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汝之名,王刀!

第七十一章 汝之名,王刀!

        终于不在追砍人头的王三牛扬天狂笑:“报仇了!报仇了!哈哈哈……我报仇了!爹、娘、大哥大嫂,二哥二嫂;岳父岳母大人,香香……你们看到了么?我为你们报仇了!我为你们报仇雪恨了啊……”

        他大叫着,大笑着,满是疤痕的脸上,泪水滂沱。

        然后,他就举起了刀。

        “大仇得报!此生再无什么挂念,恩人!多谢你!若有来生,三牛愿意为您做牛做马报答您!现如今,恩人还请快些离去此地吧!是我杀了李明月,所有人都看到了,是我杀了李明月!”王三牛大叫一声,随即就横刀向着自己脖子狠狠地砍了过去。

        他这一刀是如此的用力,这一刀砍下去,绝对能够将自己的脑袋剁下来!

        此点没有人会怀疑!

        许多许多人都因此而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

        当!

        楚阳在最后时刻,用自己的手掌挡住了王三牛的绝命一刀。

        “你想死?”

        “是。”

        “为什么?”

        “我……”王三牛迷惘了:“恩人,我活着还有什么用?还有什么可以做的?天地虽大,那里还有我容身之处?”

        楚阳冷笑:“自杀而死,不过是懦夫的行径!只要人还活着,又怎么会没用?”

        王三牛泪流满面:“所有亲人,都因为我而死于非命!我……勉强活下去,也不过是给李家人一个发泄愤怒的渠道而已;我活着,真的已经没用了……”

        楚阳淡淡道:“王三牛,你之所以会遭遇如此悲惨的事情,归根到底,就只是因为……你不够强大而已!你若是像我一般强大,甚至,就只是如同李明月那般……他也不敢如此的欺负于你!”

        “你死了,你家香烟就此断绝了!”

        “你就让你们两家的香烟彻底断绝,彻底的断子绝孙?”楚阳问道。

        “我不想!可是,我还能怎么样?”王三牛睁大了眼睛,悲愤而无力。

        “跟着我吧。我会让你活下去!”楚阳眼中掠过一道寒光:“这世上,还有太多太多人,他们的遭遇跟你一样悲惨,或者比你还要悲惨。或许,你可以阻止那些悲惨。”

        “我……我去阻止!?怎么可能……”王三牛喃喃自语:“我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止?”

        “我会让你拥有那份力量的!”楚阳淡淡道。

        “既然如此,我王三牛就将今世残生,全副献给恩人!”王三牛翻身跪下,砰砰磕头,流泪道:“我也想了。恩人如此天高地厚大恩,王三牛无以为报。就算为恩人咬敌人一口立即便死,三牛也无憾了!”

        “我不需要你死,我需要你活着,长久的活着。”楚阳轻声道:“我给你改个名字吧,从此后,你不要叫王三牛了。三牛,就当做你的小名,你的回忆,今后的你便叫做……‘王刀’吧。”

        “王刀?”王三牛喃喃念道。

        “王刀,王之刀;王,怒则出刀!出刀则流血千里,倾尸天下!”楚阳重重道:“虽然已经有些晚,但只要你肯努力,我一样会让你成为一把真正的王刀!荡尽天下不平的刀!”

        “王刀愿粉身碎骨,跟随恩人!”王三牛,额,不,王刀单膝跪地。用自己的生命,用此时此刻,尚在天空飘荡的大仇得报的亲人灵魂,发下了誓言:“王刀,自此便是吾王之刀!”

        楚阳怔愕。

        想不到这个粗人,竟然自己能理解出了这么一层意思?

        是天意?还是巧合!

        冥冥中当真早有注定吗?

        ……那个鹰钩鼻子一直沉默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直到此刻,他终于轻轻地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楚阳面前:“楚神医……你……真的要有麻烦了,还是大麻烦。”

        楚阳皱皱眉,淡淡道:“放心吧,无论多大麻烦也牵连不到你。”

        “我不是那个意思,真的不是。”鹰钩鼻子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为了验证,自己已经付出了数百个紫霞币,如今已经证实了眼前这位神医的高超能力,现在正在托人打关系,与城主大人也已经联系上,只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就可以把楚阳引荐过去,获取许多许多的收益。

        可说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完全如当初的计划一般。

        眼看这一座金山就要落进口袋……鹰钩鼻子自己甚至也有些意外,怎么就会这么顺利的?但,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几天;就出了问题。

        还是在根子上出了问题。

        一出问题就是十几条人命!而且还牵连到了紫霞城三大家族之一。现在死的不止是几个护卫,而是李家嫡系公子,这等于是不死不休的大仇!这已经非是钱、面子、势力所能解决,至少不是鹰钩鼻子所能够轻易排解的事情了,真要想解决,就只有……这一刻,鹰钩鼻子几乎想要将楚阳一把掐死!

