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国师宁天涯?

第二章 国师宁天涯?

        寒潇然刚直不阿,秉公执法,天下无人不钦佩。他接任天下总执法,正是理所当然,众望所归。

        至于寒潇然的直属队伍,则是由沙心亮,秦宝善,万人杰成独影,以及原本浪一郎座下的刑吏组成,当然了,现在原本执法者几乎就万不存一,所谓监管不外是名义上的说法,现阶段真正主要职责却是监察天下,警惕宵小。

        尤其眼下正是百废待兴之时,必然有许多趁火打劫的无义之辈,正需要有一支强力势力予以制止。

        然而要制禁天下,就要有相当的势力与实力,尤其是寒潇然这位天下总执法。所以楚阳在拿出九重丹,给寒潇然服下,彻底解决了寒潇然的后顾之忧的同时,也赠送了一杯酒。

        一杯酒,数百年修为!

        至于沙心亮秦宝善万人杰等人,自然也是相同的提升,楚阳绝不会厚此薄彼。

        只是在万人杰等人来到的时候,曾经嗟叹了好久;陈家灭了,却不是灭在自己等人手中,万人杰与成独影心中感觉有愧于老友,经楚阳多方劝解,才勉强心里好受一些。

        当天晚上接受了任命之后,楚阳与万人杰等人就立即动身前去拜祭魏无颜。将魏无颜的断手,与他的尸体埋在一起;是夜,众人在魏无颜墓前大醉一场。

        想起当初突出西北那时的风云变化,至今依然觉得恍如一梦。

        ……而西北正北一面,则划归三星圣族休养生息。

        为了各族制衡,执法者之中,特聘请精灵族蔚公子与三星圣族古一鼓等另外几位长老担任执法者客座长老。对于执法措施之公平公正一视同仁,予以监管。

        而原本中三天的暗竹首领君惜竹,按照风月的意思,也是要委派一个职务,将这个黑社会头子笼络住。

        但君惜竹却是坚决辞去了,她大仇已报,心中已经没有什么牵挂;只想呆在中三天,对于上三天这个更高层次的地方,全无兴趣。

        “我最多只是隔一段时间来看看妹妹,其他时间……这片上三天我连来都懒得来!”君惜竹如此说道:“连九劫后人都能忘恩负义,这上三天的风水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不屑地在这里长住。”

        众人苦笑。

        这句话可说是有些偏激。但想起君家万年冤情,却又不禁唏嘘。

        “小蔚!你要是敢欺负璐璐,我就亲自上来切了你!”中三天黑社会老大留下这么一句彪悍的话之后,很洒脱的扬长而去。

        蔚公子摸着鼻子,在众人怪异的目光之中,几乎要将脑袋塞进裤裆里——有这么一位彪悍的的大姨子,蔚公子也算是很委曲求全了,别的不说,裤裆里随时都感觉冷飕飕的……咳!

        东南传来消息,黄家也遭到了执法者的侵袭,除了远路出来参加天鼎盛会的黄霞柳等少数人之外,其他的黄家高端武者,一个没剩全部死绝,唯一庆幸的是黄家终究不是隶属于九大家族,执法者没有对其斩尽杀绝,所以还一干老弱妇孺都留下了。

        黄公子手下高端力量,也被划入执法者行列,统一管理指挥。

        此外,东南楚家,宣布从此退出江湖,以一种超然的身份,存在于平沙岭;与执法者势力遥相呼应,但,除了生活必须,矮不出世。

        天下一派萧条,由来此众人的言语之中得知,原本路上江湖人不断,但经此浩劫之后,竟然是一路平安,竟是再见不到几个江湖人了。

        执法者清洗天下,针对目标绝不单单只是清洗九大家族而已;以执法者的情报网来说,天下武者,基本也没几个不在情报范畴之中,这一次分头出击,几乎都是皇级以上武者,一个不留。

        偶有漏网之鱼,至多也不过是万中之二三了,很形象的九牛之一毛……所谓“侠以武犯禁”,武者正是因为拥有武力,才能凌驾于普通人之上,惟有拥有了高深武力,行事才能肆无忌惮,随意而为,法尊这次发动“血洗天下”浩劫所造成的其中一个后果,却是大大减少了天下武者的数量,尤其是高端武者的数量,从而大幅度的减少了武者依仗自身武力,横行无忌的事情发生,也从另一个侧面,形成了另类意义上的“止戈”!

