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九十七章 一战定鼎九重天!(四)

第九百九十七章 一战定鼎九重天!(四)

        面对法尊的全力拼命出击,也唯有九劫剑才能一阻其锋芒。

        其他的任何兵器,都不行!

        而且,楚阳仿佛能够感觉出来,法尊的这一击,虽然好象是面向自己这边所有人而发,但他真正的目标就只有一个,就只有自己而已!

        顾独行等人,法尊阻止了他们出手!

        而楚阳自己,也不允许兄弟们在这时刻送死。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九重天神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九劫剑,并不是每一个人丹田中都有鸿蒙真丝!

        若是此战必死,你们,就由我先!

        一点寒光万丈芒,屠尽天下又何妨?深埋不改凌锐志,一聚风云便是皇!剑尖。

        煊赫亘古一剑锋,呼啸风云各西东;日月为身雷作将,劈山断岳任纵横!剑锋。一刃横天万世秋,此路黄泉通九幽;斩断红尘多情客,锋芒到处一切休!剑刃。

        铁壁铜墙战未休,得此一生又何求?九霄风云齐聚会,我未亡时君无忧!剑格。“

        藏锋隐光夜未央,运筹帷幄日月长;宁将一生全隐没,却换青霄杀戮狂!剑墩。

        生杀大权我掌握,五指合拢天欲堕;九劫九散风云聚,九重天外血如墨!剑柄。

        大拙无锋天欲沉,无刃无寒剑意森;生死方晓剑首厉,沧桑才知沉默魂!剑首。

        轻盈如梦梦亦飘,血海骨山舞妖娆;仗剑千里君莫问,生死相随到九霄!剑穗。

        掌心尸骨如山高,剑下血泊浪翻涛;红尘本是无情道,斩尽天下不收刀!自创。

        合共三十六招剑法,在此刻,直接形成了席卷天地的风暴!

        九劫剑法之真意,在这一瞬间,极限引爆,彻彻底底的发挥了出来!

        面对法尊惊天动地的轰然一击,楚阳亦将自身实力催逼至极限。甚至是超越极限。近乎疯狂一般的舞动着九劫剑!

        甚至连楚阳自己都没有察觉,在这一瞬,九劫剑上,散发出的无尽豪光之中隐伏着一种神秘的紫色,无穷光芒几已将整个天空尽都覆盖。

        剑罡率先呼啸而出!神龙一般先声夺人!

        在那三十六招九劫剑招一股脑推出去的同时,距离最近的观战者莫天机等人竟是不约而同的产生出同一种感觉。

        此刻九劫剑所形成的剑光,就是一个圈子;而这个圈子。则构成一片完整的天地,一个完整的世界!

        圈子里面有日月星辰,里面有苍天大地,里面有山川河海,里面有生灵万物!

        剑光外围,则被一层淡淡的。却又异常实在的神秘紫色光芒完全笼罩着。

        辉煌煊赫。

        此刻的九劫剑如同变成了无数的活物一般,夹杂着浩浩荡荡的宇宙之气,鸿蒙之威,混沌之玄,在空中演变成了一道灿烂而威武的银河。

        君临天下!

        滔滔不绝!

        这一道势不可挡的洪流,就这么义无返顾、一往无回地冲向法尊。

        剑到一半,楚阳就蓦然的感觉到,还不止如此。从那紫霄天帝留下的宝塔之中。一股浩荡的力量猛地冲了出来,顺着自己的经脉进入了身体。瞬间填补了身体丹田的亏空,更后发而至,加入到了剑招威力之中。

        剑光嘶啸,割裂了虚空,无数的空间裂缝纷纷呈现,速度「★萌萌桜★文字」快到了连音爆也来不及发出的地步,在楚阳的身后,一团完全模糊混沌的虚影后面,才开始剧烈的发出引爆!

        噗噗噗……

        这一剑的威力,冠绝古今!连楚阳自己,也很明确的认识到,这一剑,自己在短时间之内,绝对发不出第二次!

        这一剑,必胜!

        必杀!

        必死!

        楚阳心中有这样一种强烈的自信:就算是雪泪寒站在自己面前,这一剑,也是摧枯拉朽!

        这当然只是感觉,但能让一向稳重谨慎的楚阳有这样的感觉,这一剑的威力,已经是可想而知!

        法尊目中神光一闪,有一种强烈的震惊,然后接着竟然神色转换,显露出一丝由衷的满足,面对这能够决定他的生死的一剑,他竟然如此满足!

        法尊心中一阵感慨:“老大,我今日,终于见到了九劫剑的最终一招,也是最强的一招!”

        魔雾一阵剧烈波动,波分浪卷一般两边催开!

        剑光已至!

        楚阳连人带剑,仿佛如同是无视了时间与空间的阻碍,前一刻还在五十丈外,这一刻已经异常突兀地猛地出现到了法尊面前!

        剑光爆裂!

        爆炸!

        法尊哈哈大笑,魔雾升腾之中,突然猛地爆散而开。

        浓密的雾气,将所有人的视线尽都屏蔽!

