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章 流氓手段

第九章 流氓手段

        “你怎么进来了?还不出去!”铁补天脸上一红。

        进来的人正是楚阳。

        楚阳也瞪起了眼睛,不过这货是纯粹在装糊涂,很诧异的说道:“这是我的屋子,我怎么就不能进来了?”

        铁补天面红过耳,道:“你的屋子?那我去找母亲另换个屋子……谁要跟你住在一起?”

        楚阳嘿嘿笑道:“换屋子?想得美。如此深宵如此夜,你想换到哪里去啊?美人儿,你忘记了今天干过些什么?嫁衣也穿了,火坑也跳了,都已经认祖归宗了,从现在起,美人儿你就是我的名正言顺的女人了,你还想逃到哪里去?换屋子?真是滑稽。”

        “啊?”铁补天瞪大了眼睛,这才明白,自己貌似是上了恶当?

        青天白日里稀里糊涂的就昭告天下认祖归宗,从此就成了某人的女人了?

        看到楚阳一张俊脸越来越近,铁补天心慌意乱,一步步后退,脸色越来越红。

        终于退到了身后似乎有东西阻碍,一个不留神,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楚阳犹如饿虎扑食一般扑了过来,将铁补天娇柔的身子一把牢牢的抱在怀里。

        铁补天正要挣扎,只听楚阳在自己耳朵边上说道:“我的陛下……让微臣来伺候陛下就寝了……为了陛下能够晚上睡得舒服,微臣一定尽心竭力的服侍陛下,各种手段各种姿势都会让陛下满意……微臣鞠躬尽瘁也要让陛下尽情享受到化身神仙的美妙滋味,陛下期待么……”

        铁补天面红耳赤,怒道:“流氓!你这个下流的家伙,放开我,快放开我!”

        突然低声惊叫一声,楚阳的手已经从她衣襟之中滑了进去,贴着嫩嫩的皮肤向着纵深挺进,轻声调笑道:“流氓?下流?我可是知道陛下最喜欢微臣对陛下耍流氓了,微臣要是真不下流了,陛下可怎么办才好呢……所以微臣决定,今天能有多么流氓,就要对陛下有多么流氓,能多下流就多下流,下无可下,流无可流为止……”

        铁补天还要反抗挣扎,楚阳的手已经覆盖住了胸前的丰挺,轻轻揉捏;只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发软,勉力说出一句:“你……”楚阳的另一只手,已经伸进了裙裾,伸手覆盖住一片白嫩的臀瓣,轻轻揉捏,道:“夜深了,微臣伺候陛下宽衣,这身笨重的衣服穿了一日,如何得了,快除了去吧……”

        楚阳的声音里,有一种强自压抑即将爆发的炙热,似乎某一种情绪正在喷薄欲发……铁补天一声嘤咛,整个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

        分明清晰地感觉到楚阳的手指在灵活的动作着,自己的身上一点点的发凉,遮体的衣衫在一件一件的离体而去,铁补天紧紧地闭着眼睛,面若朝霞,浑身都有些僵直了。

        然后停了一停,一阵悉悉索索之后,一具久违的温暖雄壮身体向着自己身上轻柔的覆盖下来,似是怕压迫到自己一般……楚阳如梦如幻一般的声音说道:“陛下,微臣来了,微臣要尽力伺候陛下了……”

        铁补天羞极,狠狠地拧住了他……楚阳吃痛,却还是调笑不已:“原来陛下已经等不及了,微臣这就来……”铁补天一声娇嗔。

        烛光熄灭。

        一室皆春。(此处省略三百多万字……)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仍旧过得平静、祥和、安乐。

        域外天魔所引发的灭世魔劫消弭,若说安乐、祥和是应有之义,但异乎寻常的平静却让楚阳都难以置信,距离突破当日,如今都已经半个来月的时间都都过去了,那接引天阙的气息怎地还没有出现?!

        楚阳现在也很是有些迷糊了,难道是搞错了,自己等人其实还没到那足以破碎虚空的地步?要不怎么会这么平静?

        可是,不应该啊,自己还有一干兄弟的实力虽然不及法尊,但绝对已经凌驾于宁天涯之上了,还有剑灵,剑灵对位阶高低是最敏感的,他的判断从来也没有出过错啊,自己还有一干兄弟的实力绝对已经达到破碎虚空的层次,甚至还可能已经超出许多了。

        可,为什么没有一点接引天阙的迹象呢?

        费解啊!

        不过费解归费解,没有迹象就眼下而言却是好事,楚阳等人经历连番磨砺,无数突破,多次在生死边缘徘徊,现在能有机会让身心放松,也是好事,调整身体、调整心情,如此才能以最好的状态迎接新的世界,开拓未知的未来!

