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势不两立!

第四章 势不两立!

        儿孙自有儿孙路,父母不可能陪着走一辈子。而且老人们也绝对不会同意自己跟随上去拖累儿子。但这一次上去,又是前途未知……只能等到大家站稳了脚跟,而且修为到了一定地步,再将家人接上去。但,那个时间,又是什么时候?

        几年后?几十年后?几百年后?……楚阳说道:“我想,既然这次的天魔之事,乃是上面操控,那么,我们就必然还会有一定的准备时间;但这段时间绝不会太长了,大家抓紧行动吧。”

        “好!”

        翌日凌晨。

        九劫兄弟旋风一般卷出上三天,各散东西,向着中三天各自的家园急驰赶去。

        谈昙也即刻率领三星圣族方面的一干高手,迅速赶回西北,安顿族内一切事宜。

        第五轻柔和风月寒潇然等人,更是忙得不可开交,恨不得多生出几颗头颅,几双手脚出来。

        整个大陆陷入一片乱局之中,想要重新收拾谈何容易?第五轻柔就只是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居然连头发都白了几根。

        舞绝城无牵无挂,索性在法尊身陨的地方,多停留了几天。

        尽管彼此曾经为敌,尽管彼此曾经水火不容,但舞绝城还是带了酒,遥遥拜祭这位曾经的九劫之一;这颠覆了整个天下、清洗了整片大陆的一代枭雄!

        楚阳带着儿子和妹妹,准备回东南楚家。

        所有人都约定:只要一有将要破碎感应,即刻赶回执法城之巅会合,大家一道破碎虚空,踏入九重天阙!

        楚阳临将要动身的时候,却迎来了一个意外惊喜。

        夜弑雨回来了!

        夜弑雨回来当然不算什么惊喜,但他带回来的还魂草,却是治疗夜初晨的唯一良药。

        夜弑雨回来得知夜家已经没有了,当场就晕了过去。事后痛哭不止;将还魂草托楚阳带回去,而夜弑雨自己,则在夜家旧宅守夜。

        那种遍地坟冢,一人独守的无尽凄凉,让楚阳也是不忍多看的,辞别了夜弑雨与风月等人,楚阳留下口讯,让宁天涯回来的时候带着铁补天直接赶回东南。

        然后就带着楚乐儿,抱着儿子,星夜兼程,赶赴东南。

        东南,我的家!

        我回来了!

        从没有任何时候,楚阳如此的归心似箭!

        就在楚阳等人离开夜家之后……深夜。

        在夜家的某处的废墟之中。

        突然有泥土耸动。慢慢的地面升高……这样的情况,若是被普通人看到,很可能会被吓出毛病来也说不定……“噗”的一声轻响。

        一个人头“忽”的一声冲出了地面,浑身上下尽是泥浆。游目四顾之下,却见夜家尽是一片萧瑟荒凉,不由得喉头哽咽,泣不成声。

        神秘人极力的控制着自己,强迫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将整个身体悄悄脱出地面,将脸上简单收拾了一下。淡淡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却是轮廓分明。

        夜醉。

        竟然是夜家的大少爷。

        除了夜弑雨之外,夜家竟还有其他后嗣留下!

        在夜醉凭自身毅力成功挣脱了天魔诱惑之余,夜沉沉就知道自己这个玄孙将来肯定会有一番大作为,此次灭族之难,不忍他白白送命,一同陪葬,施展秘术,一掌封印其全部生机,将之整个人埋藏在了地下。

        此刻距离战事结束已有数日,秘术威力渐消,夜醉也慢慢恢复神智,破土而出,再见天日。

        此刻的夜醉犹如幽灵一般的在夜家大院中四处游荡,所过之处,目光所及,进是一片破败荒凉,毫无半点生气;他的眼神越来越是黯然,最终归于一片死寂……终于,在西方,隐隐一盏灯光闪烁,夜醉悄悄过去,那已是夜醉最后的希望所在。

        夜风中,月光下。

        一片坟冢连成了片,一片片的招魂幡,数量之多,竟然如同白色的海洋一般,无边无际。

        一点孤灯如豆。

        一个人影在灯下泥雕木塑一般的跪着,夜弑雨!

        夜醉突然发现一名夜家人,还是自己亲弟弟,积蓄多时的情绪再难抑制,突然间猛地爆发出来,狂乱地冲将出去,一把揪住夜弑雨的衣襟:“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情,夜家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快点告诉我!告诉我……”

        夜弑雨的身体宛若失去了生气一般的在他手上摇晃,面色死灰,目光惨淡无神。良久良久之后,才仿佛是终于认出了夜醉是谁,突然放声大哭:“大哥~~~我们完了,夜家完了,全完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夜醉咬牙切齿:“你倒是说啊!快点说给我听!”

        ……又是良久之后,兄弟二人对面而坐,那一盏如豆残灯,照得两人脸上明明灭灭。两张原本异常俊秀的脸庞,竟是那么的狰狞可怖。

        “法尊……天魔……天魔!!!”夜醉紧咬着嘴唇,一道道殷红的鲜血扑簌簌的流下,他紧紧地攥着拳头,突然仰天嘶吼:“终我此生,誓要灭绝天魔魔祸,报此血仇!若违此誓,天诛地灭,猪狗不如!”

