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五十七章 若君是我

第九百五十七章 若君是我

        楚阳等人回到住宿的地方的时候,唯一留守的莫天机已经等得望眼欲穿了。

        莫天机之前使用禁忌秘法“传心”之术虽然有九重丹襄助,不致留下暗伤,甚至可以在数日间复原,但在最近这几天里仍要元气大伤,自身动手能力大幅度减弱,不过莫天机始终是智囊身份,若是连他都要动手拼命的话,形势只怕就真到极度危险的危局之中了.

        这也是莫天机留守的最大主因,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楚阳这次驰援谈昙一行人,还真的落到一次极度危险的危局之中,这却是莫天机始料不及的事情!

        这一路上,没有了外敌的干扰,九重丹不断的发挥强大效用;楚阳的伤势自然处于不断好转的状态之中;连古一鼓等人,虽然还能说大好,却也都多少恢复了一点行动能力。

        当然,这些个重伤员还是得由顾独行等人背着,貌似要不是顾独行等人赶来,舞绝城、楚乐儿貌似还真没办法把这么一大票人一股脑的带回去,高手再高也就两只手,这可是有七八个大活人,还都是大男人,怎么弄!?

        仍处于深度昏迷状态之中的谈昙被顾独行犹如背麻袋一般背在身上,若是这会谈昙醒着,没准就会掐死顾独行:这家伙居然将他头朝下搭在肩膀上,两条腿搭在前面,就只抱住小腿部分,一路飞奔疾驰。

        行动中,谈昙的身子就摇来晃去,那颗脑袋不断地碰撞在顾独行屁股上,一碰再碰,再三再四的亲密接触……对于本族圣王被某人如此虐待,古一鼓等人自然都是冲冲大怒,一路喋喋不休的指责,抱怨,等到恢复了一些元气之后,更直接展开谩骂。

        纪墨与罗克敌等人尽都是心中不爽,等到看这几个老头已经能中气十足的骂人,十分干脆地也是往身上一搭,背麻袋的姿势与顾独行完全相同,照搬还不简单吗?!

        你们不是不乐意吗?索性让你们跟你们圣王一个待遇吧。一头羊是赶,一群羊也是放。

        瞬时之间,一路上骂声震天,当真是走一路,骂一路。

        谈昙被这样背着还算幸运的,因为现在的他正处于深度昏迷之中,根本全没感觉。但古一鼓等人却是悲催万分——神智完全清醒的他们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脸、自己的鼻子、自己的嘴唇不断的,一次又一次、一下又一下的撞在背着自己的家伙的屁股上……噗噗噗……更加让人受不了的,古一鼓实在无法忍受,纪墨背着自己,为了达到相同效果,居然只抓住脚腕,自己的鼻子接连不断地碰在这货的屁股上。

        有时候还能很凑巧的感到陷进一个沟里……古一鼓伤势才刚好一点,差点没被恶心得再次晕过去……这货实在太恶劣了!能不能再恶劣一点?!

        能木能?!

        事实证明,能!

        等到终于回客栈门口停下的当口,其中一位三星圣族长老从罗克敌背上下来,不顾自己伤势沉重,不管不顾、痛不欲生的扑上去与罗克敌拼命。

        状态十足的罗克敌完全不敢放对,径自抱头鼠窜,眨眼间无影无踪。

        这个结果令大家瞠目结舌!

        到底咋了?

        那位长老的大骂声响彻了整间客栈;连在里面坐镇的莫天机也都感到莫名其妙。但问他究竟咋了,却始终是面红耳赤的不肯说,反正翻来覆去就只有一句话:“我跟这个今天背着我的小子势不两立,不共戴天,有我没他!”

        及至后来,罗克敌终于鬼鬼祟祟回来了,众人严刑逼供之下,才知道两人为啥有那么的仇:原来是罗克敌在以那种姿势背着这位长老的时候,恰恰在一个那长老的嘴巴与罗克敌的屁股‘亲密碰撞’的时刻,罗二爷居然很凑巧地放了一个屁……尽管罗克敌再三的声明:绝不是有意的!

        但却没有一个人相信。

        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众人正围在一个大桌上吃饭;楚阳等人顿时将嘴里的饭汤统统喷了出来,连声咳嗽,笑得直接岔了气……这是由罗克敌创造的一项新记录,可以令多位当世有数高手,九品至尊强者,在几乎同一时间受伤——虽然只是岔气,但岔气也是受伤不是,还是内伤的一种呢!

