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咱们揽下大活儿了

第六章 咱们揽下大活儿了

        楚阳点点头,承认自己老子说得有道理。

        “什么安乐度日,为娘的可是等着你小子扬威九重天阙的那日,带着爹娘上去享福呢。”杨若兰温柔地看着儿子,道:“不过眼下,我和你爹,就不跟着你上去,一来实力达不到,二来……我们俩如今年龄都大了,也没那么多的闯劲了,安安稳稳的过小日子,挺好的。”

        楚阳叹了口气。

        “还有,这个小家伙也不能跟着你上去,我要看着他长大。以弥补我没有看着他爹长大的遗憾。”杨若兰无限爱怜的目光看着孙子。

        楚阳嘿然。

        “再说你现在不上去留在我身边也没啥用了,远远的不如我孙子可爱,我想,就算是当年的你,也肯定不如我孙子可爱。”杨若兰一句话将楚阳打击的连连翻白眼。

        有了孙子就忘了儿啊……“对了,把你的那些个延年益寿的东西给我留多些,不上去归不上去,不过多活几百年总是好的。说不定还能等到你耀武扬威的重回九重天呢,我儿子岂同凡响。”

        楚阳嘿嘿一笑,道:“这点绝对是毋庸质疑的。只要实力达到一定程度,我就随时溜下来待几天,等到我建立下我的王国之后,就接爹娘上去玩,觉得上边好,就在上边住,想家就回家来,那一日不会太远的。”

        杨若兰目光一亮,道:“那你可要努力了,为娘的可指望你了。我和你爹就小心的活下去就好了;儿子这么有出息了,我们再闯荡江湖也没什么意思,就只有努力的让自己避免任何风险,尽量的活得久一些。看到你们一个又一个的辉煌!”

        楚阳郑重的点了点头。

        杨若兰的话,说尽了天下父母的心思。当自己年轻时,要闯,要拼。为的不外是生前荣华与为子孙留下一些什么;但当自己岁数大了,儿孙又是十分争气的时候,那就还是压下雄心壮志吧。

        只为了让自己在外闯荡的儿子安心。

        安心才能成大事!这也是对儿子最大的、最好的支持!

        是夜。

        楚阳早已回房睡觉,杨若兰搂着孙儿,看着小家伙粉嫩的熟睡小脸,今夜注定无眠。

        灯早已熄灭。

        一夜间,只听到身边楚飞凌翻来覆去的睡不安稳,杨若兰则强行压抑着悠长叹息……儿子即将远行,此去步步荆棘,当爹娘的岂能当真如此安然,全无关心?

        儿行千里母担忧,却终回归来一日,楚阳此去,却又岂止千里,万里,跨越得却是两个世界的屏障,今次一别,未必能有再见佳儿的那日。

        但这一次的破碎虚空,却是根本无法逆转的事情,就算是楚阳改变主意放弃飞升,想要留下,那也是绝对做不到的事情。

        既然事情已经注定无法挽回,当爹娘的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让儿子安心的走,放心的走。

        莫要有任何牵挂!

        前路茫茫,任何牵挂都能让你心乱。心乱则危;只希望我的孩子,平平安安……楚乐儿家的小院里,流溢得乃是同样的气氛。

        楚乐儿就如往常在家的时候一样,小猫儿一般偎依着自己的母亲,呼吸着母亲的气味,静静地度过这最后一段时光……翌日凌晨。

        楚家上下已经热闹了起来。

        楚阳与剑灵一夜同样没睡,准备着给家人留下的九重丹还有许多别的天材地宝,打开门,却是英姿焕发满面笑容的加入到了欢声笑语之中。

        相聚时,要珍惜。分离时,莫悲痛。

        ……九重天阙之上。

        接引宫殿。

        说是接引宫殿,其实就是一个接引处,盖的房子比较华丽一些罢了。

        “怪哉!”

        “太奇怪了!”

        “怎么这么多?”

        三五个金衣人仔细地感受着天地波动,一脸的震惊,眼看着面前的一片犹如透明紫晶一般的镜子上,出现的好几个光点,忍不住一个个都是满脸纳闷的挠了挠头皮。

        这事儿太反常了。

        “以往,这种破碎虚空上来的,每一次大多一个,最多也就是两个,俩个基本就已经是极限了,可是……这次,这一次怎么会这么多呢?”

