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女皇进门

第八章 女皇进门

        宁天涯与风其凉一起看向铁补天,摆明了让她拿主意。

        铁补天一张俏脸顿时变成了深秋的柿子,要多红就有多红。

        “如此,有劳三位大哥通报……”铁补天红着脸,几乎是嗫嚅的说道:“下三天铁补天……这个……求见……求见……”

        嗫嚅了半天,终究还是没说出来求见什么人,已经是羞的无地自容了。

        三个守卫对望一眼,能在大门口看门的,哪有傻子?心道,这是那位大爷在外面惹的风流债找上门来了?当真是好艳福……既然对方已经通了名,就点点头,道:“如此,请稍等。”

        立即就有一人进去禀报去了。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个铁补天究竟是何许人。也不明白铁补天这三个字在下三天意味着什么,在这里又代表着什么……但下一刻,他们就知道了,彻底的知道了。

        楚家大宅内突然沸腾了起来。

        随即,楚飞凌楚大爷,大夫人杨若兰几乎是一路小跑的出来了,然后就看到大少爷楚阳飞一般的奔出来,如同一道流光闪过,下一刻,就将这个美得无法形容的女人一把抱在了怀里。

        “你来了,你终于来了……”楚阳紧紧拥抱着佳人。

        “放开……放开我……这成了什么样子……”铁补天又羞又急,使劲挣扎。原本那种君临天下的雍容气度,如今早已经不知道飞到了那里去,不知是九霄云外,又或者是其他那里,反正肯定远得很了。

        楚阳哈哈一笑,才放开佳人。

        正面面对着楚飞凌和杨若兰,这两个注定要见,却又最怕相见的的人,铁补天更是满心羞窘,恨不得找个地缝就钻了进去。

        这,那,我该怎么称呼啊……这事儿实在是太为难了。

        楚飞凌和杨若兰心中早有准备,看到铁补天窘迫的样子,两人也是有些奇怪滋味,还有些期待,用有趣的眼神望着她。

        楚阳摸了摸鼻子,打了个哈哈,装糊涂道:“爹,娘,我给你们介绍一下,你们肯定是没有见过的,这一位就是铁杨的母亲,嗯,咳咳,下三天铁云帝国的皇帝陛下……咳咳……也就是你们的儿媳妇……”

        心中悄悄加上了另外两个字:“……之一。”

        铁补天的俏脸更红了,眼看躲是肯定躲不过去,只好一横心一咬牙,上前三步,盈盈跪倒,细如蚊蚋的道:“媳妇补天……参见公公,参见婆婆。”

        说着就磕下头去。

        这一拜却是必须的,不管以前多么熟,但牵扯到认祖归宗的大事,那可是半点也马虎不得的。纵然铁补天心中有再多顾虑,但此刻已经到了楚家,却已经由不得她了。除了公公婆婆,在这里根本就是无法称呼的。

        若是还叫出来一声‘师姐’,那么,整个楚家将会在一天之内成为九重天最大的笑话!

        所以,这一次见面,实实在在的是将铁补天逼到了墙角!但儿子在这里,铁补天不得不来,不得不屈服……“哎呀呀,快起来快起来……”楚飞凌赶紧说道。

        杨若兰则是直接上前一步将铁补天扶了起来,将她整个人揽在怀里,笑得合不拢嘴,在铁补天耳朵边上道:“小丫头,我让你当初嘴硬,哼哼……”

        铁补天脸上更红了。

        她们原本就是师姐妹,自然要熟得很,但此刻转换了身份之后,完全光明正大的相见,还是第一次。

        想起当初自己嘴硬,说起的不与楚阳相认的话,而那时候的听众,正是现在面前的自己这位师姐,呃,婆婆……杨若兰亲切的笑着,拥着铁补天向家里走去。既是自己师妹,如今还是自己儿媳,杨若兰哪里舍得让铁补天继续受窘。

        家里正门前,一条红地毯横放。红地毯上,一个大火盆,盆中火焰熊熊燃烧。

        楚阳凑上来,对着铁补天低声提示道:“跳过去。”

        铁补天一愣,见众人含笑看着,只好纵身跳了过去,顿时四周一片掌声。一看原来楚阳也跟着自己跳了过来。

        不由一阵纳闷,这也值得鼓掌?

        就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火盆而已啊。再说了,就算是绝世轻功,在楚家这等武学世家,又有什么值得夸奖之处?

        “这叫跳过了火坑……”楚阳凑在她耳朵边上:“是咱家这边的风俗。意思是,你来到我家里,就等于是从火坑里面跳出来了,从此后一帆风顺,当然,也有自家人入自家门的意思。”

        铁补天恍然大悟,心道,原来我在下三天当皇帝是个火坑……当皇帝就是跳火坑……这可真稀奇。难道说天下间居然每时每刻都有数亿人憧憬着跳进火坑?

