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五十五章 何去何从?

第九百五十五章 何去何从?

        随着法尊离去,空中噗噗噗轻微的声音响起。

        顺着法尊离去的方向,一滴滴的水珠从空中落下,在阳光下晶莹的一闪,就滴进土中,众人知道,这是法尊的泪。

        可见这位一代智囊,已经再也无法掌控自己的情绪。如此快速的飞掠之中,竟然依然有这么多的泪水落下……众人面面相觑,尽都是一阵压抑的无言。

        大家都没有拦阻。也没有想到拦阻。

        “为什么他已经知道了真相,却还是不肯回头?”纪墨有些愤怒的说道:“既然明知道自己错了,也了解到当年的事情乃是一件误会,为什么还不回头?难道私欲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当年的兄弟难道就不想念他么?他不回头,让他的兄弟们情何以堪!”

        “回头?他怎么回头?还能怎么回头?”顾独行冷冷道:“执法者,曾经执法天下、名动九重天的各路英雄,有一个算几个,基本都已经毁在了他的手里;他已经完完全全的毁掉了执法者的根基,整个九重天大陆,将因为他的这一次作为陷入恒久的乱世之中。”

        “执法者这些年来因为法尊的关系,虽然已经有些腐坏了,但失去了执法者的制约,这片大陆将比原来混乱一万倍,甚至更多。”

        “纵然他现在悔悟回头,也已经无济于事。他所造成的影响,已经形成定局,甚至就算他临阵反转,也已经没有多大意义,反而可能遗祸更大更深远。”

        顾独行深深叹气:“事实上,如法尊这样的一世豪雄、绝代智者,自有他的想法。他如今执迷不悔下去,或者才是真正的悔悟。若是他于此时此刻幡然悔悟,弄个以死谢罪什么的……那么这整片天下,才是真的完了呢……”

        “你到底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就没听明白呢?不管了,你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吧?”罗克敌完全的不解了:“以后还需要殊死搏斗么?”

        楚阳呛咳着说道:“当然,法尊刚才说得很明白。他知道错了是一回事,但他已经无法回头,所以战斗还是要继续下去。若是他能杀我们,绝不会手下留情,反过来也是一样!所以前路依然崎岖,满路血腥依旧,大家仍需努力!”

        纪墨和罗克敌等人还是有些似懂非懂的样子。

        但相同的是,对于法尊这样的一世英雄,曾经的九劫传说之一,落到今时今日的这般局面,却是人人心中都在感叹,唏嘘不已。

        “幸亏是法尊遭遇到这样的事。若是我,恐怕此刻唯一的选择,就是让自己赶紧的形神俱灭,一死了之了……”谢丹琼庆幸的说道。

        所有兄弟在听到谢丹琼这句话之后,联想到法尊的所有遭遇,再想一想这事情若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竟然都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同意的点了点头。

        这样子再活下去,也实实在在的就是生不如死了……“我们回去中都吧,大战既然在所难免,就全力以赴吧!”楚阳说道。

        莫轻舞将楚阳抱了起来,小小的身子,拥抱着楚阳高大雄壮的身体,显得那样的不协调,她却死也不肯放手,只是小心地托着。

        众兄弟一步步离开,走出好远,仍旧忍不住回头。

        法尊临去时,那充满无奈悲凉的咆哮,似乎依然在回荡。

        舞绝城走在最后,怅然站立良久,才轻声说道:“第五惆怅,谢谢你!”

        他是谢法尊当时对自己的偷袭。自己曾经多么痛恨他的偷袭……但现在却发现,若是没有那一次的偷袭,自己重伤,恐怕自己的现在,比起法尊……也不会强到哪里去……世事之奇妙,简直是匪夷所思…………另一边,法尊一路疾驰,向着执法者秘密集会的地方赶回去。

        只是这一路上,很是平静,就是很平静,如果是之前,法尊绝对会想很多很多的事情,比如阴谋算计谁谁,比如盘算如何提升自身修为,又比如……之所以会平静,只因为法尊此刻脑海中就只有一片空白。

        或者说一片空白不太合适,因为在法尊心底,始终有一个惊雷阵阵的声音在呼唤。

        “惆怅!惆怅!”

        “惆怅!这里你看这样怎么样?”

        “惆怅,你觉得呢?”

        “惆怅,你在哪里?”

        ……“五哥,你现在在哪呢?”

        “五哥,你怎么还不来啊。”

        “五哥,大伙都在等你!”

        “五弟,你现在怎么样?”

        “五弟,赶紧回来吧。”

        ……兄弟们的声音似乎在不断的响起,法尊一声嚎啕,掩面而奔。将自己的脸,紧紧地捂住!

