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我欲磨剑白云天!

第十九章 我欲磨剑白云天!

        莫轻舞举目而望,眼中无限眷恋,楚阳深情回首;董无伤墨泪儿四目脉脉相对;莫天机的眼神,再也没有任何掩饰的望着楚乐儿那一架金桥。

        我会去找你!一定会去找你的,等我!

        楚乐儿似有所感,轻轻扭头,对上莫天机的目光,突然脸上一红,快速地别过头去。

        “诸位保重,后会有期!”再踏上十几级金桥之后,十四个人不约而同的同时回身,抱拳行礼:“就此告别!”

        风月等人肃容长揖:“众人多多珍重!”

        远处,一条人影飞一般赶来:“楚阳,天机,多多保重啊!”

        却是第五轻柔正飞掠而来。

        在他身边,凌寒雪白衣如雪,紧紧跟随。

        楚阳凝目而望,突然间展颜一笑,拱手道:“第五兄,凌姑娘,恭喜你们。下次回来,我们一醉方休,算是补饮你们的喜酒!”

        凌寒雪突然面红过耳。

        第五轻柔也是脸上猛地一红,却是落落大方的拱手:“楚兄,多谢了!”

        第五轻柔与凌寒雪,现在大抵是彼此稍稍有些感觉,却无人肯首先表白,正是介乎于成与不成之间。彼此都有各自顾忌!

        第五轻柔性格沉稳,阴柔,没有把握绝不肯自讨没趣,但这种事,又怎么会有把握?凌寒雪作为女子更加的不好意思。

        若是如此蹉跎下去,还不知道多久,甚至以后分道扬镳也并非没有可能。

        但,楚阳现在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却替他们两个人捅破了所有的窗户纸,将事情给出了一个定论!

        从此后一切都明朗。

        这句话,可是九劫剑主楚阳说的,在破碎虚空前的最后一刻,给出的祝福!

        也是在天下英雄面前,为第五轻柔打气。也将凌寒雪逼得没有退路了。

        既然如此,只有往前。

        美满良缘,指日可期。

        天下间有多少美满夫妻都是经人介绍的?本是稍有感觉就定亲结婚,但一生却就如此不离不弃,白头偕老?

        没有自由恋爱的惊心动魄,却多了生活的平淡温馨与岁月从容,这……何尝不是另一种幸福美满呢?

        楚阳哈哈大笑,转头而行,一路走得飘逸潇洒。

        在下方看着的众人,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随着楚阳踏上金桥,每前行一步,他的气质就好像变得更加洒脱了一份,更加的潇洒,更加的……傲气!

        他似乎在踏上金桥的这一刻,就开始了他的蜕变。

        每一步的蜕变,都是惊天动地的变化!

        十四个人,同时向着金桥顶端攀登,每个人都是心无旁骛。眼睛看见只有前方而已,眼神凝定,绝不旁顾!

        兄弟就在身边,但此一别,就将是别离许久。当我再次一眼看到兄弟的时候,便是在九重天阙重逢之时!

        何必在此时效小儿女模样依依不舍?!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或者说都忘记了一件事情:风狐!

        这头灵兽吃了那么多的天材地宝加上灵兽晶核,一直在沉眠之中没有醒来;莫轻舞时时刻刻的装在自己口袋里。此刻,犹如一件死物。

        莫轻舞自己此刻离愁别绪满怀,泪眼朦胧,哪里还记得自己口袋里还有这小东西?就这么走上了金桥。

        那位接引使者皱了皱眉头,实在不明白这小丫头口袋里带着个小宠物的尸体上去做什么?但那位大人物楚阳已经说了,这丫头是他老婆……怎能得罪?

        既然如此,就算了,不过就是一个小宠物的尸体而已,又能有什么用?这小丫头喜欢,就带着呗。不过上去之后这等死物立即就焚化了,小丫头也是空欢喜而已……自己何必枉做小人?

        于是乎,就连提也不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放了过去。

        他却不知道,就是现在的这一个小小的疏忽,却是影响太深远太深远……这个在他眼中只是‘一具尸体’、而且不属于九重天妖类的小东西,竟然在很久之后让九重天阙的妖族直接的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过这是后话了……楚阳一步步走上去,神思飘渺,想起这四年前在九重天大陆的打拼,一幕一幕从脑海中飘过,似乎所有的事情,所有的经历,所有的战斗,在这一刻统统的从脑海中流过。

        仿佛再次经历了一遍。

        突然一股豪气,从胸臆间猛的升起,这一刻,几乎就要仰天长啸,一诉心底衷肠!