        至于受伤最严重却还不是这些人,在场可还有莫轻舞、楚乐儿和墨泪儿等三位女士,这三位女士尽都是皱着眉头,恨恨的盯着罗克敌,再无食欲可言,隐隐感到一阵阵的反胃……“罗克敌……这位长老与你势不两立、不共戴天还真是有原因的……啊哈哈哈……”纪墨一句话之后,哈哈大笑,但紧接着另一句话就让古一鼓当场掀了桌子:“为啥我当时就没想到放个屁呢,失策啊失策……”

        众人在下面胡闹不再累述。

        楚阳与莫天机这两人在上面房间中商量事情。

        听着楚阳带着嗟叹,将这次事件的过程很详细的说了一遍,莫天机深深的沉思了起来。

        然后莫天机突然叹了口气,道:“法尊可说是九重天第一可怜人了,可恨之人果然有值得可怜之处。”

        楚阳表示同意。“其实我刚才沉思,实则是在思考一个问题,若是我遇到了法尊同样的事,我会怎么办,怎么选择?若是将角色转换成你,你又会如何做?若是独行他们,结果又会如何?”莫天机轻轻一笑:“楚阳,你说呢?”

        楚阳苦笑:“你……差不多吧,差不多和他做一样的选择。”

        莫天机分明没有将这个话题当做是说笑,反而很认真的思量起来,道:“别人或者会不明白,又或者是不理解、不认可,但我们作为九劫中人却是应该明白,可以理解,表示认可的。若是我们的兄弟被人伤害了,我们又会如何反应?”

        “若是将天下与兄弟让你选一样,且只能选一样,你又会怎么选择?”

        莫天机呵呵一笑:“更何况法尊当时面对的情况是八个兄弟一起死……就等于我和独行他们一样,他们八个人都被人害死了……我会怎么办?若是将法尊换成独行,结果又会如何?”

        楚阳平和的神情蓦地严肃起来。

        “若是你是法尊,我们兄弟都被人害死……那么,你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报仇的,这个代价,哪怕是站到天下苍生的对立面上,你也不会回头。若你最终知道是个误会,那你又会想尽办法去弥补……纵然悲苦,可你会撑着,你会背着,一路坚持下去。你就是一个这样的人。”莫天机看着楚阳。

        楚阳心中一阵触动,默默点头,纵观两世,莫天机才是最了解楚阳的人,莫天机了解楚阳的程度,还要胜过莫轻舞、孟超然、谈昙,甚至楚阳自己。

        “若是独行,到了最后法尊的这一步,他会很干脆的隐退,不知所踪。一世孤独。”

        “若是谢丹琼和傲邪云,他们会努力的活下去,跟你的选择应该差不多,是尽一切努力去补偿;但,他们还会尝试寻找我们。”

        “若是董无伤和芮不通,他俩人估计什么都不会做,只会很干脆的自杀,不面对这一切,最简单,却也是痛苦最少的做法。”

        “至于纪墨和罗克敌,他们不会选自杀,但若是最终落到法尊这种地步,疯掉是他们唯一的结局……”

        “最后,是我……”莫天机深深沉思:“我一开始的选择,估计会与法尊相同;一步步走来,变化也会差不多。甚至最后的结局……恐怕我也会选择,法尊现在的做法。大家都是用脑袋混饭的人,想法真的差不多。”

        莫天机摇头苦笑:“说到底,我与法尊,始终是同一个类型的人。只不过,我比他要幸运,幸运得太多太多了,至少,不需要做那种该死的选择。”

        楚阳长长舒了一口气,并未开口说话,心底却是无限认同。

        想起前世,莫天机为了莫轻舞向自己报复,那真是决死的手段……若是从根源上来说,与现在法尊的做法,又有何不同?

        “所以,法尊骨子里仍不愧是个汉子,只是权欲迷人眼,腐蚀了一位英雄。”莫天机给出结论。

        楚阳点点头:“不错,确实可惜……但他最终还是要死的。”

        “是的,我们非杀他不可!”莫天机也有些怅然:“唯有死在我们手里,才是法尊真正的解脱。这已非是天意弄人,而是时势之变,他惟有用死才能解决眼前一切争端变故,也惟有死在我等手上,才能得到真正的解脱!”

        两人彼此对望一眼,均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复杂慨叹。

        “一生交友,若是能找到法尊这样的朋友,其实也是一种幸运!绝大的幸运!”楚阳长身而起,缓缓踱步到窗前,慢慢的说道。

        “是的,为兄弟报仇,倾尽天下又何如?杀戮苍生又如何?”莫天机声音中有赞赏:“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如山恶果,如海罪孽,却是个性情中人啊……”

        “这样的话,我们经常说;也经常这样想;所以是义气。”莫天机口气有些感伤:“但法尊却真实的这样做了……就成了罪孽!时势更迭,不外如是!”

        楚阳缓缓点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