        天空中猛地一道闪电闪过,随即大雨哗哗的落了下来。

        夜醉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无声的呜咽,他的嘴,几乎啃进了泥土里,泪水伴随着血水,无声的流淌着……第二日的清晨。

        夜家大宅,突然间人去楼空,不光是夜醉,连夜弑雨也一并不知了去向。

        完全的一片荒凉。

        惟有满地香烛,摆设得整整齐齐,方圆数百里,尽是祭奠酒香。晨风吹来,招魂幡哗啦啦的响,偌大的一片坟地,竟然没有一个人守墓。

        那份无尽的荒凉残败气象,让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都是心中沉甸甸的。

        从此之后,在这九重天大陆,再也没有人见到过夜醉。

        再也没有人见到夜弑雨!

        ……楚阳与楚乐儿这对兄妹归心似箭,一路几乎是以超越自身极限的速度飞奔着,一共就只用了不长时间,两只脚就迈进了东南地界!

        ……楚家大少爷铁杨这次还是第一次回老家,引起的轰动在楚家来说乃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包括前次他爹楚阳回家的时候,都没有他小人家这么拉风。

        楚乐儿一路大吼大叫着冲进平沙岭,还未到家,杨若兰和楚飞凌二“老”已经小跑着迎了出来,一下子从就把某“宝宝”楚阳脖子上抱下来,心肝宝贝的叫个不停。

        楚雄成楚老爷子也幸福万状地哆嗦着出来了,杨爆老爷子偕同夫人统统奔出来,为了谁能多抱一会,差点儿就跟楚老爷子当场打了起来。最终结果当然是杨老夫人胜出。

        楚雄成老爷子苦于没有老婆撑腰,只好暂时屈居下风,凑上去逗弄曾孙,却被杨老爷子推到一边:“你个老不修一边呆着去,凑合那么近,难不成你想占我老婆便宜,当老子死的么?!”

        楚老爷子为之气结。

        就你老婆的德行,送上门我都不稀罕,我凑过去,是因为你老婆吗?是为了我重孙子好不好?!

        分明是我的重孙好不好?我们楚家的人!你们把持着我的重孙子,知道什么叫为客之道吗?你们两口子的做法分明就是喧宾夺主,这叫什么事啊!?

        到后来,动静闹得实在太大了,连楚笑心老人家也飘了出来,见到铁杨,忍不住咦了一声,仔细看了几眼,连连点头。

        楚雄成恭敬地说道:“老祖宗您看这孩子的禀赋如何?”

        楚笑心罕见的温暖一笑,道:“我楚家福缘当真不浅,有这两父子在,我楚家从此后便可纵横不倒,与天同寿!老夫终于也可放心了,哈哈,哈哈……”

        畅快的笑了两声,竟然头也不回的飘了进去。

        小家伙口舌伶俐乖巧,小嘴儿甜得犹如抹了蜜,一干人等尽都是欢乐多多,见面礼自然也就大量派送,一时间楚家大院欢声笑语,笑成一片,宛若过年一般。

        众人进入家中,楚乐儿靠着她的母亲一步也不肯离开了。

        楚阳则在第一时间就干去了孟超然那边。

        孟超然正站在门口,负手而立,似乎在专门等候,看到楚阳过来,微微一笑,神情淡然潇洒一如平日。

        没等楚阳开口,孟超然已经问道:“这次真的要走了吧?”

        神情依然风轻云淡,似乎徒弟走了就走了,完全没有半点眷恋不舍得的意思。

        但楚阳却清楚的知道,事实上在自己师父心中,绝对不会是这般的淡然。

        “是!”楚阳喉头有些发涩,很有几分艰难的吐出这个字。

        “嗯,上去了也好,上面的世界更广阔。”孟超然鼓励道:“那里才是你们兄弟们真正大展身手的地方。”

        顿了顿,问道:“谈昙呢?他现在在哪里,怎么没跟你过来。”

        楚阳道:“谈昙如今为一族之首,行事总有几分身不由己,这次浩劫终了,飞升在即,他要回三星圣族整顿后续事宜,只等诸事了解,就会尽快赶到这里,与我们团聚,我估计也就是这三两天的事,对了,他还会把他的那个媳妇给您带过来瞧瞧。”

        孟超然淡然的表情至此一凝,“你说,他要把他那媳妇给我带过来瞧瞧?就是那位谢姑娘吧?”

        孟超然这一世人一向淡然,就只有两个人能令他破功失态,其中一个乃是他的好徒弟谈昙,另一个却不是他另一个徒弟楚阎王,而一位叫做谢丹凤的姑娘。

        ……<郁闷之极!键盘又坏掉了一个,折腾半天买回新的,才换上。然后新键盘买回来之后,老婆问送键盘的那家伙,回收旧键盘不?我家十几个……然后看了看那些键盘之后,那位哥们说了一句话险些让我晕过去。他说:这些都还能用,某个键不好使了其实很正常,就是你弄进里面东西了,比如说果汁红牛咖啡等东西……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放到太阳底下晒一晒就行了,这些都放了好久了,现在就能用了……然后我一个一个的试了试……果然还能用!!!

        我大爷!我一下子多了十三个键盘!!

        十三个!!

        卧槽啊……那家伙走后,我看着平地而起摞成一米七高的一堆键盘,泪流满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