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五十四章 不能退步不能前!

第九百五十四章 不能退步不能前!

        法尊突然上前几步,失去了所有理智的他,竟然不管不顾的一把抓住了舞绝城的衣襟,空门大开,完全没有半点防御,只是咬牙切齿的问道:“你说,我……怎么!还能!回头!?!”

        “我如何还能回头!”

        “我还有什么脸面回头!”

        “我是谁?!”

        “我是什么?!我以前是什么?我现在是什么?!”

        舞绝城修为全身贯注充盈,随时都能反击,他甚至有把握可以在重创法尊之余,自己全身而退,但却始终没有动作,只是任由法尊揪着自己衣领在那里吼叫。

        “我不是人了,我是魔了,其实我早就不是人,我为了私欲杀了多少人?我杀了多少好人?”法尊对着舞绝城怒吼:“你知道么?你比我好啊,你他妈的出来之后就被我陷害了,还没来得及造孽呢,你他妈的多么轻松!可是我呢!我怎么办?”

        “我这么多年的筹划是为了什么?有什么意义?!”

        “我在执法者总部明着暗着杀了多少反对我的人?那些人,有哪一个不是曾经的英雄好汉?有哪一个不是满身正义的豪杰志士?又有哪一个不是胸怀磊落的执法江湖?可是我要报复九劫剑主,他们拦阻我,我就杀了!”

        “这一次,我不但心已成魔。连身都成了天魔,变成彻头彻尾的魔;执法者的所有高层被我一网打尽!这些人,往昔哪一个不是天下景仰的英雄?”

        “就是这些英雄,全部被我魔化了!被我给魔化了!我造了多大孽?我还可以回头?!”

        “在我坏事做绝之后,你们却在这个时候告诉我,我错了!我的兄弟们都还活着,我的大哥是为了我们好,一切都是我自己的误会!……哈哈哈……呵呵呵,呜呜呜……”

        法尊仰天长啸,泪水滚滚而下:“苍天啊!你这是为什么啊?这是为什么啊?这是为什么啊???”

        这是为什么?

        这一刻,纵然为敌,但顾独行等人还是情不自禁的为他感到难过;想到法尊一生,就这么在阴差阳错之中,一步一步误入歧途,再也没有回头路。

        却在最后不能回头的时刻知道了所有真相那种凄凉……一时间心中感叹,听到法尊这等天下枭雄,绝顶强者此刻那悲痛心酸至极的痛哭,几乎欲要同声一哭。

        这等强者,第一权势,巅峰至尊,更是曾经传说中的九劫英雄;哪怕是粉身碎骨,也未必能让他皱皱眉头。哪怕是穷途末路,也未必能让他脸上动容,哪怕是魂飞魄散,也未必能当众失态!

        但此刻,却在当众大哭!

        毫无形象的大哭。

        这其中的滋味,又有几人能够领会?

        法尊绝望的放开揪着舞绝城衣襟的手,怔怔的僵硬退后,两手依然伸着,却是在剧烈的颤抖,突然仰天大叫:“原来,我数万年以来的坚持,就只是一个误会,一个笑话!”

        “我切齿痛恨的人,其实是对我最好的人,不惜牺牲所有,想要成就我的人!我的自私,损害了兄弟们的力量,间接破坏了大哥的牺牲!我的所有筹谋,变得毫无意义,甚至是伤害、是破坏、是毁灭!这就是我做的,我的初心?我的回头?可以么?可能吗?”

        法尊惨笑连连。

        身上的魔雾邪氛越来越显浓郁。

        舞绝城静静地看着他,道:“还不晚,你还有回头的机会,只要你还有心,还有一颗人心,就可以回头!”

        “不!”法尊凄然摇头:“我没机会了……我没机会了……我已经回不了头。”

        “我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做绝了,我那里还有人心?我回不了头了,注定回不了头了……”

        法尊呵呵呵的笑着,突然猛的转身,疯狂的吼道:“九劫剑主楚阳!你出来,亮出你的九劫剑来!”

        楚阳刚刚从昏迷之中醒转,就看到了楚乐儿和莫轻舞,两女满心满眼的关注着自己,同时清晰地感受到整具身体中至极的痛苦、极致的麻痒,还有丹田中大量复苏的元气,以上种种迹象,说明自己又吃下了九重丹,而且是完整版的九重丹。

        只是不知道是楚乐儿给的,还是莫轻舞给的。

        正要开口说话,安抚一下面前的两个小萝莉,就听见一声大吼如同霹雳雷震:“九劫剑主楚阳!你出来,亮出你的九劫剑来!”

