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真是极品啊

第六十七章 真是极品啊

        就连已经输了一局的金五公子,与输了大赌局的金三爷,刚才还在垂头丧气的两人,这会也是两眼目光烁烁。

        果然是好大的诱惑!

        赢了这头废物,就是三千紫霞币!这可是三千亿!

        但若是输了呢?

        也不是没有人心中这样想过。

        可是看看大猫虎,心中已然自己否决了:面对这样的一头野兽,怎么可能输?

        金家输了,那是运气不好……这样事情,一次已经是奇迹,已经是极限,怎么可能再有第二次呢?!

        ……楚阳志得意满的大笑着回到了包厢,那两个侍女恭敬万分的站立。这会,屋子里面的某种味道早已经荡然无存,很是清爽;楚阳呵呵一笑,随手一抓,将一百个紫云币放在了桌上,笑道:“我脚臭,难为你们能够忍受下来,全无怨言,这些钱,每人五十个分了吧。”

        两女顿时一怔。

        不是因为打赏太少而不满,而是因为太多而震撼。

        一枚紫云币,就相当于一万水云币。每人五十个,也就是每人整整五十万小费!

        她们在这里干活,每月的薪水也不过只有三十几枚紫魂币而已;再加上时有时无的赏赐,最多的一个月也就拿到**十枚紫魂币,当然,这样的收入在紫霞城中已经算得上是中等收入了。

        然而这份中等收入全部加起来却还不足一个紫云币。

        这位甄有才甄大官人,随手一打赏就是五十个紫云币!

        这笔钱可是相当于两女辛辛苦苦干六年的所有收入总和!

        “这……这实在太多了……”出乎楚阳的预料,两女虽然欢欣若狂,但最终却是犹豫的表示了婉拒。不管甄有才有多少钱,但这些钱的赏赐对于两女来说,实实在在是太多了。

        已经多到了足以令她们惶恐的地步。

        甚至,有些惊恐的想着:这位甄有才……不会是看上了我们的美色?这个……我们虽然是穷人家儿女,但也绝不能被其……这么……那么……嗯,哼!

        楚阳看出来两个姿容还有些俏丽的小丫头的心思,不由哑然失笑:“放心放心,我家有娇妻的,而且我还灰常的惧内……就算心里对你们有企图,也不敢动作滴;放心收着吧。”

        一阵大笑,转身扬长而去,留下几句话:“有了钱,改善一下家用吧。姑娘家,也要为自己打算一下啊,哈哈哈……”

        两个小丫头面红耳赤,相互看了一眼,终于红着脸将钱收了起来。虽然还是感觉受之有愧,但,艰辛的家庭,劳累的父母,病重的爷爷,等着钱上学堂的小弟……都是如此的需要钱啊,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这位甄有才真奇怪,别人若是惧内,都不好意思说,但他却说得如此自然。

        还有,最奇怪的是……他怎么知道我们家庭困难?

        见过的爆发户多了,还真就没见过这样的……现在再看这位的样子、架势,怎么就那么顺眼呢,脚臭点算啥,还不是男人味么……就该这样的人发了大财,老天爷总算是开了一眼啊……楚阳施施然走了出去。

        两个小丫头。楚阳心中一笑。这两个小丫头,很明显是在这里工作不是很久,还保留有几分女儿家的质朴,以及那股子纯纯的可爱。

        而且,两个丫头穿的虽然是制式的工作白衣,但有些地方也露出来内衣的边角,有些磨损,却有是十分干净的。

        而且两个丫头眉锋聚而不散,两腿绷直,脸色红润,腮边还有绒毛……这些都表示:她们还都是处子。

        这些差别,两世为人的楚阳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在这样的地方工作,还能保持着自身的冰清玉洁,而且,家庭还不是很富有……这样的姑娘,自有自己的坚持和尊严,值得给予一定的帮助。

        楚阳虽然并非是那种有点钱就胡乱挥霍的人,但对于自尊自爱的人,还是不介意帮上一把的。

        走出来的时候,楚阳分明能感觉,有很多很多人的视线,都停留在自己的身上,目光格外的炙热。

        大猫虎……额,虎哥对此完全不屑一顾,喉咙里呼噜呼噜,竟是还未从刚才的爽快之中转回来。

        转了个弯,在虎哥的强悍灵识下,摒蔽了所有的跟踪者;然后甄大官人恢复了本来面貌,变回了翩翩浊世家公子的样子,怀抱着一只拳头大小的小猫儿,施施然走了出来。

        猥琐嚣张的甄有才,平庸懦弱的大猫虎。

        丰神俊朗的佳公子,可爱到爆的小猫猫。

        如此鲜明的对比。相信任谁也是想不到的,这位怀抱着可爱的猫咪,星目剑眉,淡看天下的少年公子,居然会是那个嚣张粗鄙、满口秽言的暴发户甄有才?

