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九十九章 无限惆怅待来生

第九百九十九章 无限惆怅待来生

        众人面对着这样的法尊,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法尊无比眷恋地望着九劫剑,伸出手,轻轻抚摸着自己胸口之外的锋利剑锋,脸上尽是一片满足,一片怆然,声音竟然有些哆嗦,有些那种心悸的颤抖的长叹道:“兄弟……兄~弟~~兄弟啊……”

        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深情眷恋,那样的怀念,那样的酸涩,一滴滴的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有些眼泪凑巧落在九劫剑剑身之上,顺着剑身,流进自己胸口。

        法尊张大了嘴,窒息一般的轻轻往外呼气,终于颤抖道:“我马上就要走了,再会无期了……楚剑主,莫要忘记你的承诺啊,对我的承诺。”

        楚阳心中酸涩,道:“绝不会忘记的;第五惆怅,曾经的九劫第五,你注定永留史册;在你的兄弟心里,你只会是当年的第五惆怅!绝不会有任何改变!为祸人间的,就只是天魔种子,法尊而已……”

        第五惆怅的瞳孔此刻有些散大了,似乎无意识地问道:“是么?真的吗?”

        然后他的脸上,竟然露出来一个孩童似的纯真笑容,喃喃道:“若真如此,我多快活……”

        他突然静了下来。

        良久良久,他缓缓的低声吟道:“生死不过一场空,兄弟到头也关情;恨我全无轮回力……”

        他似乎是想要做一首诗,一首临终而做的诗,但他的声音越来越低。

        楚阳凑上耳朵想要听清楚他最后说的是什么,但法尊已经全然没有了气息,眸子中却满是憧憬,脸上尽是遗憾,他的手指,依然眷恋的抚摸在九劫剑上,但整个人却已经变得死寂。

        他死了。

        “……无限惆怅待来生!”楚阳轻轻一叹,替他续上这首诗的最后一句。

        或者第五惆怅并不是这样想的,但这一句,却是楚阳对他的祝福。

        对这位颠覆了天下、毁灭了世间,却又无限惆怅无限遗憾无限悲苦的一代枭雄……真诚的祝福!

        楚阳手上用力,欲要抽出九劫剑;但就在这一刻,法尊的静止不动的整具身体突然消散开来,化作了星星点点的光点,从他的手脚四肢开始,渐次的化为虚无。

        他的眼中的眷恋,脸上的遗憾,也终于尽化光点,在空中徐徐飞舞,然后一一的熄灭,最终消失在整个天地之间。

        天地间,原本法尊站立的地方,就只留下了那把紫气莹然的九劫剑。剑身光亮如水,静静地在空中闪烁。

        然后,九劫剑身上突兀地发出一种异常强烈的巨大吸力,如同长鲸吸水一般,将周围的魔雾瞬间吸入九劫剑中,点滴无遗。

        天地之间,再现曙光,不过片刻,魔氛尽消,彻底恢复成青天白日。

        天光明媚,山河万里,一派祥和之象。

        楚阳与莫天机有些怅然地看着面前虚空,同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然后,兄弟们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忍不出长长的轻轻叹气。

        第五惆怅已经去了。但天地之间那一股惆怅的意味,竟是久久不散。

        “人生在世,真是不能踏错一步,一失足成千古恨,欲回首早已万年……万万不要行差步错啊……”莫天机深有感触的叹息着。

        一声叹息,飘散在虚空,袅袅散去。

        ……下方众人早已经等的望眼欲穿,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天空,脖子都仰得酸了。

        终于,空中人影飘飘,一个个人影闪现出来。

        正是楚阳等一干人。

        下面众人见到楚阳等人一个不少,且都身体完好,这才松了一口大气,那颗心终于能安在了肚子里,瞬时欢声雷动。

        楚阳刚刚落地,风月等人就围了上来:“法尊呢?没被他逃掉吧?”

        “死了。”楚阳叹了口气,道:“形神俱灭,死在九劫剑下……”

        “哎……”风月二人脸上既有欢喜,也有惆怅,轻声道:“死了……也好,也算是他的解脱吧……”

        莫天机郑重道:“法尊就是法尊,不是别的任何人……这一点,请大家要千万记住了。”

        舞绝城凌暮阳等人深深点头。

        显然,万多年的丰富阅历让大家都明白了莫天机说这句话的意思。

        法尊一生功过,如今已是无法评论,如今人死若灯灭,什么事情,也都归于虚无,既然无法盖棺定论,那便是人死为大,化作一声叹息。

        楚乐儿抱着铁杨过来:“大哥。”

        楚阳一回头,顿时吓了一大蹦:“这小子怎么会在这里呢?谁把他带到这里了,这不是胡闹吗?”

        小家伙一根手指伸进小嘴里咬着,一副我是宝宝的可爱模样,貌似怯怯的看着楚阳,奶声奶气的叫道:“爹爹……”

        楚阳打了个寒颤,突然一把抓过来儿子抱在怀里,问道:“你小子怎么来的?你母亲呢?她没事吧?”

