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八十章 死便死在此地

第九百八十章 死便死在此地

        “可是……”

        “没什么可是!这一战中最终胜了活着回来的人,就是以后的执法者行列中的中坚力量,单独集合在一起。至于死了的人,那当然就是大浪淘沙了……”

        “不必多说了!”、法尊断然下了决定。

        法尊的论调似是却非,诚然,法尊所说的固然有相当的道理在其中,却只适合于执法者日常执法,绝不适用于眼前。

        眼前形势非同一般的江湖殴斗,却也不同于普通意义上的两军对垒,因为现在的对垒双方的参战者,都是由大批武者形成的特殊军队,这样的军队其实才是更需要一个睿智的临阵指挥者。

        武者比一般士兵优胜者,在于他们的远超常人的精力、武力、强横战斗力、乃至不容易完蛋的生命力,但比一般士兵不足者,却在于他们的桀骜不逊,不服上级长官的调配,这却是兵家最大忌讳!

        不听命令的士兵,就只是一盘散沙,打起顺风仗还勉强可以一用,若是一旦失利,动辄就会兵败如山倒。世家联军那边如是,执法者这边虽然情况略好,但若是一旦失利,结果也好不了多少!

        法尊的这种作法,等于是埋下了一个超级定时炸弹,就看什么时候被引爆了!

        在法尊的独断专行之下,执法者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据理力争,于是战局就被这么近乎儿戏的安排了下去。

        但法尊显然一点也不在乎,他说完之后,就不再说这件事;只是身边淡淡的黑雾突然升腾了一下,若有所思的问道:“九劫剑主和他的九劫,在这一战之中有没有出现?”

        “并没有参战。城头观战者,也没有。”

        “嗯。”法尊眼中神色若有所思,随即右手又掂起了棋子,淡淡道:“若是九劫剑主出现,立即告诉我!”

        ……执法者方面的后续援兵进入了战场,加入了战局。

        战场上的形式越来越见激烈,每一瞬间,都有数以千计的生命消逝。

        然而,所有在城头上观战的众人,人人都是看得一头雾水,莫名所以。

        尤其以第五轻柔最为不堪,直接就是瞠目结舌,平日的一派沉稳,荡然无存。

        仗,居然还能这么打的吗?

        法尊心性疯狂?不会连脑子也抽了吧?怎么会搞出这么一出呢?

        执法者的后续援兵进入战场,声势立时大涨;这是不错的,也是理所当然的。

        萧晨雨等人业已经陷入了围困之中,形势可说岌岌可危。这也是不错的,也是理所当然的。

        能够造成这一结果的,固然有后续援兵的原因,也有执法者队伍的军事素质比世家联军这边过硬,有一定之规。

        但所有人仍能清晰的感觉到,若是刚才的战斗执法者打得还算是有声有色,后续援兵一到,整支队伍反而混乱了起来。人数多了,阵型却没了,战力竟是不增反减。

        队伍中人始终都是江湖汉子,到底不是真正训练有素的军队。战斗时间稍长了,一个个的凶性彻底爆发,各自打各自的,整个战场彻底变成了一锅粥。

        又或者应该说由各色武者、各级修行者、各阶高手所组成的杂烩粥!

        一个执法者,之前原本还与自己身边的战友配合的紧密无间,彼此互相掩护,左冲右突。但后续援兵一到,竟是将他们两个生生地冲开了,然后再遇到敌人的时候,就成了各自为战。

        身边的人遭遇了危机,竟然不管不问,只顾着自身安危,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执法者战友被砍死,砍成肉泥,仍是无动于衷,依然在大呼酣战,丝毫也不加以援手。

        这样的情况,比比皆是,半点也不新鲜了。

        大雨仍旧在持续地下着,战况仍旧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城头上人头涌动,观看着这一场貌似很激烈,其实很诡异的大战。而远方执法者方面面对此情况竟也是按兵不动,全无后续动作。

        地面上的雨水,渐次累积,竟已慢慢地漫过了足踝,地下的,已经不全是雨水,还是血水,甚至更多的都是血水。放眼看去,直如一片鲜红的汪洋。

        这还是此地比较接近河泊,泄水相对较快,要不然,这些人也许还没打完仗就直接被淹死了。

        对于法尊选择在这样对双方都不利的地方开战,第五轻柔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这样的作战模式,这样的作战策略,都非是智者该为,就算是站在任何角度,都难以理解,只要任何一个稍微有些头脑的指挥者,就不该犯下这样的错误!

        法尊怎么会这么做?

