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十章 狼狈为奸,谋朝篡位

第十章 狼狈为奸,谋朝篡位

        铁补天由此过上了一种以前连想都不曾想过的生活。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堂堂一代帝王,掌握下三天百万河山;竟然会有朝一日被人如此欺凌……一开始还反抗,挣扎啊、嗔怒啊、恐吓啊,到了后来连反抗的力量也没了。

        一见到楚阳雄壮的身躯逼近自己,就开始心乱如麻,害羞害怕……当然,这几天也没有见到自己儿子,连杨若兰和楚飞凌也没见到。

        甚至连宁天涯那老头也不见了。

        问时,回答说老祖宗楚笑心将孩子和孩子的爷爷奶奶叫了过去,一来护法,二来灌顶楚家的某一种至高无上的家族武学秘法……听到这个答案铁补天也就释然了。

        她知道如楚家这种老牌子世家都有自己独门的绝学传承,看来自己的儿子在楚家还是很受重视的。虽然仍是不免有些担心,却更多地却是高兴。

        一个做母亲的,还有什么能比自己儿子受到所有人重视更让她开心的事情么?

        有木有?!

        当然,铁补天自己也知道,既然来到了楚家,那么短时间之内,自己就不要想着回去。所幸下三天那边如今已经完全上了轨道,又有皇叔铁龙城坐镇,不会出什么问题,至少在短期之内是绝无疑虑。

        自己这会子就当是在这里休假好了。

        还有,某人虽然很流氓很霸道还不讲理,但对铁补天来说,却仍是很依恋楚阳那温暖的怀抱。若是自己当真不跟着他前往,他此去九重天阙,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归来?

        他朝再见之日,楚阳或者可以风采如一,但自己究竟是华发斑斑还是已经成为一抔黄土,可就不好说了。

        一念至此,铁补天就有些悲从心来,有时候晚上看到楚阳熟睡之后,自己也会默默的垂泪……铁补天这一生以来,虽为女儿身,却绝少流泪,一统铁云之前,仅流过三次泪,第一次是因父亲为保铁云安稳,不惜大肆屠戮后宫,杀妻弑女,隐去铁补天的女儿身,以为太子培养,铁补天流下了第一次眼泪。

        而在其父终因中毒太深,不治身亡,铁补天流下了第二次眼泪,至于第三次,则是为了楚阳,当日,楚阳命危,佳人以身却疾,就下这段情缘之始,铁补天初始之时,不欲楚阳知悉,设计隐瞒,却在成功之余,流下了第三次的眼泪。

        然而时至今日,不流泪的铁补天早已成为昨日黄花,铁云一统,儿子为伴的伊人,虽然表面仍与往昔无异,果决明快,王者气度震慑下三天,但骨子里却早已是个小女人,尤其眼下,更是小女人姿态大做,在夜深人静时,想到茫茫前途,愁肠百结,时时作个“泪人”!

        时间一天一天的渐次流逝。

        头脑最为清醒的莫天机也感觉到了诡异,在第十天的时候,赶到了楚家,向楚阳询问是否知道眼前是怎么一回事?以及为什么会如此。

        楚阳如今也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怎么知道怎么回事?

        不过莫天机这一次来得却是来得正好;一些比较等珍惜药物,例如九重丹,还有一些紫晶、紫晶之魂等东西,让莫天机给在中三天的家属们带回去。

        莫天机这一次来,待了整整三天,礼物丰富之极。而且,专门拜访了楚三爷楚飞寒,楚三爷与莫天机相谈良久,大叹少年可畏。

        对莫天机这个俊秀少年简直就是喜欢到了骨子里,尤其是莫天机谦恭有礼,举止有度,谈吐之间更加是让人如沐春风。

        莫天机对楚三爷简直推崇备至,在有意无意、不着痕迹之中,楚三爷早已被捧到了天上。

        楚三爷喜欢得不得了,大感投机,到得后来,居然提出来要与莫天机拜把子做兄弟,这让心怀鬼胎的莫天机猛地吓了一跳,当天下午就带着楚阳给的东西落荒而逃了……楚乐儿亲自送莫天机出来,看着莫天机狼狈而走的德行,不禁抿嘴而笑。

        楚阳心中对某人心思早已经隐隐有所察觉,此刻见莫天机行踪诡异,居然连莫轻舞都没带来,这可是让楚阳心中很不爽。

        问楚乐儿:“妹啊,你感觉莫天机这个人如何?”

        “还行吧。”楚乐儿不置可否。

        “妹啊,你可要警醒点,这个家伙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楚御座在自己妹妹面前猛下眼药。

        “嗯,我有数。”楚乐儿白了自己哥哥一眼,这貌似还是楚乐儿第一给某阎王白眼。

        这记白眼更让某阎王记恨某人了!

