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四十一章 生与死

第九百四十一章 生与死

        段天松的声音竟然变得中正平和,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股戾气,更也不见了入魔的疯态。

        “你的剑意真的很奇怪,让我感觉到寂寥,孤独,寂寞……”段天松微笑着看着顾独行:“尤其在中剑之后,更加感觉到人生悲凉,寂寞如雪。”

        他由衷地感叹道:“好剑法!九劫传说,固然名不虚传;九劫兄弟天下无敌,今日终于亲身领教了。”

        他满口的夸赞着,非但没有生气和愤怒,反而充满了某种欣慰。

        顾独行沉默了一下,道:“你没有用出来真正的全力,尤其是最后一拼。”

        段天松摇头:“不是不想,而是真正用不出了。天魔之气,固然可以提升武技威力;但我毕竟接触得太少;还没有完全融会贯通到自身万年的习惯里……所以,刚才绝不是我手下留情,实际上,刚才就算我想要手下留情,我也是做不到。”

        他苦笑一声:“因为我那时候……还是身不由主!”

        “那现在又是为何?”顾独行有些讶异的问道,讶异于敌人的变化,怎地仿佛完全解除魔化了一般。

        “因为我已经死了。”段天松从容微笑:“人生除死无大事!我段天松今日才终于明白了这一句话的真谛……勘破了生死,还怕什么天魔?所以现在他已经控制不了我,我终于又是我了,不再是天魔傀儡。”

        他出神的看着远方董无伤与祖河流的交战,自嘲的笑道:“以前总是口口声声的说,死不可怕,但真正活着的人,却根本没有人能够看破这个死字,自古艰难唯一死,原来,死终究是这么难的。”

        他定定的看着顾独行,道:“顾独行,你的剑道已经登堂入室,将入登峰造极之境……已经走得比我更远了,临去之时,我也没什么告诉你的,因为你已经超出了我……不过,我仍要告诉你一句话,关于武学的一句话。也是我身死之后的唯一感悟。”顾独行慎重的说道:“请指教。”

        沉默了一下,段天松终于一字字慢慢的道:“生、与、死!”

        “生死战场……是你的最佳去处。看破了‘死’,你的剑道应该能小成;然后你再看破‘生’,就能大成了吧……道理人人会讲,却是难能作到,我始终也无能看破,一直到现在,也没有看破‘死’,直到死也未能看破……因为死,毕竟是外力赋予,并非自己心境。”

        “记住,生与死,是一种境界。并非是指单纯的活着或者死去!”段天松低声说道。

        顾独行低声喃喃道:“生与死,是一种境界,并非是单纯的活着或者死去。”沉吟良久,道:“我记住了,我现在还不能真正明白,但我会去尝试,探索。多谢指教!”

        “不客气。”段天松长叹一声:“以后见到我们这样的人,我代替他们求你一件事。”

        顾独行尊敬的道:“请说。”

        “以最快的速度,杀死他们!”段天松和煦微笑:“惟有死得越快,往昔的一世英名或者才能保全的多一些……你明白的。”

        顾独行慢慢点头:“我记住了,若有可能,我会尽力。”

        段天松颔首微笑,就在空中负手而立,遥望着那边董无伤与祖河流之战,淡淡道:“我等等我兄弟,黄泉有伴,携行不孤。”

        “我们兄弟万年同行,生死不弃;却险些在最后关头,坏了那份义气。这却是最应该感谢你的,你的那一剑,让我有这最后的清明。”

        那边,董无伤显然已经占据了压倒性优势,一刀刀逼着祖河流硬拼,每一刀劈出去,两个人都要同时喷血。

        完全是野蛮到了极点的火拼,完全的硬拼硬撞,全无花假,全无技巧的对撼。

        这会的两人显然都打出了火气,红着眼睛,一切的闪避完全不需要了,就只有硬撞!空中的空间,一片片的破碎,下一刻又再重组,再下一刻,又再破碎,不断循环往复。

        两人的交战地点,已经是位在数百丈高空,交战地点的下方,整个中都都在震颤着。

        剧烈的相互震荡,让两个人的身体都是摇晃着……

        “经历了如斯战斗,祖河流那边已经有一点点恢复了神智。”段天松如释重负:“要不然,他也不会采取这种自寻死路的战斗方式,若是当真以清醒状态对决,你的同伴力气太大,天生豪雄,所以反而忽略了技巧。所以即便最终可以获胜,仍要付出相当的代价,他的打法太过单一,单一的让人遗憾……”

        顾独行慎重点头:“你这番话,我会认真转告董无伤。”

        段天松含笑点头。

        终于,董无伤一声厉吼,已经崩裂了虎口的双手持刀,鲜血淋漓的向着祖河流一刀劈落!