        一步一步,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越来越高,逐渐的,已经快要接触到天际的云层;他始终没有回头,但他知道,更能感觉到,下方无数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悠然自在的迈着轻松的步子,一步步攀登,楚阳呵呵一笑,漫声长吟。黑衣在高空朔风中猎猎飞舞。

        “飘荡江湖几蹁跹,梦里辛苦醉里甘;八面狂风吹愁怀,十方埋伏动心寒;谁能拔刀青霄外,我欲磨剑白云天!

        九重天阙凭遥望,笑言此生不枉然!”

        楚阳的声音是那么的铿锵有力,充满磁性之余却又夹杂一份绵绵不绝的潇洒飘逸,在整个天地之间,悠悠回荡,久久不绝,余韵悠长。

        “哈哈哈……好!”众兄弟就在金桥上齐声大笑:“老大说的好!谁能拔刀青霄外?我欲磨剑白云天!九重天阙凭遥望,笑言此生不枉然!好!好!”

        天空中轰隆一声暴雷,整个天空突然金光乱窜,无数的闪电同时落下。

        下方众人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在这一刻猛然一花。

        急忙定睛仔细凝视天际之时,只见天空中之前的多道金桥此刻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在遥远的天际,一团团灿烂的金光尤自在闪烁着,化作了一道道灿烂流星。

        楚阳等人,早已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唯有刚才那一阵大笑的余韵,兀自在天地间久久回荡!

        九重天阙凭遥望,笑言此生不枉然!

        众人口中缓缓念叨着,久久不肯离去。

        所有人都知道,在这大陆上,自今日起,又诞生了一个神话,一个永恒的传说。

        属于当代九劫剑主的传说。

        十四人同时崩灵陷天破碎虚空的传说。

        这样的传说,不仅空前,而且绝后!

        在执法城一处隐秘的山岩旁边,一个人影昂然负手而立,看着天际金光慢慢地消失,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

        “兄弟,一路好走!”

        这个人,一身青袍,身材挺拔。面目英俊,如同超凡脱俗。

        正是蔚公子。

        他终究还是来了。但他生性洒脱,实在不惯于面对那离愁别绪,就只在暗中相送。

        在他身边,一个青衣少女,正是君璐璐。两人脸上都有不舍,都有些伤感。

        摇摇头,微微一笑,蔚公子身子缓缓飘起,拥着君璐璐,头也不回的向着山下飘去,喃喃道:“这帮家伙一上去……这个什么九重天阙注定要不消停了,没准还得天翻地覆呢,那帮家伙什么事干不出来啊……”

        “只是,这样的江湖生活,我已经厌倦了……我只希望与自己喜欢的人安渡一生……不能跟你们一起去奋战。兄弟……抱歉了……只希望你们归来时,来找我喝一杯。”

        ……楚阳正在与为首那位接引使者谈谈说说,在这个当口自然是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接引使者虽然只是小吏,却始终是地头蛇,能多从其口中得到一分有关九重天阕的资料,自己前行之路就能更顺利一分,至少也能安全一分。

        连续问了几个问题之后,突然间只感觉自己的身子莫名一重,随即就从天空中掉了下来。

        脚下的金桥突兀消失,身子猛的变成失重状态,瞬时失控,一时间竟自狼狈不堪的往下掉落,本来以楚阳的修为,即便眼前变故来得突兀,不能立刻施展自身修为,御气行天,至少也可稳住身形,不至于狼狈如斯,不意除了金桥消失,脚下凭虚,地面更产生一股异常强大的吸力,吸扯着他的整个身体犹如陨石一般急速下坠。

        而天际也似乎充满了浓厚的压力,压着他往下掉。

        同时来自天与地相辅相成的压迫力量,再加上变生肘腋,楚阳一时间竟是应变无从,狼狈至极!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回事!”楚阳怒道。

        “原因很简单,您已经到地头了……”为首的那位接引使者的声音悠悠传来:“保重吧!期盼着以后能够再见。”

        “喂!”楚阳大叫道:“作为接引之人,你们总要给我介绍介绍这里的风土民情吧?”

        “对不住,我不能再告诉您更多的事情了,这是规矩。今后的一切都需要您自己去摸索……我们对此也很抱歉,真的很抱歉。”接引使者的声音一落,天空中一朵金云猛地腾空而起,“嗖”的一声没了踪影。

        远方,那些个接引使者也都同时擦了把汗,回归中……终于完成这个见“鬼”的任务。

        小命保住了。

        楚阳感觉自个的身子呼呼下落,偏偏没有任何的控制能力,不由的心中无奈:这他么的还不知道最终会落在那里,全无身法保护,连护身功力都无法运聚,这样的自由堕落,小命能保得住么?

        迎面似乎有一片绿色快速而来。

        楚阳正在想:怎么会这么绿呢?为什么会这么绿呢?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绿了?

        下一刻,身子已经噼里啪啦的摔进那堆绿色之中。

        …………我欲磨剑白云天!诸君,何去何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