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我予你公道

第七十章 我予你公道

        楚阳脚步丝毫不停。

        刷刷刷。

        三个人落在他面前,挡住了楚阳前行的去路。

        “楚神医!请息雷霆之怒!”来人无奈的说道。

        “你是?”楚阳眼睛眯了眯。

        楚阳瞬间已经认出了眼前人是谁,只是在装糊涂而已。这个人,正是这几晚上带着病人让自己治疗的那个人。

        其他人,断断不会知道自己身份,更不会叫破自己楚神医这重身份。

        也只有这家伙,才会这么的有心,天天守候在男人堂周围。

        “这几天得晚上,在下可是时时与楚神医相会。”来人苦涩的笑了笑:“请楚兄千万三思。这李明月虽然无恶不作,死不足惜,但……若是楚兄当真杀了他,却是会有大麻烦。”

        “先前楚兄已经杀了李家不少人……若还只是这些人,就算是李家全力压下来,在下也有把握确保楚兄没事……毕竟那些人只是些奴才。”

        “但楚兄若是杀了李明月,李家的嫡系子嗣,那两者的姓质可就大大不同了。”

        “若李明月为楚兄所杀,李家势必要与楚兄不死不休。所以……”这人说道:“还请楚兄千万三思,忍一时之气,可保百年之身。”

        见到有人出面劝解,李明月眼中也露出来希冀的神色。

        而楚阳身后的王三牛眼中不由得露出来绝望的神色:好不容易见到仇人即将要授首,恶有恶报。难道,又要成为一朝泡影?

        在出现的那三人之中,一个人突然动了动。

        一道森然寒光骤然射向王三牛!

        很显然,只要把王三牛杀了,这段公案的苦主也就没了。

        楚阳所受的道德压力,无疑会少很多。

        这正是釜底抽薪之算!

        这个人的算计可谓高明,但这个高明却也只局限于腐朽当权者之间的卑鄙交易!

        他更忽略了楚阳的本心!

        “你敢!”楚阳怒吼一声,身子一闪,早已将那一道寒光接在手中。楚阳是什么人,心念电转之间已经想明白那人的用意,心下怒不可遏,旋风一般的疾速冲近,一把就抓住了那人的脖子。

        要说那人的修为着实不低,也是人级层次的高手,见到楚阳突然动作,本来已经想要闪躲,但却不知怎地,楚阳的出手竟是快愈闪电,他竟然完全任何没有闪避的余地。

        就只来得及见得眼前人影一晃,自己已经被眼前人掐住脖子提了起来。

        “若是有人再敢妄动一下,我连你们三个,一起杀了,尔等道我敢是不敢?!”楚阳森然说道。眼神如刀,在三人脸上一掠而过。

        这一刻,三个人分明感到自己的脸面上被尖针狠狠的刺痛!

        四下重归寂静无声!

        许多人的眼睛里,都有些亮晶晶的东西在闪动。

        居中的鹰钩鼻子中年人脸上掠过一丝无能掩饰的怒意。

        这个楚神医,行事竟如此的霸道、肆无忌惮,全然不计后果,未免有些太不知好歹!

        楚阳放下那人,转身前进,头也不回,一步步坚定迈出去。

        声音却如同金铁交鸣。

        “我从来也不是善人!更不是救世主!”

        “但我心中,自有善恶划分!自有良心归处!赏善罚恶、除暴安良,本就是我等武者与生俱来之荣耀!”

        “这世上虽然有法制,却也有太多的特权阶级!有太多太多的平凡人有冤无处诉,有苦无处说。”

        “光明世界,朗朗乾坤!却时时刻刻也都存在无边阴霾!”

        “我不是执法者;但我在面对这些事的时候,面对执法者处理不了的事情的时候,我自会出手,若不出手,我心不安,问心有愧。”

        “我不是沽名钓誉!也不愿成什么世间青天!”

        “我只想,让讨不到的公道,在我手上出现。让没有过的公平,在我手上出现!”

        “天不予公道,我与之!法不予公道,我与之!”

        “除恶务尽!”

        楚阳说的很快,走得却很慢。

        脚步声在一片寂静中沙沙的响起,却像是地府阎罗的催命鼓!

        声声撼人心魄!

        一字一句铿锵的说出来,地上的李明月,此刻颤抖已经遏制不住。裤裆里早已淋漓满布。恐惧已经去到了极处。

        他知道,若是再不出现什么意外的话,今天,自己就是死定了!

        啪啪……楚阳闲庭信步一般走过,给仅剩下的那两名护卫一人一脚,踩得那两人的脑袋如同破裂的鸡蛋一般。随即,一只带着鲜血的脚,就猛地踩上了李明月的大腿上。

        “楚兄!”鹰钩鼻子中年人眼中有一丝忌惮:“还请楚兄再考虑考虑,是非只因强出头,现在收手,尤有回旋余地,若再强为之,我也无能为力了,我真的……是为了你好!”