        “说的是啊,人头多还不算最希奇的,真正希奇的是这些人的修为,绝对要比以往的强壮得太多,随便已经只怕已有接近地级的水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是啊,地级还没这么弱,但是人级却是肯定到了……这种情况当真是从来没有遇到过……”

        “咦,看这片大陆的样子,很像是老三负责的那一片……”

        “是么?我看看……嗯,确实就是这里。”

        “听说老三上次下去维持界面秩序,抓捕超出境界影响平衡的人,连紫霞绶衣也被人砍掉了一只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说话的人明显有些幸灾乐祸。

        “这事还有假的?哈哈,听说老三回来之后去汇报此事,结果被梁管事劈头盖脸臭骂一顿,然后梁管事又被吴将军狠揍一顿,据说半年都没下床,不过真正最倒霉的却还是吴将军,吴将军想要下去看看找机会恢复紫霞绶衣的时候,却被刘大将直接关了禁闭,听说罪名居然是踹了自己家养的狗一脚……这事儿真是稀奇……”

        “说的是,吴将军好象到现在还没放出来……而且紫霞绶衣损坏的事情居然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到后来损失最轻的反而是老三,不过听说了这些事之后,老三屁也没敢多放一个,一张脸都吓得青了……”

        “哈哈哈……”

        “不过这里面定然另有蹊跷,否则不会如此多人都因为当初的事情倒霉。”

        “废话!要是没蹊跷我就是你儿子!没见经过那件事之后,咱们这些人就一直闲着了么?连平复下界平衡也不需要做了……”

        “但这一次的破碎虚空接引工作……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上面没有命令下来让咱们出动,你敢动?”

        “咳……敢动的是孙子……咱们自然是不能擅自接引,上报吧,让上头出面处理。”

        “你傻啊,你想死也别拖着咱们大伙儿,咱们汇报了就是咱们的责任了,要我说,谁的事谁来负责,既然是老三负责的那一片,自然还是让老三亲自去上报,咱们可别惹一身骚回来……吴将军踢了自己家的狗一脚都被关了好几个月禁闭了,咱们这等小人物若是在这等关键时刻放个屁,岂不是全家抄斩?”

        “定然与这一次破碎虚空的家伙有关系……这一点毋庸置疑!”

        “丫的,那几个家伙上来之后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出彩人物,把咱们折腾的……”

        “对了,老三呢?妈的,快让他去上报!”

        “老三听说这件事之后,已经吓得去厕所了……至今都没出来……”

        “哈哈哈,他一紧张就爱上厕所,都作下病了……”

        ……良久良久之后,突然间一个声音响起:“接引使者接旨。”

        突然间,房中的几个人尽都目瞪口呆,几乎震惊得要昏厥过去一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接旨。

        什么旨?

        废话,这里是东皇天,除了东皇令之外,还有什么能被称作‘旨意’?

        但问题就在,哥儿们几个貌似只是小小的接引使者,在此之前多少年了,不要说亲自接东皇旨意,就连是那种有资格接旨的人,都没见过半个。

        如今,居然直接来了一个‘接旨’?

        这不是真的要把人吓尿么?

        刚才,刚才哥几个为什么不陪老三一道去方便,现在也不至于……下一刻,几个人屁滚尿流的冲了出去,颤颤的跪伏于地,这哥几个的级别实在太低,貌似连接旨的基本礼仪都不知道,就知道一个劲儿的磕头:“小吏~~~接接……接旨……得得得得得得……”

        莫误会,这绝不是得瑟的轻狂,而是一个个牙齿被吓得只打颤。

        传旨的人哼了一声,倒也没予怪罪,只是干净利落的展开东皇令,立即郎声说道:“东皇陛下令:三月后,前往九重天大陆引渡破碎者,直达天阙。以人头计算,一使者就只可引渡一人,将所有的破碎者完全分化,散布于九重天阙各大界面。彼此不可相通,不得有违……”

        这一道东皇令貌似是古怪之极。

        堂堂东皇,居然关心起刚刚飞升的人,而且还特意的做了仔细的规划安排。这……他老人家有这么闲么?

        传旨官员宣布完毕,将东皇令旨留下,居然丝毫不做停留,火烧屁股一般的走了。

        一直到传旨官员离开了许久,众位接引使者还没有回过气来。

        “我哦擦靠草……我刚才莫不是听错了吧?”

        “我也是……怎么会……”

        众位接引使者围拢在那道东皇令的旨意前面,一字一字的看着,看完之后,却又更加迷惘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情况呢?

        “君上绝对不会这么闲……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人很重要!”为首的接引使者脸色沉重,眼中甚至有恐惧:“兄弟们,咱们这一次,恐怕是揽下大活儿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