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狂傲之剑!

第七十六章 狂傲之剑!

        人体失去了一切控制的纷纷撞在墙壁上,然后折落地上;又或者是直接从房顶骨碌碌滚下去,或者直接一头撞在了地上,撞得脑浆迸裂。

        在他们的咽喉中央位置,一个细微的血洞,还在咕嘟嘟往外涌着血沫。

        十三个人,无一幸存。

        同一要害,一剑陨命!

        只得一剑,李家十三名灵级高手,连还手招架的余地都来没有,直接丧命!

        这是什么剑术?

        李家剩下的数百名高手,同时看向空中两手空空负手而立的楚阳。

        眼中,再没有之前的嚣张霸道,只余难以言喻的骇然!

        楚阳此刻两手依然空空,似乎刚才那一点摄人心魄的寒芒从来都没有出现,那一道道夺命的剑光,也只如虚幻梦境一般。

        一切,都如茫然未知。

        但所有人都知道,就是这个风神如玉的青年,就是这个两手空空、浑身上下干干净净的青年,就在刚才,以一招惊世骇俗的剑术,同时夺去了十三位同伴的生命!

        那些人,临死之前,甚至来不及惨叫一声!

        姓命已然消逝!

        远处阴影中。

        那位周将军猛地张大了嘴巴,眼中尽是后怕:若是刚才我当真擒拿他,他对我用出这一剑……那么我……那么明天我老婆直接就可以去找城主大人领取抚恤金了………真悬啊!

        周将军自问自己也是决计无能抗衡刚才那凛然一剑的,他的额头上渗出来密密麻麻的汗珠,一张黑脸,都变得雪白。若是有镜子给他照一照,绝对会发现,现在的脸色比成亲的那天抹粉的时候要白的多了……男人堂中。

        躺在言如山的脸上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这是什么剑?这是什么剑法?

        作为东皇天誓约司第一大将,言如山对于武学知识的渊博,在这东皇天之内纵然不说排进前十,也绝对不会很靠后。

        但刚才楚阳这一剑,却是在他的记忆之中从未出现过的绝世神剑!

        若是言如山还没有印象的武学,那么,就可以证明,在九重天阙从未出现过!最起码,在东皇天,绝对是没有人使用过!

        对于这一点,言如山有百分之一万的把握!

        这是如斯神奇的一剑,凌厉,威猛,每一道剑光,都是从绝对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方位射出。但却又不会给观战之人一种‘诡异’和‘阴森’的感觉,在观战人眼中,那一剑只会有一种‘飘渺潇洒’的感觉!而且还充满了王道之气。

        堂皇大气!

        然而如此恐怖冷酷的剑招,怎么会如此堂皇大气!?

        这一点,言如山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原因。

        这是根本不应该的感觉,万二分的矛盾,如今却切实地出现了,就出现在自己眼前。

        ……楚阳静静地站在空中,脸色从容淡然,心中却是一阵惊涛骇浪。九劫剑法,就在刚才自己出剑的时候,竟生出了一种全新的感觉。

        似乎在这等世界里,才能真正发挥出九劫剑法那不可一世的恐怖威力!

        还有一种,不可一世的狂傲!

        一剑既出,便是君临天下!

        或者是事出巧合,或者是天佑良人,又或者是传奇再开!

        反正楚阳这次出剑,整个人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心理也有一种道德上的居高临下心态,再挥出这一剑的时候,竟能清晰地感觉到源自九劫剑本身的那一份傲然!

        那一刻,楚阳感觉自己的心神第一次真正地沁入了九劫剑之中,感觉着自己与这把剑一道,人剑如一,以一种有如‘神祗’一般、高高在上的姿态和眼神在注视着面前引颈待戮的许多蝼蚁!

        杀之,平常事尔!

        屠戮蝼蚁,殇之何伤?!

        这一剑,瞬时震撼了全场,震撼的对象包括所有人,无论是有修为的武者,还是全然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尽被这一剑的绚烂所震撼!。

        只余一片寂静。

        受楚阳嘱托,保护着男人堂内部安稳的猫腻腻此刻只得一脸的震惊;张大了嘴,一丝晶亮的液体,带着无比韧姓从他嘴边渐次滑落。

        拖出来一道长长的透亮丝线。

        那种神色,就像是发现了忠心耿耿的老公偷情,而且偷得还是汉子,被如斯真相震撼得无以自处的黄脸婆的震惊!