        楚阳对这份充满“善意”的劝谏充耳不闻,似乎全然不曾听到一般,脚下再度发力,随即,一声清脆的骨骼破碎声音骤然响起。

        李明月一声惨叫,带着连串的颤音。他的左大腿,完全的粉碎。

        楚阳又一脚,这次踩在了他右边大腿上。

        咔嚓!一如左腿!

        第三脚,准确地踩到了两腿之间的某处!

        男人的最痛!

        李明月身体抽了抽,随即发出了足堪惊天动地的惨嚎声,华丽丽地晕了过去。

        可惜楚阳没有因为他昏迷就放过他,又是一脚踩上去。这一脚,踩的位置是肩膀。

        楚阳的眼中有如冰雪般冷静,若是清晰的看过去,似乎隐隐还有些悲哀的意味。

        我初临九重天阕,初来紫霞城,还曾震惊于本地的森严律法,甚至还天真的以为这么严明的法治之城,或者不会有这等横行无忌、草菅人命的事情。

        但现在看来,原来是我错了,是我天真了!

        这等事,本就是在任何社会、任何时代、任何空间、任何所在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即便是传说中的九重天阙,也不会例外!

        又是一声惨叫。本来已经痛晕过去的李明月又被痛醒了,此刻的他目光已经有些散乱,连声哀求:“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

        又是一声惨叫,楚阳又将他另一边肩骨踩碎了。

        转身一声大吼:“王三牛!”

        王三牛闻声跳起:“恩人!?”

        楚阳“当啷”一声将一把刀扔在地上:“你不是想要报仇,想要讨回公道吗?!我现在给你亲手报仇,亲手讨回公道的机会!”

        “去!拿起刀,杀了你的仇人!”

        楚阳用手一指,厉声说道。

        王三牛呆了一呆,突然间精神一震,带着满脸的不可置信翻身跪下,狠狠地磕了两个头:“多谢恩人成全!”

        随即一手提起刀,猛地跳了起来。

        王三牛这一刻的敏捷,竟然浑然不似一个普通人。甚至,很有几分练家子的意味。

        他大踏步的走到李明月面前,手中钢刀闪亮,脸上有极致的快意;以及与一种终于大仇得报的酣畅:“李明月,你也有今天!”

        他竟然用脚,将李明月的头拨正了一些。好让他能够看得着自己。

        “王……王三……饶,饶……饶命……”李明月浑身颤抖。

        “饶命??你让我饶了?”王三牛狂笑一声,泪水随着狂笑落下,双手握刀,狠狠地砍了下去,一刀砍在李明月的腿上,全无章法,却充满了杀意。

        血肉飞溅!

        “当曰,我爹娘求你放过他们的时候,你可曾饶过他们?有没有?”

        噗!

        又是一刀,这次的落点是在肩膀!

        “我大哥大嫂求你饶过他们的时候,你可曾饶过他们?你为什么不饶?”

        噗!

        “我二哥二嫂求你饶过他们的时候,你可曾饶了?饶没饶?!”

        王三牛有如疯了一般一刀刀砍在李明月身上,血肉飞溅,鲜血崩飞好远好远!

        “还有,还有我岳父岳母求你饶过他们的时候,你饶了么?你饶了吗?”

        “我的香香……我的香香求你饶了她的时候……”王三牛泪流满面,声音哽咽,却是狠狠的大吼一声:“你饶了她了么?”

        噗!

        一刀切在李明月的咽喉。

        李明月的脑袋被王三牛这一刀整个切了下来,骨碌碌的滚了出去。

        下一刻,王三牛有如疯了一般,连续十几刀追着那脑袋疯狂砍劈,一边劈砍一边嘶哑着声音怒吼:“你饶了么?你饶了么?你饶了他们么?你为什么不饶他们?为什么……!!!”

        一边流泪,一边哭,一边怒吼,一边继续刀劈。

        楚阳淡漠的站立着,仔细留意着四下里的一切动静。

        只要有任何一点异常,楚阳都会立即毅然决然的全力出手。

        所幸,整个过程中,并没有什么人再度跳出来阻挡。

        清晨的晨风中,充盈在这一条街道上的血腥味,却是弥久而不散。

        四周寂静,并没有人发出半点声息,就只有王三牛悲愤欲狂的怒吼在飘荡。那声音显得格外凄清,格外空旷。

        冥冥中,似乎有许多枉死的冤魂,都在幽冷的注视着这里。

        楚阳敏锐地注意到,有不少人的眼中都闪着由衷同情之意,还有与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这个祸害,今天终于被除掉了!

        那边,王三牛劈出了最后一刀。

        此刻,李明月的脑袋早已看不出原本是一颗人头了。已经成了一颗骷髅,两个黑洞的眼睛无语面对苍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