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九十一章 恩仇了了

第九百九十一章 恩仇了了

        此外,法尊如今与自己再商量,并没有命令自己。

        自己的神魂掌握在他的手里,他完全可以直接命令自己出手的,而那时自己还不得不服从,现在,总还是自主动手,总有一点回旋余地……长叹一声,平霄云不得不作出决定,先保住宁天涯再说。纵身而出,在半空如同一朵黑云,正面迎向宁天涯:“老宁!我有话与你说。”

        宁天涯大怒喝道:“平霄云,为何连你竟然也要倒行逆施起来?我真看错了你!”

        平霄云面容纠结,道:“老宁,你不懂的,你……”

        突然间脸色一阵莫名狰狞,暴喝一声:“宁天涯,纳命来吧!”纵身而上。

        他的瞳孔中,隐隐一缕缕黑气不断凝聚,却是被法尊强制下了命令,不让他有跟宁天涯说话的机会。

        宁天涯见平霄云嘴上说得好听,突然痛下杀手,不禁更是大怒,挺身迎上。

        宁天涯现下虽然已经不是法尊的对手,但一身实力仍可列入当世前三之数,平霄云虽是两万多岁的老怪物,单论实力,却还是要逊色宁天涯一筹,但宁天涯要在三招两式之间取下他,却还是不行的!

        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叫道:“揍他!打死这个老王八!嘴上说好听的,手下却偷着动刀子,就不是个好东西,打死他,不用给我面子!”

        从宁天涯背后突然伸出一颗粉妆玉琢的小脑袋,一双乌溜溜的黑眼珠注视着平霄云,半晌后居然老气横秋的说道:“老宁,这家伙貌似有些不对劲,未必不是好东西……”

        宁天涯此刻已与平霄云战至不可开交的地步,道:“怎么不对劲?那里不对劲了?”

        突然一声异常强烈的剧烈爆炸从后方传来,这一瞬间震得所有人的耳朵几近失去了知觉。

        却是诸葛家那位硕果仅存的九品至尊终于在支撑不住的时候,选择了自爆。

        自爆之余,战场中空出来好一大片空地!

        夜沉沉等人齐齐爆发出一声悲愤欲绝的怒吼。

        此刻,天空中的璀璨雷光终于散尽了。

        中都城内,一个沉稳更隐含威严的声音瞬时响起:“法尊!让你的人停手!”

        随即就是“忽”的一声,整个上空突然间刮起一阵暴风,之前满天遍布的乌云,在一瞬间之内已被吹得干干净净!

        远方的天空,出现了十几个小黑点。

        下一刻,这些小黑点已然猛地出现在战阵上空,却是十四个人联袂而至。

        这一行的人数并不多,一共只得十四人,但这十四个人带起来的气势,却将满天乌云同时驱散!不知道飞到了何处去。

        单只是这份声势,就已经让所有人都震惊莫名!

        如斯声势,岂同凡响,宁天涯到来之时,气势无两,与之相比,至多也就大致相当而已,而宁天涯只得一人,这里却多达十四人,竟有十四个不下于宁天涯的人联袂而至?!

        甚至还有超出?

        在这十四个人出现的那一刹那。

        夜沉沉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闪过一丝安心,突然喝道:“君家后人!”

        混战中,君惜竹听到此言本能回头观看,只见夜沉沉与诸葛苍穹还有石咆哮这三个人同时纵身而起,悬浮在半空中,凝望着自己。

        蔚公子身形如电,在君惜竹周围一阵疾速游走,所有妄图靠近的执法者,都被他毫不留情的一一杀死。给君惜竹制造出一个相对安全的对话环境。

        “老夫便是夜家始祖夜沉沉,九千年前,老夫亲手策划、制造了君家惨案,此举乃是丧心病狂,忘恩负义之举,老夫本心,也是至今耿耿!今日,得见君家后人尚存人间,果然是天公有眼,老夫死也无憾了。”

        “今时今日,便在此地,将欠下的血债,还给君家!”夜沉沉大吼一声:“老夫便以整个夜家偿还此血债,可能稍偿君家血仇之恨?!”

        诸葛苍穹怆然大笑:“还有我诸葛苍穹,当年之事我也是主谋之一。今日愿以这具残躯偿还血债,去向君叔叔在天之灵请罪!”

        “我石咆哮,今日在此偿还此血债!”石咆哮大声叫道。

        随即,兄弟三人彼此相视一笑,均看到对方眼中的从容和坚决。

        中都城门口处,一人流星一般的飞出来,口中凄厉万状的大吼大叫道:“大哥!不要啊!”

        来人正是凌暮阳,在楚阳等人突破之后,修为都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凌暮阳,楚阳等人虽然更早一步到来,而凌暮阳却还是晚到了片刻。

        片刻之差,事实已就!