        又是半月的时间过去,大陆上渐趋稳定,基本上都平静了下来,而楚阳他们的破碎虚空却还是没有半点迹象。

        这一次,不光敏锐如楚阳莫天机等,连迟钝如董无伤,神经大条如纪墨却也察觉了,大家都感觉到了奇怪,心下疑问万千。

        除了九劫兄弟,风月两人更是专门来了一次,一来呢,是问问这件事;二来呢,是向楚阳道谢:风雨柔终于怀孕了!

        这对风月夫妇来说,夙愿成真,美梦终圆,这真真是天下第一的大喜事。

        “恭喜恭喜,贺喜贺喜……”楚阳连连恭喜。

        月聆雪笑得合不拢口:“能够如愿,还不是多亏了你……”

        楚阳连声咳嗽。

        这话真是……你老婆怀孕多亏了我?这这这……这话要是让有心人听到,随便多说两句,我跳到祖魂江都洗不清,肯定被染红了!

        楚家着实是又热闹了几天。

        转眼两个月的时间过去,铁补天终于沉不住气了,任你说破大天,也不行了,起码得让我见我儿子,否则……楚阳只好遮遮掩掩的说:咱们儿子其实早就回去下三天了。

        铁补天大惊:“什么?怎么会?这是怎么一回事?”

        “咳咳……”楚御座连声咳嗽:“咱们儿子这次回去是干大事去了,就是谋朝篡位了……现在应该已经坐稳了皇座了吧?陛下您,现在应该是已经荣升先皇了!”

        铁补天彻底的目瞪口呆,不知所以了。

        这当然是小家伙的主意外加楚阳的撺掇。

        以下,是某不良父子二人曾经的谈话内容——“小子,你喜欢不喜欢当皇帝?”父问。

        “我最喜欢当皇帝了。”小家伙如是说。

        “你妈妈要不要跟着我?”

        “我妈妈当然要跟着你。她不跟着你,会不开心的。”

        “你妈妈不愿意走怎么办?你愿意不愿意帮我?”

        “我当然要帮你。”

        “那你当皇帝成不成?”

        “啊?”

        “怎么样?”

        “嗯……我觉得可行。”

        “那让你谋朝篡位?”

        “嗯啊……那就让我谋朝篡位了吧。”

        嗯哼……如此这般,父子二人狼狈为奸,一拍即合。随即伙同有求于楚阳的风其凉还有已经被“国师”头衔收买的宁天涯就与铁杨还有杨若兰楚飞凌浩浩荡荡的去了下三天。

        进行谋朝篡位。

        楚阳对自己这个宝贝儿子那是丝毫也无担心滴。一来这家伙智慧超卓,人小鬼大;二来还有铁龙城的衷心辅佐;三来宁天涯给他当国师,四来风其凉给他做御前侍卫头子,五来楚家人在暗中保护……有了以上这五个条件,一个国家就算是一根木头桩子竖在皇位上,那也是能坐稳江山。

        其实以上条件中单只是宁天涯一个就太足够了。

        九品巅峰至尊做下三天的国师……谁敢造反?

        就算是十万大军,宁国师只要肯出马,那就是挥几下手的事儿,说是易如反掌绝对不夸张……铁补天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出来一趟,居然会被儿子和丈夫以及夫家的人联合阴谋了一把,抄了后路,皇位是肯定没指望了……虽闻补天大帝驾崩的噩耗,铁补天仍坚持与楚阳一道回了一趟下三天,才到下三天,触目所及,尽见铺天盖地的白旗招展。

        处处都在哀悼补天大帝的逝世,但闻哀声可见补天大帝在百姓心中的地位。

        铁补天当场就傻了过去。

        此刻的她仍旧是一身女装打扮,一路走回到铁云城之中,看到无数的人还在痛哭流涕,悲痛一代帝王铁补天的故去。

        有许多上了年纪的老人,向自己的儿孙辈一遍遍地诉说着补天大帝的丰功伟绩,一统下三天之后,日夜辛劳,使得铁云国势蒸蒸日上,却积劳成疾,最终一病不起,撒手尘寰,若非尚有一个小皇子为继,庞大的铁云帝国只怕就要分崩离析了。

        只是补天大帝所留的那位小皇子,当真了得,降生之初,就有吉兆相随,得天独厚,自小便聪明颖悟,睿智大度,如今只得四岁,却已有人君之风,虽稚龄登位,但有忠心耿耿的铁龙城摄政王为辅,更有传说中的天下第一高手宁天涯为国师,恢弘铁云,再进一步之期可待!

        听得民间之声,铁补天真正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这种微妙的感觉真真是难以形容。

        新皇登基而大赦天下,铁补天看着大街上张贴的皇榜,上面一条条的新皇国策都是很有吸引力,而且调理清楚分明。

        根据铁补天自己对朝中大臣的理解,其中的有些连自己都没有说过的措施,绝对不是这些人想出来的。

        难道是那小家伙弄出来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