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大猫虎!

第六十二章 大猫虎!

        “他们这是干嘛去了?”楚阳好奇问道。

        “甄大爷,那边是下局外赌赌注的地方,他们都赶去哪下注去了。”一个侍女恭敬的回答。很有职业素质,毕竟要强忍住那扑鼻而来的臭气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局外赌?!”楚阳的眼神,一瞬间变成了亮晶晶的紫霞币颜色:“现在是什么赔率?由谁做庄?可稳健的吗?”

        所谓“稳健”乃是指坐庄之人的信誉与财力,若是压中了,庄却跑了,又或者没钱支付,可就无趣了!

        “这次是由金家的金三爷坐庄,他老人家可是这里的老庄了,历来是从无拖欠。”侍女回答:“现在赌金五公子胜的,陪率是三十赔一……”

        “赌我胜的呢?人人抢着买吧?!”楚阳兴致勃勃的问道。

        “赌您胜的……”侍女撇撇嘴,心道除了那种脑袋被驴踢了的,估计就没有一个人会赌您胜吧?还是回答道:“赌您胜的,陪率是一赔五十……”

        “一赔五十?这么高?不能吧?”楚阳刷的站了起来:“那不就是说,我要是下一亿赌注,赢了就是五十亿了?”

        “合共是五十一亿!”侍女强忍住心中的荒唐笑意:“连同您的赌注,一并退还。”

        “太好了!”楚阳兴奋地拍拍手:“这样的发财机会,我一定要参加,等会赢了,给你吃红。”

        如此就兴冲冲地从包厢里跑了出去。

        楚阳一出去,两位侍女忙不迭的卷起帘子,然后猛扇扇子……吃红不吃红不要紧,最关键的是吃这脚臭味实在受不了,赶紧把这股脚臭味扇出去才是正经……姐儿们真正快要窒息了……楚阳带着一阵风跑过去,顿时让众人一怔。

        “下注下完没?”楚阳急匆匆问道:“老子也要下注!”

        额?

        坐庄的金三爷见到所有人居然没有一个下注甄有才赢得,正要宣布这次的局外赌取消;赌局赌局,有赌才有局。一面倒算什么赌局?你是想让庄家赔死么?

        “甄大官人你也要下注吗?”见到甄有才突然来到,金三爷顿时感觉天上掉下馅饼来,真心的喜出望外。

        “当然!”楚阳道。

        “甄大官人,赌局自有赌局的规矩,对赌双方的当事人若要下注,就只能赌自己赢!这点大官人可明白的吗?”金三爷道。

        这点倒不是金三爷胡诌,确实有这样的规矩,甚至根本就不提倡对赌双方的当事人再另下赌注,毕竟由当事人所下的赌注,可控姓就太大,就算允许了,也只能赌自己赢,毕竟若自己想输,怎么也是能输的!

        楚阳呵呵一乐:“我当然赌自己赢,难道我还会赌自己输吗!”

        “如此就好,却不知道大官人你下注多少呢?”金三爷迫不及待的问道。

        心道,若是下注不多,难以形成一个局外赌的大致比例的话,赌局仍然只能取消。

        “这种局外赌这玩意我还是第一次玩,就少玩一点吧……”只见这位甄有才踌躇了一下,道:“就先来五十个紫霞币耍耍吧……”

        “嘶~~~”围观众人本是在这看热闹的,但此刻一听居然有人一下注就下了五十个紫霞币,居然还说是小玩玩,都是不由自主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金三爷更加的怔忡。

        本想天下掉下馅饼来,那想得到居然掉下来了一座金山。自己想要接住居然有些吃力了……那些赌金圣鑫获胜的,一共也没有几百紫霞币,这已经是很罕见的大赌局了;主要是太有把握,大家才如此疯狂。

        没想到这位一下注,就是五十个紫霞币?

        “您确定要下这么多吗?”金三爷两只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

        五十个紫霞币,就是五十亿水云币。按照当前的陪率——一赔五十;若是自己真个输了,就需要赔出两千五百亿水云币。

        纵然现在水云币是成九重天阙普通人才会流通使用的最最普通货币……纵然金家千年积累的财富远远超过两千五百亿水云币……但要是想要在一场局外赌赌局上输出去这么多……压力还是很沉重的!主要是另一边根本就没这么多啊……两下里居然又开始不协调。

        “五十个紫霞币……很多么?”只听甄有才貌似很奇怪地问道。

        单听他的口气,就好像是在说五十个水云币一般的轻松。看着众人的眼神,分明是一种‘超级有钱人看着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的那种眼神。

        那样的居高临下,那样的睥睨纵横!

        众人一阵无语,集体禁声。

        貌似对这句话,还真的不好回答。

        五十个紫霞币到底多不多呢?

        你丫可知道这世上有多少人辛辛苦苦一辈子也是赚不到一个紫霞币的?如今你丫的一出手就是五十个,居然还说什么小玩玩?很多么?

