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三章 决绝

第九百六十三章 决绝

        “多谢九劫剑主大人的救命之恩。”夜家的领队高手已经是浑身伤痕,看着楚阳的目光复杂无比。

        他们这些人乃是夜家在外人员,一路赶回来的合共超过三百人,经过这一场的厮杀,现在留下来的竟然就只有不到三十人了,如果不是楚阳很凑巧的赶到,那他们也将变成江边尸堆的一员,无人可以幸免于难……话说这一次在十几天前接到命令往回赶,为的其实就是对付九劫剑主。但这一次,在生死关头,却是被九劫剑主救了命,这可真是……!

        虽然在半路就已经知道了这一次事件的巨大变化,但真正事到临头,还是有些心中五味杂陈。

        “你们赶紧回去吧,一路上若是有看到尸体什么,能处理的就处理掉,能埋得就埋掉,反正不要再将尸体抛掷江中,这点一定要记住。”楚阳挥挥手,头也不回的电射而去。

        一路上,先后又经历了数场厮杀;但所有执法者方面的人手,只要一见到楚阳到来,即刻就是一哄而散,绝对不与楚阳正面交手。

        换个地方却继续下手。

        至于那些没跑掉,又或者是被楚阳逮到了,同样很干脆的上路,黄泉路!

        楚阳这一路奔波下来,手下自然是擒杀了不少的执法者,但面对天下大势,仍是杯水车薪,无济于大局,心下当真是一筹莫展。

        真正做起来,着实的犯愁啊!

        不意身后突来呼呼风响,却是舞绝城白衣飘飘,凌空而来。

        “尸体已经处理掉一大部分,但不在视线之内的,却是鞭长莫及了。”舞绝城叹息一声:“如此的丧心病狂……法尊绝对是疯了,他怎么下得了手,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楚乐儿小脸儿煞白,弯着腰在一边呕吐。

        始终还是个小姑娘,虽然天赋、心智远超常人,但骤而看到这么多尸体,而且还要由自己亲自处理,还要处理那么多……楚乐儿早已经就是在强撑着了。

        若是看不到楚阳还强一些,但一看到自己的哥哥就在这里,顿时一股依靠感涌上心头,再也压不住心头的烦恶感觉,即时呕吐起来。

        楚阳一边体贴的给楚乐儿拍着背,一边跟舞绝城说道:“但事情已经演变到了这等地步,也只有顺应其变。舞前辈能者多劳,多多有劳了。”

        “九劫卫世,本就是义不容辞的事情,纵然已是昨日黄花,我心依旧。”舞绝城慨然说道。

        随即怜惜的望着楚乐儿,舞绝城道:“这件事就由老夫自己独力完成吧。下游,也已经有了夜家人在拿着化尸粉不断处理尸体,让乐儿休息一会。她始终还是个小姑娘,就算没她帮手,也不会耽搁太多的时间……”

        “不!我要去!”楚乐儿倔强的道,虽然小姑娘此刻吐得身子发软,全凭靠在楚阳身上才没有坐在地上,但却还是坚持要参加行动。

        “前辈,我看就让乐儿也去吧。”楚阳有些心痛,却还是坚决的道:“都是江湖儿女……这些事,迟早都是要面对的,现在正值魔劫关口,任何一点的助力都是需要的,相信乐儿的助力绝对不容忽视的……”

        舞绝城叹息一声,作为楚乐儿的师傅,他又何尝不知道自己徒弟的能力,但却实在不忍心让这个小丫头过多的面对如此残酷的事实。

        “虽说法尊打定注意要清洗整个九重天,但他的初衷想来还不至于将整个九重天都毁掉,他如今之所以下令只杀人而不处理尸体,恐怕最大的目的就是要利用这样的手段,将我们的手脚拖住,现在看来,他的这招效果非常显著。”

        楚阳道:“因为这一招,我们却非要按照他的意思来办不可,若不然,瘟疫最迟三天,就会兴起。瘟疫一旦出现,数日内就有可能席卷整个大陆……若然整个九重天都陷入在大规模的瘟疫笼罩之中,那才是真正的人类末日……那时候才是真正的一切都完了。”

        “是的,正因为想到了这点,才格外的让人憋气!”舞绝城的眼中有怒火,有惋惜:“他之所以将尸体大部分都集中在这祖魂江里,恐怖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吧:这样更便于我们收拾……这混蛋,还真是将一切都想到了,如斯心智,老夫自问就作不到,真他娘的不愧是当年的九劫智囊,老夫不得不给他一个‘服’字……”

        两人同时叹息。

        “之前得到的最新消息,九大家族已经传出去命令,九大家族所属势力,一方面制止执法者作恶,一方面号召天下,妥善处理尸体。而执法者一方,对于处理尸体的人并不加以为难……”

        “这个消息无疑更加暴露了法尊的目的。”

        “可是法尊的目的虽然全盘暴露了,但对他而言却是半点也不在乎的……这早已不是阴谋,直接就是阳谋了,我们不得不接的阳谋……”楚阳一拳砸在地上。

        不得不说,法尊这样子摆明车马,反而是更加难以对付,甚至是无法对付,只能被动应付。

        简直就是,法尊让你怎么做,你就得怎么做!

