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突然爆发的杀戮!

第七十七章 突然爆发的杀戮!

        江东华家,若在整个九重天阙来说,倒也还算不得什么特别大的家族,但在这紫霞城,却绝对可以横行无忌,委实不需要顾忌任何人、事、物!

        江东华家的实力,就连金家,吴家,李家这三家在紫霞城最强的地头蛇,在知道了他们的来历之后,也是绝对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的。

        这个鹰钩鼻子中年人,正是画家的重要人物!

        华家四爷!

        “四爷;这个楚神医似乎陷入下风了,随时可能支持不住……咱们要不要出手?”一人问道。

        “再等一会!”那鹰钩鼻子鹰隼般的眼睛看着战局,道:“楚阳虽然陷入下风,但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我要的是,在他陷入死关之前的最后一刻出手,一出手,就是将他救出死地!实打实的救命之恩,再加上前段时间的铺垫,如此才能起到最大作用!”

        “施恩,一定要选在雪中送炭之时。”鹰钩鼻子深沉的说道:“锦上添花的事情,千万莫要去做,意义实在有限得很!”

        “四爷果然高见。”

        ……男人堂中。

        猫腻腻这会是真的有些焦急,已经忍不住要出手。在他看来,楚阳虽然犹有余力,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但这样持续打下去,却也实在是太憋屈了,一面倒的战局搁谁也受不了。

        但他刚要出手,就被言如山制止。

        “你不要过去。”言如山不知何时竟然从床上起来,站在了门口,用身子倚着门,很是虚弱的样子,但说出来的话,却是掷地有声,让猫腻腻不至妄动:“你若是这会过去了,势必会破坏了他的全盘计划,更会干扰他的领悟!这种领悟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一旦错过,机不再来!”

        “领悟?他看似陷入极度被动的困局,实则是在领悟?!”猫腻腻恍然大悟。

        “楚阳初时既然有能力能够一剑杀死十三人,眼下自然就绝不至于会陷入这样被动的围攻。纵然是真的陷入围攻之中,也未至于到现在连一个人也伤不到。”言如山并不看战局,低沉着眼眸:“现在的他,似乎在领悟他的那口剑,只要一朝顿悟,困局自解。”

        猫腻腻连连点头,某猫也是修行行家,在场众人除了言如山之外,就以他修为最高,之前不过是心系楚阳安危,当局者迷,此刻得言如山点醒,当真以旁观者的心态观视战局,瞬时便看破了其中关窍。

        言如山说的没错。

        楚阳此刻的确是感到了一种全新的、以前从未领悟到的奇妙感觉。九劫剑上那睥睨古今的狂傲之气,那居高临下的浩然之气,那完全不把任何敌人放在眼中的傲然气度,无尽恢弘……这都是他在这一场九重天阙第一次战斗之中领略到的。

        此刻楚阳完全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那份气势,而且,他甚至能感觉到,这是一种底蕴!

        只有当真无法无天、曾经屠遍天下、站立在最巅峰的剑,才有可能拥有这样的恢弘底蕴。

        正是在这样狂傲的气势之下,楚阳一直运行艰涩的九重天神功,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惊人速度活泼泼的运转着。他那丹田中自从形成,就再也没怎么动过的鸿蒙真丝,在这一刻,也产生微妙的变化。

        不断地从丹田之中补充出去,进入到经脉之中。然后游走全身,最后再转回丹田之中。

        每一次的运转,每一丝的鸿蒙真丝运作,都给楚阳一种充满了力量的感觉,真实不虚,正是这份真实,让他拥有有一种绝对的自信:只要自己在这样的状态之中,就算再持续战斗一千年一万年……自己也是绝对不会疲累的!

        难道这才是九劫剑的真正秘密?

        楚阳自己的心态,也随着这样的狂傲之气,渐次提升,似乎只要伴随着九劫剑,可以恒久地徜徉于九天之上。慢慢的,心中那分狂傲也越来越显充足!

        越来越有一种感觉:眼前和自己交战的这些人,实实在在的……就是一些蝼蚁!

        不堪一击的蝼蚁!

        纵然是胆大包天的蝼蚁,纵然数量再多,始终也还是蝼蚁!

        楚阳的心中突然涌起一种不爽!——这样的蝼蚁,居然也能向自己攻击?也敢与自己战斗?

        他们配吗?

        蓦然,楚阳一声长啸,怒喝道:“一干蝼蚁!焉敢来冒犯虎威!”

        这一句话,让所有的人都生出一股‘疯了’的感觉。

        单看眼前的形势,楚阳可是落在绝对的下风之中,貌似所承受压力越来越重,动辄有全面崩溃的危险!然而在如此危急的关头,他居然叫出来这么一句充满了底气,充满了愤怒的话。

        这种愤怒并非来自于憋屈,而是有一种‘一个强大的存在,被一帮弱小者挑衅’的愤怒!

