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九十六章 一战定鼎九重天!(三)

第九百九十六章 一战定鼎九重天!(三)

        “呃?”众人一阵愕然。这啥话?怎么还小祖宗了?这啥辈分啊!

        风雨柔已经欢喜到了心里去的凑上去,拍着手道:“我说你生不出这么漂亮的孩子么?宝宝,让阿姨抱抱好不好?”

        超过一万多年的岁月也没有个孩子,风雨柔早已经渴望的狠了,此刻一见到如此可爱的一个小家伙,顿时积蓄了数万年的母性全然被引爆了。

        小家伙歪着头,黑黝黝的眼珠看了看风雨柔,心中盘算:这阿姨真好看,虽然还不如我妈好看,不过也算是大美人了,抱我啊,抱我啊,你怎么还不抱我啊,让我赶紧离开那个老宁头,这老头身上臭臭的……于是很自然地伸手表示同意。

        风雨柔顿时兴奋万分,小心翼翼的将某小孩抱了过来,“吧唧”一声先在脸上亲了一口。顿时感觉口感好极了,忍不住又亲了两口,笑得合不拢嘴。

        小家伙哎呀一声,伸手去脸上抹,抱怨道:“我有洁癖……”

        风雨柔哪里管他有没有什么洁癖,又亲了几口,抱着就不松手了,捏着小鼻子逗他玩,小家伙一脸无奈,这阿姨怎么回事?没见过可爱宝宝吗?

        “这小家伙到底是谁啊?不是你儿子,你总知道来历吧?”月聆雪也想上去逗弄,但强行忍住了。

        “这小家伙是楚阳的儿子……”宁天涯一声长叹:“这小家伙简直就是一个小魔星啊……”

        “是我大哥的儿子?!”楚乐儿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顿时惊讶到凝固,不可置信的说道:“我大哥居然已经有了儿子?哦我的天哪,可是,这怎么可能呢?不可能吧,他哪有时间生……”

        宁天涯鄙视道:“你小小年纪知道几个问题,你那个大哥风流得很,处处留情,有这么个儿子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小家伙从风雨柔怀中转过头,气哼哼的威胁:“老宁头,你敢骂我爹?!”

        宁天涯一脸菜色,当真就住了口。

        环顾当今之世,宁天涯最恐惧人,不是法尊,也不是楚阳,而是这个貌似可爱的宝宝!

        楚乐儿这会已经冲了上来,笑得合不拢嘴:“我说一见到就这么亲切呢,原来是我侄儿啊,小家伙,快叫姑姑!我是你乐儿姑姑。”

        小家伙眨着眼迟疑的道:“叫你姑姑……有啥好处给我?”

        楚乐儿顿时囧了。

        要说楚乐儿的好东西绝对不少,但适合这么大小孩儿的貌似还真没有……不过心底却是一阵大爽:莫轻舞那小丫头居然还想要做我大嫂,现在好了,我大哥连儿子都有了,看她怎么做大嫂。只可惜,不是紫姐姐生的,紫姐姐当老大,这小子的妈妈是老二,莫轻舞最多也就是个小三,说不定还是小四呢…………下面,为了一个突如其来的小家伙众人议论纷纷,场面刹那间有些热烈,几乎把天上如火如荼的世纪之战都忽略了。

        只不过大伙貌似还有都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忽略了:在这样冲天的血腥气面前,这个只有两三岁的小家伙如何能忍受的下来的?之前,宁天涯可是背着着小家伙与平霄云大战来着,两个九品至尊强者所形成的高强度战斗氛围,貌似连寻常的八品至尊也无能介入吧?

        ……上面,战斗已经渐渐去到了紧要关头。

        连番的战斗之中,众人已经都受了伤,包括法尊在内,现在也已经是伤痕累累。

        这位往昔名动九重天的智者,在这一战之中,却是根本没有运用任何心机,只是靠着本能反应,对每一个人的攻击,几乎都是硬碰硬!甚至连与九劫剑的正面冲突也不例外。

        这样的战斗方式,乃是董无伤最擅长的。

        但法尊却是第五惆怅,曾经的九劫智囊,使用这样至为野蛮的打法,本应是他最不屑的作法,但如今在实实在在的发生了,这个结果委实让人无法理解。

        如此这般,连续的打硬仗,所有人都是消耗良多。

        一个半时辰的战斗下来,连莫轻舞都已经与法尊狠狠地拼了十几次。

        至于楚阳顾独行董无伤等人,已经与法尊不要命的拼了不知道多少次。尤其是楚阳,法尊似乎对他情有独衷,大部分的硬拼都是拼在了九劫剑上。

        楚阳咬着牙,一路苦苦支撑,只感觉自己体内的那些新增的修为,在迅速的与自己的身体完全融合,随即,凝聚……每一次与楚阳硬拼之后,法尊的眼睛深处,总会闪现一丝异常古怪的神色。