        那,在你丫眼里,多少是多呢?!

        “您这么有把握吗……”金三爷捋着山羊胡子,斜眼看楚阳:“甄先生,你确定要用那头灵兽参赛?不会再变卦吧?你要知道,这场局外赌的对赌重点,就是您这头灵兽,若是临阵换兽,赌局就不算数了!”

        楚阳怫然不悦:“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还值当的为了这点儿屁钱骗人不成吗?”

        这点儿屁钱……甄有才的财大气粗,在这一刻真心“完美”地震撼住了所有在场的人。

        五十个亿的水云币,在这位甄大爷眼中,居然只是……‘这点儿屁钱!’……所有人在这一刻看甄有才的眼神都变了。

        不再是看着一个暴发户,而是纷纷在猜测:这位甄有才,到底是……那个巨无霸财阀的家里人呢?

        一时间,众人心中纷纷慎重起来。

        这样的人,真的可以赢吗?

        金三爷心中也是狐疑不定,还是不放心,招手唤来一人:“你,去看看那头……老虎。嗯,灵兽,有没有什么异常。”

        还是再确定一下吧,万一阴沟里翻了船,那可是要有好大一笔亏空的……不多时,那人气喘吁吁跑来:“确认是没有异常。”

        ‘没有异常’这四个字,说的很缓慢,其中的用意,大家都明白的。

        不明白的貌似也只有看似不明白的甄大官人而已!

        至此,金三爷宽心大放了!

        楚阳斜着眼问道:“我说,你这么墨迹,不会是……这点赌注你们接不起吧?”

        “这是什么话?”金三爷豪爽的大笑:“不要说这么点赌注了,就算是再多些……我们金家也不怕!收了赌注!”

        立即有人上前,楚阳很配合的交出来五十枚紫霞币,喃喃道:“要不要再追加个五百……”

        金三爷背心顿时出了一层冷汗。

        再追加五百?

        那万一输了,十分之一个金家即时就没了……这可是祖祖辈辈一千七百多年积攒的家业……暂时还是不要冒险的好啊。

        装作没听见甄有才的这句话,立即宣布:“还有下注的么?还有下注的么?若是没有,那就要封盘了!过时不候!”

        但旁观众人哪里肯让金家吃独食?顿时蜂拥而上:“我还要追加赌注,我压金五胜!”

        “我也是我也是……”

        “还有我……”

        “我压金家……”

        最后这个让金三爷狠狠白了一眼。

        这场局外赌名义上是甄有才对赌金家五公子金圣鑫,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这绝对是金家主持的私人赌盘!

        骨子里,实际上就是由甄有才直接与金家这整个家族对赌!

        要不然,就凭着金五公子在家中的地位,断断弄不出金家的地级中品灵兽来参与这个层次的赌赛!这一节大家虽然心里都清楚,但是真肯说出来的,却没有,一个都没有。

        现在这家伙直接说出来押金家;却等于是触犯了忌讳。

        如果换了一个有些小聪明的人,只要即时宣布放弃比赛,就能避免天文数字财富的损失,和丢些面子保住财富相比,孰轻孰重,不言而喻!

        幸好甄大官人对此毫不在意,那样子仿佛是胜券已经在握。很随意笑了笑拿了赌单,转身就走。

        金圣鑫跟在他身边,一同走回去。

        “甄兄,敢问甄兄从哪里来?”金五公子现在也有些彬彬有礼了。看着楚阳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头予取予求的大肥羊。

        “嗯,从天圣城啊……咦?你问这个干什么?查家谱吗?”楚阳一副说漏了嘴的样子转头。

        “没事没事……”金圣鑫陪着笑,往一边走了。心中却是一突:他竟是来自天圣城的!

        九重天阙第一大城!

        圣君所在之地!

        整个九重天阙的核心之地!

        金家虽然能够在紫霞城称王称霸,势力不俗,但若是将这份势力转移到了天圣城,估计连个渣滓都算不上。然而这位暴发户一般的甄有才,居然是从天圣城来的?

        他到底什么来历呢?

        金五公子情知再待下去也得不到更多的信息,但这三个字已经让他心中有数,沉吟着走了回去。

        看台上欢呼声起。

        铺天盖地!

        今夜的灵兽博弈,即将正式拉开帷幕了。

        主持人的生意充满了激情的响起:“各位,各位贵宾,我们紫霞城灵兽博弈场的博弈即将开始;这一次参与灵兽博弈的对家,乃是由紫霞城金家金圣鑫公子对上我们紫霞城的神秘富豪甄有才先生!”

        一阵稀稀落落的掌声。

        “金五公子的出场灵兽,乃是地级灵兽黄金独角龙蟒;而甄有才先生的出场灵兽,则是……额,大猫虎……咳咳咳……对,就是威武雄壮的大猫虎,从无败绩的大猫虎……”

        说到“大猫虎”,主持人分明也有些结巴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