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五十二章 一步错,步步错!

第九百五十二章 一步错,步步错!

        法尊当然不是不想动手,但舞绝城的气势锁定始终没有放松过,反而有越来越强的趋势。现在的舞绝城,绝对是一座濒临爆发的火山。

        法尊沉默了许久,终于说道:“舞兄,你说,这世上为什么会有叛徒的出现?”

        舞绝城冷笑道:“这有什么希奇,天生的杂碎,一般都会成为叛徒!”

        “错!”法尊淡淡的一笑,道:“从来都不会有人心甘情愿的想要叛变……你不懂的。”他凄凉的笑了一声:“似你这等出身大世家的子弟,根本就不会懂。”

        舞绝城冷笑不绝:“是么?难道说背叛了自己的兄弟,还有道理了?居然还好意思振振有词?我倒要听听你的说法。”

        楚乐儿趁机施展元力包裹起楚阳等人,远远地躲到了一边去了,至少确保了舞绝城不再需要分心旁顾别的外务。

        法尊嘿嘿一笑,对楚乐儿的举动并不以为意,道:“舞兄,若是我说,当年的我并没有背叛,你又会如何?”

        舞绝城冷笑道:“你没有背叛?!难道是当年的我背叛了?又或者世人口中的背叛与你认知中的背叛,含义正好相反?”

        法尊对舞绝城一再的出言不逊不以为意,只是有些可惜的回身望了楚阳此刻所在的位置一眼,苦笑道:“机会一去不回,今日不能灭杀九劫剑主,恐怕此生难矣。”

        舞绝城哼了一声。

        “舞兄,我们都有相同的经历,经历过相同的背叛,为何你今日还要这么的维护于他?”法尊有些奇怪地问道:“难道,你在九劫剑主的身上,还报有什么……幻想?”

        舞绝城道:“这个不需要你来操心。你东拉西扯了这么久,现在又来玩挑拨离间的不入流伎俩,可说贼心不死,却就是不肯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到底是何用意?你明知道,我对什么最为在乎!”

        “你偷袭我,暗算我,我可以押后再与你算账,但这一次,你的兄弟又怎么得罪你了!混账东西,你给我解释明白!”

        法尊笑了笑:“舞兄,这种事,我也自知很难解释得清楚明白,更难得世人认可。而且我也很不明白舞兄你为何会对这件事如此的在意……但这件事压在我的心里,也已经数万年了。憋得真的够久,不吐不快,既然舞兄这么的有兴趣,那么我说说倒也无妨,我一吐心中憋闷,舞兄也可一释置疑。”

        “你说吧,我在听着呢。”舞绝城仍旧面沉如水,凛然杀机丝毫未减,始终锁定着法尊。

        法尊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且不说当年的九劫剑主君烈对我等如何,只说我另外的八个兄弟,那绝对是我一生之中,最最重要的兄弟,若有选择,只要能再与之相聚旦夕,这条性命又算什么?!”

        “当年的兄弟之情,就算在数万年后想起来,仍旧感慨万千,遑如昨日。”

        “我第五惆怅绝非薄情寡义之人,当年九劫兄弟一统天下,几乎所有谋划,尽是出自我手。我若是真有二心,相信九劫兄弟决计也走不到最后,这一节,不知舞兄你是否认同?”

        舞绝城道:“不错,九劫结义之中,有三个人是最为至关紧要的,第一自然是九劫剑主,其次便要数到智囊,第三则是九劫兄弟中除了剑主之外的第一人。”

        “天下升平之后,君烈阴谋算计,打算要将我等一干兄弟补天,成就他之伟业,当初我就想着,兄弟们之中,不管最终谁出去,只要出去了,就是胜利;但,若是我能出去,效果或者会更大一些;因为我通智谋,有筹划,关大局,最重要的一点,我足够冷静。”

        法尊道:“若是兄弟们就只能存活一个,那么,由我活着出来,最为有利!这么说,舞兄是否认可?”

        舞绝城再次干脆点头:“不错!历代九劫智囊从来都是当代有数智者,单以破坏力而言,未必就在九劫剑主之下!”

        “所以当初,我最终决定利用了弟兄们的神魂之力尽力一搏,结果就是,我出来了,苟延残喘直至今日。”

        法尊凄然一笑:“若是单从道理上来说,确实是我出来最好;从任何一方面来说,都是应该我活着,才能创造最大的价值。惟有从交情上来说,我凭什么?”

