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章,前进后退都只有一条路

第九百六十章,前进后退都只有一条路

        法尊麾下执法者的疯狂行径,第五轻柔在密室就已经听说了。

        但听说是一回事,却远远没有亲眼看到这样的直观,强烈。

        这些人,可都不是一般人啊,随便一个都最少也是皇级层次以上高手;皇级高手……在自己与楚阳曾经交战的下三天,出现一个都是可以确定朝堂兴衰的角色。

        但在这里,却就像是一棵又一棵朽坏了的大白菜,被随意的杀,随意的扔,随意的丢弃……这些所谓高手的性命,在这个烽火连天的上三天大陆,已经变得低贱有如草芥了!

        “或许正如刚才所说,天魔浩劫,末日灭世之战来临了。”楚阳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这一刻,楚阳心中不禁有些后悔。

        当日,舞绝城曾经问过自己,要不要将当年的事说给法尊听。

        楚阳虽然有明确的阻止;却也并没有真正很严格的制止,说过就算。

        而且当时也只是担心舞绝城的安危,会不会被骗,并没有真正考虑过法尊的态度,已经可能发生的变故。

        若是早知如此,那么,楚阳宁可将这个秘密永远烂在肚子里。

        如今,舞绝城一个冲口而出,法尊得知了真相之后,竟然被刺激成了这副摸样。就因为这件事情的极度刺激,法尊居然毫无征兆的就发动了灭世之战!

        末日浩劫啊!

        楚阳心中一声长叹。

        这是第五惆怅在发泄,也是他在做最后的大动作。

        这样的竭斯底里,这样的丧心病狂,这样的……但无可否认的是;这其中,有一种很微妙的意味:他其实在帮自己,帮九劫,帮九劫尽速完成新旧时代的更替!

        这一点,是楚阳无法否认的。

        但这样的帮,让楚阳的心都在颤栗!

        或许,他在用这样的方式,来宣告第五惆怅的完全毁灭;也是在用这种方式,来追忆他的兄弟们?又或者,是在补偿自己这一万多年里,对九劫的亏欠?

        毕竟,现在九劫剑主举目天下皆敌,举步为艰的局面,正是法尊处心积虑造成的。

        连九劫剑主的最大臂助——执法者,也被法尊搞成了最大的敌人。

        若是现在再次的改变,又称为帮助九劫剑主……这样的自打嘴巴的事情,法尊绝不会做!所以他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而法尊如今,利用执法者,不计代价,不计后果的消灭九大家族的所有有生力量,正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到最后,结果最大可能就是两败俱伤,纵然执法者一方最终能够侥幸胜利,也是损失惨重。

        到了最后,法尊方面的执法者,必然会在法尊的一意孤行之下,与楚阳和九劫展开正面决战——最终全数崩毁,在楚阳这个九劫剑主手中!

        甚至包括法尊自己。

        这就是法尊最后的疯狂:灭世之战!

        我一手将这世界的秩序建立起来,一手树立起如斯庞大的势力,意图与九劫剑主放对。

        但我发现其实是我错了,那么,我就自己毁灭我构建的一切!不管我要杀多少人,也不管这些人无辜还是罪有应得……那些跟我没关系。我只是要做我自己的事,我只要最终结果如我心意!

        这个骄傲到了极点的一代智囊,所有的计划!

        自古至今,绵延十数万年,执法者一方的力量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强大。

        执法者,本就是稳定九重天权势的霸权机器,在法尊这位一代智囊的睿智领导下,这一万年里更是发展迅速。

        不仅执法堂口增加了数十倍之多;而且还顺势发展出来了执法者血酬这个强力的杀手组织:这些人长年累月靠着花红过日子已经形成了习惯,为了生存而形成的习惯。

        执法者方面一旦给出命令,悬赏,那么他们就会下意识的去执行。

        因为不执行,就没有饭吃,没有住处,没有修炼资源,没有……总之没有生存的一切需求!

        千万不要小看了这股力量,这股力量的隐秘和强大,绝对是任何人都无法忽略的。

        有很多九大家族所属的人,前一天还在与某个朋友吃饭;但后一天,执法者血酬悬赏发布之后,自己的脑袋就被这位朋友挂在了腰带上前去领赏,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太意外了。

        “太突然了,太意外了。”第五轻柔神色复杂而震惊:“法尊这样的行动,等于已经完全的灭绝人性,丧尽天良,彻头彻尾的丧心病狂了!这是要将九重天大陆这十万多年武学基础毁于一旦啊!”

