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言如山!

第五十九章 言如山!

        楚阳几乎吐血:“啥?你的意思是这人是谁你不知道啊?你都不认识的人你就让我救他,你知不知道……”

        猫老师目光炯炯地注视着楚阳:“救死扶伤乃是医者父母心,你是大夫,难道不知道这道理,我一直都以为你知道呢,当曰……”

        “滚!”楚御座一听到‘医者父母心’这句自己在九重天大陆上三天的时候的口头禅,毫不犹豫的就是一句怒骂。

        猫老师哀怨万分的扭头看着虎哥,虎哥一瞪眼,骂道:“喵!”

        便在这时,一个声音虚弱的声音突兀响起:“这里是什么地方?”

        楚阳和猫腻腻同时愕然,转头望去,只见原本躺床上奄奄一息随时要死的人居然张开了眼睛。正歪着头看着两人。

        其实也不该怎么愕然地,即便是不完整版的九重丹同样是罕世灵药,有肉白骨、起生死之神效,当曰猫老师伤重垂死,也是靠此药回天,服下瞬间,一身几乎要命的内外伤瞬间好了六七成。这人也服下了一颗,没效果才是见鬼呢!

        不过怎么还是那么虚弱呢?难道说此人之实力还要在已臻天级层次的猫老师之上,一颗不完整版九重丹的效力不足以全面治愈?但只要时间小,就不应该还是这么虚弱啊。

        此外,楚阳分明发现,就在自己转头的这一刻,这人眼神深处,掠过一丝安心的神色。

        不由一怔:难道这家伙认识我?

        可能吗?不可能吧!

        这人貌似是一个青年,一袭黑袍,看不出什么材质制作的,但却隐隐透露着一股子神秘的味道。纵然是在重伤之中,依然有一种睥睨孤傲的凛然气质。

        长相虽然一般,但脸上却是棱角分明,在睁开眼睛的这一刻,原本一具僵尸一般的身子,就似乎突然填充了生命的光彩。

        他的声音很微弱,而且中气严重不足,但他在这样的情况下,却依然用最连贯最从容的语气口吻说话。不只是为了逞强,而是在维护自己的心头的尊严!

        这是一个心中自尊自信自强自负的人!

        楚阳与猫腻腻同时涌出来一种感觉:这个人,恐怕不简单,若是能当朋友,尽量不要当仇人“这里是我的药店——男人堂。”楚阳看着这青年男子的眼睛,道:“给所有男人带来福音的殿堂——专治寡人有疾。”

        楚阳近来真的是想钱想疯了,这回还不忘给自己打个广告!

        但有这么打广告的呢?这话说的的确是很欠楱啊“寡人有疾吗……呵呵……”青年男子微弱的笑了笑,道:“寡人……也有疾。”

        “哈哈……不错。”猫腻腻赞赏的笑了笑。

        这句话很巧妙的将‘寡人有疾’这句完全贬义而且男人基本无法启齿的话,变成了堂皇大气,上下衔接的天衣无缝。

        寡人也有疾!

        不但抬高了自己的身份,而且还说明了自己的病情。

        “嗯,明白,我知道你寡人有疾。”楚阳咧咧嘴角,道:“只要有我在,你也清醒了,那就肯定死不了了,你可以放一些心了。”

        那青年苦笑一声,道:“敢问大夫,我这伤,不知什么时候能够恢复呢?”

        楚阳皱皱眉,道:“阁下的伤很是怪异,我还几分拿不准,不过你自己却是应该知道自己受了什么伤,所以,我能做的,只是尽人事而听天命……至于你什么时候会恢复,还要看你自己。我说的话,你明白吧?!”

        这话说的,云里雾里,颠三倒四,自相矛盾,标准的欠揍说法,听得一边的猫老师满脸尴尬!

        不想那青年男子竟是一脸满意的点点头,道:“不错,不错,果然是大医风范,我懂的。”

        “既然懂,那我便好人做到底。”

        楚阳一边忙碌,一边从怀中取出一个由紫晶玉髓做的盒子,内中,紫气莹然的九根紫色的针。

        这是楚阳用紫晶之魂做的针,取名为:魂针!

        此针功效宏大,具有凝定神魂,精炼生命,提高生机,固本培元的惊人疗效。

        而这,是魂针本身的作用,还没有算医术手法在内。

        青年眼睛一亮,微弱道:“竟是紫晶魂针?想不到大夫竟有这样的好东西?看来我这次是真的有救了。”

        楚阳眼睛一亮:“阁下也知道紫晶魂针?”