        是功是过,也只好见仁见智了……月聆雪和风雨柔则率领残余的执法者先将天下渐次归整,然后就会休养生息一段时间,静静的等待着大陆上烽烟再起,到那时候便是有识之士揭竿而起,率众建立新国家,新秩序……这个过程当然也是充满血腥的。

        但这次的血腥过程,却是必要的,更是必须的;只要等到流血之后,才能有一个个皇朝的矗立。从此之后,九大家族主宰九重天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了。

        取而代之的,乃是王朝统治。

        ………夜家大院中,在商议这些以后的天下大事。

        第五轻柔和莫天机等人都有参与。

        楚阳抱着孩子,与宁天涯悄然走了出来。

        “宁老以后何去何从?”楚阳有一搭无一搭问到。

        “老头子我不准备上去了。”宁天涯有些萧索,道:“当初上去,又被大人赶下来,老夫就淡了这份情绪,而且我也知道,老夫这个所谓的第一高手,并不能在九重天阙生存。否则,又何必让我下来?别人难道就不能做这件事了?”

        宁天涯洒然一笑:“一生之中,有些事情有些经历,曾经有过,也就够了,无需强求,强求无益。””

        楚阳了然点头,此老数万年阅历,早已看破世情,胸中自成沟壑,不滞于物。

        “就有一点,我的徒儿轻舞丫头,以后你一定要对她好一些!”宁天涯苦笑一声,道:“等铁杨成为国君,老夫就在下三天的铁云,当个国师吧。”

        楚阳目瞪口呆。

        国师?宁天涯?

        说什么也不敢相信居然会出现这等“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以宁天涯这等闲云野鹤的性子,居然要当什么国师——就算是谈昙这种超级不着调的人突然成了法尊,楚阳也绝不会如此刻这般惊讶!

        宁天涯一阵苦笑,道:“你当我愿意啊,这是你那个宝贝儿子塞给我的官职,而且,我之所以不上去,也是要在下三天冷眼看这轮回之道……九重天阙有路,人间未必没有,修者前行之路,未必只有一条。”

        楚阳缓缓咀嚼着宁天涯的最后一句话,突然间感觉受益无穷。

        九重天阙有路,人间未必没有,修者前行之路,未必只有一条。

        ……“小子,你要跟我商量什么事?”楚阳反过手,在骑在自己脖子上的儿子小屁股上拍了一记。只觉得嫩嫩的,手感大好,忍不住又拍了一下。

        “我来这就是想要问问爹爹你,听说你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破碎虚空的标准,即将离开这个世界了。若是你离开了,我娘该怎么办呢?”小家伙骑在楚阳脖子上,粉嫩的小腿荡在楚阳胸前,说出来的话却是一派小大人口气,条理分明。

        闻言的刹那间,楚阳的头就开始痛起来:“关于这件事情我曾经跟你娘商量过,我也有秘法可使你娘迅速提高修为,跟随为父上去;奈何你小子距离长大成人还需要许多时日,你娘肩负着铁云国运,万民重任,还舍不得你这小混蛋,她不愿意离开啊。”

        楚阳可是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人小鬼大,自有自己的一份见解,而且还见解独到,绝不逊色于成年人,所以也就并未将这小家伙真当成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

        想起铁补天的那份坚决,楚阳真真头痛之极。

        在楚阳想来,自己的女人,就应该义无返顾跟随在自己身边才是,老是分居两地,天地之隔,算个什么事儿?然而铁补天的选择确实义无返顾的留下!事实竟是如此残酷加狗血而又超级令人无语到了抓狂!

        “我有个办法……不过需要你配合……”小家伙叽叽咕咕的一笑,凑近了楚阳的耳朵……“大妙!”楚阳眉飞色舞。

        转头看到宁天涯,眼珠一转,对宁天涯道:“宁老,此事说不得还得麻烦你走一趟。”

        宁天涯警惕的道:“干啥?你小子不是又揣什么坏吧?”

        “宁老你不用这么防备我吧?我就是想请你前往下三天一次,将这小子的母亲带上来。一来让她知晓儿子下落放下心来,二来顺便认祖归宗,三来呢,以后的事情怎么也要再商量一下。”楚阳说道。

        楚阳心里清楚,自己是不能去的。

        若是自己去了,在下三天盘桓全无实质意义,说不定铁补天还有顾虑不愿意到上三天来。直接让宁天涯将她带上来一切事情就在这里解决乃是最好。

        有儿子在这里,以铁补天对孩子的疼爱来说,绝不可能不来。嗯,儿子就是那小娘们儿的命根子……宁天涯欣然道:“是这样啊,事不宜迟,我马上动身,你们一家也确实该团聚几日了。”

        “如此,有劳宁老了。”

        看着宁天涯一道流光一般极速消失,楚阳的心头也放下一大半心事。剩下的,就是大家的事情了。小家伙这一提醒,楚阳却又想了起来另外的事。

        自己等人一走,大伙的家人又该怎么办呢?顾独行的小妙姐,纪墨的呼延傲波,谢丹琼的妻子,傲邪云的一众侍妾?各自兄弟的家人?

        这些,又要怎么办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