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四十章 奇怪的剑

第九百四十章 奇怪的剑

        祖河流被董无伤的打法气得面青唇白,面对这样的流氓打法当真束手无策,只好再退;一退再退之下,董无伤愈发的气势如虹,连番飙进,墨刀掀起来大海浪潮一般的刀浪,滚滚而前。

        下方众人人人尽都是目眩神迷:新鲜出炉的九劫兄弟对阵老牌九品至尊,居然立即就占据了上风?而且好象还是绝对的上风,砍得对方全无还手之力,只能接连后退?!

        这个现象让众人大跌眼镜!

        祖河流突然间一声狂怒的怒吼:“硬拼?那便来吧!”随即就是董无伤一声豪壮的狂笑,轰的一声,整个中都城突然都震颤起来。

        却是两人再一次硬拼!硬撞!

        顾独行露出一个放心的笑,随即看着段天松,一声冷笑,黑龙剑一声长吟响彻半空,顾独行的声音冷漠的道:“估计你兄弟没多一会也就该上路了,你自己一人滞留人间未免孤单,就让我送你一程,让你们黄泉也作伴吧!”

        正是顾独行放心之后,率先出剑进攻。

        一出手,就是身剑合一,出招绝杀。

        一道滚圆的恢弘成形剑气突然出现,剑气周遭闪烁着璀璨耀眼的星芒,流星惊天一般直刺段天松。

        段天松眼中黑芒一闪,丝毫未见惊慌,大声断喝道:“来得好!”

        手中长剑一引,“刷”的一声刺出,剑至中途,突然间也浮现出一道银亮的光柱,渐次扩大,气势宏大,出剑最初不过是平常起手,全无出奇之处,但剑到中途已经蜕变为身剑合一之招。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只看这一出手,就可以看得出来,段天松的剑道修为,已臻是炉火纯青之境,顾独行这次面对的敌手,大非易与!

        两道宏大光柱悍然相交,两人的身形都是只闪了一下,各自一个翻身,就瞬间消失在漫天逸散的剑光闪烁之中。

        下一刻,只听见叮叮当当的声音如同千百人一起打铁一般的密集,剑气呼啸,天空中顿时出现了一片又一片两人的空间破裂,瞬间重组,瞬间又塌陷……交战拼斗之密集可见一斑。

        人影一闪,顾独行闪身再现,一袭黑衣完整无损,腾云驾雾一般往后飞退,段天松整个人裹在流星剑雨之中,向着顾独行猛扑过来。

        下面围观人群一个个只感觉自己呼吸急促,几乎喘不上气来那般紧张。虽然相隔已经非常遥远,上面两人又是尽力克制,但大家依然感到劲气扑面如割。

        顾独行身子急旋,左右闪躲,东飘西荡,而段天松紧追不舍,剑剑不离顾独行身前身后要害。局势紧张之极。

        顾独行看似是落了下风,惟有手中剑剑尖朝下,却是纹风不动。

        段天松一声长啸,喝道:“风起云涌剑气弥天!”

        突然间长剑如疯狂一般一阵挥舞,空中的剑气真如大风吹云一般疯狂涌动,向着顾独行全方位的围攻过去,似乎要撕裂了这天地一般的密集疯狂!

        顾独行眼睛如同秋潭深水,沉稳安静;只是将身子猛地一晃,刹那间,空中突兀地出现了十几道顾独行的身影,每一道都是那样的清晰,一串串的出现。

        剑气紧随而来,一道道凛然剑光却将一道一道顾独行的身影彻底撕碎,不断地出现,不断的撕碎,在空中来回的穿梭追逐。

        “怎么回事?”傲邪云站在一家客栈的楼顶:“顾老二怎么不反击?一味的退避可不是好现象。”

        “我看他是在等机会。”芮不通说道:“等到顾老二出剑的时候,恐怕就是那家伙殒命的时刻。”

        “你们那是什么眼力……”谢丹琼鄙视的看了这一龙一凤一眼:“顾二哥这样做乃是在利用这家伙练剑,磨练自身剑气与修为还有神识思想的契合程度;难得有这样一个修为不弱、具有相当危险程度的敌人,正可借此来巩固自己之前提升的修为,你们什么都看不出来就不要胡乱做解说,制造紧张空气。”

        他们三人更执一词,反而是话最多的纪墨和罗克敌两人尽都是一言不发,神情异常专注地观察着空中的战斗。

        一干九劫兄弟们都是因外力而急速提升修为,修为与神识思想神念难免会有一定不搭调,稍有瑕疵,份属必然;而顾独行当前的做法,正是在利用九品至尊的压迫,让自己做到去芜存菁。