        每一次与九劫剑的接触,法尊身上也总能够多一点痕迹,虽然并没有多大的伤痕,但伤痕始终是伤痕。然而他的眸子深处,仍旧是至为古怪复杂的眼神。

        甚至心中,也是犹如滔天巨浪,波涛汹涌。

        无限的心酸怀念,无数的刻骨回忆,在这一刻纷纷涌上心头。

        老大,我又一次与九劫剑过招了。

        当初,我们曾经多少次的切磋?当初的你,曾经认为我凡事都用脑袋,你认为暴力是必须的,我的手段对敌人还是稍显软弱。

        所以你无数次的与我切磋。

        每一次都是逼着我硬碰硬。

        每一次都是这般。

        如今,由当代九劫剑主运使的九劫剑再次与我硬碰。你可知我多想你?多想兄弟们?

        如今,九劫剑在我面前,我能感觉到那熟悉的伤痛。伤痛得我好心酸……谁知道?

        老大啊……真的好像又是你站在我的面前了。

        法尊一直在笑,笑得云淡风轻,笑得从容潇洒。所有的辛酸痛苦,所有的怀念挂牵,所有的深情厚谊,都被他深深的压制着。

        尽都压制在心底。

        但这种压制,尤其是在这等熟悉的场景之中,却是越压制心中就越是酸涩难耐。逐渐的,积蓄到了一种不能再压抑的爆发时刻……再也压制不住了!

        法尊能感到自己表面上营造的杀气在渐次的消退,自己的鼻尖有些发酸,眼窝中有些发涩……老大……希望今日之后,兄弟们恒久飞扬天阙,小弟则独自惆怅。

        第五惆怅;呵呵呵,我的名字取得真好,原来我这一生,终究还是免不了惆怅满怀,惆怅一世。

        双方都已经快要接近强弩之末。

        不断受创的法尊口中几近全无间断的流出黑色血液,却始终在哈哈大笑,突然凌空而起,四周的黑色雾气猛地“咻”的一声,竟然在瞬息之间全部收进了他的身体。

        “楚阳,一干九劫中人,看来你们注定不是我的对手,就让我送你们一并上路吧!九劫传说,就此真正成为传说!”法尊仰天厉啸,尽力的将心中全部的抑郁借助一声长啸完全的发散,努力的将眼底的泪意化作一声嘶吼!

        到时间了!

        今生已经足够!

        一时间,突如其来的风起云涌。

        法尊的最强威压,在这一瞬间,毫无保留的极限释放出来,只压得身前的空间也在剧烈颤抖,甚至,有些地方已经在噼噼啪啪的出现空间裂缝!

        显然,法尊已经不耐烦与众人缠战下去,却是要一击定胜负,分生死了!

        楚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犀利到极点的注视着法尊,淡淡道:“我们兄弟,早已经在等着这一刻。法尊,来吧!且看天意属谁,谁成传说!”

        顾独行哈哈大笑,黑龙剑腾的一声飞上半空,定住。

        法尊在尽力酝酿最后一击,但楚阳等人又何尝不是如此?每个人都在留着自己压箱底的最后手段,等待着最后的那一击。

        法尊两手一扬,两只手臂同时挥散出大量的实质雾气,最终竟然凝聚成了两片硕大无朋的翅膀!在空中一扇一扇,那浓郁的杀机,几乎影响了天地间方圆万里的地界。

        这是志在必杀的一击,招未出,声势先起,举世震撼,惊世骇俗!

        下一刻,法尊就如同一头九天大鹏,带着垂天之翼,以挟巨山,超天海之势,更夹杂着无边的森寒,缓缓压下!

        每个人都能清晰感觉到法尊这‘毕其功于一役’的决死心态!

        十个人的阵型,竟然在这一刻呼的被冲开。每个人都感觉到,法尊虽然是面对自己所有人,但其实真正的目标只有一个:楚阳!

        众人纷纷拼命冲来。

        但法尊身上不断地出现幻影,迎上众人,幻影一个一个的破碎,但又有更多的产生,本体实力非但没有损耗,反而越来越是狂暴,强大!

        那种突如其来足以冻彻灵魂的杀机,让楚阳所有人都是毛骨悚然。

        楚阳仰天长啸。

        九劫剑瞬时豪光大盛!

        这一刻,楚阳运转起全部的九重天神功,将丹田之中,那所有的鸿蒙真丝一抽而空!狂灌进九劫剑之中!

        这一刻,九劫剑终于发挥出他真实的力量。

        这一刻,九劫剑的光芒遍耀寰宇,完完全全的压过了太阳!

        剑气纵横三万里!剑光直射十九州!

        这才是九劫剑真正的终极形态!

        楚阳头发衣衫同时凌风后飘,手中犹如当空烈阳一般的九劫剑缓缓舞动,越来越快。瞬间剑气光芒竟然照射到天下山河!

        九劫剑剑法!

        八截九劫剑剑法合共三十二招,加上楚阳自创的那四招,在那一瞬间全部出笼!

        三十六招共绝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