        越是惊采绝艳的人,一旦作恶,那真是防不胜防,甚至还得助其行动,不助也得助。因为就算是阻止,也是助!

        这才让人头痛之极。

        三人商议的这一会,却也算是休息了片刻,随即就是分道扬镳;这一次,楚乐儿也要单独行动了。毕竟面积太大了,能多一方向行动,就能多一方面的力气。

        另一方面,九大家族方面的人手也开始四面出动处理尸体;但绝大部分高手却在汇拢之中……天下处处烽烟起。

        顾独行等人分成了九个方向,一路冲击出去,一方面是处理尸体防止瘟疫出现,一方面则是寻找执法者高层的踪迹。但所遇到的情况却是与楚阳等人如出一辙。

        只要九劫中人一出现,执法者方面的人手立即就走。

        哪怕是白送给他们几条人命,也会即时走得无影无踪。

        至于那些被抓住的执法者,见到逃生无望,统一在第一时间自尽而死。甚至连问话的机会都不给你留下,就是那么干脆。

        这种事让顾独行等人又是憋屈,又是憋闷,又是难过,又是惋惜。

        此刻的江湖已经是混乱之极了。

        中都城北,官道之侧。

        正是楚阳与夜醉当初交战的那处密林之旁。

        一袭白衣胜雪的月聆雪此刻早已经不见了平常的俊逸潇洒,一脸的暴怒的压制住几十位执法者:“说!法尊在什么地方!”

        在他面前,只是汹涌的气势,也让这些执法者高手不敢动一动。

        月聆雪已经万年没有真正如此狂怒过,这一刻的暴怒的威势,直是惊天动地!

        为首的执法者惨笑一声:“月尊者,这个,您实在是不应该问我。咱们执法者是个什么组织,您不会不知道,法尊大人是什么人,您也不会不知道;您问我,也是徒劳,何必浪费那个气力,给我个痛快是正经,不浪费您的时间,也不耽误我上路的功夫。”

        啪!

        月聆雪一巴掌打在他脸上,狂怒的道:“那个混蛋为什么会下这般丧心病狂的决定?为什么?告诉我?!”

        那人嘿嘿一笑,道:“月尊者,法尊大人的命令,普天之下,言出法随!莫能不从;谁敢不从,弟兄们就剁了他!法尊大人说什么,咱们就做什么。莫说只是杀几个人,就算是毁灭这世界……只要法尊大人说了,就一定有理由,咱们就要去做,那有那么多的为什么!这么浅显的道理还要咱们再三说明吗?”

        月聆雪气得浑身发抖,嘶声怒喝:“放屁,你们这群混蛋杀九大家族的人也还罢了,但为什么连那些无辜的武者也要杀?杀也就杀了,为何要弄得遍地尸体,接天连地,却连收拾也不肯收拾?你知道这样下去,这片大陆将成什么样子吗?”

        他怒吼道:“执法者守护人间已历十万年岁月,难道,你们打算要这样在这几天里就将之完全毁坏么?你们到底是何居心?法尊又有什么企图?!如此丧心病狂,灭绝人性的勾当,你们做起来,就不觉得内愧吗?”

        那位执法者的眼中首度闪过一丝愧疚,沉声道:“法尊大人如此安排,我们便如此做,至于个中理由,完全没有必要知道。月尊者苦口婆心,一身侠义,兄弟等心中佩服,但月尊者您与风尊者再厉害,也不过只得两人之力,妄图扭转天下局势,绝无可能……”

        他大笑一声:“这会既然月尊者您出现了,属下也再没有逃出去的奢望了,索性就在这里,一死以谢天下。”

        说完,干净利落的就是“砰”地一声,一巴掌将自己的脑袋完全拍碎,扭曲的脸七窍流血,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月尊者……这世上当真有什么对与错吗?哈哈……”

        最后一声哈哈话音未落,人已经气绝身亡。

        “咱们也走了,免得路上去得孤单!哈哈哈……”几十位执法者同时大笑,反手一掌拍在自己脑袋上,鲜血瞬时飞溅,同时大叫:“烦劳月尊者收拾我们尸体了……有风月二位尊者帮忙善后,我等兄弟纵死犹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