        这种做法的风险性极大的。

        即便是利用一个寻常高手制造压迫就已经带有危险,更何况是利用一个成名已久的九品至尊?一个不小心,动辄就会有陨身之险。

        但顾独行仍旧面不改色的这样做了,因为高风险代表了高回报。压力越大,自己获得的好处也就越多,修为也就越凝练。

        顾独行的闪躲渐趋圆融,不知不觉中,空中的无数虚影渐次减少,最终汇合成了一个,就只余下了顾独行的真身,按剑而立。

        段天松接连追击,攻势始终不曾衰减,此刻乍见顾独行真身显现,杀意再度攀升,整个身子突兀急旋,空中‘呜’的一声出现了一道龙卷风,一圈圈风力居然撕裂开一道道的真空地带,渐次向上直升。

        而段天松的身子则处于在龙卷风的最上方,就像是被这道龙卷风托着往上升一般。

        龙卷风依然在继续疾旋,段天松却已经收势停手,手中剑锋遥指顾独行,喝道:“顾独行,痛快与我一战!让段某人真实领教领教一下所谓九劫传说的无上风采!”

        顾独行冷冷道:“太巧了,顾某正有此意!”

        “那便来吧!”段天松身上戾气骤然大作,眼瞳中,漆黑到极点的黑气汹涌弥漫,两只眼睛仿佛变成了两只黑洞。

        “万鬼齐出!”段天松身子一晃,突然黑烟弥漫四野,魔雾滚滚而出,随即,万点寒光就像是鬼门关突然打开,万千厉鬼在那一瞬间一起蜂拥而出,威势慑人以极!

        他原本这一招本意是万剑齐发,所谓万鬼齐出不外是为了契合他之外号“鬼剑”,但如今魔化之后,出现的魔雾对这一剑招的威力却有了近乎双倍的加成,更加的诡异莫名,当真是名副其实的万鬼来袭,鬼影重重。

        万道诡异剑气,向着顾独行奔涌而来,铺天盖地,竟还是大范围无差别攻击,攻击范围之广,竟是令人欲避无从,这却是段天松顾忌顾独行之前的完美闪避而出的针对性策略,务求一定命中。

        顾独行此刻脸色无惊无惧,却是倍显孤独寥落,身子如同被清风吹着往后徐徐而退,手中剑缓缓抬起,曼声道:“一剑横空向巅峰~~~~”

        长剑猛地在自己胸前一横!一颤!

        空中在那一瞬之间出现了万千长剑的影子,渐次汇成了一座拔地而起的剑山!

        段天松的万鬼齐出,超过六成以上的剑气噗噗噗地撞到剑山之上。随即化作一道道在空中爆裂而开的烟花,而其他的剑芒却是如同会拐弯一般,从另外几个方向冲向顾独行身体,如斯鬼剑,当真诡异莫名。

        “生死胜败转头空~~~”顾独行黑龙剑一个旋转,整个身子随即缓缓转身,‘嗡’的一声,周身突然出现了一道扇形剑芒,自上到下将自身整个遮挡,毫无缺漏。

        在他身子转过来之后,这片新生的剑芒正好将他的身体完全遮挡住,若是从对面看过去,就好像顾独行站在一面透明的镜子后面,黑衣愈见冷峭。

        段天松大叫一声:“阎王勾魂!”

        剑猛地一颤,化作一点寒光,力道空前凝聚在一点,疾刺顾独行咽喉要害。

        “天涯何处知音赏~~~”顾独行猛抬头,眸子中精光闪烁,面前的犹如镜子一般的一片剑芒突然全部碎裂,解体。

        就像是玻璃镜突然被外力打碎,哗啦一声倾泻,然而倾泻到一半的时候,却在恍惚间尽数化作了奔涌而出的狂流!

        无尽的锋芒夹杂着无限惆怅的杀机,全面反击。

        段天松的万鬼剑气,瞬间受制,非但受制还是被全面压制,任凭其左冲右突,始终也冲不出顾独行此招笼罩的范围,大惊失色之下,怪叫一声,身子化作一道黑光,往外突围,求胜既然无望,求生自然是当前的最高策略。

        “欲回首时已忘情~~~”顾独行整个人飘飘跃起,眼中寒芒爆射,黑龙剑再度一个疾旋,猛然间整个天地似乎也随之亮了一下!

        两道交叉的剑芒一闪而逝!

        下方观战的千万人,同时感觉到自己眼睛一阵刺痛,一时之间再也睁不开眼睛,勉强睁开也只觉眼前一片白茫茫,完全无法视物,如斯强光刺激之下,所有人的眼泪尽都忍不住涌了出来。

        这场面倒是足够震撼,千万人同时流泪,却不知他们是为谁难过!

        “锵!”顾独行黑龙剑归鞘,两手空空地屹立在半空中,冷漠的望着对面的段天松。

        段天松长剑在手,在顾独行对面大约十七丈的地方站立着,左脚脚尖朝外,保持着往外跑的架势;背对着顾独行僵硬的站立。

        良久良久。

        段天松缓缓地将自己的左脚收了回来。

        然后缓缓的将整个身子转过来,脸上神情尽是一片复杂,眼睛看着顾独行,淡淡道:“好快的剑!好奇怪的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