        楚阳苦笑,若非事实正是如此,自己一干人何必花费如此气力搜寻法尊下落!?

        “不错,法尊这一次的做法委实是丧心病狂,让我们实在是很被动。”白影一闪,莫天机出现在两人身后,俊逸的脸上,一片苦笑。

        “这一次找第五兄,就是打算商量一下;我们之前虽然有联手的意想明,却远远没有到联手的时刻,但这一次,却必须是双方联手了,联手抵制法尊。要不然,九重天真的会被他完全毁掉了!”

        莫天机摇头苦笑:“不愧是当年的九劫智囊,这一手行动,当真毒辣之极!我们不管如何应对,只怕都是在法尊的设想之中,无论如何反应,对他来说都是配合也说不定。所以,真正很难办。”

        第五轻柔当然一眼就认出来莫天机这位当代的九劫军师。

        然而两人却连寒暄都来不及,就同时皱起了眉头。

        楚阳,莫天机,第五轻柔。

        若是让别人看到,想必是发了疯也不会相信,这三个人居然会有朝一日聚在一起商量事情,而且还要一筹莫展……这简直就是见鬼了……这三个人联合在一切,研究对付一个人,却还要近乎束手无策,简直比见鬼还稀罕!

        可是这稀罕事就这么发生了,发生得近乎全无先兆!

        先前,莫天机曾经换位思考,将自己放在法尊的位置上来说话,但得出的结论,就是如此。与法尊现在的行为,直接完全一摸一样:灭世!

        既然我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那我别无选择!既然我错了,那就让我错的更加的彻底一些!让所有的罪孽,通通都归罪在我自己身上吧!

        让我万劫不复吧!!

        莫天机的这种推测,在跟楚阳初次说出来的时候,楚阳冷汗涔涔,发自内心的祈祷千万不要是这种情况。

        但只是过了半夜,这种情况就完全的发生了!

        法尊,莫天机,都是九劫智囊,智力之高,当世无与伦比,面对这样的情况,所做出的决定,居然也是如此的相同……让人惊悚到了极点!

        莫天机言简意赅的将己方近期发生的一系列变故跟第五轻柔大体介绍了一遍,然后与楚阳三个人一起,看着脚下滚滚江水,累累浮尸,长声叹气。

        现在这种情况,当真是恶劣到了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据我估计,经过这次事情之后,九重天高阶武者的存活率……恐怕绝对不到原来鼎盛时期的百分之一!甚至更少。”楚阳长声一叹:“这是一场针对九重天武者的浩劫!”

        “而且还是一场我们无法不参与的浩劫!”莫天机神情沉重,苦笑着。

        “我们若是不去尽力阻止,法尊杀完了他所有要杀的人之后,还是会来找我们决一死战。”

        “我们若是阻止,或者正中法尊的下怀也说不定:他本来就不想让执法者的武力继续存在;我们一出手就参与了杀戮……而我们不管杀多少,法尊都不会在意……他只会沿着自己的既定目标、原本计划,一路前进,直到身边无人可用,自己人死光死绝。或者,他要杀的人死光死绝……”

        “这就是一条死路,不管从哪一方面走,都是死路!”

        “不管怎么做,最终的结果都是,被法尊这一次的行为,将整个天下,完全的,梳头一样的清洗一遍!”

        “而我们还偏偏不得不参与,不得不阻止。尽管,这是徒劳的努力,我们却仍需徒劳努力!”

        这三个已经站在上三天乃至整个九重天巅峰的男人坐在一起,一起头疼。

        不得不说,这片天空之下,能够让这样的三个人一起头痛到这种地步的事情,按照常理来说,绝对不应该存在,也绝对不应该出现才对,貌似就根本就是没有。

        但是现在,法尊根本并没有用什么高深的智计,只是用一种最野蛮最原始的碾压手段,正常上位者是绝对不该采用这种丧心病狂的战术——都已经超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程度,如果不是执法者方面实力超卓,伤亡率绝对会掉个个,因为现在执法者几乎是等于和整个上三天、所有世家为敌,还是那种不死不休的死敌,这个简单到极点,却又粗暴到极点的战术,让三个人彻底束手无策。

        加入战局?

        首先要考虑的问题居然是帮谁?

        就道义上讲,应该帮助九大家族,但是,法尊此刻发动灭世之战的相当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便利九劫重整势力秩序,在这个当口,九劫反过来帮助九大家族,首先心理上就过不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