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阙处处天兵阁!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阙处处天兵阁!

        “华文他们……至今仍然不知去向……不知道是被人害了还是……”另一人嗫嚅着开口。

        “我管他们去死!”华四爷勃然暴怒。

        华四爷的怒意,让所有人都是噤若寒蝉;但他此刻表现出的薄情,却让人更加的寒心。

        华文他们一直在华家,对华家忠心耿耿,这许多年来更是出生入死,鞠躬尽瘁。然而就是这样的人,在失踪之后,在华四爷口中居然只落得个‘我管他们去死’的下场!

        竟是如此薄情。

        若是我也失踪了,又或者死了……华四爷会怎么说呢?

        有这样的主子,若我真的死了,我的家人会有什么待遇?

        所有人一阵黯然,强迫自己不再联想下去。

        兔死狐悲的气氛席卷全场。

        “事已至此,唯有立即通知家族,看看老祖宗能不能亲自出面,惟有他老人家出面,才有机会抢先一步获取收益,否则……”华四爷焦躁的一挥手:“立即去办!”

        “是!”一人立即转身而去。

        事关紧急,必须立即通报。

        “还有,这件事泄密泄得蹊跷啊;……或许就是文东来这混蛋泄密的。没道理刚跟他说了买下苍茫山,后脚就被暴露出来,这时机也太凑巧了,肯定就是他……”

        华四爷两眼阴鸷:“现在家族势力大弱,不能在明面上杀文东来,但我定要他终生后悔!”

        他沉吟片刻,终于断然下令:“你们三个,今夜潜入楚家大院,将那个楚神医给我格杀当场!”

        “杀楚神医?!”三个华家高手面面相觑。

        此事与那个楚阳没有半点关系吧,说到底根本就是你利用人家,怎么现在无缘无故的还要杀了人家?

        这是什么道理?

        我们到底跟得什么人啊?!

        “废话!”华四爷怒道:“文东来身患寡人有疾之症,此症只有楚阳能治;据说需要医治半年,现在才过去了不到一个月……肯定还没治好。”:

        “文东来泄露了我们的重大秘密,导致我们功败垂成,盘算落空,如何能善罢甘休?但文东来身为紫霞城主,乃是官门的人,我们对他有心无力,难以下手。但我们不能杀文东来,还不能杀楚阳吗?”

        “只要杀了楚阳,文东来这混蛋就等着一辈子寡人有疾吧!”

        华四爷阴沉冷笑。

        三人恍然大悟。

        原来就是为了不让楚神医给文城主治病,就要杀了……好狠的人,好毒辣的手段!

        三个人都觉得有些可惜。

        如此神医,就算不能收为己用,也应该好好处好关系吧,人在江湖飘,谁能不挨刀?

        只要挨了刀,怎能不寻医?

        楚神医的存在,绝对是武者的一大福音。

        怎么为了一个文东来治病就要杀了如此神医?这也太有些说不过去……三人不禁都有些踌躇。

        “怎么?”华四爷冷厉的看着三人:“你们不愿意?”

        “这个……四爷还是再斟酌一二……”

        “斟酌个屁!”一切都已注定功败垂成,华四爷已经接近疯狂:“你们想要造反吗?”

        “不敢!”

        “不敢那就听我命令执行!今夜子时,我一定要看到楚阳的人头,放在我的桌子上!”华四爷咆哮一声:“你们三个人,回家后自行到戒律唐领罪!临战不遵号令,是什么罪过你们自己清楚!”

        “是!”

        三个人对望一眼,彼此都很有些无奈。

        ……在很远的地方……某个山头上,此地的所有人都在讨论着有关“阴煞气现、镇魂石碎”的事情。

        这里,可非是等闲之地,乃是凶名煊赫的野狼盗匪群总舵所在;这股盗匪来去如风,随便一人都是实力高强之辈。更兼行踪诡秘,就连官府势力,也拿他们没办法。曾经数次围剿,都被其全身而退。

        但,对于镇魂石这种等级的事情,他们显然还是没有资格过问或者染指的。

        始终只是一股盗匪而已。

        一片喧嚣之中,一袭白衣的莫天机满面温文尔雅的笑意,缓缓走进了一个大厅。

        一个满脸凶残的大汉站了起来:“莫军师,请坐。我们来商量一下……”

        莫天机缓缓坐下:“有什么事吗?”

        “关于镇魂石……我们是否要……”

        莫天机微笑着,静静的诉说着;对面大汉连连点头:“既然如此,我们还是先将那小镇扫了再说,莫军师,这一次给你抢几个女人暖暖床,哈哈哈……”

        莫天机微笑颔首:“今夜我们一醉方休!”

        “好!”大汗狂放的笑着,举起杯一饮而尽。

        外面一直在喧嚣着,热闹着……大厅里,除了四周侍女,就只有三人对酌。帮主,副帮主,军师。

        三人分明都醉了。莫天机似乎也豪放起来:“哈哈……今天可是你们醉了……就我没醉。”

        对面两人醉眼朦胧:“放屁,你才醉了呢,不服再喝!”

