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打劫不成反被劫

第四十五章 打劫不成反被劫

        “你们想要干什么?……你,你们……你们是要打劫?九重天阕可是一个讲王法的地方!”楚阳一脸害怕的问道。

        “王法?嘿嘿嘿,有你那些个紫霞币壮胆,还管什么王法?!”那人满眼金光,死盯着楚阳。

        “抢劫可是犯法的,你们真的敢动手?!”楚阳貌似吓得不行了。

        “废话!大爷们深更半夜等在这里当然不是为了和你谈心!”那人恶狠狠的说道:“赶紧痛快地把钱交出来,老子可以发个善心留你一个全尸!”

        楚阳瑟缩道:“我好怕……”突然上前,抡拳便打。

        “噗噗噗!”

        “啪啪啪……”

        “啊!你你……呜呜……”

        前一刻还在瑟缩,后一刻已经神武过人,前后的表情差距天地之别,那两人直接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中招。

        到了九重天阙,楚阳的神识确实是被限制了,早已无能查看别人修为层次,但这不代表神识就全无感觉了。眼前这两个人,根本就给不了楚阳任何一点压迫的感觉,那也就意味着:这俩人的实力也就一般而已,而且还是很一般的那种,一般到不是某阎王的对手。

        那两人固然不是什么俗手,要不然也不能够进入到本地的灵兽博弈场内中;但,他们同样不是什么高手,若是有些实力的高手的话也不会混得这么惨,需要出到剪径这等下流招数。充其量也就是两个玄级层次的武者而已,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是某阎王的敌手。

        既然都不是对手,楚阳自然是不会客气,撂下南北打东西。

        对方刚刚放下狠话,就看到对面的‘甄有才’满脸害怕、满面惊恐的样子,心中正在暗爽之际,不意对方居然已经迅疾绝伦的扑将上来。

        那俩人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脸上已经疾风骤雨一般地被打了十几个耳光,随即就头晕目眩的被踹倒在地,满眼尽是星光璀璨,剧痛难耐,却还是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正自狐疑之间,却觉冷气森森,扑面而来,一把刀架在了两人的脖子上,楚阳冷冷的声音响起:“现在打劫!乖乖的给我把钱交出来,要不然老子一刀剁了你们,绝不给你们留全尸!”

        两人顿时哭了。

        苍天啊,大地啊,漫天的生灵啊,这是怎么一回事?!

        刚才好象鹌鹑、小白兔一样的肉货怎么一瞬间就变成这么厉害的角色了?

        情势霎时间倒了个儿,本来是打劫别人的,变成了被打劫的,而且还要是极度凶神恶煞,穷凶极恶的那种!

        ……“居然就这么一点点?”楚阳掂着手心里打劫来那可怜兮兮的四五枚紫魂币,极端的不满意。皱起眉头看着趴在自己面前已经断手断脚的两个人,神情很是不善。

        老子难得抢劫一次,怎么就抢到了四五个紫魂币?这也太掉价了。

        “大爷……甄大爷,我们要是有钱也不至于出来干这等事儿啊,您高抬贵手,把我们当个屁放了吧,我们再也不敢了……”那两人简直懊悔的肠子都青了。

        可是谁又能想得到那个逢赌必输、嚣张跋扈、钱多人傻的超级暴发户居然还是一个高手……这下子可真是撞正铁板了。

        “这话说的倒也是……”楚阳皱起眉头:“就看你们这两个人的样子就是一副穷光蛋的德行……怎么样?反正你们都穷困潦倒了,还不如跟着我混吧!”

        “啥?跟……跟你混?”两个人顿时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内容,一时间连断手断脚的痛苦也忘记了。

        这个家伙可是个超级有钱人啊,而且还是人傻钱多的那种。

        “嗯,就是跟我混,不过,丑话得说在前面。我是这段时间缺少人手,也不是就真正看上了你们。只是暂时需要打杂什么的……此外,就算真让你们为我办事了,也要受到一定制约的,除非……等我以后真正认可了你们……”

        楚阳冷冷的说道:“说句老实话,就象你们这样的烂赌鬼,办事我也未必能放心……我也没兴趣知道你们的名字,以后你就是十五号,你就是十六号。来,张开嘴,我给你们糖吃,吃了我的糖,就是我的人了,记得乖乖替我办事,要是出了什么纰漏。嘿嘿……我就不会这么温柔了……”

        那两人一脸呆滞。

        温柔?您现在这样子把我们手脚都打断了,居然还叫作温柔……你丫知不知道温柔这俩字是什么意思?当初教你识字的先生是谁?老子要拍扁了他…………楚阳一身轻松的进入了灵兽博弈场。

