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三十九章 鬼剑魔刀

第九百三十九章 鬼剑魔刀

        片刻之后,两道人影,仿佛凭空幻化一般突兀地地出现在天空中,卓然而立。

        随着这两人的现身,无边的威压,无尽的威严随之出现。那却是万年以来执法天下的底气,一股凛然正气!

        但在这一刻,这份底气却蜕变成了一种诡异而霸道的特别气息。让人格外的不舒服。

        两个人四道森然的目光,就这么森冷异常地注视着下方。

        下一刻,两道黑色光芒冲霄而起;一左一右,长掠而来。

        锵锵锵锵……下方,无数的长剑突然间自发地离鞘而出;熠熠生辉。无数人震惊莫名地看着自己的长剑自发离鞘而出,心中泛起一个念头,随即就被这个念头彻底震惊,脱口而呼:“剑中至尊!”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无数的佩刀也是凛然长鸣,脱鞘而出,几达半尺。

        这意味着,除了剑中至尊,还有刀中至尊!

        面对执法者强者的强势来袭,一刀一剑两大至尊正面迎击。

        半空中,四股已臻九品至尊的强横气势在彼此冲刺激荡,进而向着四周渐次散射;一圈一圈的强横气势,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持续散发。

        下方,几乎所有人都因为突如其来的强大气息而颤抖了起来,被这样的气势当头压下,每个人都感觉如同世界末日将临,也许这一刻,也许下一刻,自己就要一命呜呼。

        “来的可是九劫中人吗?既然来了,何不报上名来!免得黄泉送葬,无名相随!”其中一高个子九品至尊冷冷喝道,话语中充满了异常浓烈的杀机。

        顾独行冷冷一笑,道:“这数万年以来,执法者从来都是九劫剑主最强力的臂助,不想今日,天魔祸世,你们却第一个跳出来反叛九劫,反叛九重天?尔等莫非就这么心甘情愿的成为天魔奴仆吗?!”

        那高个子九品至尊脸上神色丝毫不动,眸子里的黑气却是猛地往外鼓动了一下,冷冷道:“本座鬼剑段天松,剑下纵横九重天,向来不斩无名之辈,劝你还是报上你的名字吧!你不介意无名走九泉,本座却还介意有了斩杀九劫的记录,却不知道到底斩杀了那个九劫!”

        另一个矮个子嘿嘿一声怪笑,道:“本座便是魔刀祖河流!本座却是不介意知道与否尔等的名字,不外就是将死之人罢了!”

        此刻,下方人群,泛起一阵骚动。

        一些个九大世家的高层,无不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

        来人竟是鬼剑段天松、魔刀祖河流!

        这两人可是执法者之中两大绝顶杀手。这两人对敌素来心狠手辣,只要是执法者的敌人,一向是从不放过,这还不是重点,重点却是竟从未听说这两人曾有过败绩。

        这两人在执法者之中,早已属于元老堂成员;在执法者之中的地位,原本也就是仅在风月之下。

        这两个人的联袂出动,联手之威力,也只比风月稍逊一筹而已。

        天下高手,无不闻名色变!

        没想到法尊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直接出动了执法天下的两名王牌高手。

        一时间万籁俱寂。

        法尊座下的执法者高手,九劫剑主麾下,新鲜出炉的九劫传说!

        即将第一次正面碰撞,谁胜谁负?

        九劫传说,能够被改写,甚至是终结!

        法尊魔祸,是否将消弭,乃至是湮灭!

        唯一一点可以确定,不管结果如何,谁胜谁负,这一次战斗,都将载入史册。

        九万年来,第一次出现了,执法者高手正面与九劫为敌的局面!

        第一次,执法者方面高手与九劫展开不死不休的交战!

        这场将来的战斗,宣告了一个大时代的结束,同时也宣告了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不管谁胜谁败,都将震动天下,震慑世人!

        顾独行冷笑:“鬼剑魔刀?鬼剑如何,还未见识,不过魔刀的说法,现在却也已经是名副其实了!天魔爪牙,也配称雄天下,执法江湖?!听着,本座顾独行,便是九劫剑主大哥座下,九劫之一!”

        董无伤哈哈大笑:“魔刀?当真巧得很,哈哈,老子手中的乃是墨刀,你的却是魔刀!今日,便要天下人看看,魔刀如何断,墨刀如何扬威天下!本座董无伤,九劫剑主楚大哥座下,九劫之一!”

        “好大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断我魔刀?片刻之后将刀断人亡的只会是尔等。”魔刀祖河流冷冷的说道。

        “男人杀人,从来也不是靠一张嘴的。”董无伤凌空而立,手腕一翻,墨刀凭空出现在手中,横刀在胸,渊渟岳峙,刀尖前指,喝道:“祖河流!上前领死!”