        “凭什么是我全身而退?其他兄弟尽都神魂俱灭,难道别人不该活着吗?”

        “这是什么道理?”

        “整整一万多年的时光,我的元灵就在山野间飘荡,什么事都做不成,每一天都在想我的兄弟。一开始还在不断说服自己,用各种理由说服自己,可是,骗人易,骗己难,人是最难骗过自己的,心中有愧就是心中有愧,这点,任何理由也不成之为理由。”

        “最终,我明白了一件事。一件我早就该明白,却始终不悟的事情。”

        “兄弟们之间,同生共死,乃是义气;即便因为什么阴谋算计一起死去,人生也可了无遗憾。但……所有人都死了,就只有你自己还活着,而且还是利用兄弟们临死之前的精神能量活着……这种愧疚,这种煎熬,你懂么?原来,最后活着的人,竟是最痛苦的!”

        法尊负手而谈,声音竟是格外的平静。

        舞绝城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口中一片苦涩。我不懂?我如何不懂?我当年难道没经历这个过程吗?

        充其量只是比你少了其中一个环节而已。

        “有了愧疚,有了煎熬,我就开始重新剖析自己:我活着出来,当时的情况,我到底是否有过自私呢!?”

        法尊苦笑着,道:“经过无数次的推翻我自己,我渐渐的发现,确认,我,是自私的!当年临死之时,那种‘我想活下来’的念头,我真的有,的确有。”

        “然后,我就更愧疚!更难受!”

        “被愧疚之心困扰的我,难以自处,甚至曾多次打算自爆元魂,一死了之,可是,是众兄弟以他们全部人的神魂换到了我的存活,我怎么可以随便就死,于是我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只要我能够再度得到身体,无论如何,我也可以为兄弟们的家眷做一些事情!做很多事情!无论什么事我都要做,来补偿!”

        “但等到我得到身体,并且修养到了自己可以掌控的时候,出来之后却发现,我兄弟的家族,已经全部都没有了!甚至连一个后人都找不到了!因为,时间不会停留,时间已经走过太多太多了!”

        “而最最讽刺的是,我建立的第五家族,竟是当时硕果仅存的一家!还是当时的九大家族之一。不过却也正在遭受九劫攻击,岌岌可危,随时可能覆灭。”

        “一来,那时候的我还只是初步掌控身体,神魂并不能真正与身体完美契合,也就不能发挥出很强的实力;二来……也是我心理作祟:兄弟们的后人都已经没了,我的后人却还在,凭什么?!”

        “我已经万分愧对他们了,只有我利用了他们的神魂力量活下来,凭什么又是只有我的后人还能继续存在?”

        “所以当初的战斗我并没有参与,我眼看着第五家族渐次没落;就只说了一句话,跟当时的九劫之一的诸葛说的,就是因为这一句话,让第五家族避免了完全覆灭的危机,成了诸葛家族的附庸。”

        “然后我开始了长达万多年位高权重的法尊生涯……”法尊苦笑:“我在灵魂游荡的那些年,无时无刻不再想着为兄弟们办事;但真正……却发现竟是无事可办的。既然如此,我当时出来是为了什么?”

        “我每享受一刻的位高权重,就感觉更加对不起兄弟们一分……兄弟们拼了命,就让我在这里享受位高权重荣华富贵么?”法尊唏嘘之极。

        舞绝城怒道:“既然你都感觉对不起了,那你隐居也行啊,不做法尊还不行么?你连这点选择都没做,还不承认是你利欲熏心,背情负义?!”

        法尊苦笑一声:“利欲熏心?背情负义?时间长了以后,我越来越愧疚,终于开始想要不做这个法尊了,也免得受那么多的内心折磨……”

        舞绝城道:“对啊!就是不该当什么法尊!”

        “可是……反正已经对不起那么多年了;若是此时放弃,不仅这么多年的愧疚白白的忍受了,还要连位高权重也没了?”法尊叹息。

        “你……混蛋!”舞绝城顿时无语。

        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等奇葩一般的演变,真被自己说中了,权欲真的可以侵蚀人心,竟连当日的九劫智囊也无能例外。

        法尊苦笑:“我自己也知道的做法很混蛋,甚至想一想都不应该;但,究其理由,其实就只有三点:一来,破罐子破摔,二来,权势的侵蚀;心态的逐渐变化;三来……他们已经死了。而且已经死了数万年,这已是既定的事实……我再坚持,又有什么用?又有什么意义!?”

        “以至于,我就这么一步步的走下去,最终……积重难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