        整片大陆仍旧是一片乱哄哄的样子,而且这种乱哄哄的样子很可能将持续相当长一阵子,但是,由于整个九重天的高层武者几乎都被这次的浩劫一网打尽,现在的江湖,就算由着他们一个劲的乱也乱不到哪里去的。

        由风月两大颠峰强者带着执法者绝对可以从容的处理一切事情,不会再有例外、万一之类的事情。

        而第五轻柔还是老样子,所有的出谋划策都出自他这里,虽然每一天都很累,都累到了难以形容了,即便是以他的修为也几乎是忙得到了每天晚上上床都感觉困难的地步,但第五轻柔却很快乐!

        他终于找到了最合适他自己的定位。

        他也终于知道,自己与楚阳真是不同的。楚阳可以挥剑天下,也可以经略世间;给他一个皇座,他就能做皇帝,还能做好皇帝的职责;若给他一把剑,他同样能屠尽天下!

        但第五轻柔却不行。

        自己也能笑傲江湖,也能经略天下,勉强为皇也可,甚至挥剑杀人也行;但取决于第五轻柔的个性,始终不是那种能够站在最巅峰的人。自己最合适的位置,其实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尤其如现在,整个九重天的第二号人物!

        第五轻柔所有的抱负,所有的心智,所有的智谋,都可以全无制肘的尽情发挥!

        更何况,还配备了一个那么好的助手……凌寒雪。

        所以第五轻柔觉得自己这辈子今后基本上是再无欲无求了,当一个人没有了更多的**,这个人的未来,就很乐观了!

        惟知足者可长乐,由古至今,乃至今后、未来,此理真实不虚!

        楚阳现在每一天都在与铁补天拉锯之中度过滴。自从那一夜之后,铁补天发了好大的脾气。第一次到公婆家里住,结果就是一夜没睡,折腾了整整一夜,也是,貌似某阎王好久好久没那啥,如今总算逮到机会,如何不可劲折腾……“你说,你让我以后还怎么见人!你说!”铁补天怒不可遏,帝王霸气尽显无余。

        楚阳嬉皮笑脸:“陛下容禀,其实……这也没什么……人伦之欲也,实在是没什么大不了的,陛下非人乎,微臣非人乎,既然为人,岂能无欲之,久别重逢,纵情一夕之欢娱,才为至理!”

        “胡说!胡说八道!”铁补天又羞又急,无地自容。

        铁补天嘴上痛斥,心下却在有意无意之间回想起昨天晚上纵情一夕之欢娱,某货野兽一般的尽情疯狂,自己在激情之下动静貌似也蛮大的,什么也做了……这个就真正有些无地自容了……眼看铁补天是真的急了,楚阳是什么人,自有手段,故作神秘兮兮的道:“嗯,我忘了禀告陛下了,貌似昨晚上微臣已用自身神念将这个房间全数屏蔽了,所以……陛下大可放心,别人是什么都听不到的。”

        铁补天闻言终于放心,随即又是恼羞成怒:合着你刚才就是逗我玩儿的?瞬时娇嗔再见。

        “嗯,既然没人听到,索性再来一次,你是不知道啊,这些日子可是把我憋得苦了。”楚阳求饶半天没效果,直接开始耍出流氓招。

        此招一出,果然力挽狂澜,局势瞬时平反!

        铁补天惊叫一声,顿时求饶。

        自己到现在还没力气起床,当下可是在公婆家的第一天,无论是那里的规矩,都是必须要起早去拜见行礼的,要是被楚阳再胡闹一次,估计一直到中午自己也啥都甭想了……若是如此那才真是被人笑话大了……接下来的几天,铁补天一直在被楚阳纠缠之中。

        “你跟不跟我走?你就跟我走吧!”

        “楚阳,你知道的,我……”

        “你到底跟不跟我走?就跟我走了吧!”

        “我……”

        ……如是连续几天,铁补天被楚阳缠得心乱如麻,楚阳一反常态,当真有如牛皮糖一般牢牢缠住,你想走?行!只是得跟我走!

        必须要给我一个肯定答复!

        否定答复?不行!

        铁补天左右为难。

        自己如何抛舍得下?

        一边是自己治下的万民苍生,万钧重任;一边是老公儿子,幸福家庭,任何一边,都是难以舍弃的。

        但一旦露出拒绝的意思,楚阳就开始各种手段齐上阵。能用的不能用的,该用的不该用的,无所不用其极,眼看着实在不行了,更直接‘恼羞成怒’,将铁补天摁在了床上,大快朵颐……反正楚御座这段时间也憋的够狠的,你都人在屋檐下了,还敢说不愿意,正好被我惩罚一下,看你还敢不愿意……所谓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当某阎王化身流氓的时候,当真无人可挡。绝对是连皇帝陛下也抵挡不住的,尤其还是一位女皇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