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筹谋天下从此起

第一百二十三章 筹谋天下从此起

        这册书,两人看得极慢。

        格外的仔细,尤其是对其中一些重点高手,两人更是尽自己能力强记下来。总不能每遇到一个人,就要搬出书来查找一番吧?

        最后一页只有一句话。

        “天阙吏员、官方势力、妖族势力不在此评判范围之内。”

        两人纷纷长出了一口气。

        这其中,包含着这么许多的高手,连圣人级层次的超级强者都有好几个,天人级更加是数不胜数,如此之多的强者高手竟还只是江湖门派实力,并不包括官府势力在内!

        还有妖族,紫邪情出身的妖族,那么,顶尖强者的真实数量是要以当前已知数字的两倍计算还是三倍计算,又或者是更多倍的计算?!

        “九重天阙实力竟至如斯,当真可惊可怖!”楚阳看着暗沉沉的窗外,有些慨叹的说了一句,这句话虽然是夸赞、惊叹,但却还满盈着唏嘘的意味。

        自己现在看看,只是看到了最多不到四分之一的高手,就已经心中憋闷;当年的紫霄天帝紫豪孤军奋战的时候,想起这些人的时候,又该是如何的愤怒?

        “或许,或许天魔那边更加的……强大吧。”铁补天安慰道:“……这也是未可知的事情。”

        她慢慢的道:“再说了……就算这边比那边强大,若是人心不齐,就算是数亿天人级,始终也是无用的。”

        楚阳慢慢点头,表示认可。

        不说别的,就单只是从这门派排名上就能看出来,各大门派为了排名向上一些会付出多少努力,会付出多少心机谋算。

        将精力都用在了这里,谁还去想天魔?

        不但没精力,更加没时间!

        名与利,又岂是只存在于普通人之间?这里的人,对于九重天大陆来说,无疑是相当于神仙之流。但……又有几人逃得过名利之争?

        还不是照样为了名利自己窝里斗?天天打生打死?

        再说了……紫霄天还那么远。那么遥远的消息,传过来,再被刻意压制,又能掀起多少浪花?激起多少热血?

        楚阳突然明白了当年紫霄天帝的无奈。

        后辈小子得传承,勿忘域外战天魔。

        这句话之中又有多少凄凉?就像是现在的父母对儿子说:我这辈子是不成了,所有希望都在你们身上……“那些孩子……你今天还没去看吧?”铁补天沉吟着问了一句话。

        “没有。”楚阳知道铁补天的意思,沉声道:“现在已经足够了。”

        铁补天点了点头,悠悠叹了口气,目光中隐有不舍之意。

        “勉强都留下的话……我们给不了他们属于他们的未来,为了他们的将来……”楚阳沉沉的说道。

        “我明白的。”铁补天黯然一叹,不舍之意更浓。

        培养一个高手需要花费多少?

        培养一个普通人从最基础开始起步,一直到可以抵挡天魔的圣级为止的话,需要多少财富?多少灵药?多少历练?多少风险?

        纵然是举世无双的天才,也要承受半路陨落的潜在危险。而且,这种天才陨落的几率,比一般武者要高出最少数十倍的概率!

        哪怕只是培养一两个,一般的大家族都要承受不起。就比如现在在紫霞城,‘据说’是大家族的金家和吴家,用他们全家之力,能培养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强者么?在他们眼中,一个天级高手,就已经是不可超越的超级存在,但在真正强者眼中,天级实力者不过是一只稍微强壮一点的蝼蚁罢了!

        依靠这样的所谓大家族那是绝对不可能“栽培”出强者的!

        “我想儿子了……”铁补天有些软弱地靠在楚阳怀里。

        这一段时间以来,铁补天是真的惦念远在九重天的小铁杨了,母行千里倍思儿,辗转反侧心难歇。

        正是因为有这些个少年孩童在,才铁补天的这份慈母之心暂时转移,此刻一想这些孩子也将离己而去,心中压抑已久的思念之心更甚。

        作为一代帝王,铁补天如此软弱的时候,屈指可数。而且,也只在楚阳面前时才会出现……

        “我何尝不想……”楚阳轻轻抱住了她,喟然一叹:“……我不仅想儿子,还想爹娘……想九重天大陆的那些个兄弟朋友……”

        两人靠在一起,静静地凝视窗外。

        良久良久,不曾发出只言片语。

        ……自从楚阳他们离开了之后,下三天的铁云帝国就开始了高速扩张。

        铁云的铁蹄,有如狂风一般在下三天驰骋纵横。

        而且,一队数千人的武士,已经开始试图踏足中三天。

        甚至,中三天也不是终点。

        新任国王的铁杨陛下态度很明确:君临九重天!

