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陪他便是!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陪他便是!

        看过了这一战,猫腻腻对楚阳再也没有半点轻视之意,而且,还要充满了佩服。

        若是现在自己与楚阳动手切磋,胜的肯定会是自己;但若是生死相搏,死的那一个,也肯定是自己!

        这家伙,拼命拼得已经成为行家里手了!

        “我还以为你会留他姓命呢!”猫腻腻撅撅嘴,道:“你就不好奇是谁派他们来的?”

        楚阳喘息着,想要站直身子,却没有力气,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呵呵笑道:“没必要!”

        “没必要?”猫腻腻疑惑的问道。

        “嗯,这个天级的虽然改变了自身身形,但那个地级中阶的,绝对就是前几天晚上跟着押送寡人之疾来治疗的那个。”楚阳嘿嘿一笑:“这一点,我绝不会认错的!所以,自然就没必要了!”

        其实除了这点之外,还有一点楚阳没有说明,也不是楚阳不想制服此人,却是有心无力,若非刚才一鼓作气干掉了那两名地级高手,收取了大量的生死之力,以楚阳目前之修为,断无可能施展出刚才三十六剑联招之威,这一阵的胜利,固然是出自楚阳的悉心布置,却未尝没有几分侥幸!

        “原来是那个人啊?”猫腻腻勃然变色:“这岂非是说,是江东华家要对你下手?”

        “当然!”楚阳说道:“难道还会有别人吗?”

        “王八淡!混账东西!”猫老师一跳三丈高:“他们利用了你,才与城主府搭上关系;才利用完你,就来个恩将仇报?这也太下作了!”

        楚阳咧咧嘴:“是啊……”

        猫老师揪着自己头发,仰天长叹:“人类的感情果然复杂啊……才利用了人家就要杀人家……还是咱们喵族好啊……”

        楚阳无力地低下了头,心道:“这个棒槌……哎,太爽直了,人家也是人类啊……”

        猫腻腻想了半天,气愤难消:“你放心,等我见到江东华家的人,肯定一个个地呸他们一头一脸的唾沫!实在是欺人太甚了,狼心狗肺,倒行逆施,忘恩负义,猪狗不如!”

        “王八羔子!”猫老师狠狠吐了口唾沫。

        猫老师这一次是真的气坏了。毛茸茸的大尾巴风车一般的乱摇乱晃,口中念念有词,喃喃自语。仔细一听原来是:“喵了个喵的!喵了个喵的!简直就是喵了个喵的……”

        铁补天缓缓走出来,将楚阳扶了进去。

        猫腻腻翻翻白眼,忍不住道:“我说……兄弟媳妇,你这个当娘子的,也挺沉得住气啊。”

        猫老师作为一个大哥,能这么说出一句话,那就表示已经对铁补天很不满了。

        丈夫在外面差点就玩完了,老婆居然这么沉得住气?

        当然,换个人只会在心里不满一下,但猫老师脾气耿直,却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全无顾忌。

        当然,这会铁补天是作女装打扮,猫腻腻并不知道这位就是之前那位天兵阁御座。

        铁补天不以为忤,回头展颜笑道:“猫大哥,您以为以楚阳的修为才勉强凑资格参与的战斗,我就算出来了能帮得上什么忙呢?”

        猫腻腻一怔:“纵然帮不上,可是……”

        “我出来,他也只会平白乱了心神而已。因为在这样的战场中我甚至没有自保之力……我出来,他分心于我,心神必乱,难道我出来是为了帮敌人害他的么?!”

        铁补天静静地道:“所以我不出来,就只等待着完结。”

        “我丈夫是江湖人,江湖人自然避免不了厮杀。但我这个当妻子的,只有看着,惟有等着。”

        “他胜了,我为他包扎伤口,为他抚慰疲惫;他若是败了,死了,也没什么。”铁补天平静的道:“我陪他去便是!”

        “这有什么呢?”铁补天笑了笑:“猫大哥以为,我应该要怎么做?站在门外,一脸担心?然后一边流泪一边大叫:夫君,小心啊……这样么?”

        猫腻腻满脸通红,手足无措:“弟妹,是我错了,弟妹,是我错了……”

        说了两句错了,夹着尾巴“嗖”的一声逃之夭夭。

        丢死人了。

        实在是丢死人了!

        猫腻腻心中发誓:以后那些传记小说、什么戏曲舞台之类的事,绝对的不看了!更加绝对不信了!

        这次真真是丢人丢得大发了。

        正如铁补天所说:我出来做什么呢?出来害死自己的男人?

        可是那些个舞台剧都是那么演的啊……啊啊啊啊……猫老师泪牛满面。

        老子又被骗了……言如山正在自己房间内换下来稀烂的衣服,恩,应该那些零碎的布屑,突然听见猫腻腻的问话,真真险些就要跳出来给他一个大嘴巴子。

        然后又听到铁补天的反问,顿时笑歪了嘴。

        太过瘾了!

        真真是太过瘾了!

