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四十二章 驰援!

第九百四十二章 驰援!

        祖河流脸上露出悲壮的神色,低沉的道:“一旦入魔,连神魂也难得自由,即便身死,神魂也将回归为我等入魔之人手中,变成滋补的养分。我们之前入魔,自身神魂已无能全部掌控,即便我们摧动形神俱灭的法门,充其量只可以毁灭我们可以做主的那部分,至于已经被魔化的神魂,却已是无力消泯;二位好人做到底,就干脆给我们来个魂飞魄散,万劫不复吧!”

        顾独行脸上露出挣扎的神色。

        “此事已非关你我私事,若是我等神魂最终便宜了天魔,只会贻害更多的天下苍生。”段天松微弱道:“顾大人,‘忍’字头上一把刀!忍,是多方面的,你现在不忍,却是对我等的残忍,对天下苍生的残忍;若您现在对我们残忍……却是对天下对自己的不忍。若是任由我们神魂壮大天魔……我兄弟二人,当真死不瞑目!请君成全,拜托了!”

        “好!我代天下苍生感谢两位前辈厚德。”顾独行断然道:“此间事了,我会亲自为两位前辈立碑作序,就写,鬼剑魔刀,执法天下!”

        “如此我心甚慰!”两人同时微笑。

        彼此相对看了一眼,同时说道:“兄弟,咱们走吧。”

        身上,各处创口同时喷出鲜血。

        顾独行的最后一剑,看似轻描淡写,但实际上已经截断了段天松的咽喉和腰身;断绝了生机,错非如此,是绝无可能令其自行解开魔锢的。

        至于段天松能够一直坚持到现在,却是靠着他万年苦修的绝世修为维持着自己最后的一口气。

        而董无伤最后那一刀,即使已是及时撤刀,但犀利刀气却是来不及撤回的,尤其祖河流还是一心求死,全无抵抗,透体刀气实则已经将他的心脉震得粉碎;这两人伤势其实已经去到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了。

        然而两人勉强支撑不死,就是顾虑到自己的神魂会被法尊和天魔利用,身虽死,却留贻害于人间。

        而此刻得到了顾独行和董无伤的承诺,两人心神放松,也就不想再勉强支撑下去,共走九泉。

        便在两人伤势同时发作的此刻,突然间中都城中心响起一声清澈嘹亮的长啸,鼓风而起,随即就见到一道凛然剑光势如奔雷一般直冲半空,凌空一个转折,剑气呼啸之中,发出震撼天地的风雷之声,御剑而过,极速而去!

        这道人影,在上空一闪而逝,速度快到了极点,却在整个中都上空,留下了一道纵横数百里的璀璨剑芒!

        直到在那人过去好久,依然没有消失的迹象!

        “好犀利的剑!”段天松本已经黯淡下去的眼神突然变得明亮起来,用微弱的声音问道:“刚才过去的,可是九劫剑主大人?”

        顾独行道:“正是楚大哥!”

        “没想到临死之前,我辈还能够一睹九劫剑主的赫赫雄威!”段天松与祖河流同时欣慰的微笑:“此生真正无憾矣。”

        顾独行与董无伤还没答话,这两人的身体已经在空中四分五裂,碎尸而亡。

        此生的最后一句话,出自祖河流口中:“魔刀虽然名魔,但我心却非魔!两位大人,千万莫忘记摧毁我等神魂!死,也不为魔所用!”

        顾独行与董无伤脸色肃穆沉重,道:“前辈放心;英名千古,永世不堕!”

        一刀一剑夹杂着顾独行与董无伤两人的已臻九品的神魂威能猛地碾压过去,段天松与祖河流两人身故之后的神魂力量刹那间消散在天地之间,永久湮灭。

        云雾飘渺中,似乎依稀还能看到那两个人的欣慰微笑;但,此后,这两人的生命印记彻底消散于天地之间。

        顾独行抱剑行礼,董无伤持刀恭立;向这两位执法者前辈,致以最高的敬意。

        两人心中一片沉重。

        名为魔刀,我心非魔!

        如此英雄,却被法尊阴谋卑鄙暗算!

        这一刻,顾独行与董无伤心中的恨意滔天,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时候,这么迫切地想要杀死一个人——法尊!你实在是死有余辜!

        稍倾,顾独行认真的收拾了两位前辈的尸身残骸,这才收拾了一下心情,道:“刚才过去的,分明是老大,走得这么急,难道那边出现了什么状况?”

        “我们也过去看看,帮把手出出力。”董无伤提议。

        顾独行点头,两人招呼了一声众兄弟,直接御剑而起,化作流光,消失在北方。

        良久良久之后,下方的中都城里,已经石化的一众观战者才恢复了行动能力,所有人尽都议论纷纷。

        九劫剑主和九劫在这片天空下,第一次高调亮相,留给世人的震撼,当真是无与伦比的。执法者方面执法万年的执法九品至尊,居然在单打独斗之中就这么死在九劫兄弟手中!

