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深宵来客是老头

第四十六章 深宵来客是老头

        “嗯?有什么事吗?”楚阳问道。

        “是这样的……”这人名叫二黑子,别看名字土得掉渣,在这家灵兽博弈场却已经做了七八个年头,可说是经验相当的丰富。见楚阳并没有因为输钱而情绪低落,不由精神一震,道:“甄大爷,其实像您这样的豪客,总是这样直接参赌,押注别人的灵兽,未免亏了些,别人的东西怎么也是别人的,那里有自家的东西来得熟悉……”

        “你这话怎么说?”楚阳顿时来了兴趣。

        二黑子嘿嘿一笑,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黄板牙,道:“是这样的,一般比较身家的豪客,都是有自己的灵兽的,往往还不止一只……而这样的灵兽,只要经过一定的调教培训,或者挖掘出其天赋的本能攻击力,那可就摇身一变,变成摇钱树、聚宝盆了。除了胜算极高之外,咱们赌场为了契合高级斗兽的分量,并不将它们之间的战斗放在这边这个对所有人都开放的大厅里,而是设在另一处单独的场地里,那里才是高层赌徒的乐园,赌注都是极高的,不象这边还有‘限注’什么的。当然,若是不好彩输了,却也不是一般人能够玩得起的,不过肯定就不包括如甄大爷您这样的大豪客在内了……”

        楚阳皱起眉头,道:“这个难道我会不知道吗?可是我现在哪里有什么时间、精力去捕捉那些个灵兽?再说了,凭我的实力,就算能够捕捉到了,那肯定实力也是不高的,在高级斗兽的较量之中,根本就是送菜,赔点钱还是小事,可是浪费的时间、精力、心血实在是不值得……”

        二黑子嘿嘿一笑,道:“呵呵,甄大爷初来本地,却是有所不知的,只要您有心,那里还用您亲自去捕捉呢,您完全可以去灵兽交易市场去购买啊,或者幼崽,或者一些成年的灵兽……有很多时候一些珍惜灵兽都被埋没在交易场的,只要你有眼力能将之挖掘出来,或者自留,或者转手卖出去,那可也是一笔相当可观的财富来着,当然,您自然是不会把那小钱放在眼里的……”

        楚阳的眼睛一亮:“原来还有这等事吗。”

        用手摸着下巴,心道,这倒是一个别开途径的办法,一条不错的门路。

        只是,我身上到底什么地方吸引灵兽呢?这一节却是还是拿捏不准的,若是不能搞清楚此点,胜算仍是渺茫……一路沉思着,缓步走出了博弈场。

        二黑子这货这几天是走运了,单只是从楚阳这里拿的赏钱,就超过了十万水云币。

        这还是楚阳一直在输的情况下,若是这大哥赢了……又该有多少打赏呢?这也正是他今天提醒楚阳的主要原因之一。

        谁不想多拿赏钱啊?

        否则你以为赌场的服务人员会这般好心吗?

        楚阳回到了男人堂的时候,天色刚刚蒙蒙亮。

        才一回到房间里,推门进去,猛然一愣。

        因为在他的房间里,有一个老者正在楚阳的椅子上端坐着,看着楚阳进来,竟然和煦的微笑一下,道:“你来啦?”

        这话说得自然已极,居然就好象这会是在他自己家里,楚阳才是来造访的人一般。

        “阁下是谁?”楚阳定睛看着这个老头,沉声问道。

        他的神色没有显露出丝毫的惊讶,似乎这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缓缓走进去,在老者对面坐了下来。

        这老头既然能够瞒得过猫腻腻,无声无息的来到这里,甚至已经逗留了相当长的时间,那么就意味这人乃是一名超级大高手。面对这种高手,楚阳现在是打也打不过,甚至连逃都是逃不了的,既然无能应付,只有干脆的坦然面对了。

        任何的惊慌失措或者失态,都只会给人家一种看轻了自己的理由,如此而已。

        老者注目打量着楚阳,见他面对这等事情居然能够保持神情不变,连眼神也是始终恒定如常,不由轻赞一声:“年轻人,倒是好气度。”

        楚阳呵呵一笑,有些傲然的道:“总还不至于被人在一个照面就看轻了便是。”

        老者哈哈大笑,笑声中不乏赞赏之意。

        楚阳微笑着起身沏茶,边道:“我的那位同伴呢?”

