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四章 不惜一切代价

第九百六十四章 不惜一切代价

        月聆雪与风雨柔大惊之下全力拦阻,然而即便以风月两人之实力,却也只来得及拦下来四个人而已,即便是这四个人,举掌自杀不成之余,居然立即选择自断心脉,终于踏上黄泉之路。

        如此决绝!

        眼看着面前横七竖八一地的尸体,月聆雪与风雨柔浑身冰凉。

        他们两人刚刚到中都外围,这一场浩劫就已经全面的爆发出来了,一开始并未想到事情会如此严重,及至到后来动静越来越大,两人飞身出来查探,才知道整个天下居然在一夜时间变了天。

        两人根本就来不及进入中都,直接就开始四面的拦阻,但,饶是两人有通天手段,绝世修为,却也无能阻止这等全方位爆发的超规模混乱!

        眼睁睁地看着鲜血汨汨在脚下流淌,许多鲜活的生命瞬间终结,月聆雪仰天疯狂大吼:“法尊,你这混帐东西到底要做什么?出来!出来与我一战!”

        “法尊,纵然你有苦衷!纵然你有委屈!纵然你有仇恨!可去…”这片天下何辜?苍生何辜?你为何要这般的丧心病狂!你这个混帐东西,你给我出来啊!”

        月聆雪悲愤莫名的声音远远传了出去。

        一声怒吼,只震得方圆千里一阵轰鸣:空中云彩似乎也被这悲痛的吼声震动,竟然刷刷的下起雨来。

        良久良久,风雨柔轻声安抚道:“我们还是先进中都吧……,浩劫已成定局,只凭我们两人,完全无济于事,必须大家凑在一起商量才是办去……”

        丹聆雪无力的仰天叹息冰凉的雨水落在他的口中,却是从心底都感觉到了苦涩和无力。

        两人就在雨中掩埋了一干执龘法者的尸体一声长啸,奔向中都。

        两人离开之后,一边的密林之中有人长长的叹息一声。

        在里面一棵大树之下。

        法尊黑衣黑袍,静静地站立着。

        雨水瓢泼而下落在他的身上,他就这么站着,一动不动,甚至没有运功趋避雨水,弄得浑身透湿,很有几分狼狈的样子。

        就在这一片天昏地暗之中,他缓缓抬起脚来,一步步走了出去。

        面对地上一片无碑新坟法尊脸色竟是异常的复杂。

        他静静地站着,一言不发,雨水疯狂的落在他身上他呆呆的不动。

        恰在此时,远方有一道恢弘剑光突兀而至。

        顾独行冷冷的声音:“前面是谁?”

        话音未落已经到了跟前。

        “原来是你!终于找到你了!”顾独行黑龙剑一亮,厉声道:“法尊!撤销你那道荒谬的命令!”、

        法尊黑衣飘起,异常复杂的眼神望了顾独行一眼,身子飘飘而退。

        那一眼之中,有着无奈,也有着羡慕还有就是冰冷的平静。

        顾独行怒吼一声,黑龙剑猛的一闪,这一瞬,剑光的绚烂亮度竟然彻底压下了当空的闪电,向着法尊急冲而来。

        雨滴被他气势所jī,竟然也化成冇了堪可割裂人体的锋锐,一同攻击了过去。

        剑光之中,法尊的脸淡然的一闪,顾独行清楚地看到法尊目光含着笑、满含着赞许的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就如同缩地成寸一般,嗖的一声从自己剑下极速远离。

        剑光明明还在闪烁,然而法尊就这么负手后退,瞬间已经到了百丈之外。

        顾独行御剑而来,势若雷霆:“法尊!你不要走!你不要走!”

        但法尊的身子已经诡异地消失在雨幕之中,彻底的消失了踪影。

        顾独行一剑纵横,就如同是划空的闪电,一路追击,以剑中九品至尊,人剑合一的速度,绝对已经达到了九重天下最极致的程度,可就这样的惊人速度,在最起初时还能远远看到法尊的黑衣身影,但过了不大一会,就完全消失了。

        顾独行一直追出足有千里之遥,却完全没有任何痕迹可寻。

        周围静若鬼蜮。

        顾独行站在雨中,有些落寞。

        法尊如今的修为,竟是比自己高出来太多太多了…,这一次,法尊却没有对自己动手,连动手的意图都没有。那么,莫天机所说的法尊心态,基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再想想法尊之前面对自己剑光之中看向自己的那一眼,那种难言的羡慕意味,还有赞许、还有复杂的那种痛苦神色……,

        顾独行这一瞬间心中竟不知道什么滋味,竟有几分枯涩,几分难过。

        不禁仰天吼道:“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我明白你的感受!可是你现在这样子行事,是要来毁掉你和你兄弟当初创立下的万古威名吗?我知道你想要补偿,我们都知道你难受,可是你就算杀尽天下人,就能回得去吗?”