        这个事实,虽然早在意料之中,九劫传说,天下无敌,但也同样的,更加出乎预料之外!

        毕竟,他们还是那么的年轻!

        “九劫传说,果然是名不虚传!实在太厉害了。”

        “是啊……我当初真没想到,他们真的能斩杀九品至尊。”

        “虽然以前也听说九劫合一,天下无敌的说法,但……还是有点如同做梦一般……”

        “只是可惜了鬼剑魔刀两位前辈啊……哎,这两人虽然是与九劫为敌,但平生却也没有听说什么大的劣迹,今日就这么死了,总觉得……哎……”

        “是啊……着实可惜啊……”

        段天松等人在高空的谈话,声音并不高。下面的人,除了修为达到了相当地步的高阶武者,最起码得五六品以上至尊才能勉强听到,其他的人都是听不到的。

        那些极少数听到的人脸上隐现一片悲戚,却,绝对没有任何人说出真相。

        大家都是不约而同的做出来一个决定:守口如瓶!

        此事却是关乎到鬼剑魔刀两位前辈的万年清誉,任何人,也不忍心在他们死后,还说出被天魔控制的话来。

        那是一种对良心的背弃!

        这个事实,只能在击杀天魔之后,为鬼剑魔刀重新树碑立传,就写‘与天魔战斗而死’!

        但现在谁若是说出来,结果是一定的——保证活不过今天!

        数百里之外。

        法尊猛地停住脚步,眼神化作了两个黑洞,死死的看着前方虚空,满头长发无风自动。

        良久,才咬牙说道:“竟会如此?身归死劫,就能暂时保持灵台清明么?居然能够拒绝我的魔种召唤,摒弃我的天魔命令!真正混账!死了死了,死了还要摆我一道!可恶!”

        转身而去。

        段天松与祖河流最后时刻醒悟,神**散,永久湮灭于天地人间,印记不存;却也让法尊再无可能得到魔化的神魂反哺力量,法尊自然没有了前去的必要。

        而且,他现在可是很急切的想要找到天魔;问询个清楚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情况?若是个例还好说,若是所有人都如此,那又该怎么办才好?

        这可不是好现象啊,最终可别徒劳努力,枉费心机。

        “想不到现在的九劫……居然就已经成长到了这等地步,真难以想象,怎地会进步如此神速,如此惊人,可恶……”法尊脸含忧色,神情沉重,一边飞掠,一边自己在心里计算斟酌。

        “是否要在天鼎盛会上变动一下发动手段……以灭杀九劫剑主为第一前提?”

        …………另一边,楚阳直接擎出九劫剑,御剑而行,速度快如电闪雷轰,简直是有些心急如焚了!

        楚阳匆匆而去,自然是感应到了什么。

        其时他正在客栈之中等待兄弟们凯旋归来。而且,莫天机安排着众兄弟出去,从外面向里传进,层层推进,各方同步。

        正是九九归元大阵。

        楚阳呆在客栈之中巍然不动,虽然看似无所事事,但实际上却正是九九归元大阵中间的那一‘元’;以九劫剑主足堪通天彻地的强大气运,镇压着八方恶气,确保兄弟们平安顺利。

        这个时候的楚阳,神思灵敏;神识之力,可谓强大无匹。

        眼见众兄弟已然会合,而顾独行与董无伤更是独力挫败了成名已久的两大九品至尊,楚阳心中高兴之极。

        但就在这时候,却突然感觉到了神识震荡,那是一种极其不寻常的震动。

        有事发生!而且还是有大事发生!是自己所关心的人发生了重大变故!

        如今心神不定,这变故意味着自己在意的人出了意外,楚阳如何不惊!

        此刻的楚阳倍觉心神不宁,不由得闭上眼睛,但,随即,冥冥中似乎就传来了一个声音,在声嘶力竭的向着自己求救:“痒痒昂~~~救命啊!”

        楚阳猛地激灵一下,跳了起来。

        谈昙!竟是他?

        可是,他能出了什么事儿?

        谈昙目前修为之高,绝对强于自己,更有一干三星圣族长老在旁,这份实力,环顾当今之世,可说难有敌手,怎么会遇险呢?不……或者还真有一个人有资格有能力威胁到谈昙一行,——天魔,经过这段时间以来,休养生息,恢复实力之后的天魔!

        难道是天魔对上了谈昙?

        “天机,你来坐镇此地,我有急事待办!”楚阳就只来得及说出这么一句话,就已猛地御剑冲破了客栈屋顶,一路闪电霹雳一般破空而去。

        去的又快又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