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一章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第九百六十一章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再者,九劫众兄弟实力固然已经攀升到九重天的顶峰了,但就威望、势力而言,仍不够看,就算动作,也不够看!

        那么,帮法尊对付九大家族,加速浩劫的结束!?

        更不可以!

        法尊无论现在的出发点为何,立场如何,他一个天魔传人的身份已经将他定义了,更别说,九大家族覆灭之后,还的与法尊最终决战,帮助敌人对付自己的盟友,然后再和敌人决战,傻不傻啊!

        总而言之,左右为难。

        “就现在这种情况,怎么办?”若不是楚阳就在旁边,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这‘怎么办’这样的三个字,竟然会出自第五轻柔的口中。

        几乎就是当世最睿智的人,居然会对别人问出“怎么办”这三个字!

        莫天机苦笑一声:“制止动作的最佳手段不外就是针对弱点,若是法尊还有什么顾忌,还有什么弱点,那么我们无论如何都可以采用针对性策略加以阻止;但现在的他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这才是真正难解决的问题!所谓无欲则刚,难以应对啊!”

        楚阳凝目看着江面上尸体仍在络绎不绝的飘来,轻声道:“独行他们现在在正在设法跟执法者接触,想要澄清事实,拨乱反正;但是,法尊乃是历代执法者法尊在任最久、能力最强、威望最高,也是凝聚力最惊人的一位。一时间,根本就不会有任何人听咱们说的,这点同样令人头疼。”

        “还不仅如此,事实上,也不光独行他们,只要一有人说法尊的坏话,执法者即时就会与你生死交战,玩命。”莫天机苦笑一声:“就算你拿出来证据,也会被强行推翻,执法者根本不允许有人说半句法尊的不是!法尊的命令,就是至高无上的指令,言出法随,令行禁止,不外如是……”

        第五轻柔皱眉头,然后再次苦笑,叹气:“不得不承认,一个人,能够拥有这样的威望,也真可算是到了人生巅峰,不知道我会否有如法尊的一日,相信这份成就绝对是任何一个上位者梦寐以求的……法尊能有今日的如斯成就,也是万年以来苦心经营,委实来之不易,我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如此惊人的转变,如此突如其来的丧心病狂?纵然是被魔化,也需要有个过程吧?如此全无征兆的疯狂……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第五轻柔的声音里有着佩服,却也有着感叹:“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的确,人生若是到了法尊这种程度,现在却做出这等事情来,简直是等于亲手推翻自己以前所有的功绩,从人类的英雄领袖,一下子变成人类的罪人!

        这样的变化,根本就是极度匪夷所思的事情,任何稍有头脑的人都不会做!!

        但法尊却偏偏就做了,这个几乎是这片天下最睿智的人,做这件最为不智的事情!用一种最最无法挽回的竭斯底里的方式!

        第五轻柔的声音里,夹杂着浓浓的惋惜和惆怅。

        不是什么人都能达到这样的成就的,古今数万亿人口,一共也只出了一位这样的法尊而已,第五轻柔从来不肯妄自菲薄,但他自问,即便给他万年时光,也未必能够达到法尊今时今日的成就,然而,偏偏就是这个人,做出如此自毁的行经,岂不令人惋惜……楚阳略略沉吟了一下,开口道:“第五兄,既然今天大家坐在一起商量事情,有些事情若还瞒着你就显得我有些不地道了……实不相瞒,其实法尊的真正身份,与你第五家族颇有几分渊源……”

        “不要说下去。”第五轻柔断然的抬起手制止楚阳说下去,神色之间有一丝丝的由衷痛苦之意,黯然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早有猜测,只是不愿意将之明朗化而已。”

        他长长叹气:“早在西北的时候,法尊派执法者协助我,我就已经有所感觉。一直以来,我就在猜测;然后终于确定,法尊一定与我第五家族有关系,而且关系非浅!”、“相信他即使不是第五家族的先祖长辈,也一定是第五家族先祖的朋友兄弟,堪可托命的那种兄弟。”第五轻柔苦笑,看着楚阳和莫天机:“比如,你们的九劫兄弟。”