        青年男子微弱的说道:“似这等紫晶魂针,乃是由紫晶之魂精心提炼而成,每一块巴掌大小的紫晶之魂,至多就只能够提炼出一根魂针而已。价格之昂贵,无与伦比。便说是价值连城,也是亵渎了神物,当真是有价无市的瑰宝……环顾整个九重天阙,这样的圣级神针,至多不会超过十套!大多落在一些传说中的国手神医手中……不意在医者你这里,竟然有完整的一套!倒是我之幸运了!”

        楚阳呵呵一笑,更不怠慢,却见紫光一闪,一枚魂针已经扎入了青年胸口,轻轻一弹,魂针露在外面的仅有三分之一的针身便摇曳出一团氤氲紫气,一时间竟连针都看不清楚了。

        猫腻腻惊呼一声,这一针……岂不是要完全扎进了内脏吗?不怕一针针死人吗?

        却见那青年脸上露出来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欣慰笑容,道:“一针断生死,阴阳转两极;医者好针法,却有大医之造诣。”

        说话的声音,在这一针下去之余,竟然多了几分中气。

        楚阳又一针,正整扎在了他的太阳穴,同样是只余一点针尾在外,轻轻一弹,紫光缭绕。

        “妙哉!”青年眉头不动,赞道:“一针通华盖,直透九重心。医者所用的可是传说中的天圣针法?”

        楚阳凝目,道:“好见识,好耐力。”

        见识,是说出来的;而耐力……楚阳自己知道这一针,实实在在是集天下痛苦之大成,用一种极致的痛苦,来激起人的生命力迅速回援,然后将这些激发的生命力渐次散布全身,以达到进一步激活人体生命潜力的效果。

        看似轻轻巧巧的一针,但由这一针所造成的痛苦,却是如十八层地狱走了一遭的恐怖!

        此刻,这青年本身已在重伤垂死之际,复又受此非人苦楚,竟然眉头也没有皱一下,心姓耐力之佳,足堪惊人。

        “耐力……呵呵……”青年的头上渗出来黄豆大小的汗珠,却是神色自若:“我何尝不想大声呼痛,舒缓几分,但,却实在丢不起那个脸面。”

        “这句话说得好。”楚阳扎入了第三针,位置竟是在丹田。

        闲聊一般的说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青年吐了一口气,道:“医者垂询,岂敢不告,免贵姓言,言如山!一言如山重,便是我的名字了。”说出自己的名字,他的眼神透着几分犀利地盯着楚阳和猫腻腻两人。

        楚阳一脸的不相干。

        真的不相干,某阎王在九重天阕认识人实在是有限,除非你说你是雪泪寒,否则真难有几个名字能让他动容的!

        当然,楚阳这回其实也在偷偷留意着猫腻腻的动静。

        猫腻腻摇着肥胖的脖子,脸上一派洋洋自若——这货要是听过这名字,铁定会跳起来大喊:原来你就是言如山啊!

        此刻既然不动,那就证明某喵完全没印象,也就是说,这人在某喵认知中,全无来历……楚阳叹了口气:看来某喵也不是普通的孤陋寡闻啊。看言如山这样子,恐怕那名字应该很有些名望,但猫腻腻却像是听到了一滩大粪一般毫无反应……言如山感觉自己有些悲剧。

        脸上肌肉终于有了些抽搐。不是疼的,而是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这俩家伙得有多么的无知啊,居然能无知到不知道我东皇天誓约司第一大将的名头?这样的人,在东皇天武者之中,一万个人之中能有一个,已经算是奇葩了。

        没想到今天一下子碰到了两个!

        难道是“万二”之曰?!

        “你们……没听说过我的名字吗?”言如山有些不能接受,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说实话,之前他曾经很希望眼前这俩人不知道自己是谁,但等到此刻愿望成真了,却又很不希望这俩人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

        无论是多么高级的存在,虚荣心总还是有的!

        “委实没听过。”楚阳干脆的摇头:“你以为你是雪泪寒吗?在东皇天我就知道他一个人!”

        言如山顿时脸色黑了。

        你妹的!拿那人和我比,那能比吗?

        在东皇天你要是连雪泪寒都不知道是那个……你就直接可以去死了!

        再说了,东皇陛下的名字,是可以这么挂在嘴上的么?这个大夫,实在是有些胆大包天的轻狂了……“确实是没听过啊。”猫腻腻好奇地问道:“你很有名吗?可能是我孤陋寡闻吧!”

        言如山闭上了眼睛,再不说话了。

        要是再说话,恐怕自己一张嘴就能够狂喷鲜血而亡。

        还能更打击我一点么?能木能?

        我很有名么?你这说的什么屁话呢?你丫的就是孤陋寡闻!

        楚阳呵呵一笑,继续施针。九针完全扎进去之后,青年男子言如山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在若有若无的聚集元力……这个意外变化,让他几乎欣喜若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