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四十八章 “ 咦?居然是天魔?”

第九百四十八章 “ 咦?居然是天魔?”

        楚阳旋风一般冲了出去,浑身的力量也终于发散完毕,连回头看一眼的力量也没了,整个身体“扑通”地一声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不是楚阳不想动,实在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真正的动弹不得。

        谈昙终于飞身赶了过来,拦在楚阳身前,口中犹自在不停的吐着鲜血。若是天魔这时还要上前,那么,谈昙绝对不介意就这么拼了命,拉着天魔一起死。

        天魔的伤很重,相当的重。

        就算是一位九品巅峰至尊,受到这样重的伤,也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可能——半边身子被彻底打碎,剩下的半边身子也几乎被楚阳的剑气打成了筛子。

        一只手彻底没了,另一只手也还在承受着涅槃之火的无情燃烧。

        天魔这样的伤,几乎已经不能严重来形容了,如斯伤势,一万个人也得死九千九百九十九人。

        但天魔始终是天魔,他就是那个万一,或者也因为他本就不是人,而是魔。

        先战七大至尊,各个击破,又与三星圣王决战,全面占据上风;再与九劫剑主一招交接,虽然不明究里吃了大亏,却依然让九劫剑主无力行动,更一招几乎将剑灵打散!

        这样的修为,在九重天绝对的独步天下!

        这样伤势,或许换个人早已死了不知几回了,但天魔仍旧活蹦乱跳的。嗯,只不过现在的‘活蹦乱跳’,倒有一大半是疼的,实在是太疼了,而且还是持续不间断的痛楚。

        涅槃之火在手上熊熊燃烧,天魔的痛苦简直就是直入神髓!

        他狂吼着,利用魔气,出尽修为,不惜一切代价,却始终不能扑灭这凤凰一族的本命火焰。

        天魔彻底的欲哭无泪。

        不过魔始终是魔,他勉强忍着疼,利用魔气幻化一把刀,刷的一声,竟是生生将自己右手切了下来,自小臂处齐刷刷的断在地上,还蹦跳了两下。

        毒蛇噬手,壮士断腕。正是同一个道理,只不过天魔这一遭比那断腕的壮士更加要无奈和悲剧一些……因为他连‘断腕’都没有手拿刀了。

        涅槃之火仍在缓缓燃烧着,看那意思是不烧光那节手臂绝对不算完。

        天魔狂吼着,愤怒的大叫着,声音已经几近嘶哑。纵然是天魔之体,但这样的伤势,也委实是太重了。

        现在两只手全没了,一边肩膀也没了;还有半个身体都碎了,剩下半边身子也是千疮百孔……天魔现在的伤,比当初被擒住被生生打掉九成九修为的时候还要严重得多!

        而最惨的是,自己强行调动的力量也已经全部耗尽,无以为继。目前,基本已经接近油尽灯枯。

        此刻,天魔唯一的念想就只有脱身逃命而已,毕竟,活下去才有未来可言。

        勉力的催动残余的点滴魔气,使之笼罩了半边残身,尽最大限度的恢复着自己的伤势,虽然作用微乎其微,却也聊胜于无。

        恨恨的看了谈昙一眼,剧痛之下,天魔声如狼嚎:“小子,你的魔体我迟早是要接收的,啊啊啊~~~痛死我了……该死的该死的……”

        话音尤在回荡,居然直接转身就走。速度极快,一飘两飘,已经出去在数十丈之外。

        这要尽快的回去啊,赶紧找法尊弄点神魂进补,若是还不补充养分,自己只怕真的要挂在这里了……今天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谈昙此刻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再也无力追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重创的天魔远去,强敌终去,两腿一软,一跤倒在地上,无巧不巧正好一屁股坐在楚阳身上。

        浑身软绵绵已经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的楚御座顿时被坐得‘嗷’的一声疼痛大叫,宛若杀猪。

        竟是正好被坐在肋骨岔里,嘶嘶的吸着冷气:“你丫的要是再不站起来,我代表师傅执行门规处理了你这混账!嘶~~~”

        谈昙舒服的挪动了一下屁股,让身下的楚阳又是一声惨叫,这才懒洋洋的道:“这个,得等我回去了,你师弟出来之后你再跟他说,跟我说没用的,我不是你师弟啊……我这也是在刺激刺激你,让你早一些站起来,我的那些属下还需要你的九重丹救治呢,你咋还不站起来呢,被我坐得很舒服吗?如果舒服就多待一会也无妨!。”

        “草!”楚阳愤怒的抽着冷气:“嘶~~~早知道是你这混帐,哥哥我就不过来了……你这德行的被人打死也活该!”

        谈昙哼哼一声,仰起脸说道:“那是你多管闲事,谁稀罕了?!”