        楚阳与莫天机对望一眼,心中尽都是由衷的赞叹。

        当真不愧是第五轻柔,这份脑子真是可惊可怖。没有任何人跟他提到过任何事,他却能够敏锐地指出来这一点……“唯一的疑问,法尊的名字乃是东方霸道……应该不是第五家族的前辈,根据我的调查,他与第五家族先祖任何人似乎也没有什么交际。至于更深一层,他若真的是第五家族先祖……那么,其中的阴谋算计或者做的什么事……我不想知道,一点都不想知道……”

        “若他并不是第五家族先祖,乃是先祖兄弟朋友什么的,我同样不想知道……”

        第五轻柔沉默了一下,轻声道:“法尊,他现在已经是站在了整个人类的对立面,而且将所有的好汉子,都拖进了江湖这座大熔炉之中……我……身为一个人类,已经注定不能与他并存于世。既如此,那就不要再破坏我心中的形象了,而且,我也可以装糊涂,拒绝那份负罪感……”

        莫天机与楚阳同时拊掌一笑:“第五兄,你果然够坦诚!”

        第五轻柔的这个说法无疑是在逃避,但他现在的逃避,却是因为心中属于人类立场的坚持。第五轻柔可以为了自己的目的做一切事情,但却绝对不会丧心病狂到法尊这样的地步。

        第五轻柔笑的有点发苦:“也不是坦诚了,我这样做很大程度上也为了保全自己,保全新生地第五家族……若是法尊真的与第五家族有什么关系,那么,第五家族在第一时间之内,就会被夷为平地……”

        “先前各大家族都攻击,唯独对第五家族的袭击慢了一拍,我就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幸亏后来还是遭到攻击了,若是没有凌晨的攻击,我未必有机会活着从夜家出来……”

        “九大家族的人现在已经是草木皆兵,任何一点疑窦都足以令他们动作……这也是很难怪他们的。”楚阳沉吟着说道:“刚才我想了好久,想要阻止法尊如此疯狂的行动,或者只有一个方法,就是从法尊本人身上下手……”

        莫天机与第五轻柔同时苦笑。

        楚阳想到的办法,他们又怎么会想不到,可是问题的关键之处却在于,你根本无法找到法尊的任何一点蛛丝马迹,还谈什么从本人身上下手?

        “只要杀了法尊,执法者群龙无首,浩劫或者就能避免。”楚阳说着说着,也苦笑起来,自己就否定了这个说法:“哎,不行,我想得简单了。就算杀了法尊,也是不行的,还可能会……”

        莫天机笑的甚苦:“不是可能,而是一定会,若是在眼下这个当口,杀了法尊,那么这个命令就成了法尊的最后遗愿,执法者就算集体拼命,也会尽力完成,而且没有了法尊的这个最高制约,执法者就真正的成了祸乱之源,势必将遗祸无穷,就算是遗祸百年千年,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种超级智者所制定的疯狂计划,跟本就是无解。”

        “左不成,右不成……”

        突然,三人同时目光一亮,同时出口:“或许,还有一个办法可以尝试一下……”

        然后三个人又同时叹气:“只是,恐怕九大家族不会同意吧……”

        显然,三个人想到了同一个办法!

        “若是能让九大家族集合全部实力,抛弃固有基业,将所有人力全部集中在某一个地方,对其他的事彻底不管不问,放任自流,就只等着天鼎盛会最终一战……如此当能避免相当的损失。但那样一来,九大家族的基业等于全盘放弃,还有许多家人也要牺牲……”

        “集合的这个地方可以无虞,但其他的基业注定尽毁!他们是绝对不肯这么做的。”

        三人同时苦笑,一筹莫展。

        竟是有了办法也无施展的余地!

        楚阳沉吟了半晌,说道:“眼下,法尊挟万年积累的威望,无与伦比的智计,掀起这场灭世之战;若是想要正面阻止,恐怕是根本阻止不了的。但无论如何,怎地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不理,纵然是徒劳的努力,我们也要努力尝试,能将危害减少一分就是一分,减少一丝一毫就是一丝一毫!”

        “我们目前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如此。”

        莫天机和第五轻柔身子都莫名地震动了一下。

        这俩人都是习惯着眼于大局观的顶尖智者,一般意义上的牺牲在他们眼中,不外如是,牺牲千人与牺牲万人都是牺牲,就是一个人头数字而已,这对他们而言,近乎没有区别。

        然而楚阳的这番话,让两人心中都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楚阳之所以是九劫剑主,之所以与众不同的地方了。

        是英雄主义么?不,绝不是!

        这只是楚阳本身的一种气势!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