        楚阳的剑光天地“忽”的一声冲了进去。

        双方的最强力量,便在此时猛地碰撞在一起。

        就像是两个星球以流星的速度接近彼此,疯狂燃烧着,猛地碰撞!

        随即就是轰然一声,强烈的爆炸就此产生,咔嚓一声,周围数百丈空间竟然同时成为黑洞!

        玻璃一般碎裂。

        一道道黑色的蛇形空间,密密麻麻的出现在虚空中。

        随即才是那种强烈的冲击波狂暴的向着四周炸开!

        顾独行等一干人距离太近,被强横的冲击力一冲,一个个闷哼一声,有如炸弹开花一般,竟然被远远的炸飞了出去,推了出去!

        九位已经超脱九重天的绝世高手,居然并不能够抵挡这种冲击!

        冲击波一路带出来长长的空间裂缝,向着四面,向着天空,向着地下,冲了出去。

        这一刻,无人可以阻止!

        地面上,随着这一声轰然震荡,宁天涯等人同时大惊;但久经战阵的他们迅速判断形式,同时全力出手,集合全部力量生生,打出一道道的至尊守护,护住了中都城。同时集结全部修为,向着高空那冲下来的狂暴气流反击上去!

        若是被这次的爆炸余波真个冲下来,中都城唯一结局就是寸草不留。城毁人尽亡!

        轰的一声。爆炸余波终于正式冲下高空,向着四面八方蔓延。

        纵然是得到了多位当世绝代强者的联袂防护和抵抗,中都城的城墙仍不免咔嚓嚓的一道道裂开,城外地面上,卡卡的不断裂开了一道道深深的大口子。四面无数群山,突然间同时离地飞起,随即又猛的落下。一阵强烈震动摇晃之后,轰然崩塌!

        所有参与卫护中都城的高手,面对如斯冲击,原本平和的脸色瞬间由红润转成苍白,不约而同的踉跄后退,同时吐出一口鲜血!脸色骇然。眼神惊骇。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

        高空中。

        顾独行等「★萌萌桜★文字」人正从远方飞一般的向着中间那团更形漆黑的黑雾赶过来。所有人都是心急如焚!

        不知道老大现在怎么样了?

        黑雾之中,楚阳一脸大出意料的惊诧之色,却又有些情理之中的恻然,就你们看着法尊。

        法尊的脸上尤自带着冷酷的微笑,直直的挺立,一头长发迎风飘扬,也是你们一瞬不瞬的盯着楚阳看。良久良久。他阴暗的眸子中再现了和煦的笑意。以及一种‘终于解脱了’的放松惆怅。

        在他的胸前,九劫剑持续闪烁着淡淡紫色的神秘毫光。如是深深地插进了他的心口!

        只余下小半截剑身在外,在法尊的背后,九劫剑的剑尖就这么透了出来,闪着晶莹的毫光,点尘不染。

        楚阳和法尊两个人都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九劫剑那无限的毁灭之气,那无限的吞噬之力,以及那夭矫如神龙的剑罡之气,正在以最极至的速度破坏着法尊的生机。

        两人脸上同时露出一丝苦笑。

        楚阳轻叹一声,道:“第五惆怅,你终于解脱了。”

        法尊轻轻笑了起来,淡然道:“如果不是心愿未了,我或许早就解脱了。”

        刚才,两人以最强的功法决然对撞,对轰之初,受到对方最强力量冲击的两个人都是险些被震散了身体灵魂,然而在一撞之后,楚阳突然发觉自己九劫剑面前竟是全然没有了任何阻力,法尊的力量,似乎被震散,也似乎是本身他自己的不作为,九劫剑就你们长驱直入的直刺了进去!

        最终落点,九劫剑深深地插入了法尊的心脏!

        楚阳在察觉之后,立即全力收剑;但已然无能止住之前全力以赴而产生的强猛的惯性。

        察觉九劫剑已经深入法尊的身体,更兼命中要害,足成致命之创,楚阳想要拔剑、施救的事后,却感觉法尊的身体里面发出一股异常强烈的吸力,将九劫剑牢牢的吸住!

        自己发力拔剑,一时间竟然拔不出来。

        楚阳正待尝试用更大力道的事后,法尊已经淡然的看来。

        两人目光即时一对,楚阳在那一瞬之间已然明白了法尊的意思。

        “楚阳,我即便还能多活片刻,却还有什么意思?”法尊苦笑着,轻声道:“索性就让九劫剑插在我的心上吧,让我多痛一会,多感受片刻九劫剑临身的滋味。”

        他凄然的一笑:“我就当……这就是我老大对我的惩罚了……”

        楚阳此刻心情也是复杂到了极点,心思百转之下,终于道:“好!”放弃了拔剑。

        法尊无限眷恋地望着插在他心口的九劫剑,面上却露出温暖的笑容。

        这一刻,那个残酷的残暴的法尊,终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剩下的,就只是往昔那个豁达安详的智者,第五惆怅!

        “最后的这一战,是我败了。”法尊苦笑着,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体内的痛苦,道:“这种来自九劫剑的疼痛感觉……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