        “虎哥,今个怎么样?”楚阳问道。

        “爽!真爽啊!”虎哥的声音在楚阳心中雀跃的响起:“我其实最喜欢扮猪吃老虎了。这种装逼的快感,让我陶醉!我很希望能够多打几场,好好的爽上几次。”

        “呃~~”楚阳一阵无语。

        若是换做其他的如同虎哥同一层次的灵兽,甚至还不如虎哥的灵兽……遇到这种情况,只怕也只会感觉受到了侮辱:以我的能量,居然还要跟这些小家伙比斗,甚至还得故意伪装,假装不行什么的?你这不是糟践我么?

        楚阳怎么也没想到虎哥居然全然没有那种所谓的‘强者觉悟’。

        这让楚阳很有些奇怪。

        “您就没感觉……这么做自己掉了身价吗?”楚阳诧异问道。

        其实楚阳问了这个问题就后悔了,人家都觉的爽了,人家都没介意,你非得自己挑破那层窗户纸,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你说万一某虎突然觉得不得劲,撩挑子不干了,你上哪哭去!全盘大计就此崩毁!

        不料——“你小子懂得什么?”虎哥翻了翻白眼,神气活现的说道:“原本我那位恩人,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用强大的自己故作弱小,然后将弱小的敌人尽情戏弄,让敌人在郁闷和憋屈之中,无知的死去,直到死去的最后一刻,还认为自己会胜,只是不小心,没留神……那简直就是一种大热天吃冰块的熨帖感觉啊,舒坦……”

        “或者很久之后……才让人知道真相!”

        “我作为恩人亲手拯救的玄兽,我自然是要贯彻恩人英明神武的行事方法,就让我以强大的实力尽情的欺负弱小吧!尽情的装逼吧!我不在意!真的不在意!什么尊严什么侮辱,哪里能够赶得上心中那种无言的爽?!世俗的一切,如何沾染我纯净无瑕的英明!让这样的决斗多来几场吧!”

        虎哥大放厥词。

        楚阳险些没晕了过去。

        你妹的,你那位恩人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奇葩啊!

        这样的事居然能够让一位玄兽都习以为常了?

        造孽啊!

        “其实你都不知道,我历来战斗无数,都是很习惯采用这种方式的!”虎哥得意地说道:“我已经历经数万次战斗!每一次的对手,都是在憋屈和悲愤之中,在不可置信之中死去滴……”

        “爽!就是一个字,爽!”虎哥大吼一声,随即喵喵大笑。

        楚阳抬手捂着额头,彻底无语了。

        虎哥依然在楚阳心中喋喋不休,向楚阳历数它往昔的无数丰功伟绩:“有一次,我遇到一头蛟龙,那蛟龙的实力相当不错,几乎有我当时的三成实力呢,我先求告饶命,那货得意洋洋,趾高气扬之际……我上去就是一拳,那货被当场打倒,满脸不可置信……到后来,我一脚踢飞了它……那次我很爽……”

        “还有一次,我遇到了……”

        “还有……”

        楚阳疾步而走,充耳不闻。

        实在是……太坏了!

        居然能把一头玄兽调教成如此猥琐,可以想象一下那位‘恩人’该是如何的极品啊……“真他么邪啊!”楚阳由衷感叹。

        “对极了!对极了”虎哥顿时兴奋:“恩人的名字,就是有一个邪字,嗯,好像叫:千万不要邪!”

        楚阳一个踉跄,险些一跟头栽在地上。

        千万不要邪?这是啥名字呢?

        再说了,既然都千万不要邪了,怎么还偏偏邪门到了这般地步……简直就是……整个宇宙都无语了……走出不远,前面再一拐弯就到男人堂了,楚神医加快了步伐……然而便在此时,意外再来,突然自背后马蹄声骤然响动。

        声势赫赫,有如滚雷一般传来。

        一回头就看到一队人马,旋风一般的在大街上疾驰而来,就像是一条从黑暗中突出的怒龙。

        此刻天才刚蒙蒙亮。

        楚阳清晰地看到了来人模样。却是李家公子李明月。带着他的护卫随从,狂奔而来。

        李家就在前方,想必是要回家,这里乃是去李家的必经之路。看来这位李公子也赌累了,要回家休息了。

        楚阳下意识的就要躲在一边。

        这几天里,已经看到过李家人在这条路上狂奔好几次,白天的时候,这条街乃是闹市,但李家人却绝对不会管路上有人没人,就那么纵马疾驰。

        嚣张跋扈之态,可见一斑!

        楚阳固然不怕事,但现在并不想惹事,即使看不惯,却也不愿意多生事端。但还没有来得及躲开,一条马鞭已经带着风声飞过来,一个声音呵斥:“混账!走路不带眼睛吗?瞎了?敢挡住爷的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