        好强,好霸杀的一刀!

        那是斩立决,也是斩立断的一刀!

        噗!

        祖河流的魔刀再也无法负荷,瞬时粉碎。

        本就就已经在不断碰撞中变得千疮百孔、支离破碎的魔刀,终于承受不住这最强、最猛的疯狂撞击,最后一撞甚至都还没有撞实,就已经先一步彻底碎裂了。

        董无伤的墨刀如同电闪雷鸣,向着祖河流狂劈而下。

        祖河流扭曲的脸上突然流露一丝平和的微笑,竟是转为负手而立,迎着董无伤的刀,不闪不避,脸色湛然。

        “住手!”段天松暴喝出口。

        “住手!”顾独行大喝出声阻止。

        董无伤闻言一震,全力收刀,然而离刀而去的刀气却是无法遏制,凛冽的刀气已经在祖河流身上透体而过。

        面色渐趋平和的祖河流维持着卓立不动的身形,清晰地感受到犀利刀气将自己心脉切断,脸上的神色终于再度变了一变。

        原本已经平和的神情愈发的舒缓。甚至还有一种‘噩梦醒来,终于解脱了’的那种畅快。终脱魔锢,死关却将临的祖河流不再看董无伤,而是转身,向着空中的段天松这边飘过来。

        下面众人都看得诧异不解。

        这一战,结果到底是如何的呢!?

        看上去,好象是九劫一边大获全胜了;但为何胜利者董无伤与顾独行的表情却显得有些难过的样子,而段天松和祖河流这两个失败者反而有些欣欣然很高兴的样子?再不复初时的暴戾与狰狞!

        胜者不胜,败者不败,鬼剑魔刀与九劫刀剑至尊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须臾间,祖河流已经来到了段天松身前,两人深深对望了一眼,同时微笑。

        “庆幸,万幸,咱们虽然中了暗算,却终究没有铸成大错,这是上天对咱们的眷顾。”

        “是。”

        “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是的,这委实是我们的幸运。”

        两人说话的声音都很小,出自你口,入得我耳,其他的,俱都被高空飓风吹散了。

        风起云涌之中,两人的衣袂头发都在随风飞舞,脸上的笑容和煦且真诚,宛如赤子一般。

        段天松平和舒缓的脸色逐渐变得面如金纸,一抹痛苦的神色终于从他脸上浮现出来,对面的祖河流也是一样。

        这是脱离魔锢代价,惟有生命的代价,才能摆脱魔锢,即便这两人修为极深,能暂时护住最后一口元气,支撑不死,却始终支撑不了太久,死关终临了!

        董无伤与顾独行看的心中一颤。

        能让如此看破生死的九品至尊感受到如此痛苦的……那是什么?

        两个人脸上的神色越来越是痛苦,但眼神中却是越来越是欢喜。

        “哈哈哈……”祖河流突然浑身颤抖的仰天大笑,大声道:“我祖河流,这一生之中杀人无数,被人称为‘魔刀’!好人我杀过,坏人我也杀过;杀错了的时候也有不少;但我这一世人执法天下,却自认无愧于‘执法者’这个名号!”

        “我祖河流被称作执法者之中‘执刀的人’;公认的刽子手,满手血腥!但我依然,一生悠悠,骂名无数,但,清名更甚;顶天立地,无愧于大丈夫之称!”

        “今临归去,却是险些晚节不保,魔氛仍在心中肆虐,但我已将归于死人之列,纵然魔氛不灭,却又能奈我何?”

        祖河流哈哈大笑。

        段天松嘴角抽搐,似是也想要说话,却已经再也说不出来了,只是微微笑着,连连点头。嘴角,却已经有鲜艳血丝破唇而出。

        两人并肩而立,突然竭力地挺直了身躯。

        貌似连这一挺身,也要用力不小,在段天松咽喉上隐隐浮现出了一道细细的血痕,在腰身上,也是淡淡的血痕浮现。

        而祖河流的心脏位置,鲜血开始奔涌。

        但两人对此似乎全无觉察,挺直了身躯向着顾独行与董无伤深深行礼:“多谢!一世英名,终于不堕,全赖两位刀剑之助!”

        董无伤与顾独行只觉得心中一阵由衷的难过。

        段天松已经转过身,忍着痛苦对祖河流说道:“兄弟,你我纵然身死,神魂却也未必能得安宁,我们的神魂貌似还对他们那帮魔鬼有用吧?”

        祖河流悚然醒悟,向董无伤和顾独行两人说道:“不错,险些忘了这点,你们莫要忘记,一定要让我们,神魂俱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