        祖河流仰天长啸,手中魔刀一闪,纵身而起,就在空中矗立的基础上,没有任何借力的直冲上天;董无伤一声狂笑,身子“嗖”的一声也跟了上去。

        两人都还没有出手,周遭却已经是刀气弥空。

        黑色刀芒一闪,董无伤率先出刀!

        单手持刀,目前已达三千斤的墨刀罩顶而下!

        祖河流双目电闪,喝道:“妄想刀临天下?先问过我的魔刀吧!”

        魔刀一横,竟然以一种硬碰硬的架势,猛地横档招架。

        这一刻,顾独行与段天松都没有动手,只是凝神看着董无伤与祖河流的激烈碰撞!

        因为这两人的初次碰撞,已经可以基本决定一些什么了。

        所以顾独行两人都在全神贯注,观察着这次碰撞的结果。

        顾独行对董无伤可谓是充满了信心,凑巧的是段天松对于祖河流也是信心百倍的。

        然而顾独行的神情却是专注中带着关切,至于段天松的神情,却是一片亢奋之中夹杂着几分残酷、几许漠然。

        祖河流这一击是一定可以试探出对方的深浅底蕴,对面两人既然有资格同列九劫之属,一身修为当然差不多,他之试探等于是为自己探明了道路,于己大大有利。

        至于祖河流死不死活不活,那是他自家的事,本领不济命丧敌手,与人无由,跟自己更是毫无关系。

        这种念头才一升起来,段天松也是感觉诧异,隐隐吃惊不小:自己与祖河流一生联手,交情即便不敢说是过命,却也算是私交甚笃,对其安危貌似从来就没有这么淡漠过;但这一次为何自己会这么想。

        但转眼之间另一种思想已然莫名其妙的强势升起:什么事,又能比得上天魔大业?

        浑身黑气猛然的涌动了一下,段天松立即心安理得,再无惊诧。

        顾独行锐目一闪,很有些诧异地望了他一眼,段天松却毫不为意。

        两把刀,终于结结实实地撞在一起了。

        彼此双方的身子同时一震。

        董无伤整个魁梧身躯猛地往后一退,然后再退一步;身子微微往后一仰,接着已然折返。

        至于祖河流却是有如断线风筝一般飞出去十丈空间,手中之刀犹自在嗡嗡颤鸣。脸色猛地一白,随即一阵黑气涌动,鹰隼一般的眼睛盯着董无伤,艰难道:“好重的刀!”

        一言出口,嘴角终于忍不住逸出来一线血丝。

        董无伤睥睨冷笑,道:“很重么?我看不外是你的刀不够分量吧!”

        论及修为,虽然大家都是至尊九品层次,大致在伯仲之间,但详细比较仍旧是祖河流占了一定上风,毕竟他的底子也要比董无伤深厚得太多太多,完全由自己修炼积累而得。

        而董无伤目前修为十之**都是因外力而得,即便已经全数收归己用,精纯程度和运用程度仍要相差一筹,不过真正较量起来,除了看修为之外,另有几项因素决定胜负关键,以董无伤而论,他的优势在于力大刀沉。

        董无伤天生神力,配合他的墨刀,威力更剧,而祖河流的刀虽然也属重刀,却只得一百三十五斤的分量,董无伤的墨刀,原本已有五百七十斤,在经过上一次六品至尊的时候楚阳为之强化了一次,已经有一千五百斤的重量。

        不久之前,突破了九品至尊之后,董无伤又缠着楚阳,将墨刀再次强化升级!目前,已经有足足三千斤的重量!

        对于这个重量,董无伤很满意。

        一柄三千斤分量的大刀,再加上董无伤天生神力,更是高空作战,彼此毫无花假的硬撞,对方的刀就只有一百三十五斤……这其中的差距,实在是……相差的太多悬殊,说是差天共地也不为过。

        祖河流猝不及防、毫无心理准备之下能接这一刀能不死不残,甚至刀身无损无缺,可说难能,这个结果已经让董无伤大出意料之外了。

        “既然觉得重!索性就再接一刀!好好品味一番董二爷的厉害!”董无伤大喝一声,旋身而起,身子变成了一股龙卷风,旋身猛劈祖河流。

        祖河流此刻已知道彼此长短,哪里还敢硬碰?身子一闪避开,顺势一刀反切。

        董无伤手腕一翻,身子就在空中一翻,墨刀猛磕对方刀身;祖河流仍是不敢硬碰,被迫再度变招,一刀横抹,董无伤依然以不变应万变,你怎么来,我就怎么去。

        大家同级,你用什么招数我就用什么对策。撞上了就是硬拼,而我这边怎么说也占便宜。

        反正我力气大,刀重;你力气小,刀身轻。怎么也是你吃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