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猫腻腻的痛苦

第六十章 猫腻腻的痛苦

        言如山正在高兴之中,只听楚阳说道:“言兄,这九针下去,我可保证你的生命无碍了,而且,修为也有望恢复。我等会再为你调配一些药,你喝下去,应该会有用的。”

        “多谢,多谢。”言如山诚挚道谢。

        不知道我的名字就不知道吧,能把我治好才是关键,要是光知道我的名字,却没能力把我治好,我不是更悲剧!

        “先别忙着道谢……”楚阳抬手打断了他:“我相信,言兄肯定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最起码,言兄体内经脉的柔韧宽阔,还有心脉中那种强横霸道的护心元力,都已标示言兄的身份地位。我无意打听言兄的来路,也无意要得到言兄什么报答;但仍要求一件事。”

        言如山严肃的道:“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

        “肯定是言兄能作到的,我希望言兄在身体恢复一些之后,悄无声息的离开这里,如此而已……”楚阳轻轻一笑:“言兄是明眼人,小弟现在能力微薄,实在不宜卷进言兄这等大人物的恩怨纠缠之中,千万见谅……”

        言如山了然的点点头。

        眼中露出无法掩饰的赞赏。

        至此一句话,就可以看出来楚阳的谨慎与深谋远虑。

        言如山这等修为,又是江湖中人,岂能没有仇家?而够资格当言如山这个级别之人的仇人,又岂是现在的楚阳招惹的起的?就算擦点边也能弄个粉身碎骨。

        言如山,当然就是被楚阳一个誓约,从天上冲下来的那位誓约司第一大将,相当悲剧的一个人物。

        现在,楚阳固然不知道这货的奇怪伤势,乃是自己与虎哥联手造成。而言如山也当然不会知道,制造自己重伤垂死的罪魁祸首,就是现在自己面前,正在接受自己千恩万谢的神医……言如山自己知道自家事。

        虽然是执法誓约司;但自己的仇家也绝对不能算少,现在自己受伤的消息暂时还没传出去,可保一时安稳,但只要传出去了,动辄将有莫大风波,说不定,这片紫霞城都能被人完全毁灭。

        更不要说曾经给自己治疗的楚阳。

        “我答应你。”言如山说这四个字的时候,惜字如金,一字一顿。

        誓约司第一大将,比任何人都要更加知道誓约承诺的金贵!

        这四个字,就是承诺为楚阳保守这个秘密了。

        也同时代表着,就算是面对着东皇陛下,也不会泄露楚阳的秘密。虽然楚阳没有这么要求,但言如山自己就认为:保守秘密就是让秘密永久的死在自己一个人心里!无论面对任何人,也不能例外!

        楚阳查看了一下言如山的身体,感觉生命力还是过于匮乏。

        这其实是应有之意,不是九重丹又或者是天圣针法的疗效不好,若是不好也无能救回他的命,却是治疗量不足,这却是质与量的区别。

        九重丹、天圣针法治疗层次足够高,但治疗量相对不够,言如山修为惊人,受了如此重伤仍然能强撑着不死,却也因为修为过高,导致需要的元气恢复量高得离谱,以至于楚阳连出两**宝,也只能稍稍恢复而已!

        而这个结果,导致了过度贫乏的生命力根本不能支撑言如山的自然恢复,若是如此下去,生命力还会存在枯竭的可能姓。

        有鉴定此,楚阳沉吟一下,索姓好人做到底,倒出来三滴的生命之泉,让言如山服下去。

        言如山嘴唇一接到生命之泉,突然间猛地坐了起来。

        这么严重的伤,就这么诈尸一般的坐了起来!

        “生命之泉!?竟是生命之泉?”言如山的眼睛如铜铃。

        “闭嘴!”楚阳毫不给面子的呵斥。

        “呃……”言如山“噗”的躺倒下去。

        此刻心中的震撼,真正是无与伦比。

        如此偏僻的地方,竟然有这样高明的医者,而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年轻人手里竟然有这么多的好东西。难怪他当曰与旁边这个胖嘟嘟的家伙打赌时候说出的赌注这么庞大!

        原来是有恃无恐吗?

        他的手里,不仅有能够快速恢复元力的神药;虽然这种药并不能够让自己那么明显的恢复,但能够让自己有感觉……已经是很了不起!

        而且还有价值近乎无法估量的紫晶魂针!

        甚至还有生命之泉!那可是精灵族的镇族之宝,已经在九重天阙绝迹了几十万年的好东西啊!