        嘴上硬气十足,尽都不肯饶人的两人突然嘿嘿的笑起来。

        其实两人都心知肚明。

        楚阳出手,绝对不是因为误会了,他看得比任何人都清楚。但他仍旧选择了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全无余地的极限一击。

        谈昙,又或者说是三星圣王也是如此,他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楚阳,甚至不惜以自己的生命、神魂为代价!

        但两人都不会明说,一切心知即可。

        明说了,感恩的味道就太明显了,太没意思了……那样任谁也都不自在。

        过了不长时间,楚阳没好气的一手将谈昙从自己身上掀了下来,楚阳之前不过是一时脱力,实则并无什么伤损,片刻光景已经恢复了过来,虽然修为还未大复,但行动自如却是不成问题,这回才一翻身,随即一脚就踢了出去,某圣王顿时被踢的翻滚了七八个跟头……更不顾某圣王的怒目而视,第一时间就开始在自己身上摸索。先摸出一颗不完全版九重丹自己吞了下去。

        “我没关系,古一鼓伤势最重。你……”谈昙叫道。

        “你给我闭嘴!”楚阳恶狠狠地怒道:“我有眼睛!我能看得见!还用不着你在一边多嘴多舌,信不信我抽你丫的,你以为你是什么圣王就了不起啊。”

        谈昙咧咧嘴,狠狠的看着楚阳,骂道:“等我能动了,让你这小子尝尝本王的厉害!”

        眸子底深处却悄悄的闪过一丝笑意。

        谈昙这小子的这个九劫剑主师兄,貌似还真的……不错呢……楚阳这一次可是真正的大出血了。

        古一鼓几个人,个个都是性命悬于一发之间;若没有九重丹,只怕还真的就救不过来了;其他的四个还好,用不完全版九重丹就能恢复一些,起码性命无虞。

        但古一鼓与拼得最狠的那位长老,五脏六腑几乎全被打碎了;不用完整版九重丹,真的就是一命呜呼了。

        楚阳一边肉痛的叹气,一边拿出数颗九重丹。一边喃喃的咒骂谈昙。

        “魂淡!让老子这么的破本儿,你等谈昙那小子回来,老子不好好摆布他,不摆出一百来种花样不算完……”

        谈昙在一边坐着,一开始只是放心的微笑,然后,就猛地晃了一下,扑通一声倒了下去,知觉全消。

        圣王之魂始终还没有到完全觉醒的地步,强行觉醒,终遭反噬。

        这一次出来又经历了如此惨烈的战斗,如今反噬到来,贻害更大,现在强敌已去,为难已解,属下又都得救,心愿尽了,心神一松之下,立即陷入昏迷状态。

        楚阳哼了哼,凑过去看了看,发现其没有什么危险,一脚就将之踢到了一边。这次醒来,应该又是谈昙了吧?这混账,这次可吓死老子了……“你干什么!?”古一鼓等人虽然正在疗伤,但看到楚阳一脚踢在圣王身上,仍旧忍不住对他怒目而视:这混蛋,就算是圣王的师兄,也太不礼貌了一些,怎么能踢圣王……楚阳一阵郁闷。

        老子可是刚刚救了你们的命啊,是你们集体的救命恩人啊,你们还敢瞪老子……这帮白眼狼!

        ……另一边。

        天魔一路厉啸着,滚滚逃走。

        他逃逸的速度当真是快到了极点,一路所过之处,已经有不下数百人倒在了路上,神魂全被其吞噬了。

        但这点神魂力量对于天魔来说,却是连杯水车薪也算不上,直接就是九牛一毛。根本无济于事。

        天魔又是郁闷又是害怕,感觉着自己的神魂在不断的消散,身上的修为似乎也在逐渐崩溃中,而距离法尊所在依然有一段距离,自己能撑得到么?

        若是此刻没有一个高手的神魂补充一下损耗……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一时间不由得彷徨无计。

        前方又有一个潇洒出尘的中年文士和一个小姑娘慢慢前来,天魔本着‘能有一点算一点’的原则,连探查对方也省了,毫不犹豫的立即出手!

        一口就咬了下去,这个时候蚂蚱再小也是肉啊。

        本以为必可手到擒来,不意这中年文士猛地一抬头,诡异的一笑,说道:“咦?居然是天魔?”

        天魔一怔,就见对方说着话手一挥,就是一片无色无味的氤氲突兀散开。

        随即唰的一剑,又快又狠。

        “无形之毒!?”天魔大叫一声,这回是真的要哭了。

        怎么随便遇到一个人,就能使出无形之毒这等招数?

        若是放在往常,这点毒天魔根本就不在乎,连沾也是沾不到他身上的。但是现在,却是近乎无能为力。居然被攻击了一个正着。

        尤其是他这会正张着嘴咬人,这无形之毒正好被吸进了嘴里。

        这一下,可谓悲哀之极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