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九十八章 一战定鼎九重天!(五)

第九百九十八章 一战定鼎九重天!(五)

        抬起头,看着楚阳复杂的眼神,法尊苦笑:“不用怀疑,就算我仍旧与你殊死对撼,结果大抵也就是如此,因为你的这一招,真实威力已经超越了天地之力,我是决计抵挡不住的。所以,并不存在我故意让你之说。”

        楚阳默默的点头,道:“我知道。”

        楚阳能够清晰地感应到,在那一刻,法尊确实是被自己的剑势完全的压过,生死只在自己一念之间。

        这是一种对战局、对胜局全然掌控在手的微妙感觉,半点也是作不得假的。

        “如此的一招,我老大也是从来都没有发出来过的,但我能感觉到,这才是九劫剑的真实威力,终极威力。”

        法尊欣慰的笑道:“以前的九劫剑,至少与我同一时代的九劫剑,就单纯的只是一柄剑;一把锋利到无可抵御的剑而已;但是今天这一招,九劫剑已经超出原本的范畴。”

        “能看到这一招现世,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法尊温暖的笑着,看着心口的九劫剑,充满了由衷的喜欢,充满了无尽的缅怀。

        “是的,在此之前,我也没有想到,九劫剑竟会有这等变化。”楚阳老老实实的说道:“不过我能感觉出来,即使刚才那招也未必就是九劫剑的终极一招,相信九劫剑还有无限的发展进步空间。”

        “确实,九劫剑的路是可以无穷无尽的。而且,九劫剑每一招,都蕴含了一个世界。”法尊微笑道:“这虽然是我个人的感觉,但我相信这点也是极为接近事实的,事实上,九劫剑每一招的真实威力,都可能要比现在你发出的那所谓最强一击要强得多。”

        他竟然有些顽皮一般地眨眨眼,居然开了一个玩笑,道:“你要知道,现在的我快要死了;而快要死的人,感觉总是非常的敏锐与正确的,也能看到一些活人都看不到的东西,不过不要问我根源如何,我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楚阳苦笑不得,道:“若是你早日知道……今日是否就能避免呢?”

        “不!”法尊郑重的道:“纵然我在千年前就已经知道,今日之战,也是决计不可避免的。”

        楚阳默然。

        “不用为我难过,我现在很高兴啊!我心里很高兴啊!你知不知道我高兴什么!?”法尊眼睛看向虚空,明明死厄将临,脸上却是一副兴高采烈的神色,并不见半点虚伪做作之意。

        “你高兴什么?”楚阳对法尊的态度也确实有几分诧异,此刻的法尊无论是懊恼、悔恨、愤怒,甚至是欣慰、淡然,楚阳都不会太惊讶,但现在的法尊居然处于极度的大欢喜之中,这个态度未免太不合常理了!

        “我高兴啊,所有的人都来迎接我了。”法尊呵呵大笑,指点着周围,脸上有温暖:“我爹,我娘,我爷爷……我以前曾经并肩战斗的战友……还有我杀死的所有敌人,现在他们都在我的身边,然后我知道了,原来那个世界,是真的存在的,真实不虚。”

        楚阳眼睛一突:“那你有没有看到……”

        法尊哈哈一笑:“然后我才知道,这个世上,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神魂俱灭、万劫不复。就算是完全燃烧,但最后一点灵魂印子,也会化做最纯净的生命元力……或许不会记得生前的所有事情,但绝不会真正的完全消失,只是忘记了,并非是彻底舍弃……”

        “那里,连夜沉沉他们也来了,在看着我呢。”法尊指着一边微笑道:“我真正最高兴的却是,我没看到我大哥,还有我的八个兄弟。”

        楚阳霍然抬头:“?”

        “我的朋友敌人都来了,可是大哥和八个兄弟却没来,这意味着,不但八个兄弟没死,甚至连我大哥都没死!”法尊快乐的笑道:“这太好了!”

        楚阳轻轻的皱起眉头,法尊现在说的话,直如颠三倒四,全无条理,会不会是临死之时,神智迷乱了?又或者是出现幻觉之类的意想,希图在生命尽头挽回此生最大之遗憾?!

        法尊很敏锐地看出来他的疑虑,洒然笑了起来,道:“楚阳,若是一般人到了这个时候,早已经不能与你说话,但我不同呵……若是在九重天阙,在天阙高压之下,我或许也早已经消失,但这里毕竟是九重天……我的修为已经超出这个位面的界限,所以,就算我已经该死了,我的心,我的魂,仍能够抗拒一时这个世界的生死法则。”

        “虽然只是一时,只是让自己消散的时刻稍微延迟片刻。”法尊呵呵的笑着:“我真的没糊涂。我只想让你分享我现在的快乐,还有我的安心,我真的可以无憾了!”