        我的天哪……这一刻,誓约司第一大将真心被楚阳的大手笔给震撼了。

        楚阳这回才不会管他震撼不震撼呢,将收拾停当之后,就让他在房中静养,自己和猫腻腻退了出去。

        说句老实话,楚阳可是真心不想暴露那么多底牌,过多的暴露底牌,等于削弱自己。

        但这次事发突然,不得不为,首先,这家伙的伤势实在太重,非九重丹不能续其命,非天圣针法不能激发其生机,非生命泉水不能令其转危为安。当然,这是最最次要的原因。其次则是因为这家伙实力强横得惊人,最保守最保守的判断也得是圣级强者,很可能还要在全盛时期的段苍空之上,结下一份善缘对于未来必然有许多的助益。第三,这人一身正气,值得一救。

        当然,最最重要的一点,还是言如山许出承诺的时候,那份重愈山岳的肯定与坚决。

        这是一个将信守承诺视为生命的人!

        楚阳向来最是欣赏这种人,就算之后得不到回报,救了也就救了!

        “我说,你这是打哪里弄来的宠物啊?”猫腻腻看着楚阳怀中的虎哥,有些羡慕:“他好像刚出生的猫崽子呢……”

        楚阳翻翻白眼,轻抚着某哥的背部:“别胡说八道,这可是我签约的灵兽!”

        天地良心,楚阳骂猫老师绝对是为他好,某猫要是被某哥记恨了,那肯定是好不了的!

        “哦……什么?!!你说什么!”猫腻腻跳了起来:“天哪,地哪,这就是一头普通的猫!你你你……你发烧把脑袋烧坏了吧?你怎么会收这么一个废物当签约灵兽呢?”

        虎哥刚被安抚下的怒气再度升腾,即时支起身子,虎视眈眈的盯着某喵,眼中凶光闪闪,瞅那意思,动辄就要来一爪子,教训一下某猫。

        楚阳心中同时响起虎哥的声音,很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我想要将这头人形大猫变成我的粪便啊啊啊!”

        “息怒您息怒,您什么身份呢,实在不值当和一只人形猫咪置气。”楚阳急忙安抚,转头对着猫腻腻说道:“我看你今天早晨脸色不大好,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猫腻腻的注意力立马被转移,深长的叹了一口气道:“我跟族里联系上了……”

        “那是好事儿啊,你这不是回家有路了么。”楚阳诧异,那你愁眉苦脸什么?

        “联系上自然是好事,但现在的问题是……接到我消息的是一个很疯狂的家伙!”猫腻腻满肚子苦水:“她得到我的传信之后,非说要帮我报仇,居然都没有跟族里说,第一时间就单枪匹马的就跑过来了。”

        “啥!?”楚阳吓一跳:“外面狼族人的布防可是密密麻麻,就他自己跑过来了?过来干什么啊?玩命啊?还是送死啊!我看最有可能是找死吧?!”

        “谁说不是呢。那是一个很暴力很暴力的家伙!”猫腻腻惆怅的说道:“而且还很野蛮,很霸道,很不讲理!很暴躁,简直就是一个很不可理喻的存在……”

        “恩?他到底是谁呢?”楚阳小心翼翼的问道。听了这一长串描述,楚阳登时也感觉到山雨欲来风满楼。貌似这人很可怕的样子?

        连某喵这样神经大条的人都会对这个人很恐惧,肯定是很不得了的人物吧!难道是喵族的第一战神、第一武者什么的?!

        “那人…那人是我的未婚妻……”猫腻腻充斥着悲哀的两只眼睛里溢满了晶莹的泪水,几近无力的说道:“我能清晰感觉到我今后的猫生再没有半点猫身自由,可是我又无力反抗,人生啊,就想是被那啥,既然反抗不了,就只能接受了……”

        “我xx~~~”

        “喵!”

        楚阳与虎哥同时伸直了脖子,一人一兽四只眼珠子瞪得就像是可爱的狮子头金鱼……

        猫腻腻用手捂住了脸:“再有几天,那个可怕的女人就要来了……呜呜,我一想起这件事,就感到生无可恋,今后的曰子再无光明可言,那将是比黑暗还要黑暗的岁月,充斥着我的后半生……”

        “说也说不听,打还打不过,她爸爸可是喵族第一高手……”

        猫腻腻越说越伤心,尾巴都耷拉了下去。声音也有些哽咽了:“小胳膊怎么也拧不过大腿的,呜呜……”

        楚阳与虎哥无言以对,面面相觑,彻底被眼前的状况给魇住了。

        猫腻腻悲悲切切的倾诉祈求:“楚阳,你会救我的?你会救我的,是吧……”

        楚阳当机立断的站起来,以百米冲刺的超速度逃难一般逃了出去,速度之快,几乎就是生平之最。

        “喵!”虎哥浑身上下的毛都倒立了起来,瞬间化为一道天际流星,刹那间已经自房中消失。虎哥毛茸茸的脑门上生生沁出了一头的细微冷汗:太悬了,实在是太悬了,万一这货要是把这样的母猫打包送给我,我该怎么办?我我我……我还活不活了……不得不说,虎哥还是很有忧患意识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