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六章 危局形势

第九百六十六章 危局形势

        超过万年岁月的兄弟,勾结法尊陷害兄弟家族这样的混帐话你们都能说得出来?难道我家没毁掉?难道我家没死人?

        若不是心中还挂念着大局为重,凌暮阳几乎就要当场拔剑与众人决裂了!

        “楚剑主,你说说,这是个什么混帐道理!”凌暮阳一直到了酒过三巡,还是气得胸膛起伏不断,目瞪如铃。

        楚阳等人就只有苦笑以对。

        人,在受到重大打击的时候,心态与平常绝对是不一样的,而且,越是在这种时候,人性的卑劣一面,越是会暴露得淋漓尽致。

        而萧晨雨诸葛苍穹陈迎风等人此刻,无疑便是这种心态在作祟。

        我家都死光了,你家为啥不死?

        这是一种极端不讲理的特殊心态,但,在现在这种时候,这种心态却最为普遍的。尤其是家破人亡之后,在看到别人的天伦之乐的时候,更是恨不得毁灭人家……更有人将这种狭隘而不讲理的心态付诸行动,酿成了许多的人间悲剧。

        若是换句科学说辞,就是反社会、反伦理、反人类行为!

        陈迎风等人也是万年老怪物,心志自然是远胜常人,但此刻突然面临家族被毁,家破人亡的打击,万年以来的无数心血毁于一旦,出现这种极端的心理,比起普通人也没有什么两样,甚至更为严重。更加偏激!

        “不过执法者为何会独独放过我凌家?这点老夫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凌暮阳大骂一场之后,心底其实还是觉得有些侥幸,庆幸的,当然,更多的是纳闷。

        “我与法尊好象并没有什么交情呀……”

        凌暮阳喃喃自语。

        楚阳与莫天机等人相对苦笑。

        法尊放过了凌家,乍看起来是一件很古怪的事情,但是,他们都是明白:法尊现在看似丧心病狂,但却仍旧有着非常严谨的章法与原则。

        凌家之所以并没有遭受到大规模杀伤,就是因为凌家在这一万年里,并没有多少恶绩。此外,更因为凌暮阳一生仗剑江湖,真正作到了“问心无愧”这四个字。这点无疑也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还有就是,凌家地理位置正处极北,凌暮阳家教森严,族内子弟,就算偶有纨绔,也是恶迹不彰,万年以降,积累之恶果甚少;让凌家在这等几乎笼罩了整个九重天的大灾难之中,最终勉强逃过了一劫。

        虽然也付出了数万条武者的性命,但比起其他的各大家族来说,却是幸运了太多太多。

        但这一点,却是不必明说的。

        不管法尊怎么做,无论立场如何,无论初衷怎样,但,事情已经到了这等地步,任何人,也是不会放过他!

        法尊,就算再有天大的苦衷,这样的数千万条性命损耗,而且还是九重天的精锐性命损耗,这个代价,必须要有法尊来承担!

        血洗天下!

        这四个字,向来都是在发狠的时候才说的,其实说过,也难得有人尝试,但是现在,法尊却已经切切实实的做了出来。

        而且还在继续做、持续做!

        所谓的天鼎盛会,现在已经是名存实亡。

        所有人都在摩拳擦掌,砺剑磨刀,只等执法者大举而来,就在中都,与之决死一战!如此绝世凶徒,决不允许他再活在世上,遗祸无穷!

        现在,所谓的四面驰援早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全无意义可言。

        倒不如等在这里,与敌人决一死战。

        其实,这本是当日楚阳和莫天机曾经提出来的办法,却被夜沉沉等人一口否决,但现在时势逼人,却是将众人硬生生的逼到了这一步。

        想起十几天以前楚阳说过的话,与第五轻柔不止一次的提议,夜沉沉等人都是后悔莫及……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如果早点动作,至少,至少可以保住家族中部分精锐不灭!

        还是那句话,这世上什么药都能找得到,但后悔药真正没处踅摸!

        “敌敢死而我不敢搏命,先声己失,多路阻截,不如集兵一处;缩小可攻击目标,集中全部实力,点对点对抗,如此还有一线生机。若是兵力分散,各大家族各自为政,则覆亡可期。”

        “想要全部都保全,那结果就是全部都保不全;值此乱世,必须要有所舍弃。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这是楚阳当日让第五轻柔带回来的话。

        当时虽然执法者方面已经开始了针对性行动;但众位始祖却始终顽固的认为:法尊这等智者不会如此不智、完全不顾及己方势力的损耗,或者是在发泄什么?又或者是做某一件重要事情?甚至可能只是为了迎合天魔搜集大量亡灵灵魂之力?