        楚阳怔了一下,道:“我明白了。”

        “最后,我要请求你一件事。”法尊目光直直的看着楚阳,道:“请你务必要答应我!”

        楚阳叹息一声,道:“我知道了,我答应你!”

        他真的知道,法尊要求自己的是什么!

        这时,顾独行等人已经来到黑雾前面,一个个急不可耐的冲进来,却蓦然发现,这里面竟然没有丝毫阻力,一冲就冲进来。

        然后众人看到面前如此古怪的一幕,所有人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叫,瞪大了眼睛。谁也没有想到,在这里面竟会是这样的一个局面。

        只有莫天机,却是早已到了插在法尊胸口,依然闪烁着神秘紫色毫光的九劫剑,却是深深的叹了口气。

        法尊从容的看着众人,道:“诸位,我适才正要向楚剑主提出请求,既然大家都来了,这个请求就对大家一起说了,你们本也是我请托的对象,就不必麻烦九劫剑主转述了。”

        “我的要求就是——请诸位杀上九重天阙之后,再也不要提起……第五惆怅这四个字!”法尊眼中露出苦涩:“我是法尊!天魔种子、祸世魔头是法尊!”

        楚阳郑重的点点头:“绝对不会再有人提起!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你珍视的,我们也同样珍视。”

        莫天机沉吟着,有些惋惜的说道:“难道,你就不想说点别的了吗!?”

        “想!”法尊重重点头,眼中露出最为诚恳、甚至是虔诚的意味,让人感觉到他如果有必要,随时可以要跪下来一般的道:“以后,诸位遇到我大哥,我兄弟……若能帮忙,还请多多援助。”

        法尊深深吸气,道:“别人都有智囊,别人都有出谋划策的帮手,而我的兄弟们,却没有……我的兄弟们,只能靠着自己去猛冲硬打……他们太辛苦!太辛苦了!”

        他恳切的、恳求的看着莫天机:“莫天机,我拜托你,摆脱你多多照顾一下我的兄弟!求你!”

        莫天机一向冷静,此刻,却感觉到眼眶莫名一热,下意识的道:“我答应你!”

        法尊转向楚阳:“楚阳,当代的九劫剑主,我的那些个兄弟们,大都是直心肠的汉子,有时候做事不会有太多考虑,若是他日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还请你多多体谅,尽可能的包容。”

        他怅然一笑:“我的兄弟们已经上去了很多年,若是只单论实力而论,此刻的他们相信已经远远的在你们之上,不过,我同样相信……你们的未来,注定要比他们走的更远更远。因为你们毕竟是最后的九劫,最后的传说,最终的传奇……”

        “你们将是定鼎乾坤的关键人物,所以,拜托了……”

        法尊深深的弯下腰去,以他的伤势,这已经他能做到极限的动作了。

        众人肃容回礼。

        面对如此的一个请求,众兄弟只感觉到了由衷的温暖和酸涩,一时间,对法尊以往所作所为的厌恶和痛恨,似乎都已经不在心上。

        因为,若是自己到了这等地步,还能提出来的请求,也唯有这个。

        “依照我最初的设想,最后一击,我将诸位都逼了出去,只与楚剑主做最后的正面对决,然后在最关键的时侯放一把水,让自己死在九劫剑下。”

        法尊一声苦笑:“原本一切都按照我的设想顺利进行着,却万万没有想到,九劫剑的真正威力闪现,我竟是全然没有抵抗之力的,人心诡算,终有极限,人或者可胜天,却非我能为……算是老夫多此一举吧!哈哈……”

        第五惆怅之智,环顾整个九重天,绝不作第二人想,就算是第五轻柔、莫天机同样拥有同等次的头脑,却始终欠缺了一份恒久岁月累积出来的历练智慧,此次九重天终结之战,整个战局几乎尽在其掌握之中,少有疏漏。

        惟有在最后一刻,漏算意外一变,却非关智慧之算,这份成就当真可算是震古烁今,古今一人!

        众人咧了咧嘴,有心想要配合的笑一笑,却觉得心情只沉重竟已到了极尽压抑的地步,竟是怎地也笑不出来的。

        “我即使死,也只能死在九劫剑之下,这本是我的最后心愿,虽然与我的原本计划有些不符,但结果如一!”法尊呵呵的笑着,深情地望着心口九劫剑,道:“看到这把剑,真的好亲切啊。纵然是这把剑要了我的命,也仍然还是那么亲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