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哥也是有钱人了

第三十二章 哥也是有钱人了

        刀身上云纹缭绕,寒光闪闪,才只是一出鞘,大厅之中的温度,居然骤然降低了几分。

        这样的刀,仿佛唯有“完美”二字才可以形容!

        “天级上品?呃,绝品刀?”这位管事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脸色都涨红了。

        现在才想起了对方的另一句话:你们能不能吃的下?

        若是此人手中的三把兵器都是这样级别的话,要想一次姓全部吃下,绝对需要个大手笔!

        “呃……这位,这位客人……呵呵……”管事搓着手,脸色涨得有些红,急忙走上前来:“这个,鄙人孟兆强,这个……乃是拍卖行大管事,刚才实在是在下一时眼拙,出言无状,接待不周,还请贵客多多见谅,呵呵……”

        干笑了两声,随着说着转头,以手相让:“请,请,请进里屋说话。”

        楚阳微微一笑,将刀入鞘,对那接待小姐礼貌的说道:“多谢姑娘引见。”

        才带着猫腻腻一起跟着这位孟兆强大管事走了进去。

        猫腻腻一路走去,一脚高一脚低,如踩在云端一般,只觉自己如同做梦。

        居然真的又一把宝刀!只是,为什么要说‘又’呢?

        内室。

        孟兆强大管事仔细的检查了面前两把刀,一把剑。

        毫无疑问,这几件兵器尽都是天级绝品的兵器。所谓天级绝品,就是已经超越了天级的基本标准,无限的接近圣级层次,但却还差那么一点点而不能达到圣级层次的神兵。

        所以这种兵器有一种类于两者中间的称呼。又被称为‘伪圣’。

        “敢问先生贵姓大名?”

        “鄙姓楚,楚阳。”

        寒暄一番,分宾主落座。

        “这两刀一剑,我已经仔细看过,的确是天级绝品层次的兵器。然而,真正让我诧异的是,这几口兵器的锋刃竟还是崭新的,似乎是尚未沾染因果是非的无主兵器……”

        不得不说,这位大管事的眼睛还是挺毒的:“所以,我就有一些疑问……这些个刀剑,锻造工艺如一,应是出自同一位大师的手笔,却不知道是哪位大师所铸造的?还有,这刀身上的‘第一铸’的‘第一铸’是哪一位?我并非是打探贵客之身份来历,只是甚为好奇何时多了一位如此了得的大师!”

        楚阳淡淡道:“对于管事的疑问我非常抱歉,因为这位‘第一铸’乃是我的一位兄长,由于其幼身染残疾,无能修练上乘功法,是以将所有心血都灌注于锻造一途,我那兄长淡漠名利,从不抛头露面,是以少有人知;这些兵器,都是他自己亲手铸造的!”

        “原来如此。”孟兆强眼珠转了转,对于楚阳的回答他并不怀疑,双方只是初次见面,若是楚阳一见面就掏心掏肺的说话,反而要怀疑楚阳的动机了。

        楚阳淡然道:“我这位兄长,自幼喜欢铸造兵器,记得在他十七岁那年,就已经打造出了他的第一柄人级兵器,不过,都已经融掉了,毕竟是年轻时候的不成熟作品。到他二十八岁的时候,已经可以随手打造天级兵器!低于天级层次的兵器,尽属失败的作品,留之何益?!”

        孟兆强的眼神猛地睁大了。

        “我兄如今已五十二岁,不复当曰的年少轻狂,人生在世,始终得思虑衣食住行。”楚阳轻声的说道:“我兄的兵器从未出售过,这是第一次,我闻贵行之名,来一问究竟。”

        孟兆强脑子顿时活泛起来。

        若眼前之人所言属实,二十八岁就已能随意打造天级兵器,如今五十二岁,正值壮年……那么这人还得了么?得到什么高深层次呢?

        单从这三柄刀剑上看来,似乎又决计不似假话……若是能将此人笼络住了,那可就不是单单一大笔财源的事情了?

        原本还打算着是不是要将这两个人干掉,将三件天兵收如囊中……现在看来,还是先试探一下为宜。得罪一名大师级铸造师的风险,实在太大,决然的得不偿失!

        “阁下如此看重鄙行,实在是鄙行的荣幸,只是,容在下冒昧的问一句,阁下这位大哥是一位铸造大师……还是一位铸造宗师?”说到‘铸造宗师’四个字,孟兆强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敬重的神色。

        “我大哥恐怕还不到宗师的境界……”楚阳道:“说实话,我对铸造行业也只是初涉门径而已,无法揣测大哥他如今到底到了什么地步,就只知道他打造天级的兵器是从来没有失败过的;近几年的作品,更是全为绝品之作……其中偶然也有胜过绝品的,不过数量相对不多……”

        孟兆强脸上抽搐了几下。

        胜过天级绝品的,岂不就是圣级的?

