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八十五章 一屠到底

第九百八十五章 一屠到底

        夜沉沉脸上肌肉痉挛了一下,道:“秋叶,你先行一步,大哥随后就来!”

        叶秋叶哈哈大笑,转身大踏步走出,喝道:“叶家子孙,随我出战!夜家子孙,也来几个助阵的!本部兵马,现在轮到我们了!是男儿是好汉,跟随老夫上阵赴死!”

        叶秋叶话音刚落。

        轰的一声,中都城之中,本已经心存绝望的江湖人,刹那间就是呼啦啦站起来一大片。同声大吼:“轮到我们了!上阵赴死!跟那帮该死的执法者拼了!”

        叶秋叶的话说得极为直白。

        就是上阵赴死!就是去死!

        但就是这般直白的话,却在此时,极大地激起了江湖男儿的心底血气!

        既然难免一死,那就壮烈战死吧!

        拼了!

        甚至,有些人原本不属于叶秋叶的阵营,在这一刻也自发自觉的加入了进来。

        “死则死矣!谁怕谁!”

        “执法者有两只眼睛,咱们也是一个脑袋!”

        “执法者胯下有话儿,老子裤裆里也有鸟!”

        “干他娘的!拼了!”

        一阵喧嚣,犹如宣泄一般的大叫声中,众人手持刀剑,乱哄哄的出城了!

        虽然队形混乱,却所有人尽都是气势凛然,昂首挺胸。

        若是还有生机,老子不会赴死!

        但既然已经注定一死,老子偏偏要死的像个男人!

        战斗持续了整整一夜至今仍未停歇。

        整整一天一夜,整个中都城就如同不断遭遇地震一般,处在无尽的颤抖之中,所有的房子都在扭着屁股跳舞,极有韵律的轻轻扭动着,也不知道算不算是不幸中的大幸,极少出现倒塌的现象。

        那场百年难得一遇的倾盆大雨现在虽然小了些,但却一直在下,仿佛能恒久的下下去。

        而城外,熊熊的烈火也一直没有停。

        不用怀疑,第一波的焚化带固然被送出了很远,但只要还再死人,焚烧尸体的烈火也就会继续烧下去,熊熊烈火,一整夜都在持续燃烧着。

        那一股特殊的烤肉味自然也在持续弥漫,一整夜的持续弥漫。

        中都城里,处处都可见到有人在呕吐,这边才吐完,但只要再度接触到怪味,就会继续呕吐……

        纵然是再迟钝的人,消息再不灵通的人,也都已经知道了这股味道乃是因焚烧大量尸体而来,……这么在大雨之中浓烟弥漫的环境里,燃烧了一天一夜,该烧了多少尸体?

        也许不久之后,或者是今天,或者是明白,自己也会变成被焚烧的一员吧?

        只要想一想,就是浑身一阵颤抖,心里一阵阵的膈应。

        随同叶秋叶出战的人在一夜激战之后,现在,已经在火上烧了……

        此波战时的尾声,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炸声终结,在夜沉沉老泪纵横之间,叶秋叶也步了萧晨雨的后尘,在执法者阵中化作了人间的绝响。

        但,这一波与他作战的执法者,能够最终还活着的,却只有不足三万人了。

        叶秋叶所部的顽强,让所有执法者都是大跌眼镜。

        明明实力相差悬殊,明明是敌强我弱,但这一波世家联军所展现的勇气、毅力、斗志都让人叹为观止,我实力不如你,我就抱着你一起死,如此不求全胜,只求残敌,不畏强敌,甚至先求一死的先声,彻底动摇了胜负的天枰,如果不是双方高深实力者的对比不是那么的悬殊,最后的胜负结果还真不好说。

        看到最终不足三万伤痕累累的武士撤下战场,执法者一边的人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背心,一股冷气升上来。

        己方这一波阵亡了四十七万人啊!

        就只剩下三万幸存者,而且这三万人之中,绝大多数也都是被废了。这一生,都不可能再恢复巅峰时期的程度。

        明明是强弱悬殊的双方,最终却是如此惨烈的结果。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法尊。

        此刻法尊的脸色仍旧是阴沉沉的,没有半点表情,只是挥挥手直接下令:“立即着手收拾战场,等待下一场接战。魔头不灭,战斗不止!”

        “法尊大人!”有一位高阶至尊哀求道:“让兄弟们多少休息一下吧,大家可都是血肉之躯,又是在经过了如此惨烈的厮杀之后……还在这样的倾盆大雨之中淋了两天一夜……”

        法尊淡淡的道:“有谁不是血肉之躯?有谁,不是战斗一夜?有谁,不是在暴雨中淋着?难道,只有我们的人么?你们凭什么这般娇贵?”