        法尊捂住脸,哽咽疾奔。

        兄弟们的面容就在眼前飘闪,一些面貌,数万年过去本以为已经模糊,但现在,却是无比的清晰。甚至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是一如以往。

        他们在呼唤我,他们在叫我。

        但我只有掩面而走。

        我也想你们;可我已经不能,已经不配。

        法尊一路迎风奔驰,强行忍住心中的无尽酸涩,却还是感到一阵阵的哽咽难言;迎面而来的呼啸狂风,早已将刚刚溢出眼眶的水雾瞬时风干。

        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只感觉心中忽如一团火在烧,忽如一片冰冰冷。

        若是人生难免悲剧,那么,我这一生又算什么?算是悲剧吗?又或者是一出闹剧!

        有我自导自演,自以为是,自行其事的闹剧!弄拧了一切,只以为谁都欠我的,结果,是我才是最大的负债者。

        谁的,我都欠!

        法尊心中蓦然升起一种荒谬到了极点的感觉,一时间,竟然想要仰天大笑,又想仰天大叫,又或者是对天怒骂。控诉天意弄人,天道不公?!

        一时间仿佛想要杀尽天下人,寸草不留,生灵尽绝;一时间又想要毁灭自己,魂飞魄散,万劫不复。

        “原来一切竟都是错误!”

        “原来错得最厉害的那个其实是我自己,从一开始的自私自利,然后利欲熏心,愈陷愈深,到现在的天地难容,回头无路……”

        “满心愧悔满心苦,不能退步不能前……呵呵,第五惆怅,你到底该何去何从?……”

        “第五惆怅,你当年也曾是天下景仰,也是万众瞩目的英雄!九重天大陆的英雄传说,也有你一席之地。煊赫千古的九劫威名,也有你的荣耀;数万年前颠覆九重天,身为九劫智囊的你,主导全局,全部经过你的筹谋,才有了那一次的兄弟并肩统一九重天。”

        “如今,你已然变成了什么样子?”

        “如今的法尊,还是往昔的第五惆怅吗?还是当日的九劫智囊吗?”

        第五惆怅?法尊?九劫智囊?天魔种子?

        英雄?!魔鬼?!祸胎?!

        我该何去何从?何去何从?何去何从啊……法尊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炸裂了……法尊在树林外突兀止步,仰天无言,脸上尽是一片惘然。真正的不能退步不能前啊……一时间的无法抉择,一瞬间的前后无路,一刹那的进退不得!

        “法尊大人!”在树林外警戒的两位执法者高手从隐身处走出来行礼。

        法尊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地、长长的吐出,迅速的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淡淡的道:“那个人,回来了么?”

        两位守卫道:“已经回来了,不过……似是受伤很重。现在正在让人到处找法尊大人过去呢。”

        法尊脸上表情无喜无怒,只是淡淡点点头:“我知道了。”

        身子一飘,进入了密林内中。

        才一进入,就已清晰感觉到一阵零散的魔气,在微弱的升腾四溢,隐隐竟有一股随时都会溃散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是古怪,就算是当日初遇身负重创之时的天魔,貌似也没凄惨到这个份上,看来此次天魔所负之伤果然严重到了极点,足堪致命的地步,尤在当日之上!

        法尊阴沉着脸走了过去。

        一声又一声强自压抑的微弱呻吟,几近不间断地从里面传出来。只听到这声音就可以想象,这个发出呻吟的人,痛苦已经到了何种地步。

        “你回来了?你总算回来了!”天魔的声音虚弱之极:“快些过来,快过来啊。”

        法尊眼光一闪,身影已消失在当地。

        瞬间进入中间的屋子,用手在墙上某处一转,随即出现一间密室门户。法尊闪身而入。

        墙壁在身后,慢慢的合拢。

        “快……”天魔萎顿在秘室里面,整个身体几乎已经萎缩了。不断地有魔气从他身上流溢出来,消失在空中。

        随着魔气渐次流溢,他的气息也就更加的弱了。现在居然已经如同风中残烛一般,奄奄一息,随时可能玩完。

        之前又是重伤,又是天下仅有的奇毒,现在的天魔,真正连移动一下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能够回到这里,已经很侥幸了,如果没有法尊这个最后指望,真的就只有等死一条路了。

        “快点,马上给我准备几个至尊以上的雏魔之魂,越多越好,不要太强的,就要二三品至尊的雏魔之魂先固本培元……”

        天魔虚弱的道:“再得不到补充,我就要烟消云散了,快点去准备,快啊……”

        “以大人之实力,怎地会受伤如此之重的伤势?”法尊皱着眉缓缓问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