        小家伙顽皮的眨眼:“母亲还好啊,这次我是偷偷来的,母亲不知道我出来了……”

        话音未落,已经被一大巴掌拍在屁股上:“你这个小混蛋,你这不是要了你妈的命么,你怎么敢这么干……”

        楚阳气极。

        打了一巴掌,却又觉得心疼,刚要抚慰,已经被风雨柔横眉立目的抢了过去,怒道:“你小子怎么打孩子呢?你还是为人父的吗?手下没轻没重的,你个混帐东西!”

        楚阳愕然,自己被人教训,被人训斥,还成混帐东西了!

        看着风雨柔,忍不住挠了挠头:这是我儿子还是你儿子?怎么你比我还着紧?跟你有一个铜钱的关系吗?这叫什么事啊?

        “爹爹,我这次出来啊,是想要跟你商量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小家伙挥舞着胖乎乎的小手,很是正气凛然的辩解。

        楚阳嗤之以鼻:“你个小毛孩子懂个屁!居然也想要跟老子商量什么事,还重要的事,你知道什么叫重要吗……”

        一边,一身红衣的莫轻舞有些目光复杂的看着铁杨,轻声道:“楚阳,这真是你的儿子啊?”

        铁补天的事情,莫轻舞很早以前就知道了。

        这件事的曲折,莫轻舞也曾细致的了解过;但,就在看到铁杨的这一刻,莫轻舞心中的感觉,还是很复杂的。

        小孩子的活泼粉嫩,莫轻舞对他自然是由衷的喜欢,但对于其中的微妙关系,却又心中多少有些疙瘩。

        楚阳挠着头,情知真正的麻烦来了,凑上去正要解释,却见小家伙鬼头鬼脑的伸出头看着莫轻舞,道:“爹爹,这就是母亲常常说最对不起的轻舞妈妈吗?”

        楚阳一怔,却见莫轻舞已经满脸放光。

        小铁杨的一句话胜过某阎王说十句,说一百句,那一句‘母亲常常说最对不起的轻舞妈妈’,瞬间就抵消了莫轻舞心中所有的块垒,凑上前去,有些忐忑的问道:“你母亲……真的是这么说的?”

        小家伙使劲儿点头,表情纯真无邪:“轻舞妈妈,你好漂亮啊,看起来就好亲切啊,好温柔,好体贴啊,我怎么会有这么美丽的妈妈呢,太幸福了……”

        莫轻舞瞬间就晕了,心中更是莫名的欢喜起来,拍拍手道:“那……宝宝让轻舞妈妈抱抱好不好?”

        无视了楚乐儿极力的阻拦,小家伙迫不及待的伸出手来:“哇,我最喜欢让又亲切又温柔的轻舞妈妈抱了……”

        “真可爱,你叫什么名字?”

        “母亲叫我小阳。”

        “小阳,嗯,真好听的名字啊。”

        “轻舞妈妈你跟我母亲的感情是不是特别的好?”

        “啊?”

        “我老是听我妈妈说你会是他一辈子最好的最好的……”

        “真的吗?”

        “当然呀,我从来不说谎……”

        “嗯,你妈妈也是个好人……”

        “轻舞妈妈更是好人……”

        “恩恩,咱们都是好人……”

        ……看着莫轻舞抱着孩子在兜着圈儿的玩,一大一小不时地发出纯真、欢乐的笑声,楚阳一双眼珠子都瞪成了铃铛,突突的几乎突出眼眶。

        至于顾独行等人,更加是大眼瞪小眼。你我互相瞅。

        ——楚阳之前最最担心的问题,让儿子两句话就给全盘解决了,而且还是不着半点痕迹解决了;整个过程是那么自然、那么的和谐,那么的顺理成章。而且,还给莫轻舞和铁补天之间以后的相处,打下了太牢固的基础。

        在莫轻舞眼中,这么小的小孩子自然是不会说谎的,也不会说慌……一般这么大的小孩子说话还说不清楚呢,说谎?怎么可能?

        所以莫轻舞理所当然的就信了。

        但莫轻舞就算是前世今生所有智慧都融合,也绝对想不到自己抱着的这个小家伙,委实是一个大大的怪胎。

        ——当然,之所以这么容易,还是要有几个前提,第一,莫轻舞深深地爱着楚阳;第二,楚阳始终没有隐瞒什么过什么,一切都十分坦诚;第三,铁补天早就接受了莫轻舞的存在。第四,莫轻舞前世的记忆复苏,虽然依然是今生的记忆占据了主导地位,但前世的理性与习惯的顺从于楚阳依然在潜意识之中存在。

        这些条件,委实是缺一不可的,缺乏任何其一,都难达成眼前的结果。

        连本应该意见最大的莫天机,此刻也是摸着下巴,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楚阳,我说你这个儿子,真真是聪明的过了分……妖孽……妖孽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