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江东华家?

第八十一章 江东华家?

        “买卖?”楚阳点点头,带着鹰钩鼻子四爷进入了北厢房;猫腻腻也跟了进来。

        楚阳一挥手,道:“有客人到,你去泡茶。嗯,泡我的好茶!赶紧的。”

        居然是一派吩咐下人的口气。

        鹰钩鼻子四爷心下暗道,原来是个仆人,原本还以为是管家、帐房,倒是看走眼了!

        猫腻腻一口气憋在了喉冇咙里,险些就要暴跳如雷,有心暴打某人一顿出气,却又不能殴打恩人,尤其还是米饭班主,没有任何办法之下,只好一扭一扭地走了。

        猫腻腻心中喃喃怒骂:“你的好茶?你有个屁的好茶!还不是又要打我的秋风……喵的,居然将本大爷当做仆役使唤,你这家伙好大的胆子,你等本大爷还清你丫人情的,保证第一时间暴打你一顿,保证让你爹你娘你女人,任谁都认不出你。”

        当然,其实猫腻腻也知道,楚阳的意思。不过是要自己尽量的隐藏起来,作为暗中的强大力量以策万全,底牌么,还是留到最关键的时候再出……

        但就算如此,猫老师也很憋屈:“想我猫腻腻,在喵族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见了不得恭恭敬敬的叫一声‘猫老师’……啥时候伺候过人啊?还得是这等货色!我喵了个去!”

        “让我端茶倒水,你丫的有那样的级别么?”地位崇高的猫老师来来回回肚子里翻滚的骂了几百遍,最后还是乖乖地沏了茶送了上来。不过还是吐了口唾沫在茶水里才端上来……

        让你丫喝!喝我的口水吧你丫的。

        “嗯,下去吧,没看到我要和客人商量事情吗?怎的眼力!”楚阳头不抬眼不睁的斥责道。

        猫腻腻憋了一肚子大便,低着头扭曲着脸退了下去。

        好你个楚阳,我记住你了。只要给我机会,我要是不将你这混蛋收拾的屁股朝天再插根葱,本猫就跟你姓!我记你一辈子!

        “请。”楚阳自己并不喝,微笑道:“不知道阁下刚才提到的是什么大买卖?”

        “好茶。”鹰钩鼻子姿势优雅地端起来猫老师吐过唾沫的茶水,很有风度的喝了一口,道:“茶水隐隐有一股特别的清香……这种茸尖,在下也喝过不少,但这等风味还是第一次品尝到。”

        猫腻腻在男人堂门前狞笑:别的茸尖当然没有这等风味;但这一壶却是加了本猫的口水的,当然会有特别的风味。能喝到算你丫的三生有幸……

        唯一让猫老师有些不满的是:这么好的茶,楚阳那厮竟然不喝……

        “我所说的买卖,是一桩能令到楚兄在紫霞城长盛不衰的买卖。”鹰钩鼻子捧着茶水,似乎是爱不释手,还用嘴轻轻吹着。头也不抬的说道。

        “哦?”楚阳皱皱眉。

        楚阳自是个人精,他当然知道,冇猫腻腻纵然知道自己的用意心里也不免会不冇舒服,这壶茶,说什么也是不能喝的,至于其他人喝不喝,喝完之后有啥反应。都不在他的心上……

        “我观楚兄今曰所为,想来楚兄当有凌云之志,只是一时蛰伏,等待一飞冲天的时机。机遇这回事,说难得却也未必多难得,若是楚兄真有入世之心,本城城主那边……我可以扳手引荐。那时候……楚兄的机遇,可是好处大大的。”

        鹰钩鼻子四爷轻笑:“对了。还忘记自我介绍了,本人姓华,华仪,便是我的名字。乃是江东华家的人,排行老四。楚兄年纪比我小,可以称我为四哥,当然也可以叫我的名字。”

        他的声音里有些傲然:“咱们江东华家,在这方圆数千里,多少还是有些影响的,不管到了何处,当地的朋友总还会给些面子的。”

        楚阳对他后来的话充耳不闻,淡淡道:“原来是华四爷。”

        也没叫什么名字,也没叫什么四哥,而是以华四爷称呼之。

        华仪不禁微微皱了皱眉。

        从楚阳这句话里面,他听出来了距离感。

        楚阳,要与自己保持距离吗!?

        哼哼,那样才最好不过。

        华仪心中冷笑,正要再开口说话,突然外面马蹄声起。

        “金家金胜宇前来拜访楚神医。”

        “吴家吴梦才前来拜访楚神医。”

        李家的事,这边刚刚尘埃落定,金家和吴家,已经得到了确切消息。此刻前来的两个人,都是两家的重要人物,拥有相当的话语权。

        很显然,两家都已经意识到,在这紫霞城,将有一个强大的新兴势力,正在冉冉升起,其势已不可阻止。

        ……

        半晌之后。

        送走了又喝了一顿猫老师唾沫的两家人与华四爷,楚阳还未伸个懒腰,就听到门口马蹄声又再次响起。

        “城主大人于后天召开紫霞城城务会议;请楚神医届时务必参加。”

        这一次,却是来自城主府的邀请。

        楚阳捏着城主府送来的bóbó的请柬,眼神神秘而得意。

        第一步,现在才终于有了眉目。

        ……

        送走了华四爷,楚阳的眼神还有些诡异。江东华家的四爷?到这鸟都不拉屎的地方来做什么?居然还想要利用我……有什么事能值得他如此郑重其事?

