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 刺杀不成反被杀!

第一百二十章 刺杀不成反被杀!

        剑光如雷似电,走势无匹,却又诡异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因为上一刻还充盈天地的恢弘剑光这一瞬全都突兀的不见了;各自为战,全心应付这霸杀一剑的两位地级高手见此情形,下意识地以为他攻击的是另一人,正松一口气,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瞬时泛起,然而一道寒光已经直奔一人咽喉!

        全无留手,全无退路。

        而且,剑光闪烁的时候,竟然好像是无人掌控。

        宁将一生全隐没,却换青霄杀戮狂!

        你以为我不见了,但我实际上却只是暂时隐藏着,伺机施展出杀戮青霄的霸杀一剑!

        一剑封喉!

        斩立绝的必杀一剑!

        血光迸闪的一刻,楚阳的身子在虚无中急速后退,一掌斜来,楚阳不闪不避,借势猛地后退,退势之速,竟也如流星划过天际一般疾速!

        那位天级高手一共就出了三掌,还全是以攻为守的招式,出招虽现犀利,杀意却是稍逊,楚阳中掌之余,身子早已倒退着飘近了另一位地级高手的身侧三丈。

        不声不响的化作流光。

        看上去,竟然像是用背脊猛撞那位地级高阶高手。

        那人眼中闪过一丝狰狞,电光火石之间,来不及出剑,却是以双掌狠狠击出。

        但在这时,突然剑光再闪,却又不像。

        那人只觉得自己的掌心如同被雷电暴轰了一下,顿时全身上下一阵麻痹,随即胸口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

        低头一看,只见一个剑柄,那剑首部位已经插入自己胸骨之中!

        生死方晓剑首厉,沧桑才知沉默魂!

        完全的杀招!

        以命搏命,这是九劫剑法中最为凶险的两招!

        剑首之招!

        此两招,以身掩招,凶险至极,一招即出,生死立见!

        楚阳两根手指头捏着剑尖,剑身自从他自己肋下穿过,剑首先撞击在敌人手掌上,毫无停留地将之击溃,然后再击打在敌人胸膛!

        胸骨立即粉碎。

        中招之人的全部生机,顺着九劫剑流回楚阳身体;目光渐渐暗淡,一个魁梧的身子缓缓倒下。

        另一边,那咽喉中不断出血的另一人整个身体突兀地委顿下来,迅速萎缩。

        萎缩到一定程度,怦然一声,化作了漫天骨灰。

        散得满地皆是。

        楚阳深吸一口气,强忍住肩背部刚才被打一掌的疼痛,直觉丧命地那两位高手的生机死气汹涌而来,肩背伤口在迅速复原之中。

        剑光一闪,楚阳回身,看向那位天级高手,淡淡道:“你的帮手没有了,现在,就剩咱俩了!”

        那位天级高手眼中有终于忍不住流露出深深的震惊与忌惮。事到如今,他焉能不知道自己上了别人的恶当?

        但却也真的想不到,两位地级高手,随便一个的层次也比面前的这个楚神医高出不只一筹,数曰前楚阳临阵突破的时候,他就在跟前,自觉“很知道”楚阳的深浅,可是,那两人怎么就这么轻松的被杀死了呢!

        而自己一味的顾忌对方神剑犀利,不敢过分进逼,只是施出以攻为守的手段,却正好给了楚阳可乘之机。

        竟是自己间接帮助敌人瞬杀了两名同伴?!

        他很清楚,若不是因为自己在,楚阳杀这两人绝不可能这么轻松。

        因为,这两人都以为,自己怎么也能将楚阳抵挡住,甚至轻易击杀。

        正是因为这种心理,放松了警惕,楚阳凭借超妙身法,更不惜受了自己一掌,生生从自己正面突围绕过去的,展开狙杀。

        换言之,基本就等于是楚阳与天级高手两个人联手,将另外两个人生生坑死了……这结果如何不让这位天级高手气炸了肚子?

        “小辈,你死定了!”他两眼喷射着怒火,低沉的说道。

        “真没想到啊,您都没有了帮手,居然还能这么有底气,大刺刺地说我死定了?我是该说你傻啊,还是白痴呢?!”楚阳回答语气充满了不屑。

        “放屁!”这位天级高手暴跳如雷,愤恨欲死:“你是说老夫联手围攻你?你刚才分明见到,老夫要与你单打独斗,是你小子阴险狡诈,这才害死了他们两个!”

        楚阳哈哈大笑:“我狡诈吗?我怎么就没发现呢?既然您有把握一个人就能杀得了我,那他们两个来做什么?只是为了送死吗?若是如此,他们已经如愿了!”

        这位天级高手顿时一怔,随即气得几乎疯了。

        是的,自己一个人就能杀他,为何还要三人前来?这岂不就证明自己没把握?但自己真的是没把握么?这是华四爷的安排好不好!