        凌暮阳这边才刚刚赶到城门,就听到了夜沉沉的大吼,不由得心胆俱裂,竭尽全力,拼命赶来。

        夜沉沉脸上露出来一丝温暖真挚的笑意,道:“暮阳,以后你若有机会见到咱们的父辈,就说我们早已夭折……这丢脸的事情,千万莫要传了出去,贻羞祖宗。”

        诸葛苍穹与石咆哮两人同时点头微笑:“兄弟,拜托了。”

        随即,在凌暮阳撕心裂肺的大叫声中,高空中的三个人分做了三个方向,向着执法者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冲了下去。

        “做错了事,终究还是要付出代价的!欠人的,始终是要还的!”

        夜沉沉大笑的声音充斥在整个天地之间,久久不绝。

        下一刻,三声强猛到极点的爆炸轰鸣,就汇聚在一起响起。

        轰!

        轰轰!

        一阵阵烟尘随之扬起,方圆千里遮天蔽日!

        合共三位九品至尊一起自爆,在这等密集的战场之中,那里还来得及分什么敌我,自爆之余,有超过十万之数的双方人手随之而去。当然,其中还是执法者方面的数量更多,大约是七三之比。

        天地间,突然陷入一片寂静!

        战场之外,正在狂奔的凌暮阳突然间猛地呆住,随即一下子摔倒在地,一个九品至尊,一个当代绝顶高手,竟会在奔跑之中,失足摔倒!

        而且摔的狼狈不堪!

        然后,凌暮阳呆呆的坐了一会,突然间双手捂住脸,放声大哭。

        楚阳等人刚刚才到了战场上空,就发生了这样的事,爆炸的余波对他们几人当然没有影响,但他们却也不曾想到夜沉沉等人居然在强援到来,已经能够保住性命的情况下,居然还是发动了自爆!

        “他们不想承受我们的恩泽,更不情愿在我们庇护之下活着。”莫天机是何等的玲珑心肠,瞬间已经推测出来了原因始末。

        楚阳等人唯有长叹唏嘘。

        人群中,大仇得报的君惜竹心下并无几多快意,眼神反而有些迷惘,只凭本能胡乱砍杀着,突然感觉面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虚幻。

        既然如此,何必当初?

        自己付出了一切,来做这件事情,仅有的希冀就是为了复仇,就是为了重震家声;但,就在自己刚刚看到希望的时候,仇人却全部都消失了。

        这种结果让她生出一股极端的失落感。

        你们既然心中愧疚,当初又何必要做那件事?

        难道我这么多年的拼命努力,就只是为了今天来看你们自爆吗?

        见她神智有些恍惚,蔚公子唯有更加紧密的出手,挡住外敌,不让她受到伤害。

        这会的君惜竹只凭本能应敌,只要随便一个高阶至尊就可以轻易取其性命,蔚公子如何不小心应付。

        远方,法尊潇洒地站起来,然后一步跨出,却已经到了虚空之上,与楚阳等人面对面而立。

        “楚阳,当代的九劫剑主,恭喜你神功大进!”法尊有些嗟叹的说道。

        “还不让他们住手?”楚阳愤怒地说道:“难道你打算让九重天的武者,全部都死绝么?你到底是否知道你在干什么?”

        法尊微微摇头,和煦的微笑:“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楚剑主,其实你只是有所不知而已,九重天这些高层武者,没有存在的必要。死干净死绝了,才是最好的。”

        这句话一出来,让在场所有人都是勃然大怒,气氛陷入一触即发的边缘。

        舞绝城却是上前一步,制止了已经准备要出手的众人,目光有些复杂的望着法尊,沉声问道:“何出此言?”

        还是舞绝城,饱经世情,在这等微妙局势之下稳住众人情绪,没有即时开战,更向法尊发问,一问究竟。

        法尊微笑,叹息,摇头,然后说道:“各位,九重天,自从十万年前一场空前巨变,一直到了现在,已经变得太不平衡了。”

        “尤其是执法者方面,可谓已经是腐朽透顶。一个国家的政权,充其量也就只能维持数百年的光景,就已经糜烂不堪。更何况是执法者已经执掌大权十万年?”

        此言方出,楚阳与莫天机两人脸上露出了沉思之色。

        “自古以来,物竞天择,强者为尊;这一条定律自然是正确的,但随着人口越来越多,却已经渐渐的不适用。越强的人,为祸越多,愈甚!”

        “还是执法者,在我执掌法尊的一万多年岁月之中,亲眼见到了执法者是如何的骄横,如何的欺凌弱小。现在执法者已经是真正的糜烂到了骨子里,那种风气已经传承了十万年岁月,想要改变,谈何容易?如何能办到?我也曾尝试,也曾努力,却始终徒劳无功,全无收效!既然注定无功,那么……彻底毁灭是最好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