        看来我以前,还是有些低估了这位华四爷的来历。当然,连他的目的也是低估了。

        如今,既然确定了身冇份,楚阳就是心中有了底,下定了决心:你想利用我?嘿,那你这一次的目的,本公子还真的非要插一手不可了……

        眼神闪烁了一下,楚阳施施然坐下,然后他才发现,一直在自己怀里老老实实呆着的虎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知去向。

        一念及此,楚阳jī灵灵出了一身冷汗。

        这混蛋,到底啥时候走的?自己居然没有任何察觉。

        倒也不是惊讶某哥能离开的全无声息,以某哥之前所展示的实力。楚阳自觉自己没有攀上天级之前,还是更老实一点为好,要是啥时候不小心惹恼了某哥,随便给自己一下子,自己的小身板貌似还真未必顶得住,他老人家离开,自己没有察觉,理所当然,但您走就走吧。怎么连个招呼也不打呢?!

        楚阳之所以敢于独身迎敌的根本倚仗,第一,自然是剑灵,随时可以在自己力竭的时候接掌身体,代替自己战斗。瞬时扭转战局。第二,就是这位实力强大无匹的虎哥了,虎哥一出,谁与争锋?!

        所以楚阳从没有担心过,还是如前之言,某阎王还是相当惜命滴!若是没有做下相当的准备,怎么会贸然硬撼强敌?

        但。虎哥居然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失踪了,连声招呼都没打……这可真是让楚阳一头一身的冷汗——若是在完全下风的时候,想要出动虎哥救驾,却发现虎哥没了……

        楚阳心中一阵悚然。

        无论任何时候。外力也不是绝对可靠的,人生在世,始终还是要靠自己的!

        惟有自己,才是真正靠得住的物事!!

        楚阳暗自下了一个决心。

        楚阳早早的合上了门板。坐在房间里静静沉思,猫腻腻知道他在考虑什么。但楚阳今曰意外临阵突破,感悟必然良多,新晋升的境界也需要巩固,而且,他也知道楚阳的体质……

        带着浓浓的担心,带着王刀去到了另一边言如山的房间里,让楚冇阳一人独处,整理思绪。

        这件事,谁也帮不了楚阳……

        楚阳倒没急于巩固当前的境界修为,毕竟他之修为乃属hòu积bó发类型,晋级相对困难,一旦成功提升,少有反复之弊端,对于楚阳而言,眼下真正需要盘算却是另外一件事——那位华四爷的到来,还有他的身冇份,让楚阳有了无数的联想。

        江东华家!

        这个‘江东’二字,让楚阳浮想联翩。

        紫邪情临走的时候,说‘请君江南扫落花’。也就是说,紫大姐的落脚点应该是在叫做‘江南’的地方。

        既然有江南,那就应该有江北。

        若然有江东,那就一定有江西。

        当然,这只是常识姓的地理名称推论,就算三岁小孩子也能想到的东西。

        但楚阳目前考虑的,却是此‘江’是不是彼‘江’呢?

        楚阳心中有一种隐约的判断,那就是,这两个‘江’,很可能就是同一条江!

        若然如此,为何又有江东、江南之别呢?

        江……可不是湖啊。

        湖是固定的,东南西北是固定方位。

        但,江……却一定是流动的……或者从西往东,或者由北至南……江冇的本身,往往意味着两个方向!

        就一般而言,有了江南,就绝不会有江东、江西!

        这也是最普通地理常识,普通却也意味着不会出错!

        所以楚阳迷惘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其实是两条不同的江?

        楚阳想着;良久良久,才想起来自己突破的事,不需要巩固境界是一回事,但还是有很多别的事需要重视。

        比如剑灵之前曾经说过,到了地级之后,自己的垃圾体质本质会彻底呈现出来。

        猫腻腻也曾经说过,自己的体质到了地级之后才会知道。

        那么,自己到底是什么体质?

        楚阳长吸了一口气,展开了内视。

        下一刻,楚阳突然间目瞪口呆!

        一阵剧烈的呛咳之后,楚阳脸色潮红,差一点就要走火入魔。

        因为,在展开内视之后,楚阳看到了一个绝对诡异的局面。

        自己的丹田,貌似是已经分裂了!

        分裂了?!

        楚阳的眼珠子几乎掉了出来!

        …………

        <下午老爸陪我推拿回来,居然看到有人在大街上热的昏倒……犹豫了良久,爷儿俩才将人送了医院。没啥大事,就是体质弱,晕倒了。呵呵;晚上一家人到我家来感谢,倒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拿来了好多茶叶烟酒……

        不自禁的有些感慨,在路边晕倒一个人,那么长时间围观的越来越多,居然没有一人出手,到我们爷俩到了之后,整个过程没有一人帮忙……老爷子累得够呛。

        哎,说着说着突然感觉有些索然无味……不说了,遁走。

        也不算做好事,没资格说别人,当然若是车祸我也不敢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