        算了,看在把我当自家人的份上,不计较了……随即又有侍女过来,送上一身红袍。

        鲜艳如花。

        杨若兰附在铁补天耳边说话,铁补天的脸色越来越红,终于娇羞万状的点点头。

        按说新媳妇初进家门,是要穿嫁衣,就算是在外面的女人,只要家里承认了,也要重新拜堂的。这是东南的民俗。

        但铁补天跟楚阳一切都是秘密行动,连儿子都这么大了,显然再拜堂什么的,有些不合适了,怎么都有些滋味怪异的。

        杨若兰跟家里人大致商量了一下,只好弄出个折中之策,只穿嫁衣走过楚家大厅,叩拜祖宗,就算数了,避免大家的尴尬,也省去许多麻烦。

        然后又在楚家大院中走一圈,有道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如此就算是正式进入了楚家门,成为楚家人。

        至于拜堂什么,只好等楚阳以后大婚的时候,大家一起拜堂成亲,补上现在无法弥补的仪式也就罢了……反正楚阳的红颜知己也不止一个,而且还都要跟他一道破碎……看着身材婀娜,国色天香的铁补天穿上明艳嫁衣,楚阳摸着下巴笑了起来,小妞儿,看你这回还怎么跑?以为拿个皇帝身份说事我就奈何不了你了?

        如今到了楚家,干什么不干什么,还不都是我说了算?

        新媳妇第一次见公婆,那是说什么就得听什么,哪里还有你反抗的余地?从今以后,你就是正经的楚家人,更深一层——我老婆!我楚阳的老婆……之一!

        跑?想得美!

        这自然就是楚阳和杨若兰母子两人想出来的法门,本就用来对付铁补天的。铁补天哪里知道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弯弯绕?再加上初来咋到,神思恍惚,娇羞之极,一切尽都听从摆布,一直到完了事儿,还没反应出发生了什么……唯一感觉就只有羞了而已……一边的楚阳已经在心里打着坏主意,一脸的淫邪之气:嗯,以后再想跑,哥就扒光了你,然后把衣服收起来,看你怎么跑。嘿嘿嘿……“哇,我妈妈好漂亮哇……”一个稚嫩的声音欢呼雀跃的响起。却是小铁杨呆在楚乐儿怀中被抱了出来。

        小家伙自己分明能走路,但只要有人肯抱着他,尤其抱着他的是美女,他是自己绝不会走一步路的。

        铁补天一看到这小东西,顿时是又喜欢,又高兴,却还有有些恼怒,更有几些心酸。

        这小家伙失踪的那几天,铁补天可说是差点就崩溃了。

        这么小的小不点就那么不声不响离家出走,若是长大了那还了得?

        铁补天将铁杨接过来,就是含着泪一巴掌拍在屁股上:“小坏蛋!你跑什么跑……”

        接连两巴掌,杨若兰不愿意了,将孩子抢了过去:“好了,好了,这会打也打过了,骂也骂过了,可别吓着孩子,孩子小,不禁吓……”

        说着赶紧去给孙子揉屁股:“乖,疼不疼?奶奶给吹吹……哎,你妈好狠的心,屁股都打红了……”

        居然险些就哭了去。

        楚阳和铁补天一阵无语。

        铁补天根本没用力,怎么会就给打红了呢?再说这小子的屁股……就算用火烧也不一定烧得红吧?红了……那是本来就有的嫩红而已啊……还不禁吓?这小子有啥可以吓得住的?一次数百万人死亡的战场上都能视若无睹,而且还敲诈勒索了所有的九劫兄弟,以及所有的在场之人……再说了……这小混蛋实实在在就是应该狠揍一顿的。怎么到了老妈这里轻轻地两巴掌就已经过去了?

        ……当天晚上,楚家大摆筵席,宁天涯自然是端坐在首席的,大家一醉方休。

        深夜。

        铁补天住在楚家安排的一间房子里,迟迟不能入睡。孩子不在身边,早已经被杨若兰抱走了:“在你身边你就打孩子,可不放心……”

        很是冠冕堂皇的理由。

        但铁补天很是有些无奈:我何尝舍得真的打他一回,难道我很象虐待孩子的娘……一时间,只觉得心乱如麻,良久良久之后,才开始打量这房间,越看越不对劲,嗯,这分明是个男子的房间啊……这是什么状况?

        貌似衣架上还有男子的衣服,鞋柜里也有男子的鞋子……怎么会……难道是把我放在了楚阳的房间里?……铁补天越想越是不对劲,正准备出去,离开这是非之地,却只听“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人满嘴的喷着酒气走了进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