        屁股后面,那条毛茸茸的尾巴在无意识的疯狂摆动,显示着猫老师心里的极度不平静!而在他屁股后面的王刀,甚至能够感觉到由那条毛茸茸的尾巴带起来的风不断地刮着自己的脸。

        在这等炎热的夏天,居然凭空生出了一种清风拂面的惬意。

        真像一把大蒲扇啊。

        王刀看着猫老师的屁股,不无羡慕的想。要是能够再用力一些就好了,当然,前提条件是不要放屁,千万不要放屁啊,不要破坏这一份难得的惬意……楚阳的身子兀自停留在半空中,两眼冷漠地看着四面八方的敌人,眼底神色,睥睨不屑。

        四周寂然无声。

        这一剑的绝杀效果,无疑是彻底震撼了全场!

        李家领头的一名半百老者,眼中射出骇然恐惧的神色。

        这是一位地级高手,亦是李家此行的领军人物!

        凭着他的地级初阶修为,足以让他在这紫霞城横行无忌。而李家立足紫霞城所最大的依仗,也正是家族所拥有的两位地级高手!

        一位地级中阶,一位地级初阶。

        高端力量,永远是家族立身的根本。

        这个惯例在九重天适用,在九重天阕同样适用。

        但现在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目无余子的地级高手,却分明感到自己手心在冒汗。看到依然一派悠闲潇洒的楚阳,心中突然没有了底气。

        刚才那一剑,若是对自己而发,自己能够抵御?能够闪避?能够全身而退吗?

        没有把握!半点把握都没有,即使这个年轻人的真实实力要在自己之下,仍是全无把握!

        定了定神,开声叫道:“这家伙不过就是一个人级层次的实力!刚才那一剑固然了得,但损耗必然极大,累死他也发不出几招,大家分成十个波次,一**的上,他就一个人,车轮战也轮死他!注意,一触即退,不要恋战。然后由下一波人即时攻击!一时的得失,算不得什么大事!”

        李家这边的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震,然后一阵狂喜。

        是的,对方这一招确实很厉害,自己这边连最强者无能抵御,但他即使再厉害,始终也就是一个人级巅峰,只要用车轮战术游斗,他只得一人,能撑得了多长时间?

        两百个人,刚才死了十三个,但还有一百八十七个人;十波;每波就是十八个人!

        他又没有三头六臂,怎么挡得住这样密集的波段式攻击?

        一时的失势,不能说明什么!

        “上!”迅速分组调配,在领头的那个地级高手一声喝令之下,第一组人飞身而起。向着楚阳狂轰而去。

        不需要留手,一击不中,即时后退,再度出手至少要到后面的十七段攻击之后,有大把的回气时间与机会。

        “二祖大人,现在是否要着手将躲男人堂之中的那个该死的奴才王三牛抓出来凌迟处死?”旁边一人小心地问道。

        “不急!”这位‘二祖’深沉的摇头:“只要能够制服了这个楚阳,王三牛自然不足为虑,让他在无边恐惧之中多熬一段时间,那滋味也不好受。但若是连眼前楚阳都对付不了,那么即使能够抓住王三牛,又能有多大意义,始终只是一个普通人。”

        “是!二祖大人高见。”旁边那中年人连声谄媚。

        在九重天阙,由于人的寿命普遍很高,尤其是那些大家族,寿命更加悠长;所以在辈分上,很是有些混淆。

        到后来干脆以‘第几代’人这样的辈分,来作为称呼标准。比如现在带队的人,就是建立了李家的老祖宗的儿子,乃是李家第二代祖先,所以称之为‘二祖’;但只是这两个字却显得不大恭敬,是以便出现了‘二祖大人’这等奇葩一般的称呼。

        不得不说,这位二祖大人的战术安排,对于现阶段的楚阳来说,还是相当管用的。

        起码现在就表面上来说,楚阳陷入了波浪式复数攻击重围之中。

        李家所属之人的第一波十八人一道上前,又分九人远程攻击,九人近身搏击,每个人只出一招,或者只出一剑,不计结果,立即脱身而走。

        在如此无赖的针对姓战术之下,楚阳貌似是陷入了一种极端被动应付的情况之中。他的绝妙剑招,果然再也没有发出来。

        这在别人的眼中,有一种感觉:这个剑术神妙的楚神医,似乎被克制住了。

        若是没有机会、余地、空隙出招,纵然你有天下无敌的剑招又如何?!

        远处,那鹰钩鼻子带着十来个人出现在房顶观战。

        完全是一副大刺刺毫不遮掩的德行。很有点‘在这紫霞城,老子无所顾忌’的感觉!

        至于跟在他身后的那十个人,随便一人也都是一派神完气足、意气风发、无法无天的特殊感觉。若是知道他们的来历,也就不会很奇怪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他们都是,江东华家的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