        若这个说法是真的,那这位“大哥”至少也是一位顶级的大师!

        而且貌似存货还不少的样子!

        这下子可是发了,还好刚才没有贸然动手,否则……“敢问这位大师手中,还有多少这样的兵器?”孟兆强谨慎的说道。

        “这个,我是真不清楚。承蒙大哥看得起,让我称呼他一声兄长,其实我只是负责每年三次给他运送金属材料,粗略估算,我前后已经为他运了七十万斤的金属材料吧?”

        楚阳不确定的说道:“他这人吧,姓子很有些古板,也就我还能说得上几句话。若不是这一次遭遇了难题,需要大量的财物周转,他还未必会拿出来这些刀剑卖的。”

        “额?遭遇了难题?却不知道是遭遇了什么难题,可有我们能效劳的地方吗?”孟兆强敏感的抓住了这一点。

        “多谢管事的关心,我大哥那里目前只是需要大量的钱财就足够……”楚阳叹了口气:“正因为这样,我们这一次也想找一个长期的合作者……因为,这样的拍卖,肯定不会就这么一次的……”

        孟兆强心中几乎要笑出声来了:这真是瞌睡的时候就有人送来了枕头。

        “我们也想和大师长期合作。”孟兆强亲切的笑道:“这样对彼此都有利,呵呵。”

        楚阳也笑了起来:“我们也希望能彼此双赢,只要咱们这次的合作能让彼此都满意了,相信后续的合作也会如是。”

        “那是自然。”孟兆强更亲切了:“只不知道这一次的结算,楚兄与令兄乃是想要采用何种方式?是要拍卖结束后付款,还是当场买断?”

        “我跟管事说实话吧,这一次委实是等着用钱,我们的意思是,这次就当场买断,相信管事也不会让我们如何的吃亏。至于下一次的时候,就要按照那一次的拍卖价格来好了。”楚阳拿出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很是憨厚的说道。

        “嗯,既然如此,那么这三把兵器我可以做主给你……十五万紫云币的价格!”孟兆强想了想,出了价。

        “不成不成。”楚阳剧烈摇头:“我出来的时候,我大兄曾经郑重的嘱咐过,若是低于二十五万,是绝对不能出手!这点没得商量。”

        “二十五万?”孟兆强咧了咧嘴。

        若以这两刀一剑的品质而论,二十五万自然是值的,不过利润空间相对也就不大了……之前那把刚刚天级的长刀卖了五万七千紫云币,那么,这种天级绝品兵器,最起码也能卖个十万一把……若是宣传的好,超过这个数字也大有可为。

        这样计算下来,二十五万倒是也还值得了,尤其是还有后续合作跟着,莫说还有利润空间,就算真要赔一赔二,这笔买卖也还是要做的。

        “既然如此,权当交个朋友!二十五万就二十五万!”孟兆强豪爽的大笑:“但不知楚兄弟想要如何结账?”

        楚阳也不客气,道:“请管事帮我换一万水云币,五万紫魂币,剩下的就全是紫云币吧。”

        “这没问题!这一万水云币和五万紫魂币,就当是哥哥奉送给兄弟了,不在那二十五万紫云币之内,还望兄弟不要推辞,咱们交个朋友,以后常来常往,莫要生疏了!”

        “如此就多谢了。”

        猫老师从房中跟着楚阳走出来,两人都是两手空空,三把刀剑已经不见了。

        但楚阳却已经变成了一个小有身家的小富豪。

        只是,猫老师到现在还没有能晕过来。

        就这么……那二十五万紫云币就到手了?

        这……这貌似也太容易了一些……眼看着楚阳抓出一大把的紫魂币,足足有数百枚的样子送给之前前台接待的那个小姑娘,小姑娘千恩万谢,她大半年的薪水加起来貌似也没有这么多……楚阳哈哈大笑而去,终于扬眉吐气,重新回味了往昔有钱人的感觉。

        “咱们还是先去吃饭!”猫腻腻紧紧跟在楚阳身后,唯恐跟丢了。

        肚子里真心已经是饿得要死了。

        两人随便就近找了一个饭馆,又是一轮的大吃大喝。

        这一顿的暴饮暴食下来,两人差点儿就撑死在当场,实在是因为之前饿的阴影太深刻了。

        楚阳吃饱喝足后,突然有一种要泪流满面的感觉:哥现在也是有钱人了!

        猫腻腻吃饱喝足后,同样有一种要泪流满面的感觉:咱的哥们是有钱人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