        第五轻柔头痛之极。

        夜沉沉已经问了好几次:“第五家主,目前形势,该当如何调整?”

        对这句简单的问话,第五轻柔根本就是难以回答。

        眼前的场地很大,但也很恶劣。对敌我双方都是。甚至,对执法者更加的恶劣。因为执法者完全没有防护,就这么在大雨之中挨淋。而己方还在城中,最少还能有地方挡挡雨水……这片场地虽然大,但最多也就是只能容下几十万人交战,人数再多了,恐怕更混乱。而且施展不开……法尊将战场选在这里,而且又摆明了一副‘公平决战’的气势,就是要让第五轻柔莫天机这等人无法插手。

        你一插手,我就指挥。执法者反正是占优势的,若是一旦有人精确指挥,恐怕死亡最快的,还是中都城一方的人。执法者哪方面反而可以更加有效的保全。

        因为他们武力本来就高!

        第五轻柔颓然摇头,面对这种情况,实在是束手无策:“真的没什么好办法。法尊就等着我们指挥,一旦参与,执法者那方面本就是有严格的等级;大家都参与指挥的话,我们吃的亏更大;还不如这样混战,能够获取的利益大一些,或者说斩杀敌人的有生力量多一些。”

        夜沉沉黯然长叹。

        他也不是糊涂虫,这种情况岂能看不出来。问问第五轻柔,只不过是求个印证。若是第五轻柔真的有办法,他反而要不相信了……战场上的双方人数在急速锐减。

        中都城四面环山,北门这边尤其如此,等于是所有人都在一片巨大的盆地里交战。

        合共七八十万人交战,所占据的场地何等的宏大,绵延数百里全是战场范畴,有不少人处在最外围,已经接近山脚下,往往打着打着,双方一个呼啸,各自逃命。

        往外奔跑。

        现在这样场面实在是太恐怖了,有机会就跑吧,只要能逃出中都范畴,就可以逃出生天了。而只要是翻过这近在咫尺的山头,就已经超出了中都范围!

        既然如此,还等什么?

        于是外围的开始一批批的溃散。不管是执法者还是中都武者,大家都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可惜抱着这样想法的人无一例外的都是跑出没有多远,就被早在外围守候的执法者高手不分敌我,一律斩杀!

        这些在外守候的人若是冲进战场,绝对是一支出人意料的奇兵。甚至可以在极短时间里彻底锁定战局!

        但这些人在杀完人之后,却又静悄悄的退了回去,对于战场上其他一切,尽都不屑一顾一般……当然,这等情况在城头上的众人是看不到的。一来距离太远,二来漫天大雨遮蔽视野,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不知不觉中,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交战双方的人数变成了如今的三四十万。

        萧晨雨所率领的人马已经被执法者方面的人手悉数围攻,包围在一个超巨大的包围圈里,四周全是敌人,拼命搏杀已经成为了此刻唯一能做的动作!

        执法者方面现存的人手还有二十余万,而萧晨雨这边的人数已经不足十万了。

        胜负已定!

        但双方都没有收手的意思,半点都没有。

        “四十万对四十万,公平决战!”法尊的声音夹杂着一种风轻云淡的淡然,还有一种淡淡的嘲讽。

        这个声音瞬间穿透漫天大雨,在上空飘扬回荡,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这句话里面的嘲讽之意,就像是一把刀子,径自插进了萧晨雨的胸膛。

        萧晨雨对于此战早存死志,本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四十万人对四十万人,自己这边惨败,人手锐灭,对方却还保留将近一半的战力,这个面子,萧晨雨也丢不起。

        一听到法尊这句充满十足羞辱意味的话,萧晨雨突然浑身浴血的跃起在高空,拼命大叫道:“谁都不许撤退!谁都不许来援!”

        “男儿一生,当如此战!”

        一道闪电猛然炸裂在半空,将萧晨雨跃起的身子照得纤毫毕现。

        只见此刻的萧晨雨浑身浴血,连脸上也已经是血水横流,身上伤痕累累,滴滴答答的往下落淌着鲜血。

        城头上,正要下令增援的夜沉沉刚刚张开嘴,就突然间张口结舌地愣在那里。只觉得心中涌起一阵莫名绞痛。

        他知道,萧晨雨既然这么说了,那就是已经下定决心,再也不打算活着回来了。

        他明白萧晨雨的意思,也明白他的选择:就算是能凭着超凡修为勉强逃回来了,在执法者如此战力面前,迟早也是个死。而且这一逃还会更损自己的威名,万年英名,一朝蒙羞。

        纵然死,萧晨雨也不想那样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