        而且,小家伙的心眼当真多得很。还没有动作之前,风声就已经传遍了整个九重天大陆。

        九劫剑主之子。

        九劫的侄儿。

        宁天涯乃是他的国师。

        这样的消息,有如飓风一般传遍九重天大陆。

        遇到这样的强大存在来征讨,谁不害怕?

        未战先怯早为定局!

        更何况,小混蛋还办了一件超级令人无语、加不着调的事情:风雨柔怀了身孕还未分娩,小家伙居然已经自称是‘风月尊者的女婿’。

        真不知道风雨柔一朝分娩,要是诞下一个小小子,那小混蛋该如何收场?会不会赶着风月尊者赶紧干活?

        若是给冒出一句:赶紧的生!我媳妇儿就指望你们俩了,就算生一万个儿子也还是不够……必须生个闺女出来…月聆雪和风雨柔听到这消息之后,两口子呆了整整一天,下巴几乎没掉到地上。

        做梦也想不到,楚阳这混蛋的儿子比他还要混蛋!

        两口子都有些忧心重重:万一真是儿子呢?

        根据两人对那小混蛋的了解,恐怕抱着大腿要求丈母娘生闺女的这种事儿他真干得出来……一子一女倒是挺好……可要是连续十几胎都是儿子……风雨柔经常摸着自己的肚子毛骨悚然。

        当初一句玩笑话,居然招来这么一个极品的女婿?

        当然,这段时间里,所有高深修行者也都能清晰地感觉出来: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九重天大陆的灵气越来越稀薄了。

        而且,飞升的标准也似乎在降低,甚至是急速的降低。

        除了有数的几个人似乎被天道允许留在九重天大陆之外,其他的至尊六品以上修为的人,居然一个接一个的飞升了。

        有些直接就是不知道是谁。

        总而言之,几乎隔三差五的就有一道金桥落下来。于是大家就知道:嗯,又飞了一个。

        然后隔几天又一道金桥,嗯,又一个飞了……到后来,大家直接都有些麻木了。

        因为,至尊六品之下的也开始飞升了……之前是数十万年才飞升了几个人?

        那些可都是永恒的不朽传说来着。

        现在呢,说飞升者就快成大白菜,烂大街,不稀罕了,这么说可能过分!

        但事实上,现在一共还不到半年的时间,刷刷刷,一个接一个的飞,没有一百个也差不多!

        真心的司空见惯,再也不足为奇了。

        飞升,怎么什么时候这么的不值钱了?

        好像是放个屁就能催得自己飞升一样……就是这样的感觉。

        真是怪哉了……一开始还互相打听:“咦?今天又是谁飞升了?”

        到后来直接不打听了:“爱谁谁,反正不是你也不是我,要是你,咱们俩今天也见不着了……”

        “就是,现在怎么感觉飞升毫无吸引力了呢,以前还总觉得是遥不可及,梦寐难求的事情呢……说话的时候依然一脸羡慕,一副牙疼的样子。

        但,却不像以前那样渴求、狂热了……此一时,彼一时也!

        ……楚家大院。

        杨若兰每次看到一架金桥横空,总是怔怔的出神。思量个半天,随后就静静的落泪;再然后就开始练功,健身,仔仔细细的涂抹儿子留下的药。

        据说这样能最大限度的保持容颜不老。

        杨若兰对此表示深信不疑。

        “我儿子总有一天会回来看我,我不能让他认不出我。”对于这一点,杨若兰的态度很是坚决。

        所以有时候若是楚飞凌反而有所懈怠的话,杨若兰会毫不客气的赶起来,练功,锻炼。嗯,练功只是维持现状,锻炼身体才是第一要务!

        “你敢让我儿子没了爹,你试试!”杨若兰凶巴巴的如此说道。

        对此,楚飞凌唯唯诺诺,不敢怒也不敢言,老婆说得是正理,只能照办。

        这两口子除了修炼、养生之外,没事儿就去下三天转悠,看看孙子;然后再回来,修炼、养生,然后呆不了几天又回去……对这种来来回回奔波的事情乐此不疲,循环往复。

        ……第五轻柔手上拿着一本登记簿,在上面添上一笔:某年某月某曰……厉雄图飞升九重天阙。某年某月某曰,凌暮阳飞升天阙…………这天中午。

        楚阳投放下了最后一颗九重丹。

        这是用在改善资质上的最后一笔投入,当孩子们吃过今天的汤水之后,整个“变质”疗程终结!

        从这一刻开始,楚阳可以无限肯定:从自己大院里走出去的每一个孩子,都将受到超级宗门的追捧,乃至哄抢!

        因为他们的资质,随便一个,都已经达到了这样的条件,拥有了这样的资格。

        天才!

        每一个都是绝顶的,天才!

        虽然绝对不是莫轻舞顾独行楚乐儿那等惊采绝艳,但,这样的人才,已经达到了无论在任何地方,都不会被人忽视!

        只能是中心人才!重点培养!

        (未完待续)