        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但随即,场中的形式发生了变化!突如其来,全无征兆的惊人变化!

        楚阳真的怒了!

        在那种狂傲心态的莫名影响下,楚阳竟然真的发火了!

        他一直都在体会那种感觉,也一直在实验,感受着经脉中的所有变化,感受着自身心态的微妙改变,感受着自己的力量在如斯狂猛的消耗之中非但没有消耗殆尽,反而在急剧的增加,即便恒久的持续也不虞力量不支。

        他本来满心欢喜,欢欣无限。

        按照既定的计划,本来该在这样的过程之中,持续等待下去,等待那个鹰钩鼻子的人出手。借机制造事端,引导出自己最想要的局面。

        但那种狂傲的心态突如其来异变成为了主宰天下的怒气。

        让他的出手,突然间全面失控!

        对这一点,甚至连楚阳自己都是全无准备的!

        一切尽都源自意外,不可预想的意外!

        “你们找死!既然找死,就真的去死吧!”面对着又一波李家高手飞身而来,楚阳突然间长身而起,不再严密守护,而是闪电般迎了上去。

        那一点寒光,突兀地再次闪现!

        然后又瞬时消失!

        所有人都是莫名地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一冷,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突然升起。

        那万道寒芒,再度铺天盖地出现!

        这同样的一招,竟然比刚才的一点寒光万丈芒的威力还要更强十倍!甚至,还不止十倍,更多许多!

        “一点寒光,万丈芒!”

        楚阳缓缓地吟出这一句剑诀,心中突然又增加了新的领悟!

        原来,这才是一点寒光万丈芒的真正奥意!在此之前,九劫剑法的精髓,九劫剑法的真实威力,自己所发挥出来的竟只不过连皮毛而已,甚至说是皮毛都是抬举!

        “快躲啊!”

        李家那位二祖大人在这一刻几乎撕破了喉咙一般的喊叫着。

        但他心中却是清楚明白的知道,完了,这一波的人手全完了。

        万丈光芒瞬间化作了清晰优雅的剑气,流溢辉煌天下的淡逸色彩,以一种从容不迫的傲然,却又快如闪电地自冲上来的那十八个人的咽喉透过!

        夹杂着澎湃的血光,疾飞向浩瀚苍穹,眨眼间消失!

        那十八个人,就在光芒一闪的那一瞬间,整齐划一地失去了生命。在灿烂的血雨之中,眼中脸上还带着刚才的残暴,缓缓从半空中坠落。

        果然,无一幸免。

        “好狠毒!”李家二祖两眼几乎充血:“楚阳,你到底是什么人?”

        楚阳哈哈一笑:“我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重要么?我若是庞大势力的人,你们是否就要马上跪下拍我的马屁呢?我若是一文不名,现在是否就应该任你宰割?”

        李家二祖咬着牙,道:“你不敢说么?没种说么?”

        “你算个屁!”楚阳狂傲的大笑:“就凭你也配问我的来历?不知尊卑的混账东西!”

        李家二祖气得几乎要脑充血了,疯狂挥手:“上!一起上!杀了他!杀无赦,不留活口!”他已经被楚阳刺激得几乎发狂了。

        李家剩余的一百多人同时嗷嗷大叫,冲了上来。

        楚阳脚尖一点,凌空飞起,曼声道:“借我寒光一点,便散万丈光芒;万水千山独尊,苍穹天下为皇!”

        “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长笑声中,又是一招‘一点寒光万丈芒’再度发出!

        只是,一招三度重出,威力竟是更盛,居然比前一次施展的威力还要再增加许多!

        前次施招,威力已经是在九重天之时的十倍以上。若是现在之招评估,就算是法尊复生,也要称臣,天魔重临,也要退避!

        狂傲,并非是真的狂妄。

        也可以说是一种极至的自信,因自信而自傲,自信至极点,乃为狂傲!

        此次一剑,乃是以一种充满了底蕴的完满心态,以一种主宰天下的心胸,出剑!

        天下既然已经被我主宰,那么,这整个天下的人,生死自然便由我做主!我杀人,乃是处决你!宣判你!

        所以我心巍然,尽归坦荡!

        楚阳终于明白,这九劫剑法第一招,所说的,居然是心态!

        四周一片惨然,楚阳御剑而来,挥洒飘逸,在人群中疾速穿梭,只见一道闪亮的寒光从东至西,由南到北,循环往复,连绵不绝。

        那道寒光,竟然就凭着一柄剑,在空中交织出了一片杀戮的天罗地网,密密麻麻,没有半点空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