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七十六章 烽烟至!

第九百七十六章 烽烟至!

        法尊的檄文,让中都城内每一个人都气破了肚皮!

        “本座执掌九重天法尊一万三千余年,向来励精图治,造福天下,无愧于天地,无愧于苍生。今有天魔作乱,九大家族与江湖武人从之,本座本不欲多做杀伤;但为了天下苍生,也只有挥动屠刀,清洗天下!”

        “此为无奈之举,但为了执法者十万年荣耀!九重天万亿生灵!不得不然,余心中甚痛,甚憾。”

        “此一战,天地变色,日月无光,历时二十天,初见成效!”

        “东南战区,斩杀萧家叛逆,合计四十三万七千五百八十九人!另斩杀江湖叛逆三十三万五百余人。付之一炬!执法者本部损失,三十七万三千,列入执法忠魂祠。东南血酬损失九万七千人,所有抚恤已经尽数到位。”

        “西南战区,斩杀叛逆合计三十三万。执法者兵锋所指,所有叛逆悉数瓦解冰消,西南执法者本部损失,三十万余人。此战损失极大!为九重天千秋万载计,忠魂不朽!”

        “西北战区,斩杀叛逆七万九千余人。执法者本部损失,两万余。”

        “正北战区,斩杀叛逆合计二十七万叁仟人。执法者本部损失,十九万八千!”

        “正南战区,斩杀叛逆合计六十六万三千四百。执法者本部损失,五十三万;正南执法者,几与敌同归于尽。忠魂不朽!”

        “正西战区,斩杀叛逆五十余万;执法者本部损失,二十三万人!其中,九品至尊一位;八品至尊……忠魂不朽!”

        “正东战区,斩杀叛逆八十五万!此战投入兵力百万左右,执法者损失过半,忠魂不朽!”

        “东北战区,斩杀叛逆七十一万余人,执法者本部损失四十七万九千五百!忠魂不朽!”

        “我等执法者英雄,已经将外围余孽斩杀殆尽,目前,唯有中都尚为天魔盘踞。是以大局而来,势要血洗中都,一靖天下!”

        “或有误伤,但,不得不然。”

        “兵锋所指,乃是中都,列祖列宗保佑,保佑我一战功成,还我九重天一个青天白日!……”

        ……一道道来自执法者方面战报,不断传入中都,就好象是一道道锋利的刀子,插入中都九大家族残余人员的胸口。

        一时间,谩骂声音铺天盖地!

        法尊如此信口雌黄,指鹿为马,颠倒是非,让中毒的每一个人都气破了独子,从某一种方面来说,反而也成了中毒的战前大动员!

        太无耻了!

        太卑鄙了!

        你自己已经将所有坏事儿都做绝了,居然反过来自己又站在正义的一方,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来诬陷别人,打压别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已经死了这么多人,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了……而且,战报檄文之中所包含的那些庞大数据,也让每个人都是心中寒冷,冷汗涔涔。

        如此凶残!

        只是这一场决战,只是执法者单方面有所记录的,整个九重天的江湖高手,已经有超过九百万以上人员身亡!

        九百万人!

        这是一个何等庞大的数字,当真是一个天文数字!

        所有听到这些消息的人,一个个尽都是冷汗涔涔,半晌说不出话来。

        如今,法尊指挥着他的执法者信众在一屠九百万之后,居然还要继续血洗中都!

        要知道现在的中都,不算寻常百姓,单只江湖人士的数量就超过了千万之数!而血洗中都的意思,就是将这千万人全部杀掉?

        法尊的行经就只能用绝对绝对的疯狂来形容了。

        一个稳重的智者和一个疯狂的智者两相比较起来,后者绝对要比前者危险十倍以上,稳重的智者会有这样那样的顾虑,行事就存在着局限性,而疯狂的智者不会再有任何顾虑,所以他所能带来的杀伤力,所能造成的灾难,将数以十倍计,数以百倍计。

        法尊所带来的灾劫已经是最好的诠释!

        智者为善,可以造福天下;智者为恶,却可以祸乱苍生!

        疯狂的智者,实在太可怕了!

        “执法者东南方向的大军,现在已经集结完成,正在赶来的途中!”谁也没想到,最先集结完的,居然会是东南方向的执法者。

        “执法者大军,一路而来,逢山烧山,凡有阻拦者,一律不问情由尽都斩草除根。沿途的武学世家,都被强征加入大军,胆敢不从者,即等于从属于九大家族,满门尽绝、鸡犬不留是其唯一结局。”

        后续情报越来越是详细。

        “执法者正南方向大军,目前也已经集结完毕,将要整军北上。”

        “正西大军,已经集结待发。”

        一道道消息,就如同一道道催命符,一波一波的轰击在九大家族中人的心上。

        执法者方面的各路大军一路席卷而来,势如滚滚浪潮,声势一时无两。站在中都城外最高的山头看去,只见四下里烟尘滚滚,铺天盖地!

