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四十九章 危境死敌!

第九百四十九章 危境死敌!

        天魔这一刻心中真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接踵而至!

        我忒亏了……若不是被砍了双手,若不是……天魔真心要哭,也是欲哭无泪。

        那中年文士一招得手,毫不怠慢,再度出手,剑光霍霍,如临大敌。

        “居然又是一个九品巅峰至尊!”天魔惨叫一声,身上又是连中两剑,一时间亡魂皆冒,嚎叫一声,夺路而走。

        这老头不但是个用毒的高手!而且还是九品巅峰至尊!

        我真是操了,这九重天大陆传说级别的高手怎么这么泛滥呢……已经穷途末路的天魔哪里还敢恋战,立即转个方向,柿子先挑软的捏,选择从小姑娘的方向突围,先跑吧。回去了再说……这回的天魔,甚至连攻击这个小姑娘的心思都没有了,也不敢了。

        再说了,这小姑娘不可能也是九品巅峰至尊了吧?

        只要能够尽快的脱离这里,就是历代魔族魔宗保佑了——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这九重天大陆实在是太奇怪了,遇到一个就是惹不起,平常的时候也见不到这些人,偏偏自己一受了伤就接二连三的出现了……这他么的什么世道……就在天魔身体刚刚移动的时候,那如同明珠美玉一般漂漂亮亮的小姑娘突然仰起脸向他露出一个纯真之极的笑。

        这一笑真美!

        天魔为人虽然穷凶极恶,这一刻也几乎被这一笑给迷住了。

        太纯洁了!太无瑕了!太可爱了!

        但随即那小姑娘洁白的小手就是向着自己招了招手。就像自己面前盛开了两朵洁白的兰花。

        天魔一怔,随即就感觉一阵难言的痛苦从自己身体上升起,顿时如同杀猪一般的大叫起来:“天哪……见鬼了……先天之毒……我……得得得得得得~~”

        最后居然连说话也说不成了,一个劲的‘得得得’……活像是健马在平地上小跑的马蹄声节奏。若是有精通音乐的人在一边,几乎要以为这厮是在演奏骑马舞……无形之毒倒也罢了,但先天之毒,这玩意却是连天魔都承受不住的恐怖东西!

        那中年文士一出手就是无形之毒已经够变态了,没想到这么一个天真纯洁的小姑娘更加的可怕,更加的恐怖,更加的毒辣。

        居然招呼也不打一个,出手就是先天之毒!

        真正是倒霉催的啊……天魔这一次是真的哭了。在那里先是被人车轮战,把两只手都混没了,在这里又是自找的中了一次无形之毒,然后接着就又是一次先天之毒……我……我招谁惹谁了我?……天魔再度化为黑烟,滚滚而去。

        在自家生命直接接近倒数计时的威胁之下,天魔现在唯一的念想就只有逃命而已,舞绝城与楚乐儿并没有追赶,不是他们不想追,而是天魔逃命的速度实在太快了,累死他们也是追不上的。

        这会子天魔爆发出来的逃命速度简直就是骇人听闻、匪夷所思的,前后也就眨眼的光景,就已经彻底消失了影子,如斯神速,真不愧是祸世魔头。

        眼看着天魔亡命逃窜而去,楚乐儿有些不解的皱起了好看的眉毛:“师父,这就是传说中的的天魔?那个祸世魔王?”

        舞绝城在想问题,随口道:“是啊,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域外天魔。”

        楚乐儿歪着头:“可是……所谓祸世魔物就这实力?这也太逊了吧……还没怎么着呢,居然就哭着喊着跑了,他要是不逃,我掂量着我就收拾得了他,我看他也就那速度夸张一点,再没什么了不得的地方了……真是白瞎了这么大的名头了……”

        舞绝城一怔,这是什么话?

        域外天魔啊,这么恐怖的存在,居然被自己徒弟说成了‘太逊了!’,‘真是白瞎了那么大的名头了’……这真是有些讽刺了。

        “小丫头不懂事,不要乱说话。”舞绝城随即想了一会,回忆了一下刚才稍纵即逝的战斗过程,缓缓道:“丫头,你还是阅历太浅了,天魔怎么可能如你所说的那般不堪呢,当然了,你说你能收拾得了现在的他,这话我信;因为这只天魔肯定是受了足以致命的重伤,甚至已经是动辄有性命之忧的重创,所以才如此不济……”“还有,不知道你有没有留意到,那天魔的两只手也已经没有了;所以他一开始攻击我,只能用嘴咬人了……刚才虽然只是短暂交锋,但据我判断,这天魔的真实实力绝对要凌驾在至尊九品颠峰以上,甚至还要超出九重天地界的极限,若是他伤势没那么重,那你我师徒二人今日要凶多吉少也说不定……”