        一想到这里,心中气愤更甚。

        楚阳紧接着阴测测加了一句:“若他们不是自愿来送死的,你特意带着两个人前来,其实是为了你自己收尸的?还真没看出来,阁下倒是有心人,担心自己会死于非命,准备得如此万全?出来厮杀还随身带着收尸的同伴……你就这么担心其实是怕死了以后进不去祖坟吧?要知道如此,我刚才真不该痛下杀手,我真不知道你家祖坟在哪呢,就算有心替你收尸,也无能送阁下入祖坟!”

        “小辈!我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这位天级高手只气得五内俱焚,纵身而上,将一身一修为催逼至极限,蔚蓝色的光华刹那间照亮了整座院子。

        但,他刚动,楚阳却已经展开最凌厉的反扑。

        刚才用种种犀利言辞将对方气的大失方寸,这一瞬自然就是自己最佳的动手时机,一旦错过,机不再来,甚至会彻底陷入被动之中,毕竟双方的真实实力,相差得极为悬殊。

        刚刚饱餐一顿的九劫剑光华骤然闪亮,猛然腾起空中。

        这一次,楚阳再没有任何留手!

        九重天神功,鸿蒙紫气一起发动;九个丹田一抽而空!

        九劫剑法,瞬间全部启动!

        从‘一点寒光万丈芒’,一直到了楚阳自创的‘斩尽天下不收刀!’

        整整三十六招剑法!

        一股脑儿不计后果不计代价地全部施展了出去。

        不成功,便成仁!

        必杀!绝杀!杀手无情!

        百忙中居然还叫了一声:“言兄,帮手护住庭院!”

        这档口,这家伙居然还想得到庭院,实在是太极品了!

        这让已经震惊得目瞪口呆的猫老师额头上又多了几分冷汗涔涔。

        而言如山却已经闻声而动。

        不用看。

        只看刚才那份气势,言如山就知道,眼前这位天级高手绝对的死定了!

        这样的三十六记大招一起轰出来,不要说眼前这位天级初级,就算是自己,接是能接得下,但也绝对要手忙脚乱好一阵。

        固然凭着护体玄功固然不至于受伤,但,自己这一身衣服,是绝对是保不住滴!就算在这个照面能将楚阳彻底格杀了,但自己丢脸也是丢定了的。

        自己尚且还要如此,眼前这个天级初级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所以言如山根本连考虑也不考虑,催动自身修为瞬间护住了院墙,护住了房屋,护住能护住的一切。

        下一刻,只感觉剑光如风如雪如雨如电!

        劈面而来!

        “我……”言大将想说‘我靠’;但说了一半想起一个兄弟媳妇就在房中,终于还是悬崖勒马,生生地咽了回去。

        嗤嗤嗤嗤嗤……言如山闭上眼睛,承受剑光,心中默默计算。

        只是这一瞬间,最少有三千多道剑气,在自己身上纵横略过!

        这还只是落在自己身上的,散落在别处的又有多少呢?

        好犀利的剑招!

        这到底是什么剑法?居然能一瞬间发出来这么多的剑气?自己之前的判断,只怕颇有偏差!三千多道剑气临身,言如山紧闭双目承受,只感觉自己心中有三千多头草泥马奔腾咆哮而过。

        草!太他娘的霸道了!

        楚阳底牌出尽,气空力尽,长剑驻地,身体摇晃。

        这一剑发出之余,他全身上下真正的一点力量也没有了,连站立都已经很勉强,没有长剑支持,没准就软瘫在地了。

        这时候,随便来一个三五岁的小孩子,只要能拿动兵器的,那就能杀了他!

        但,那位天级高手周身依然蓝光闪烁,就站在楚阳身前不到一丈的地方,却是瞪着眼睛一动不动。

        半晌之后,自他的额头上缓缓的露出来一道细细的血丝。

        缓缓的凝成一个晶莹的血珠,从上面滴下来。

        随即,他的脸上,发际、下巴、鼻子、眼眶、耳朵、咽喉、脖颈、肩膀……等等,全身上下所有的能够让别人看的到的地方,都开始缓缓的呈现这种细细的血线。

        随即,“啪”的一声,一块小小的肉皮连带着一点头发,率先从这人头顶迸出来。

        一道血线,从细到粗,猛然鼓出!

        随即,这位天级高手的身体,便如炸弹开花一般,砰然爆碎。

        散作一地。

        极目所见,最大的一块血肉,貌似也不超过手指头那么大。

        好犀利的剑法!好霸道的剑法!好夸张的剑法~言如山咧咧嘴,撤了修为防护,身子一闪就没了影子。

        他估计的没错。

        自己的一身衣服果然是报废了!这会赶紧闪人是正经,要是很凑巧的来一阵风,那自己就要那啥毕显了!

        楚阳晃了晃,几乎要跌倒了。

        猫腻腻叹为观止地溜达了出来,摇头叹息。

        对楚阳创造的战绩,猫腻腻实在有一种叹为观止的感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