        大军未至,已经是声势逼人,先声夺人之势已成!

        “法尊居然将天底下的执法者还有血酬成员都当做了军队来使唤,最让人佩服的是,他居然还完全的梳理成型了,当武者成为合格的军人,这只军队的战斗力将难以估算……”第五轻柔站在山头,脸色凝重。

        “这只执法者大军之所以能够形成,完全是建立在死亡高压基础之上的。”站在他身边的诸葛苍穹脸色灰败,双目中射出仇恨之极的光芒,恨恨的道:“建军之初,法尊已然传下过命令,各路大军必须严格执行军事化管理,有一个不从,杀一个,万个不从,杀万个!令行禁止,违令者,杀,无赦!”

        “此外,还有一道出格到极点的命令则是:天下九路执法者全数集合在中都城外,届时,若是有任何一路执法者不能成军,其余之众可群起尽屠之!”

        “这一路走过来,因为不尊号令,斩杀的执法者和血酬成员,绝对的要超过十万之数,才有如斯军队!这个疯子!可怕的疯子!恐怖的疯子!”

        第五轻柔长长吸了一口气。

        这样的事,亘古至今,貌似也就只有法尊才能做得出来。

        不能成军,其余之众群起尽屠之……要知道这可不是十人百人,而是多达百万之众的人头!法尊竟能想杀就杀,不曾有丝毫犹豫!

        这根本已经超出了所谓“杀伐果决”的极限,根本就是已经不再把生命当做生命!

        “如今的法尊根本已经将这片天地当作了屠场;天下众生的性命,现在在他的眼中,可能只是一些会喘气的尸体,又或者只是可有可无的蝼蚁而已,殇之何伤?!”诸葛苍穹长长叹气。

        “是的,天下苍生,江湖豪杰,都已经是他要毁灭的目标。这一点,他早已经将之表现得很明显了。”第五轻柔道:“甚至,包括他领导了一万多年的执法者,视他为神的执法者成员!也是他要毁灭的目标,又或者,这片大陆上的所有生灵,都是他要毁灭的目标……”

        一侧,陈迎风冷凄凄的说道:“这块中都之地,将是法尊最后致力毁灭的地方,毁去此地之后,世间不会再有任何势力敢于他对抗,也不会再有任何实力能与之对抗。”

        叶秋叶眉头皱了起来,转头看向陈迎风,淡淡道:“陈迎风,我看你似乎很兴奋的样子!很期待大战的来临吗?”

        陈迎风惨笑:“为什么不期待,我们老陈家的人如今都已经快要死光死绝了……这世上的人多死几个,又有什么关系。”

        萧晨雨嘿嘿冷笑:“陈迎风,你家人死光了,是否别人的家人也要死光才顺了你的意?”

        陈迎风冷笑:“老夫如今已经是生无可恋,随便你们怎么说吧!”

        “住口!”夜沉沉大怒喝道:“纵然是生无可恋,难道连仇都不想报了吗?!”

        陈迎风满脸灰败的哼了一声,低下了头,再也不发一语。

        “法尊此次挟排山倒海之势而来,究竟该如何应对……此刻兵凶战危,正是群策群力之时,大家不妨出出主意,或者商量一下,能有好对策也不一定。”夜沉沉的声音有些疲倦。

        “我们这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将中都城里的所有武力同样集结成军……要不然,根本难以对抗。”诸葛苍穹说道。

        “关于这一节,在这几天里我一直都在做。不过,我们这边没有法尊那边的死亡高压,所以效果并不是很好。”第五轻柔轻轻叹了口气。

        作为曾经的战场老手,如何不知道由武者所组成军队的可怕程度,但组建一只这样军队的难度同样是高得可怕,没有如法尊那种死亡高压,当真没有行之有效的手段,至少不是短期可以奏效的。

        石咆哮的伤势如今多多少少恢复了一些,道:“这几天里,九劫剑主那边,也是没有任何的动静,倒是凌暮阳在做积极备战的准备……”

        “我想那个乳臭未干的九劫剑主早已经被法尊吓破了胆子吧?他的那一身修为,十之**都是靠外力得来的,面对眼前将来的如斯大战,逃避是再正常也不过的事情了!”

        陈迎风阴阳怪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