        楚乐儿对自己师傅的判断自然并不怀疑,娇俏的鼻子皱了皱,道:“不过这家伙还真是奇葩,明明已经把两只手都混没了,居然还敢招惹我们……最有趣的是,他居然张着嘴来对付师父的无形之毒,这可真是太好玩了……”

        听徒儿说得有趣,舞绝城也忍不住哈哈一笑,一笑之余,心底仍不禁有几分后怕。

        别看舞绝城对楚乐儿说得已经是很郑重,实则仍是尽可能的压低了天魔所拥有的强横实力,舞绝城数万年阅历,怎么会看不出天魔的极限所在,如斯魔头,当真是可惊可怖!

        只是这些话,现在对徒弟说,却会打击她的自信心……所以还是有所保留。

        只是想了半天始终是想不明白,如此恐怖的家伙怎么会落到这般田地,那德行貌似也太惨了一点吧……究竟是谁这么的牛叉,居然能够将不可一世的天魔打到这种地步?几乎就是打残打废打零碎了!

        真真是太令人佩服了……这九重天世界居然会有如此神人?……“咱们往前多紧赶两步;也许天魔就是在前面受伤的呢,若有可能,会会那些干倒天魔的大能才是正经。”舞绝城眼神中有浓浓的兴趣。

        之所以用“那些”是因为天魔实在是太过强横,断非一人之力可与之周旋,更遑论将之伤残至此!

        “好!”楚乐儿忙不迭的点头,小丫头自然对灭魔英雄很感兴趣。

        师徒二人加快了脚步,就如同两股清风,迅速消失在大路之上。

        ……战场上,尽是满眼的狼藉。

        一开始谈昙等人制造的混乱,足足千丈方圆,宛若一个大坑。

        楚阳等一干人虽然都服下了灵药,却也只是勉强能动而已,毕竟这次所受的伤太严重了一点,所有人尽都原地盘膝打坐,恢复实力,运功疗伤。三星圣族七个人,有六个人都是浑身的伤,还有一个谈昙在昏迷之中。

        与天魔一战,参战的所有人付出的代价都很不小。

        尤其是古一鼓与另一位长老,这俩人虽然得以服用完整版的九重丹之助,保全性命,肉身的创伤也已渐渐恢复,痊愈可期,但,身上沾染的天魔魔气,却是无法驱除的。

        这天魔魔气一旦沾身,可谓麻烦无比,修为不高、定力不够之人,入魔之日不远,就算如古一鼓修为高深者,也要被魔气不断滋扰,一旦心性不定,仍有被魔化的危险,对此,就算是楚阳,也是无能为力。

        总算天无绝人之路,楚阳对魔气没办法,并不等于没有人有办法,比如谈昙,三星圣王!

        谈昙本身乃是无上魔体,乃属至魔之身,天魔魔气对于一般人是天大的麻烦,对谈昙而言,却是一种很有营养的滋补品。

        所以,只要等谈昙醒来,用秘法吸取就可确保万事大吉了。

        大伙尽都盘坐运功,争分夺秒的恢复自身实力。现在可是在荒郊野外,属于四不靠地带。众人又都处于空前的绝对虚弱时期……若是恢复实力之前,有执法者方面的高手经过这里……那可真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连九劫剑主带三星圣族一网打尽了……若是被人走了那样的狗屎运,众人绝对是死不瞑目啊……大家心头都有这样的紧迫感。

        众人之中,以楚阳目前状态最好,潜心运功恢复元气之余,刻意将自身神识放出,留意周遭动静,为众人护法,避免意外发生!

        不过这玩意儿真的很邪门,就如那句老话说的——好的不灵坏的灵。

        就在众人提心吊胆兼且拼命恢复的时候;突然间一阵破风声响起,远方一道黑影迅速的赶来,速度快如风催。

        一个人背负双手,一头长发披散在两边,悠悠而来。

        不疾不徐,悠闲潇洒。

        来人正是从中都返回的法尊!

        法尊之前察觉鬼剑魔刀两人在临死之前破去魔锢,宁可魂飞魄散,也不便宜自己,事实已成,也就没有再赶过去,而是选择直接折回。一边走一边斟酌事情,直到发现这边远远的尘土弥天,才顺路过来看看情况。

        当然,真正吸引他的却是这边居然隐隐有天魔的气息流溢,这让法尊大为诧异:什么人能够与这个魔头打成这样子?居然没被干掉?!

        法尊越来越近。

        楚阳目前神识可谓天下无双,至少是九重天之下无双无对,自然也察觉到了那有些熟悉的强大气息。嘴边不由露出一丝有些绝望的苦笑。

        这下子真完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