        顾独行大叫:“法尊,我知道你听得见!我问你,你杀尽天下人,你就能回得去吗?你回答我啊,为什么不回答我?你可以不回答我,但你能不回答你自己的心吗?你的心也一定迫切的想到知道这个答案吧!”

        在相隔顾独行所在之地大约数十里的一片密林中。

        法尊一身黑衣,静静地坐在一棵大树下,宛如融进了这无边的雨幕之中。

        他脸上带着无限的怅惘,一阵难言的无声苦笑。

        “回不去,回不去……,回不去啊………呵呵……”无声的苦笑中,眼角有些亮闪闪的:他抬起头,瓢泼的大雨就那么哗啦啦打在他的脸上。

        “天地苍茫,唯有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法尊感觉着雨水打在脸上的那种轻微痛楚,一时间悲从心来:“你们都不在这里了……,只有我在这里……。”

        “我永远也是比不上舞绝城的,他还有机会去见他的兄弟,我却再也回不去了,也再也追不上了,更再也没脸见你们了,我的心?我还有心么?……。”

        “呵呵呵………”

        法尊的身子猛地拔起,在雨幕之中一个突兀转折,“嗖”的一声消失得无影无踪。

        顾独行大叫两声,就那么静静地等着。

        但良久良久之后,法尊也没有出现。

        破空声音不断传来。

        “独行,你发现法尊了?”是谢丹琼赶来了。

        “法尊在哪里?不在这里吗?”董无伤也赶来了。

        再过一会儿工夫,连莫天机也赶来了,九劫兄弟居然到了六个。

        “没有,追丢了。”顾独行叹息一声:“法尊目前的修为实在太恐怖了,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范畴……根本就追之不及。”

        “法尊怎么说?”

        “从头到尾法尊只看了我一眼,就走了……。”顾独行的声音里不无恫怅:“我很清晰的感觉出来,那一眼之中,有羡慕……”

        “唉……。”

        兄弟们一声由衷叹息。

        若是法尊一直作恶,倒也罢了,但,他现在的这种做法,却是有莫大缘由的……而且,与众人还有异曲同工的遭遇……,

        这就不由不让人感觉嗟叹了。

        想起法尊为了给兄弟们报仇,数万年的辛苦谋划,倾尽了天下,耗尽了一生光阴,却在最后时刻知道自己竟是犯了天大的错误,然后竭斯底里的疯狂报复,报复他本来曾经守护的这一片天地……

        众人都觉得心中又是愤怒憎恨,但却又隐隐的有些为他心痴……

        若法尊有多可恶,有多可恨,就有多值得怜悯,值得同情。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可恨之人,却也未必没冇有值得同情、怜悯之处!

        这样的一个人,可说是一个亘古未见的矛盾结合体,相信自古至今,以及再下去数百万年,也未必能再出现这样的一个了……

        混乱依然在持续,非但没有任何收敛的迹象,反而越演越烈。

        因为法尊又下了一道命合一道更加疯狂的命令:就算用人命堆,也要在三天之内,全面攻陷各大家族的基业!否则,参战人员集体自裁!

        三天内攻陷,所参与的血酬高手,报酬翻番!

        这道命令出来,执龘法者方面的人手直接的疯狂了。

        在一夜的时间里,就彻底打破了彼此的僵持!

        这一夜,比前一夜更加的疯狂。无数的执龘法者前仆后继,直接就是疯了,原本的对峙,根本没有了作用。就算是只有三五个执龘法者,居然敢朝着百十人的高手冲锋。

        明知必死,也要冲锋。

        有一些进攻各大家族总部的执龘法者,直接就是以自己的身体作为武器,往上冲,冲上去之后就是解体**!

        哪怕自己生命只能崩裂各大家族总部院墙的一块石头,一块砖,那也是在所不惜。

        在这样的惨烈攻击之下,各大家谈阵脚大乱。

        各大家族万年来养尊处优称王称霸,而执龘法者虽然权力比各大家族还要打,但这些年来却是一直奔波征战在江湖。

        两相比较,不说武力,就算是心态和那种铁血的狠劲儿,也要远远超出。更有法尊高压在后,执龘法者高手疯了一般八方来援,血酬高手蜂拥赶到。

        到得后半夜,情势已经是一边倒。

        凌晨时分,陈家传来消息:陈家总部全面失陷!仅有一位九品至尊与数位六品上高阶至尊逃了出来,其他人,尽数被屠戮!

        陈家总部超过三十万人,尽数被付之一炬!

        据说焦臭的味道,足足弥漫了数千里地茶……

        这个消息才一传到中都的时候,陈家始祖陈迎风眼前一黑,喷出一口鲜血就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