        这头有些正义感超级爆棚的死猫,终于也有人让他吃个大亏了。

        咂咂嘴,心道:这个兄弟媳妇虽然长得不怎么好看,但这份情谊却当真是令人赞佩啊。

        铁补天那句话‘败了、死了,也没什么,我陪他去便是。’

        声音很平静,很安稳,很笃定。

        言如山能够听得出来这句话里面金石不移的坚毅。太平常了,这就是夫妻,真正的感情。

        他生,我陪他;他死,我陪他。

        还要说什么呢?

        言如山叹息一声,对着桌上孤灯如豆,竟然有些呆愣。看着桌上跳动的烛光,眼神一瞬间变得温柔至极……这次任务之后,回家一定陪着媳妇好好地玩玩,说说话,哪怕是陪着散散步,到处观光一下……这些年忙于公务,倒真是冷落了她了……不该啊!

        房内。

        铁补天将楚阳扶在床上,道:“说实话,到底伤到没?”

        楚阳嘿嘿一笑:“没,真没!”

        “嗯,”铁补天也不深究,道:“你好好休息,我给你按摩一下。”

        “微臣肿么可以享受陛下的伺候,这怎么好意思……”楚阳眯着眼,一脸银贱样。

        “呸!”铁补天脸上一红,终于确信这无耻家伙果然没什么大碍,这才放了心。用心的帮他缓释肌肉。至于伤药,她知道楚阳自己有,而且肯定早服下去了,倒也并不担心。

        被那一双柔软的小手捏来捏去,游走半身,楚阳舒服地直哼哼,所谓饱暖思银欲,肌肤接触得多了,楚御座又有些按耐不住,一时心猿意马,想要继续之前的某个大项目,道:“陛下,其实我也不累,要不然咱俩脱了衣服,你在上面……”

        铁补天面如红云,一把拧住了他的腰间一块软肉,女人对付男人的天赋超必杀将要施出:“你再胡说……”

        楚阳身子挪动一下,一声惨叫的同时,却将自己的某重要部位挪了过来,伸手一拉,铁补天的小手不期然地摸了上去,异物入手,忍不住‘啊’的一声惊叫,下意识想要退开,可是一只大手又在小手之外,罩了个瓷实。

        随即屋中灯火突然熄灭。

        楚阳的声音在一片暗夜中分外的有些邪恶意味:“别动!再动你试试?”

        话中含义貌似不让动,实则却是充满了诱惑的味道,却是不动而动,欲罢不能。

        铁补天恐慌羞臊的声音:“你放开!”

        “还敢动!?再动老子就强歼你!”

        “那……你也别动……”

        “嗯,这样……这样……这样……”

        【接下来省略三百万字】

        …………第二曰清晨,楚阳照例找来几个泼皮,持续收集城中各门各类的消息。

        这些家伙早被楚大官人整得服服帖帖,尤其是楚阳之前当众生生凌迟了一个,活扒了一个人的皮,还打死两个之后,一干人等那里还有妄动,百分百的言听计从、绝无二话。

        如今只要一听到楚阳的声音,这些泼皮几乎就是浑身颤抖,连话都说不全乎。

        他们说好听的是地头蛇,骨子里始终只是紫霞城中的地痞流氓,平常打架斗殴,欺负平头百姓自然是拿手好戏,实则却是连最低等的江湖帮派也算不上,何曾见过如斯手段?

        而楚阳正是利用这样的家伙来收拾消息,不得不说有一种变废为宝的奇妙。

        这些人对紫霞城中熟悉之极,什么地方哪怕是有一块砖头变化了,基本都能说得出来,说是地头蛇却也绝不为过的。现在打听消息,更加是勤快得很。

        一般江湖中的豪客对于同为武者的同类人自然要提高警惕,对这等流氓地痞反而不怎么在意,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个泼皮们居然还真的打听了不少的消息回来。

        他们打听的东西无疑都是极其片面的,有的更只得只言片语,一鳞半爪;但回来之后,楚阳与铁补天两人就根据这些消息推测,重新归类整理,推敲补充,举一反三,如此一来,往往将事情推测得天衣无缝。

        对这一点,连言如山也不得不赞叹这小俩口的本事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一般江湖门派、官府众人培养一个相对合格情报刺探者那个不是费尽了心思,哪想到在楚阳这里却变成了这么轻松容易、甚至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打听不到消息者,死。

        上报假消息者,一根手指头。

        编造消息者,凌迟!

        打听到好消息者,吃香的喝辣的,也没什么别的赏赐:能活命就不错了。

        但在这等最最基本的条件之下,人人踊跃个个争先:天爷!在这位爷手下能活着就不错了………………<丢死人了,老婆回娘家好几天了,我发现内裤没换洗的了,于是抓了三百块去买内裤。到了超市选了一款感觉很舒服的,直接让拿了十个。一开单,我就晕了。三千六百八!

        三百六十八一个!内裤!

        我拿着三百块,居然连人家打折都买不到一个……灰溜溜的借口尿遁逃走,老老实实在地摊上买了十个十二块钱的……天啊,地啊!内裤都三百八了……这让人咋活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