        勉强抬头看去,却见法尊就在自己面前不远处,一袭黑袍猎猎飞舞,满头长发凌空飘乱,惟有眸子中的神色有些癫狂地盯着自己。

        楚阳心下不由一怔,法尊乃是当世有数智者,最是冷静沉稳,如此状况本绝不该出现在他身上,如今却有此变化,那么结果就有一个,唯一的一个,转头看去,舞绝城对自己轻轻的点了点头。

        得到确认的楚阳心念一动,九劫剑一声剑鸣,突然出现在半空中。

        仍旧散发着熠熠的光辉。

        就这么在空中,一把剑孑然而立。

        法尊狂乱的情绪顿时变得犹如冰雪般平静,曾经的智者在这一瞬间回来了。

        但他仍旧没有任何的动作,就这么站着,抬着头,痴痴地看着空中的九劫剑,眼中神色变幻万千。

        可以清楚的看出来,曾经多少回忆,就在这一瞬间再历心路,多少往昔,在心底流淌而过;那同生共死的兄弟,那义气深重的老大,那峥嵘的铁血岁月,那逝去的流水年华……剑光闪亮,似乎是曾经的老大秦方双目熠熠的在看着自己。

        九劫剑一如以往!

        老大,你在哪里?你可知道我……已经恨了你这么多年?

        我错了……我想要向你忏悔,可是你……在哪里?

        法尊的眼中,渐渐地有泪凝聚,闪闪发光。然后就静静的顺着眼角,流淌下来,滴滴落在地上,溅起淡淡的粉尘。

        他挺立着,看着半空中的九劫剑,慢慢的,原本站得直直的身子就一点点的佝偻了下来。一瞬间,似乎老了几千岁,连腰都没办法再直起来。

        “沧桑变后话当年,兄弟情深海无边;梦里依稀长欢饮;惊起对坐月凄寒;九州聚铁尽铸错,惆怅一世怎能言?

        手上累累英雄血,脚下步步侠骨关;切齿痛恨苍天误,恶梦一场铸兄冤;一身罪孽天难赎,两手血腥梦魂惭;辜负兄弟辜负泪,难对兄长难对天;满心愧悔满心苦,不能退步不能前;哈哈哈哈……”

        法尊长声吟哦,长歌当哭,声音悲戚,几有生不如死之感。

        他一路吟哦到这里,突然沙哑的放声大笑,笑声却比痛哭还要凄惨得太多太多。

        然后他一声嚎啕,突然跪下,对着九劫剑,重重的磕下头去:“对不起!大哥,我对不起你!我第五惆怅,对不起你!”

        “兄弟们,对不起!”

        “对不起!”法尊一跃而起,仰天长啸:“是我错了!可我已注定无法回头!天意弄人,我……我该怎么办?!”

        “苍天!你若当真有眼,如何要这般的作弄于我!”

        “为何这般作弄我!!!”

        法尊仰天痛呼,几乎疯狂。

        之前还心心念念,口口声声说什么天意归吾的法尊,现在却在尽一切心力,痛斥苍天的不公!

        真的天意弄人吗?

        舞绝城在一边,也几乎要流下泪来。他绝对是最最理解法尊的一个,因为他,几乎也走上了法尊的路。

        所幸的是,他在一开始就停住错误的前行之路,而阻止他走下去的,居然刚好就是法尊,只是,他真的已经不在恨法尊当日的偷袭了,若无当日的偷袭,今时今日,或者又将多一个痛斥天意弄人的可怜人!

        从这一点上来说,法尊,竟然是舞绝城最大的恩人!!

        但阻止他错下去的法尊,却已经注定再也无法回头了。

        从一个盖世英雄,到一个绝世枭雄,再到一个窃世奸雄,最后再蜕变为一个祸世魔头!法尊一步步走来,一步步的积重难返,终于到了今时今日,再也无力回天的时候,却得知了真相。

        这是何等的残忍,又是何等的无奈。

        一步步走来,令人感慨:若是没有冥冥中的天意指引,就这么一步步走到现在……也实在是匪夷所思了。

        法尊仰天怒吼之后,整个人就那么安静了下来,静静地,犹如死人一般的站立着。

        一时间,众人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然后法尊沉静的转过身,面对舞绝城:“舞兄,多谢告之,哈哈哈,当日的偷袭,舞兄该恨我,还是该感谢我!”

        他在这时候,竟然还能笑了出来。只是,他对舞绝城说话,说起当年的偷袭之事,口气中却是充满了浓浓的羡慕。

        彼此一样,舞绝城可以回头,可以回去,只要有机会,还能再进入原来的集体,但是自己呢?纵然兄弟们还接受,纵然大哥不在意,纵然……但自己还怎么回去?

        还有什么脸面回去?更何况是带着自己的半魔之身回去?

        “你……”舞绝城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说什么也是不合适的。

        “这条路,我还要走下去!我无法回头了!”法尊深深吸气,面无表情,道:“楚剑主,天鼎盛会,便是你我最终决战之时!你若艺不如人,莫要怪我心狠手辣!我胜,即是天意归吾,你胜,九劫再谱新篇!”

        “诸位,天鼎盛会,一战决绝吧!”

        “生也罢!死也罢!就让我错到底吧!””

        法尊一声长啸,飞身而起,在空中划作滚滚魔雾,竟然就这么不管不顾而去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