        “可是……”

        “不用什么可是。决战不休,一屠到底!”法尊冷漠的下令:“再有异议者,斩!杀!无赦!”

        一片噤若寒蝉,所有人尽都不敢再说。

        现在的法尊,心冷如铁,已经去到了没有任何人情可讲的地步。

        看着法尊冷漠而无情的脸色,众人只有遵命行事。

        谁都知道,法尊的话绝不是说着玩玩的,在此之前,整片九重天大陆,在短短十天之内惨死的将近两千万亡魂,早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法尊,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言出法随,令行禁止!

        执法者一方虽然也是人困马乏,但在这等高压命令之下,还是分出人手去打扫战场,继续焚烧尸体。

        法尊又一次的将目光看向城头,心中疑惑重重:楚阳,身为九劫剑主的你,眼下已是魔劫祸世的最后关头了,为何到现在还不出现呢?

        楚阳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呢?

        虽然楚阳一直都没有出现,但法尊心中一直有一种直觉:最终能够制止自己的疯狂的,只有楚阳!

        能够终结自己的疯狂的,也就只有楚阳。

        但法尊却是战意熊熊,正如他自己所说:与九劫剑主一战,绝不会手下留情。

        楚阳,你若失败了,那就玷污了九劫剑主这个伟大的称呼!那我绝不会允许你活下去,因为,一个失败者,不配得到我的老大一样的称呼,没有资格成为那个传奇的名称!

        城头上,原本可说是人头涌动,密密麻麻的,现在却已经是稀疏了许多。

        此刻,就只有夜沉沉和诸葛苍穹,石咆哮这三个人还在这里站着,而三个人的表情很一致,尽都是满面的复杂。

        其中包含了有骄傲,有悲痛,愤恨,还有……决绝。

        石咆哮突兀地长叹一声,从怀中取出一只玉瓶,缓缓将之打开,呵呵一笑,道:“前几日,九劫剑主托第五轻柔送给我这一颗九重丹,老夫心中顾虑重重,彼此虽因立场原因,暂时结成同盟,但九大家族与九劫之间的对立仍属必然,怎能接受敌人福泽?”

        “此后恩怨难明,如何处事,便一直没有服用……不过今日却是复仇之战,老夫也不顾那么多了,欠着……就欠了吧,反正这辈子估计也没有偿还的机会了,总算现在立场相同,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希望这颗九重丹,能让老夫多杀几个敌人,让这份愧疚之心能减少少许,等下上路之时,不用太牵挂这件事……哈哈……自欺欺人,欺人欺己,原来是这样的……”

        说着便打开那只玉瓶,一股异香飘起的刹那,已经将那颗九重丹服下了。

        夜沉沉勉强挤出一个笑意,道:“什么自欺欺人,欺人欺己,相信九劫剑主也不会在乎你这点情分的,你把你那颗心放肚子里吧。再说,你我马上就要变成死人了……死人不需要偿还什么的。”

        “哈哈……”石咆哮仰天大笑。

        诸葛苍穹嘿嘿一笑,道:“大哥,接下来,好象是轮到小弟前去报仇了……”

        夜沉沉仰天叹息,道:“九大家族,煊赫万年,原来万年之期,果有定数……今时今日,果然到了应该覆灭的时候。只是唯一想不到,也是万万想不到的,九大家族这一次并不是毁于九劫之手,而是毁在了执法者的手中,不对,那法尊当年也是九劫之一,九劫智囊,原来九大家族使用无法逃脱这层轮回……呵呵……此时此刻,说什么都显得那么多余,全无意义……”

        诸葛苍穹微笑道:“兄弟们一个个的都走了,现在除了咱们三个之外,也就还剩下一个现在跟九劫剑主在一起的凌暮阳了。万年前兄弟九人,姐妹七人,现在姐妹不在,兄弟也只剩下四个了,恩,不知道暮阳现在还肯不肯把我们当兄弟,有我们这样兄弟,实在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

        石咆哮想要笑,却感觉鼻头酸酸的笑不出来,道:“暮阳疾恶如仇,实则心肠极软,怎么会不认我们当兄弟,尤其还是都快死了的兄弟。要我说,早晚都是要死的,早死几天晚死几天,算得什么事儿,千万不要拖到暮阳真个不要我们这几个兄弟的时候,那可真就玩完了。”

        三人同时纵声大笑。

        “只可惜陈迎风那混帐了……”夜沉沉目中露出深沉的恨意,道:“这混账东西,临死临死了,居然还为兄弟们抹上一把灰,真真是让老夫恨极气极!”

        “但除了那混帐,我们大部分人还是无愧于先父威名的!”诸葛苍穹两眼虽然悲痛的通红,但脸上却发出一种湛然的光辉。

        “这就已经足够了!”夜沉沉和石咆哮同时重重点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