        莫天机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端着酒碗走过去,脚下踉跄:“喝就喝,谁……怕谁……来!”

        两人端起酒碗,咕嘟嘟猛灌。

        便在这时,莫天机脚下突兀地一个踉跄,鬼魅一般到了两人身前,一道森寒雪亮剑光全无征兆地飞过。两道血箭噗地一声喷上半空。

        两颗人头,咕噜噜在地上滚动。

        那帮主的人头一直到滚落在地上,兀自不敢相信,眼中满是疑问。

        “为什么?”

        这是他最后想说,没有始终没有说出来的问话。

        “很抱歉,因为这里我要做主,唯一的话事之人。”莫天机轻描淡写的说道,脸上带着淡淡从容的微笑:“我上天阙磨刀,岂能屈居人下,更何况,还是你这等恶棍!”

        两具身体怦然倒下。

        莫天机身形展动,周围侍女就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叫,就已经捂着咽喉缓缓倒下。

        良久良久之后。

        莫天机满身鲜血,推开大厅的门,猛地敲响了门前的钟。

        所有人都汇集过来。

        面对着所有人的疑问眼神,莫天机缓缓说道:“帮主和副帮主,已经被我杀了。现在此地,由我做主!我的话,就是唯一的命令!有不从者,死!”

        所有人呆若木鸡。

        “这里既然由我做主,便不能再叫野狼;以后更名,就叫……天兵阁!”莫天机微笑着,缓缓说话。配上他浑身的血迹,那淡淡的微笑,此刻竟如魔鬼狞笑一般的骇人。

        “天兵阁,需要严明号令,以后凡有不尊号令者……死!”

        莫天机两眼环顾一周,微笑着说道。

        说着一挥手。

        几个人突然从人群中暴起,将自己身边的某人一刀两断。而被杀的这些,全都是原帮主的死忠份子,正好一人服侍一个,干净利落,一刀两断。

        鲜血横流,血光崩现,血腥气味刹那间席卷全场,所有人噤若寒蝉,并无人敢稍有异动。

        那几人上前跪下:“天兵阁万岁!我等愿肝脑涂地,听从阁主指挥!共创辉煌大业!”

        莫天机微微一笑,目光悠然看向远方白云,喃喃道:“天兵阁,将要席卷整个九重天阙!今曰传奇开篇,以此为始。”

        ……另一处。

        在一个路口,董无伤手持墨刀,魔神一般横砍直劈,逼迫着面前一伙人:“交不交?服不服?跪不跪?听不听?”

        “只要听我的,以后董二爷保证带你们吃香的喝辣的!听明白没有!听明白就给句痛快话,交不交?服不服?跪不跪?听不听?”

        ……“以后我们就叫天兵阁!”董无伤大吼:“天兵阁是什么?天兵天将!老子要抢遍九重天阙!都给我老实点!”

        ……另一处。

        “天涯何处知音赏……”

        顾独行飘飞的剑尖划过面前一个敌人的咽喉要害,在鲜血纷飞中飘身落地,面对剩下的人:“投降,或者死!”

        “投降,加入天兵阁!便是我的人。”

        “不投降者,死!”

        ……另一处。

        傲邪云化身金龙横冲直撞,硕大的身躯,神话中才能出现的神龙,格外的震撼人心。

        “尔等可愿投降?加入我天兵阁?”

        “我傲邪云会带你们纵横天下!”

        ……一头金翅凤凰漫天飞舞,在空中飞出一道道炫丽无比的痕迹,最后落在了一座山上。

        “小的们,这是这次我偷来的东西,大家加紧修炼!谁要是跟不上进度,我就扒他的皮!我们天兵阁神偷堂必须要走在最前端,千万不能落后于人……我芮不通的脸面丢不起!大伙记住,我是天兵阁之中除了阁主之外,修为最高的人,从前是,现在是,以后还是,所以,我的手下,也得如此,我的手下,不要很强,只要最强!”

        ……另一处。

        谈昙谈大魔王高高地坐在宝座上,看着面前匍匐颤抖的一群人,愤怒骂道:“你们这一群废物!都被本王的英俊震惊了吗?为何都不说话!”

        “本王创立天兵阁,可不是养你们这些个废物吃闲饭的!”

        “明天再见不到成绩,一个个的都给我将脑袋自动的割下来,扔进粪池里!”

        “镇魂石?那镇魂石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现在的任务是赚钱!赚最多的钱,提升实力!扩大势力!懂了么?没懂的话过来让老子砍一刀!”

        “要是听懂了就统统给我滚!干活去!草!”

        所有人都退出去,一个个撒丫子挣命一般的四处奔跑去做事。

        谈昙坐在王座上,拿出来一个小镜子,居然照了照,挑了挑眉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妈的,今天又帅了……真是羡慕谢丹凤那小娘皮啊,居然能嫁给我这样英俊的男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