        这混蛋,你可知道你这么随姓一来,会耽误我多少大事么?

        重重地叹了口气,鹰钩鼻子转身离去。

        虽然这混蛋不领情,但为了自己的大计,却还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出事啊。至于李家……哎,实在不行的话,也只有动用自己的真正实力了……硬碰硬,就碰碰吧。

        前期的投资总不能放任着付诸流水吧,更何况……楚阳看着鹰钩鼻子渐趋远去,眼中掠过一丝嘲讽和轻蔑。

        牵连不到你?要将我当做跳板,为你自己赚取利益,不付出一些代价,怎么可以呢?我是你可以随便利用的棋子吗?

        已经走远的鹰钩鼻子突然回身,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楚神医,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这位楚神医断非泛泛之辈,一身医术已甄大医之境,还有一身人级颠峰随时可能突破到地级的惊人实力。

        最最重要的,通过这些天以来的接触,鹰钩鼻子可以断定,楚阳的年纪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五岁,这个年纪却拥有如此医术,如此惊人实力,错非出自于某个庞大势力的栽培,貌似实在难以解释,在联想他如此肆无忌惮的行事风格,全无半点畏惧李家的态度,难道……若是这家伙背后当真有一个强大势力的话,这次的事,或者还可以轻松一些?

        一念至此,鹰钩鼻子的心中泛起了几分兴奋却又有几分担忧。

        既然敢如此惹上李家,难道没几分把握?

        “不必瞎联想什么了,我就只有我自己而已。”楚阳静静地凝视着他,早已窥破了他的想法。

        鹰钩鼻子顿时一肚子火气升腾。

        哼了一声,转身走了,再留下去。真怕自己忍不住火气,先跟楚阳火并起来。

        却只听见身后传来楚阳狂傲的笑声。

        “屠尽天下未肯休;杀人弹剑天阙游;斩断人间不平事,楚阳公子最风流!哈哈哈哈……”

        鹰钩鼻子心中莫名一震,转头看去。

        只见楚阳黑衣黑袍,一路长歌,就从血泊之中安步当车走过,头也未回。

        那刚刚改名字的王刀,亦步亦趋的跟在跟在这黑袍身影之后。

        鹰钩鼻子轻轻叹了口气,那一袭离去的黑色背影,居然凭空给他增添了许多压力,只觉得心里沉沉的。喃喃的说道:“这一次我计划要利用这个人,难道,他其实也有利用我吗?”

        一念及此,竟是越想越感觉有些道理,不由沉吟起来。

        良久,才断然自语道:“只要达到目的,立即派遣高手,将这家伙干掉!此人,危险之极!不除之何以安枕?!”

        一路沉默,楚阳带着王刀回到了男人堂;猫腻腻站在门前一脸的假惺惺:“哟呵,我的大英雄,您回来啦?可痛快了吗?”

        楚阳翻翻白眼,没理他,径自进门。

        但猫腻腻却不会就此放过他,满嘴阴阳怪气:“哎哟呵,真是牛逼啊,立足未稳,人不过两个,刀不过一把,初来咋到的,两眼一抹黑,惹事儿的本事真正不小呀。啧啧,这一共才几天啊?紫霞城三大家族,你就想要干翻一个吗!?你咋这么牛逼呢?不知道,还不得以为你是那个不世出的圣位强者再现尘寰?!”

        猫腻腻作为天级强者,当然神识敏锐。而且楚阳杀人就在这一条街道上,猫腻腻不知道才是发生了怪事。

        他一直都在密切观察!若是楚阳有危险,猫腻腻早已经飞身而出……楚阳回身,很正经的说道:“猫兄,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从来也不是莽撞之人,我自然有自己的倚仗,我纵然不是圣位高手,也有把握,亦有能力面对、解决由我引发的一切事端。”

        “哈?倚仗么?何不说来猫爷听听?让猫爷也开开耳界!”猫腻腻鼻孔向天:“我倒想请教一下,您惹出这么大的事儿来,到底能有什么可倚仗的?一要面对李家,二要面对城主府和东皇天的法制,啧啧,我真想不明白您的倚仗在哪里?”

        楚阳郑重的说道:“你知道么,我个人或者还惹不起李家,但,问题却在于,我可是有强力后援的!”

        “强力后援?谁啊?我跟你几乎就是朝夕相处,你个才飞升上来的雏,有了什么强援我怎么会不知道呢?”猫腻腻瞪圆了眼睛。

        “我的强力后援您怎么会不知道呢,不但知道还认识,还特别的熟悉,您就是当局者迷啊!”楚阳面色肃然,一本正经,一字一句的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