        想起那两人服药之后一脸的恐惧,就忍不住的发噱。

        诚如楚阳所说,真正不是看上了他们,而是现在实在没有更多人手可用,楚阳纵然机智过人,计划周密,却始终只得两只手,一双腿,实在难以处理太多的事情,多两个人跑腿,却是必须的。

        先是展现了高超武学行使恐吓之实,然后又来了一个不用死还有钱赚的优差,恩威兼施,接下来为其治好伤,接好骨,然后再灌下毒药,顺便告之那糖的具体效用……如此三下五除二,楚阳拍拍手离去。

        就只剩下那两个剪径蟊贼,如今的十五号和十六号在原地呆若木鸡。

        本来打算想是来宰一个肥羊一朝富贵,没想到最后却把自己变成了人家的奴才……“这他码的是什么说法哟,还有没有王法了……”十五号一把鼻涕一把泪:“三个月发作一次,就要服用一次解药哇……老子这辈子是毁在这场打劫上了……”“话也不能这么说。”十六号脸上有庆幸:“起码还给我们钱了……”掂量着手中每人两个的紫云币,一脸满足:“真是财大气粗啊,这样有油水的活现在可不好找了,只要不惹到那家伙,貌似也算一份优差来着……”

        “哎……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咱们还是赶紧去休息养伤吧,没听说这位爷三天后就要我们出任务了,我的天啊……第一次交代任务就要跑断腿,这次出来打劫真是何苦来哉……”

        ……楚阳化身的‘甄有才’虽然经历了一场打劫风波,赌兴未曾稍减,仍旧一副财大气粗的款进入了灵兽博弈场,一路上神采飞扬。

        “哟,甄大哥来啦,今晚上肯定是大杀四方啊……”

        “哇哈哈,好甜的小嘴,赏!”

        “谢大哥。”

        “甄大爷来了啊,今晚想要玩什么,小的带您去。”

        “哇哈哈,你小子蛮有眼力劲儿的,赏!”

        “甄大哥辛苦,甄大哥真有精神……”

        “哇哈哈,老子就是有精神,看你说的对,赏!”

        “谢大爷……”

        一路金钱开路,甄有才甄大爷用一种螃蟹走路的威凌姿势,横行着进入了博弈场最深处……一直到天刚蒙蒙亮,楚阳化身的甄有才甄大财神才从博弈场出来。

        这一晚上,楚阳居然不是一输到底,竟幸运的赢了两次。嗯,虽然最终结算来说还是输的,甚至比前几天输得还要多一点,但总算是已经摸索出来规律了。

        以楚阳头脑,怎么会盲目的去寻找财路,正如猫腻腻的猜测:这家伙无论做什么,都是要有一定把握才会去做的。要不然,他根本不会去做什么计划、布置,浪费精力、时间,尤其是现在最欠缺的时间!

        楚阳其实也只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莫轻舞的风狐对自己貌似很有兴趣的样子,引起来的心里朦朦胧胧的猜测。

        因为风狐除了对莫轻舞之外,对其他人全都是不屑一顾的。而对着楚阳的时候却是多少有些异样,既不象对其他人那样的不屑一顾,也不象对莫轻舞一般的亲近依靠,每一次只要一见到,总会充满“狐疑”地绕着他转几圈。然后又“狐疑”的走掉,但隔一会儿,又过来转上几圈,情形很是古怪。

        楚阳那时候就感觉很可能是自己身上有某种能吸引到风狐的地方。但当时自己所有的宝贝都习惯姓的放在九劫空间里,风狐是绝对闻不到的。

        那么,到底是什么东西吸引了它呢?

        这一点也成为了楚阳心头的不解之谜。

        然而这次进入灵兽博弈场以来,楚阳再度发现了相同的情况。让他认定,自己身上肯定有什么特异之处……或者是功法,或者是气息,或者是宝贝,反正就是有能与灵兽发生感应的未知物事……为了确定目标,楚阳这几天里变着法儿的转换功法,每一天身上带的宝贝都大有不同,前来实验试探。这样做一方面是自己不断扔钱,营造出一个冤大头的形象;让人降低警惕。二来是自己一旦摸索出来个中玄虚,那么就可以立即大赌而特赌……大赢而特赢!

        但几天里,效果却是并不显著。楚阳对此并不死心,继续不断试探着……“甄大爷……”在楚阳临出灵兽博弈场的时候,这几天里一直带着他赌博的那个场地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看他,欲言又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