!”纪墨兴高采烈:“真过瘾啊,可惜没有高手试手,些须遗憾……”

        “我这边多少有些吃力呢……”罗克敌的声音里明显有调侃:“嗷呜……我这边居然还有皇级高手,而且还有好几个,好吃力啊!”

        众人齐声大骂。这货可真说得出口。

        “我这边一切正常,无压力。”谢丹琼仍旧淡然。

        “无须多说了。大伙赶紧汇合才是正事。以免夜长梦多。”董无伤。董无伤的身边,明显有墨泪儿在提点着,要不然,只凭着董无伤,貌似还真说不出这般顾全大局的话来。

        这一点,大家自然是心知肚明,不由一阵哄笑,笑得董无伤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难道媳妇这话说得有问题吗?没问题吧?真没问题啊!纠结中……楚阳的声音传来:“轻舞那边怎么没说话?是碰到难缠的角色了吗?”

        莫轻舞心中的声音分明带着甜蜜:“我没事儿,一切顺利。”

        楚阳松了口气:“大伙会合后,自中间开花,再往四周蔓延,完事后,接着就回来。这一次行动,法尊那边接到消息也是肯定需要一点时间,我们这次是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以后未必能有这样的机会了……接下来的发展会怎么样,现在还很难说。”

        “明白了。”众人一起答应。

        便在这时,顾独行分明感到北方有两股强横的气息疾速破空而来,人未到,那股绝强的气势已经如同飓风过境,沉沉压抑袭上心头。

        这两个来者必然非同小可,顾独行心下不由一怔,立即道:“北方来了两个高手,杀气凛然,恐怕是执法者方面的高手来了,大家小心戒备。”

        莫轻舞首当其冲,道:“我也感应到了,有这样的危险感觉,北方来的人相信修为极高,恐怕不会弱于我们。”

        其他人纷纷附和。

        这两人来势汹汹,杀机更是好不掩饰,大家都已经有了感觉。

        楚阳在那边,当机立断:“大家立即往中间靠拢!小心戒备,一切以安全为第一前提!注意观察是否是执法者高手大举而来,若是,尽快避开其锋芒,若不是,即联手杀之!”

        众兄弟一声答应,迅速的向着中间位置围拢过去,如同流星电闪。

        八个方向,九道身影,如流星经天。九品至尊的威势,在这一刻才真正的显露出来,刹那间中都城内万籁俱寂!

        八位九品至尊同时全力展开行动,所有人都是气势全开,这样的威势,就算是在中都,也是绝对的开天辟地第一回!

        在下方的人都是不由自主的仰头看着头顶上飞速掠过的身影,一个个不由呆住!

        九劫!

        九劫剑主的九劫!居然已经成长到了这等高不可攀的境界!

        城内数个方向,几大家族的高手感受着九劫兄弟的凛凛威势,一个个神情复杂,目光闪烁。不少人心中同时长叹。

        九劫,均以九品!

        已经可算大成,横扫天下,指日可期!这边天魔,已经是不可匹敌;那边九劫,也已经是羽翼丰满。

        怎么办?

        说时迟,那时快!

        两声凌厉长啸,破空而来!

        顾独行目光一闪,黑龙剑一声嘹亮的长吟,升腾而起,化作一道烟气滚滚的黑龙,夭矫而出,破空迎上!

        董无伤双足一顿,连人带刀飞上半空,转了一个方向,向着北方猛冲过去。

        迎敌!

        两个恍若金石交击的声音森冷道:“天下九劫?今日受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