        “你那位同伴出去了,老朽乃是趁虚而入。”老者很直白的说道:“那家伙的修为固然远远不及老夫,但若是他还在这里留守,以老夫现在的情况想要无声无息进来,或者还可能,但长时间逗留而不被察觉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楚阳顿时放了些心,只要猫腻腻没事就好说。

        而且,这老者这句话里在有意无意之间透露出来了不少的信息。对眼前状况有很多的辅助。

        远远不及……老夫现在的情况……楚阳心中已经有了几分的了然。

        在赌场里吆喝了一整夜,嘴早就干了,回到自己家楚阳自然是不会委屈自己,快手快脚的沏了两杯茶,给老人送上一碗,随即端坐在老者对面,抿了一口茶,润润喉咙才道:“老丈此等时刻前来,想必是有事情要见教于在下?”

        老者摇摇头,微笑道:“非也。”

        “哦?”楚阳面色淡然,心下却是有了嘀咕,老者的这句“非也”却是出乎楚阳的预料之外。

        “老夫从你开始做男人堂,就一直在你左右了。”老者微笑着,目光深邃。

        “老丈倒是有心了,在下何德何能能得老丈如此垂青?”楚阳不咸不淡的说道。

        “小友乃人中之龙,老夫如何不谨慎从事,总是小心无大错就是了。”老者呵呵笑起来。

        此刻,清远茶香充盈在屋室之中。

        老者对茶香似有几分意外,端起来茶杯,品了一口,闭上眼睛,说道:“茶不错,人更好。小友身边物事竟无一凡品,当真了得!”

        楚阳矜持的笑笑,没有开口答话,这时候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不错。

        “你在这段时间里,先是开设男人堂,专治寡人有疾之症;又大肆拍卖多件上乘的宝刀利刃,更随手拿出天价紫晶玉髓;在这几天里又改换身份,出没于灵兽博弈场,大肆散财,种种行径,似敛财,似散财,似纨绔,似败家,莫可轻言……”

        老者轻飘飘的说着,手指头轻轻转着茶杯,口气似是漫不经心,却将楚阳这几天里的行踪完全都给暴了出来,竟是巨细无遗。

        楚阳面上始终维持着淡淡的笑着,静静倾听着,脸色始终全无变化。

        似乎老者说的这些事情跟他完全没有关系一般。

        “你的行踪,我一直都有掌握,一路观察。”老者看着楚阳。他见到楚阳居然如此沉得住气,忍不住就加了这一句,可以显示了一切尽在其掌握之中的优越感。

        “嗯,老丈说的这些一点没错,只是……那又如何呢?有触犯到本地的律法吗?有干扰到任何人的正常生活吗?”楚阳静静的抬头。

        “那倒是没有的……恩,你……”老人第一次流露出意外的表情,他真正没料想到楚阳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看似在情理之中,实则与眼前状况几乎就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问话“你难道都不感到惊讶吗?”老者真的有些诧异了,显然失去了“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气势。

        “我当然会惊讶啊。”楚阳静静的看着老者,脸上突然露出来一个狡猾的笑容:“只是我为何要让你看到我的惊讶?现在我只看到你的惊讶,这不是很爽的事情么?”

        “呃……”老者一瞪眼,随即大笑:“好小子!”

        “如今,我可是已经知道了你的所有秘密,你想如何对我?”老者笑着,只是眼神中却露出刀锋一般的光芒,凛然气势含而未露,却真实存在。

        “我真的很想杀人灭口。”楚阳老老实实的说道:“但可惜却不是你的对手,贸然出手等同自杀,我还没活够,只要选择放弃。”

        “哈哈哈……”老者捧腹大笑。

        笑着笑着,突然呛咳起来,咳得很厉害,满脸涨得潮红,几乎喘不上气来。他这般咳了良久,才从怀中拿出一块洁白的丝巾捂住了嘴。

        等他的手拿开的时候,那块洁白的丝巾上,已经多了几许殷红的血痕。

        楚阳一直冷静的旁观着,眼中神色如同一团亘古不变的冰雪。

        没有同情,也没有怜悯,也没有关怀什么,自然更没有献什么殷勤。

        以这个老头的修为,早已到了不需要任何人同情,更不需要楚阳献殷勤。楚阳只是知道,这人来找自己,定有他的目的。

        现在,他就静静地等着老者说出来他自己的目的就好。

        虽然,这个目的,楚阳自己已经猜出来十之**了。

        “你很不错,无论心志又或者是手段,都是一等一的。”老者收起丝巾,有些喟叹的说道。

        楚阳冷静的道:“不敢当,长者谬赞了。”

        “呵呵……”老者苦笑一声,淡淡道:“可还记得你们初来的时候,吃霸王餐的哪家酒楼吗?”

        “哦?”楚阳问道。

        “老夫便是那家酒楼的大老板。”老者淡淡的笑了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