        绝对不可能真的将九大家族全部干掉!毕竟那样做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得不偿失。

        只“得不偿失”四字,就已是兵家战略之不取!

        或许法尊疯狂几天之后,达到他的目的,就会收手了……所以大家虽然焦急,也对己方损失感到痛心,但骨子里却也不是如何的绝望。毕竟,这一万多年里,法尊若是真的想要覆灭九大家族的话,他有的是更好的机会,就以眼前的状况而论,未必没有更好的选择,想现在这样,敌损八百,自损可能是一千的做法,岂有利益可言……既然之前利益更大的时候都没有下手,何况现在?更别说法尊最大的敌人始终是九劫剑主,九大家族就算也是眼中钉,始终是次要敌人……更何况之前还合作了数千年……联合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本就是亘古不变的战术策略,这也是当日九大家族肯放下宿怨,与楚阳联手的最大原因,因为法尊是当前的主要敌人!

        所以,各大始祖并没将楚阳的告诫太当一回事!

        甚至陈迎风还曾经冷笑说道:“九劫剑主这番话,只怕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吧;若是咱们当真集中精锐高手到这边,那么自家方面那里还有什么抵抗之力?等于是将自家根本之地白白奉送,有何益处?……”

        “或者也有益处,此举却是方便九劫剑主,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借刀灭了九大家族……当真是打得好算盘,大敌当前,还能出此妙算,折损盟友实力,佩服,佩服……”

        此言一出,即时有几名始祖跟着冷笑连连,嘴上没说,心下实则是大表赞同。

        即使沉稳如第五轻柔面对这种情况,也只有无语以对的份了。若是有人心胸狭隘到了这般地步,而且还是许多人同样如此,那么,不管这群人最终会遭遇什么厄运,就实实在在都是咎由自取了……——第五轻柔这番话,说的自然绝对不是楚阳。

        ……现在,家族覆灭之后,大家才一个个痛心疾首悔不当初……你们早干啥来?

        楚阳顶多也就有九重丹而已,也是没有后悔药的。就算有后悔药,想必也决不会给这帮人吃吧……至此,第五轻柔心灰意冷之余,却也只能选择收拾心情,告了个罪,径自回转第五家族,收拢残兵败将去了。

        以后就只有静静等待,决战来临的那一刻,与法尊、执法者一战,这种时候,也实在是用不到什么智谋了……再说现在已经是各个的都疯了,还有谁能平心静气的分析什么?策划什么?

        就算他们依然用自己做军师,自己下的令也只能收到阳奉阴违的效果,又有什么意义?!

        绝对不可能再拧成一股绳了!

        因为人心现在已经崩溃了——连万年的老兄弟家族没有覆灭都要嫉妒的人……还说什么?还能说什么?还有什么是可以说的?

        ……“实力!现在剩下的唯有实力了!”就在第五轻柔从夜家走出来的时候,楚阳正在客栈之中,想着双方实力对比的问题。

        从顾独行带回来的消息之中,楚阳可以感觉到由衷的压迫感觉。

        顾独行身为剑中九品至尊,实力之高,绝对已经触摸到九重天最强实力者的顶峰了;然而据他说,法尊目前的实力还要远远的在他之上。还有自己之前与法尊交手的时候,也是远远不是对手,正正印证了顾独行的说法……若以此为基础推论下去,法尊之前所说的天鼎盛会终极一战,自己等人只怕就要有些危险了。

        法尊亏欠,法尊内疚,目标认识乃是对他的大哥,对他的兄弟;与自己貌似并没有什么关系。

        或许多多少少会有一点点的香火情,但正如法尊所说:届时成王败寇,他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而且,敌人施舍的胜利,楚阳不屑,一干九劫兄弟,同样不屑!

        既然事情已经至此,面临自己兄弟的,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恶战。

        所以眼下的当务之急,唯有尽量的提升实力了!

        现在的实力,远远不够。而时间,就只剩下了几天。

        时间太短暂!

        但,一味凭借着九重丹提升实力的话,就算是能够再有所提升,也是到不了法尊如今的那种程度的。根据顾独行的描述,楚阳能想到,法尊在击杀了天魔之后,定然是吸取了天魔的神魂,实力再度有大幅度的精进。

        即便他在吸取天魔神魂之前,自己就已经远远不是对手,那么,现在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